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章 七夜

好在王妃身旁的丫鬟赶紧轻咳了几声,顾茵曼这才想起王妃还在自己跟前。 惧于王妃的威望,顾茵曼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涨红了一张脸,目光如豺狼虎豹般吞食着洛雪儿。 “我累了,你们且退下吧。今日之事,你们回去后自我反省,若是再犯,我定当不容!”王妃由丫鬟扶着,走向了芷澜水榭。 洛雪儿不屑地与王妃擦肩而过,嘴里还叽叽咕咕地说着“一群小三争男人……” 王妃姚诗娴却忽然停住了脚步,难以置信地望着洛雪儿的背影。心里已是百转千回,这个新人刚才说的,可是“小三”? 采薇紧紧跟在洛雪儿身旁,小心提醒着:“芷澜水榭是王爷为王妃所造,是王妃专享之地,姑娘下回可千万别再去了!” “刚才去了,那个王妃不也没怎么样吗?”洛雪儿不以为意,反而在心里暗暗想着,一个王爷娶了二十四房妻妾,王妃似乎也没表现出嫉妒和吃醋。 芷澜水榭究竟是他二人情比金坚的写照,还是王爷哄王妃的伎俩,亦或是,王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从芷澜水榭归来后,洛雪儿也没有找王爷理论的心思,又不想被卷入唇枪舌剑中,唯有坐在自己的房里,听采薇介绍王府里各色人物的情况。 原来秦府的王爷唤作“秦默”,是西兆国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连国君也要忌惮他三分。而王妃姚诗娴,曾多次替秦默解决难题,所以秦默十分重视这位王妃,凡是她的要求,秦默都不问原因的满足。 在王府地位仅次于王妃的,便是秦默的第九房妾室凌弱水。洛雪儿至今未见到她本人,只是从采薇口中得知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 至于卓霖月,却是十分随和的一个人。不论是对秦默还是对下人随从,卓霖月都谦让有礼,在众人中绝不会抢着出风头。 洛雪儿听着点了点头,心中却并不完全同意采薇的话。这些毕竟是做给人看的表面功夫,实则是怎样性情的人,唯有她们自己最清楚。 夜风习习,不知不觉,已是二更天。 采薇伺候着洛雪儿正要入睡,可突然的一阵猛烈推门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你?你。你!”洛雪儿颤抖地指着眼前的男人。 而守在洛雪儿不远处的采薇,却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轻声唤道:“王爷。”便退了下去。 “你就是秦默?”洛雪儿斜睨了秦默一眼,俨然是个高富帅,可惜是个衣冠禽兽! “你觉得呢?”秦默稍稍一愣,从未有人敢直呼他的名字。倏尔,他又露出一抹魅笑,拽过洛雪儿就要强吻。 洛雪儿却忽然扭过了头去,咬着后牙槽狠狠说着:“你最好别给我乱来!” 秦默一顿,笑得越发诡异,“乱来?你是本王的妾室,行周公之礼岂是乱来?当初,是你跪着求本王,主动献身。怎么一夜之后,这般模样?还是说,本王没有满足你?” 洛雪儿猛地打开了秦默的手,想扇眼前这个男人一耳光,手却被死死钳制住了。 这副破身体,关键时刻怎么一点用都没有啊! 秦默步步紧逼,一把握过洛雪儿细腰,喘着热气在洛雪儿耳边说道:“只有本王拒绝的女人,没有女人敢拒绝本王。当然,本王是不会拒绝任何一个送上门的女人!” “那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了,我洛雪儿,就是拒绝你的第一人!”洛雪儿说罢,一口就咬在秦默的手背上。 死丫头,够狠的啊! 秦默眉头紧蹙,忍着痛,用另一只手掐住了洛雪儿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松开自己,抬起那倔强的头来。 一对水灵灵的琥珀色大眸子,映衬在秦默深邃悠远的瞳孔里。她的眼神柔弱又逞强,彷徨无助的背后似乎还有孤独的韵味。 他玩味儿似得打量着洛雪儿,丰润的双唇虽然因为生气而紧紧抿着,却在秦默的力道下微微开启了一道小径,如玉白亮的皓齿点缀在红唇间。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女,倚门回首嗅青梅,轻解罗裳只把情郎诱。 秦默眼神迷离地将视线从洛雪儿的红唇一路下滑。 这丫头的身材当真丰满莹润! 只怪昨夜太急,没细细打量这丫头的身子。 他身体慢慢地隐隐热了起来。 秦默的喉结耸动,单薄的中衣完美地贴合着洛雪儿的香体,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姿。 简直是摄人心魄的毒药啊! 难过昨夜自己就像中邪了一般,怎么都停不下来! 秦默心里按捺不住,伸出另一只手猛地扯开了她松垮垮的中衣。 他恨不得立马就在这温柔乡里醉生梦死,把生命中的美好都交付给她。 “不要……”洛雪儿奋起反抗,双手死死抵着秦默。 秦默松开了她的下巴,一把握住她的盈腰,稍一用劲儿,那柔软的细腰似乎就要瘫倒进他的怀里。洛雪儿被秦默搂得更紧了,二人四目相对,鼻尖对着鼻尖,让他难以自持! 丝滑的中衣,在他的触摸下,慢慢被撩开。 “你敢……” 洛雪儿未说完的话,都被秦默霸道的吻吞进了肚子里。 她张开双手,狠狠捶打在秦默的背上。秦默的双手却死死按着她的头,吻变得狂妄起来,恨不得把洛雪儿吞下去。 “反抗吧!你越是反抗,本王越是想要……”秦默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肆无忌惮地落在娇弱的白梨花上。 空气似乎已经停止,房中原本点燃的熏香让洛雪儿闷热不已,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双膝一软,身子也跟着无力地软了下来。 秦默仿佛是接受了什么信号似的,柔软如水的洛雪儿更加让他爱不释手。 他搂着洛雪儿撞翻了一旁的屏风,踢到了圆润的玉石凳,坠地摇曳的白纱幔帐也在洛雪儿的拉扯下,翩然落地。 秦默便这般把洛雪儿推倒在床,不容她反击,就压在了她身上。纤长的五指滑过她的秀发,秦默低沉地在她耳边说道:“你好香啊!” “你敢碰我,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哦?本王有了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秦默抹了一下嘴角,笑得肆无忌惮。 洛雪儿的手死死拽着枕头,指甲深陷其中,咬着牙不肯发出半点声音,却承受不住秦默的折磨,终究是哼了一声…… 虚着一条缝的南窗,漏了一阵风进来,绣床上的幔帐随风飘舞了两下,明亮的烛火便无声熄灭了,永无止境的欲望同漫漫黑夜一般。 而这就是,所谓“新婚”的第二夜。 洛雪儿的身体对秦默而言,似乎有种魔力。 即便是情场高手、闺房老手如他,尝遍了西兆国的锦簇繁花,也总是贪求洛雪儿柔润如水的身子。一夜反复几次,欲望蛰伏在他心头,也不曾消停。 而洛雪儿,却是一身的精疲力竭,酸涩痛楚。 他对洛雪儿的霸道,对洛雪儿的欲望,仿佛永无尽头。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第六夜,连着六个夜晚,秦默都强行和洛雪儿同房,每一夜又总是能开始结束多次。 这在别的姬妾眼里,可是莫大的荣幸。 可在洛雪儿眼里,却是连着六个夜晚的噩梦。 而连着被宠幸的这几日,秦默都不准洛雪儿出这间屋子一步。 不知是否因为擅自闯入芷澜水榭一事儿,秦默才这般惩罚她。洛雪儿在心中思量着,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今夜第七夜,她定要秦默还自己自由! “姑娘不好生准备着?王爷马上就要过来了。” “准备?我没有踹他出门已经不错了!”洛雪儿活动着胳膊,这几日她在房里可是加强了身体的锻炼,她要慢慢适应这具身体,然后才可以成功制服这个禽兽! “可是,姑娘,王爷从来没有连着七日宠幸任何一个人,可见王爷心中待姑娘甚是不同。” 话音刚落,同样粗暴的推门声再度传来,很快房间里便只剩下了秦默和洛雪儿两人。 “听说,你从来没有连着七个晚上和同一个女人睡?”洛雪儿质疑地看着秦默。 秦默坏坏一笑,“觉得自己十分荣幸?”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秦默显然没有料到洛雪儿会突然这样问到,“女人只需要看身体,何需记住名字?” 洛雪儿心中一叹,哪里有不同了?却又转念一想,这样说来,全府上下倒是没一个人知道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那么她就跟自己叫同一个名字的话,别人也不会发现。 “本王就在你面前,你还在想谁啊?”秦默趁洛雪儿走神的时候,突然拽过她,再一把将她推到床上。 未待洛雪儿爬起来,秦默的身子已经黑压压地压在了她身上,动手动脚的。 “你怎么老是这样!”洛雪儿奋力反抗着,可是中衣已经被撕烂。 秦默低沉地在她耳边说道:“你好坏,挑逗本王……谁让你总是不能乖乖地从了本王呢?” 洛雪儿一边嚷着,一边粉拳如骤雨般地落在秦默胸前。 秦默微微蹙眉,这丫头的力气怎么变大了?于是他一把握着洛雪儿的两个手腕,用腰带将其分开捆绑在床上,任凭洛雪儿怎么挣扎都解不开。 她便开始用脚踢,秦默一丝阴笑道:“你当真好坏,喜欢这种……” 洛雪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绑成了一个“大”字,毫无还手能力。 夜深人静,洛雪儿的低吟穿透各房的白墙,让人好生羡慕,又让人好生嫉恨。 凌弱水咬牙切齿地站在窗前,红艳的指甲深深抓着窗框,留下了醒目深刻的指印……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章 七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