《七夜弃妃》 第三章拜访

翌日,洛雪儿从酸涩痛楚中醒来时,采薇兴高采烈地说道:“王爷取消了对姑娘的软禁,而且姑娘获得殊荣,可自由出入王府。” “真的?”洛雪儿不太相信,定要亲自起来看看,才相信了采薇的话。 但是,秦默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洛雪儿撇了撇嘴,思考了会儿便觉得脑仁疼得厉害。 算了,既然想不通倒不如就不想了,关键是重新获得自由就行了。 只有这样,才能让秦默尝尝苦头。 洛雪儿想着忽然笑了出来。 采薇看着今日的洛雪儿似乎心情大好,便取出一件颜色较为俊俏的衣裳,服侍着洛雪儿更衣盥洗。此时,廊下就有丫鬟回报,凌弱水、顾茵曼同另两位姑娘前来拜访。 “这几位都是王府里稍有地位的,姑娘切勿怠慢了。”采薇叮嘱了几句,便揭起帘拢,迎了上去。 洛雪儿只是漫不经心地坐在小花厅的主位上,看着眼前接踵而来的金钗罗袜,天花乱坠的锦衣绸缎,环佩叮咚,一股浓烈的脂粉香气迎面压来,不免令人心烦。 “当真是受宠的人啊,瞧妹妹这身衣裳的料子,我们哪里见过啊!”顾茵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引得她身后的两位美娇娘一脸的妒意。 “姑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王爷赏赐些好东西,那也是理所当然。”站在顾茵曼前的凌弱水笑容满脸地走到洛雪儿面前,有意无意地怒视了后面的人几眼,她们立马敛了声。 万千宠爱,我呸,那是万千折磨!洛雪儿心里嘀咕着。 “还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凌弱水笑道。 “洛雪儿。”洛雪儿挥了挥手,优哉游哉地坐在主位上,也不请她们入座。 丫鬟采薇赶紧端上了茶水,凌弱水才就势坐在了主位下的右首位,顾茵曼坐左首位,余下的两位姑娘也依次坐了下来。 “我提醒妹妹一句,这受宠是好事,可恃宠而骄,那就是大大不值了。”顾茵曼斜睨了洛雪儿一眼,道,“弱水姐姐可是王府里最受宠的,你这不让主位,倒是让弱水姐姐坐下首位,可知,小心得罪了姐姐啊!” 洛雪儿莞尔一笑,看了一眼不发一言,任由顾茵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凌弱水,便知这番话,不过就是凌弱水借顾茵曼的嘴说出来而已。 “妹妹?我怎么敢做你的妹妹啊?你是上等的妾室,我们身份等级不同,如果我真是厚颜无耻地做你妹妹,那不就是贬低了你吗?让你沦为和我一样的身奴了?” “你……” “别着急啊!”洛雪儿呷了一口茶水,“你还不赶紧向凌姑娘赔礼道歉。” “我、我怎么了?”顾茵曼匆忙看了凌弱水一眼。 “你刚才那番不恭不敬的话,难道不是在骂凌姑娘是个恃宠而骄、心胸狭窄的人吗?”洛雪儿放下手中的茶盅,讥讽道,“一,我是这间院子的主人,你们来是客人,再者你们又不是我领导,我理所应当坐主位。以后换做我去你们院子里拜访,当然也是你们坐主位。身为院子主人的我,非要让位置给客人,难道不是在暗骂这个客人不知礼数、恃宠而骄吗?二,就是一个让不让位的事情,凌姑娘就会对我心存芥蒂,你这不是在骂她心胸狭窄,又是在骂什么呢?” 洛雪儿看着顾茵曼青紫的一张脸,心下便觉好笑。如果让她们都穿越到现代,去坐一趟公交车,她们就会知道,只有她们让位的份,哪有别人让位给她们! “弱水姐姐自然是不会和茵曼姐姐计较的。”坐在顾茵曼下首的女子笑道,“因为弱水姐姐心胸广阔,根本不在乎这些,梦姑娘刚才让茵曼姐姐道歉之语,岂不是也在含沙射影地骂弱水姐姐吗?” 洛雪儿眼光如照相机焦距一般,立马锁定在了这个女子身上。看起来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眼神妖媚带着邪气,脸上挂着因为占了上风而窃喜的笑容,再加上这么一张利索的嘴皮子,怕是心中鬼心思也不少。 “好了,静青,同是姐妹,大家的话,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凌弱水趁势扮起了好人,“梦姑娘,连着七夜备受宠幸,想来身子也需要补补,才能更好地侍奉王爷。我特地准备了上好的益气补血之物,送给你。” 采薇接过凌弱水贴身丫鬟递来的锦盒,递给洛雪儿过目。 洛雪儿却不曾看一眼,便说道:“我不需要。” 她才不要这些东西去承欢那个禽兽呢! 凌弱水完美的笑容微微一颤,脸上似有挂不住,“梦姑娘好生骨气啊,难怪能把王爷的心收得服服帖帖的。” “只怕这七日能收住王爷的心,难保这七年都可以啊!”坐在凌弱水下首的,年龄稍长的女子笑道,“色衰爱弛,不是人人都可以像我一样,风韵犹存,王爷的心可都在我身上啊!” “少说几句,也不怕闪了你舌头!”凌弱水黛眉一横,冷冽地扫视了她一眼。 静青赶忙劝道:“弱水姐姐别生气,三娘这是无心之言……” “弱水,我并非有意攀比什么,只是一时嘴快,你别往心里去!” 洛雪儿一旁静观,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不是心胸广阔吗?自己说话打自己的嘴! 这个三娘嘛,的确有几分姿色,奈何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仗着有宠爱,便口不遮掩。不过倒也是这样子的性子,让人一眼能看透,也好对付。不像凌弱水,心里面藏的水,只怕是比大海都还深!还有嘴皮子利索的静青,是一个极圆滑的妞儿。至于顾茵曼,有勇无谋,也成不了大气候。 “弱水姐姐的礼物,梦姑娘既然不收,那我以茶代酒,恭贺梦姑娘备受恩宠,梦姑娘赏脸否?” 说罢,静青双手奉着茶盅,已经走到了洛雪儿面前。 洛雪儿回过了思绪,诧异地上下打量了静青一番,这个鬼机灵的丫头在卖什么关子? “梦姑娘可是当真不赏脸?还是怕我下毒了?”静青步步紧逼,一张娇俏的脸半壁都隐在阴影里,看着令人生畏,声音又微微沙哑,像是盘旋在敦煌飞沙上空的秃鹫。 喝就喝,还怕她不成! 洛雪儿猛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静青,又扫视了众人一眼,道:“首先声明,我不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你们也都不用假惺惺地跑来跟我说这么些话!你们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其次,我没有把那个禽兽的心收得服服帖帖的,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稀罕!” 房间里静悄悄的,似乎都能听见阳光扫过地面的声音。 洛雪儿伸手就要接过茶盅,谁料静青却突然扬起手,一碗热热的茶水毫不留情地泼向了洛雪儿衣襟处,淋湿了她一身的华裳。 茶盅落地,清脆的碎裂声,有人得意,有人畅快。 “姑娘!”采薇赶紧用绢帕擦拭着洛雪儿的衣裳,示意她不要再顶嘴了。 凌弱水站起身来,训斥了静青几句,不痛不痒的。 “哎呀,瞧我这笨手笨脚的。梦姑娘休要怪我,我太年轻,手粗糙了些!”静青虽说着不是,眼角里却尽是笑意。 顾茵曼也不急不慢地站了起来,似乎是坐久了血气不足,她捂着头踉跄了几步,恰好碰撞到洛雪儿。 洛雪儿也不曾站稳,脚步晃了两下,就一脚狠狠踩到了碎片上,薄底的绣花鞋面很快就渗出了血迹。采薇赶忙扶着洛雪儿就坐,褪去了鞋袜,仔细看了看,幸好伤口比较浅,敷上药也就没事儿了。 “奴婢立刻打些水来!”采薇不顾众人就跑了出去。 三娘摇着头,十分无奈地说道:“梦姑娘这是自找的啊!” 凌弱水又瞪了三娘一眼,复又笑道:“梦姑娘今日先好生歇息吧!受了伤,晚上就不要逞强再侍奉王爷了。免得伺候的不舒服,怪罪下来,又为难了梦姑娘。” 说着,四人就要退出小花厅。 三娘正要搁下手中的茶碗站起身来,却不知被谁一绊,双手端着的茶碗便扑向了洛雪儿。不偏不倚,哗啦啦的一阵,甘甜的茶叶带着醇厚的茶水,泼了洛雪儿一脸都是。几片湿淋淋的茶叶,还黏在洛雪儿原本精致的发髻上。 一滴滴,滑过她的眉梢。 一滴滴,从她下巴滴落。 一滴滴,分外洗净了她的心眼,让她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她们! 洛雪儿的双手不禁握紧了木椅的扶手,双眼蹭蹭蹭地冒着火花。 穿越来到王府,生活在二十三个小妾的包围圈里,现在只不过是被一个男人强行霸占睡了七个晚上。原本就心不甘情不愿,今天还有这几个人找上门来踢馆!很好很好,大家以后走着瞧吧! 素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洛雪儿,这下子心中的怒火便被彻底点燃了…… 出了洛雪儿的院门,凌弱水心情极好地用手理了理云鬓,说:“我凌弱水自幼便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预言,哪里需要奉承你!” “就是说啊,若不是我们需要人手与王妃抗衡,否则谁会来同她说话?”静青挽过凌弱水的手臂,十分得意。 “今日你做得甚好。回头我妆奁里的凤凰花开挽簪,就奖赏给你。” 静青心花怒放地谢过。 顾茵曼也连忙说道:“日后,有她好看的!到时候,还怕她不会哭着来求咱们?” “是啊是啊!弱水是最有福气的,只要有王爷替你撑腰,一个洛雪儿又能怎样?”三娘眉开眼笑地看着凌弱水。 凌弱水却狠狠啐了她一口,道:“王爷的心不是在你身上吗?哪里是替我撑腰了!” 三娘臊了一鼻子的灰,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凌弱水瞟了一眼丫鬟手里捧着的锦盒,嫌弃地皱着眉头,“还拿着做什么?扔了去喂狗!” 丫鬟领命退下,四人也得逞的离去,心里各自暗暗盘算着,且按下不提。 一转眼,十天过去了,秦默却再也没有踏进洛雪儿的房门。 凌弱水便让人故意放出谣言,说洛雪儿已是被王爷所废弃的人,王爷念在一夜夫妻百日恩的份上,留她在府里孤独终老。引得一干人等,都在背地里嘲笑洛雪儿的失宠。 洛雪儿却觉得这是件好事,没有了禽兽,她的日子过得舒心多了。 没有人专程来惹是生非,耳根子清净了许多。也让她有时间锻炼身体,只有能更好的适应这具身体,她才能搅得这个王府天翻地覆! 想至此,她狠狠地加快了做仰卧起坐的速度。 “不好了,姑娘!”采薇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王爷在前厅大发雷霆,让众位姑娘都过去。” 洛雪儿停下了动作,抱着双膝,紧紧皱着眉头,道:“禽兽得禽流感了?”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章拜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