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一章 穿越

“痛、头好痛啊……” 洛雪儿黛眉紧蹙,阵阵头骨炸裂般的剧痛蔓延全身。一排整齐的皓齿死死咬在丰润艳丽的红唇上,渗出了滴滴鲜血。 屋外无休无止的吹拉弹唱声,像是哪家在办喜事。洛雪儿痛苦地扭曲着身子,觉得无比的烦躁不安。 她咬着牙,呻吟着睁开了双眼,可眼前明亮的烛火晃得她只能眯着一条缝,什么都看不真切。 还未待她坐起身来,一双灼热的手突然死死地扣住她的双肩,压得她又倒在了床上,不能动弹。 洛雪儿想要开口大叫,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巴。她瞪大了双眼,眼前却是黑乎乎的一片。 她的双唇很快就火辣辣的疼起来,连带着额头上的痛,几乎快让她昏厥。 洛雪儿心中惊呼,难道是一树梨花压海棠?谁,胆敢压在自己身上? 她试着推开那人,却发现自己的手软绵绵的。粉拳微弱的力量打在那人身上,恰如湖面泛起的零星涟漪,毫无作用。 洛雪儿忍着痛,只能任由那人蛮横无理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她不由得瑟瑟发抖,浑身冰冷。 “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洛雪儿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男人却只是阴狠一笑,强行要了洛雪儿。 那人却并未怜香惜玉。她的轻哼,更是愈发刺激了他的神经。 房间里的八角香炉鼎中点着合欢香,浓烈的暖香之气徒增了几分燥热。洛雪儿滚烫的身躯在暧昧的空气中,渗着颗颗晶莹的汗珠,越发勾人心魄。 天底下,从来没有他得不到的女人。 而对洛雪儿而言,也从来没有人能强迫她做自己不愿做的事。 可今夜却这般莫名其妙地被迫献身,要是让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她定会扒了他的皮,喝干他的血! 一丝恨意,闪过洛雪儿琥珀色的眸子。 茜纱窗外忽来的疾风骤雨打碎了满园的春色,泥土贪婪地吮吸着落了满地的芬芳,几缕挣扎在狂风中的玫瑰芳香飘了进来。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傲慢地驰骋着黑夜,宣泄着野兽占有一切的欲望。 屋内的龙凤呈祥喜烛被狂风吹灭,酥香软枕,红锦茜纱,一个大大的“喜”字隐在暗处。 忽暗忽明间,隐约传来低吟和香床发出的咯吱声响,转眼就淹没在了雷声中。 原来,那令人烦躁的吹拉弹唱之声,竟是洛雪儿自己新婚的奏鸣曲。 雨后天晴。 次日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却依旧不如洛雪儿房中的旖旎春光。 浑身酸涩不已的洛雪儿,是在男人再度粗野要了她的疼痛中惊醒的。那人完事后留下了一抹不屑的讥笑,大大方方地扬长而去,而惊愕中的洛雪儿却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姑娘,奴婢进来了。”丫鬟采薇没隔多久就推开了洛雪儿的房门。 进门一瞬,采薇便怔住了,手中盛满热水的沐盆哐啷落地。 眼前是一片凌乱,杯盘狼藉。晨起的阳光无力地洒落一地,清楚地照射出空中弥漫的细小尘埃,洛雪儿的乌发粘着汗水,黑黝黝地铺满了桌面。 她双眼涣散,香体唯有胸前裹着桌布,四肢张开,僵硬地躺在屋内的大圆桌上。四周的幔帐也都扯落一地,床榻之上更无完好之物。 采薇稳了稳心神,还未进秦府时,便已听闻王爷擅闺房之事,这等场面自然应见怪不怪了。 采薇赶紧收起床上沾满鲜血的喜帕,说道:“奴婢再去为姑娘打盆热水来。姑娘,还且上床再休息会儿吧!” 香汗淋漓的洛雪儿如玩偶一般,任由采薇扶着自己,可站直之后她才看清屋内的陈设——跌在一旁的红漆象牙雕芙蓉插屏、滚落的雏菊月梨透雕莲纹玉石凳、随意开着的朱木描金海棠花妆奁…… 这些古色古香的东西,不都是古代才有的吗?洛雪儿诧异地望向身旁的采薇,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 突然,洛雪儿双眼一睁,紧紧抓住采薇的胳膊,“说,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采薇不明所以,战战兢兢地回道:“秦、秦府啊……” “主人是谁?” “是、是西兆国的王爷。” 秦府、王爷、西兆国……洛雪儿慢慢松开了采薇,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按照我多年看电视剧的经验,难不成我穿越了?西兆国,听都没有听过……我又要怎样才能回去呢?” 听着洛雪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采薇也不敢啃声打断。 早先听闻,王爷新娶的这位姑娘性子软弱,可自己眼前这位的举止,可实在也不能用“软弱”这个字眼来形容啊! 采薇揉着自己被抓得生疼的胳膊,却不曾想洛雪儿突然指着自己说道:“还不快去给我打水来!” 洛雪儿看着采薇离去后,眼珠子一转,心中默念道:“现在不是考虑回去的时候,臭男人,别以为在古代我就为难不了你!我先解决了你,再找回去的办法!你给我等着!” 心中一阵咒骂后,采薇已备好了热水伺候洛雪儿沐浴。 “喂,丫头,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啊?”洛雪儿回头看向采薇。 采薇颔首摇头,“奴婢只知姑娘芳龄十六,却不知姑娘的……” “十六?你说我只有十六岁?”洛雪儿看着自己的胳膊,难怪觉得这副身子怪怪的,好歹自己在现代也算是个二十三岁的大美女,跆拳道黑缎的她可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对象,在古代居然是个软弱无力、十六岁的黄毛丫头? “那你还知道我什么?” “奴婢还知道,姑娘是为了替父还债,主动卖身给我们王爷的。” “卖身?”洛雪儿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有够软弱的。 等等!既然自己穿越到了古代是在这个黄毛丫头的身体里,而这个丫头又卖了身,那么,昨晚的那个男人,岂不就是,秦府的王爷? 想罢,洛雪儿忽的就从水里站了起来,一丝不挂地对着丫鬟采薇嚷道:“带我去见你们王爷!” “可是王爷他上朝去了……” “现在、立刻、马上!” “是。”采薇赶紧唯唯诺诺地擦拭着洛雪儿的身子。 良久,洛雪儿盯着鎏金铜镜中的“自己”,刹那间说不出话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虽然年纪尚小,可这娇胜桃夭的容貌、风韵多姿的身段当真是举世无双。简单的一件白绸暗金裹胸中衣,衬托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外穿月青烟罗对襟窄袖褙子,朦胧青涩间似乎还保留着纯真的美好,若隐若现的丰盈手臂,却又尽是撩人的妩媚。 采薇打开妆奁,细细为她描眉。那似蹙非蹙的远黛眉,衬得那对水灵灵的杏眼娇艳欲滴;粉嫩的嘴角不笑而笑,似有勾魄销魂的魅力,恨不得让人凑上前去咬上一口。 天啊,世间居然有这般的尤物。 而这个尤物,现在居然是洛雪儿自己! 洛雪儿心中一番感叹,脚步却早已不知不觉地走进了秦府的花萃园。 “哇,好美啊!”洛雪儿忽然忘记了自己原先找秦府王爷的打算,反而是一步一留恋,扑着花蝴蝶到了花萃园西南角的芷澜水榭。 这芷澜水榭建在一潭池水的中央,十二块莲花状的石墩连接着垂柳阴阴的两岸。水榭四周挂有紫罗兰色的幔帐,随风拂动,颇添了几分高贵与神秘。 洛雪儿第一眼看见芷澜水榭,便爱上了它。 她抬步而上,掀起一角的幔帐向里望去,其间的摆设倒也出奇的简单,除了一张铺好的榻榻米外,也就只有一方汉白玉石几。 “这里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地方。”一个娇柔的声音在洛雪儿的身后响起。 洛雪儿赶紧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随口说道:“哦,这样啊。” 此时,被洛雪儿打发去追蝴蝶的采薇回来了。 采薇行了行礼,称青衣女子为“月姑娘”。 “你是王府的新人,很多规矩还不懂,难免会……”卓霖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人硬生生的打断了。 “哟,跑这里教训人来了?”洛雪儿将视线落在了一个骨瘦如柴却珠光宝气的女人身上,只听她说,“论规矩,你卓霖月做得可不怎么好!现在应该示范给这位新人看看,你们这种卑贱的人应该如何向主子行礼!” 那个女人一边说着,一边还用兰花指戳着卓霖月的额头,可卓霖月却只是垂目隐忍。 “早先我看中了你屋里的白玉净瓶,让丫鬟来取,你倒是还敢拒绝!不就是被王爷宠幸了,胆子大了是吗?”女人不依不饶,“你们不过就是下作的,专用来发泄的木偶,居然还敢踩在我头上去……” 她一边骂着卓霖月,一边瞅着洛雪儿,俨然一副指桑骂槐的样子。 “喂,我说你啊,哪里冒出来的一根葱?听着像是在骂我啊?”洛雪儿双手抱肩,冷眼瞪着来人。 骨瘦如柴的女人撩了撩秀发,正眼都不瞧洛雪儿一眼,“卓霖月是王爷的第二十三房,你是王爷的二十四房,你们彼此彼此了!都是下作的娼妇!” “你……”洛雪儿疾步向前,以她强势的个性,眼前的这个女人铁定完蛋,可她却被卓霖月拦了下来。 “算了,别和她计较,我们身份、始终有别……她是上等妾室,我们只是下等的……” 可这个刁蛮的女人依旧不肯善罢甘休,翘着兰花指指着洛雪儿发髻间的牡丹,大惊失色。卓霖月和采薇同时望去,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洛雪儿却十分诧异不解,不就是自己在花园里摘了一朵牡丹吗? “这里好热闹,各位姑娘都知道王妃要来芷澜水榭,所以都等候在这里了吗?”一个着鹅黄素衣的丫鬟,扶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王妃,您快看,这个身奴居然敢摘牡丹花别在头上!王妃,这可是公然与你挑衅啊!” 洛雪儿抬眼看向这位王妃,看她年龄也不过二十左右,样貌并非出众却给人一种安宁和善的感觉。 “顾茵曼,少说一句吧!”王妃责备道,“牡丹之所以为正室夫人之象征,皆因它是万花之王,理当受人喜爱。这位姑娘既然喜欢牡丹,这又有何不妥呢?倒是你,身奴……这种污秽之词,岂能随便挂在嘴边!” 洛雪儿在卓霖月耳边轻声问道:“身奴,是什么个意思啊?” 卓霖月“刷”的一下,脸通红,支支吾吾答道:“就是供王爷在闺房中玩弄之物。” 可恶!这个丑女人居然这样说自己! 洛雪儿气上心来,不顾王妃便嚷道:“顾茵曼,盈满?你看看你,前不凸后不翘的,哪里丰盈了?估摸着,你是连当身奴的资格都没有啊!” 众人皆齐刷刷地将目光聚集在了洛雪儿的身上,个个匪夷所思。 不甘心的顾茵曼挺起胸膛,就要开骂……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一章 穿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