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50章 云东野的告白

张迟看懂了,闭上了眼睛。眼角一滴泪悄无声息的掉在枕头上,无声无息。 楚楚,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太过重情。 张迟伸出手擦掉了又要流下来的泪水,再睁开眼睛时刚才看向夏楚楚的温情已经不复存在。 睡前终于打开手机的云东野打开了短信,一条彩信。 只有一张图片,画面中是躺在病床上的一个人。那人的脸映入云东野眼睛时候他脑海中嗡的一声被震懵了。 这人……是……张迟! 正在朝床上爬的单眉看着浑身都颤抖的云东野拍了他一下。 “你干嘛!”单眉一脸的嫌弃看着云东野,当年因为意外她怀了云东野的孩子嫁给了他,没有想到看起来十分精明的云东野实际上性格确实这么的懦弱,整整三十年她都没有从心底上看得起云东野。 要不是她的父亲在她结婚不到两年时间里病倒去世了,现在她也不至于在云家看他们一家老小的脸色。 云东野冷静的收了手机,躺在被窝里。“没事,手抽筋了。” 单眉也躺下,揽过了大部分的被子,“整天待在家里,不生锈也要发霉了!” 云东野不吭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张迟的身影,三十年前云海峰告诉他张迟已经死了,现在手机里出现的张迟为什么在病床上躺着。 重新打开了手机,看着那图片。被子上有军区医院的字样,急于知道事情真相的云东野也顾不上现在是几点了,穿上了衣服就走。 “你干什么去!”单眉看着穿衣服的云东野厉声问道。 大半夜的看了手机再出去,这不是私会情人的架势么! “有点事情。”云东野穿好了衣服淡淡的说道。 “不行!”单眉抓住了他的衣袖,“不能出去!要去我也跟你一起去!我看看是哪个小妖精!” 云东野皱眉看着他,“你想多了。” 单眉看着云东野还是这么一副不咸不淡的态度,火气蹭的一声就上来了,“什么叫做我想多了!什么叫做我想多了!我为你们云家做牛做马现在你要出去私会情人,还是我想多了!别忘了,你们云家是怎么发迹起来的!” 单眉的父亲单江天当初给了云海峰多么大的一份嫁妆,单眉是知道的,云海峰就是靠着这一份嫁妆黑白两道通吃才发迹起来的。 云东野拂去了单眉抓住他的手,“我说了你想多了,不用那么宣誓你对这个家做了多么大的贡献。” 说罢云东野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单眉呆呆的坐在床上,她没有想过软弱的云东野也有这么尖嘴利舌的一面。 是啊,云海峰的儿子,云家哪个人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云东野刚出了门就看到铁色铁青的云海峰,云海峰握着拐杖的手一提,拐杖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你去哪里?” 云东野斜眼看他,“张迟死了吗?”脸上表情已经没有了往常对一切都无所谓。 云海峰心里大惊,脸上却镇定。“死了,三十年前已经死了。” “恩。”云东野点了点头就走,如果云海峰没有骗他的话那么发短信这个人就说了谎。 云海峰没有再阻拦云东野的离去,苍老的脸上一抹沉痛显露出来。 究竟是纸包不住火,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到底的。 云东野驱车来到军区医院,敲醒了昏睡的值班护士。 “叫张迟的病人住在哪个房间?” 护士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有没有,看病人明天再来,现在已经过了探望的时间。” 云东野拿出了钱包,掏出一叠钱推在了护士面前。 “我姓云。” 说出自己姓云已经是一项很好的通行证了,云东野拿出的这一叠粉红色的毛爷爷无疑让这个后门开的更大了一些。 护士这下也不打瞌睡了,左右张望了一下,迅速的拿下了钱。 “我们医院啊确实是有这个规定,现在不是探望的时间,但是呢……” “话不要太多,回答我的问题。”云东野无心和那个护士说太多的话,他现在只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护士讪讪的闭上了嘴,打开了登记薄认真的查找着。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医院没有一个叫做张迟的病人。”大约有一分钟那护士才抬起头看着云东野道。 “恩。” 云东野转身离去,应该是有人恶作剧吧。 走了两步他突然回过头,开口,“有没有一个叫做夏楚楚的病人?” “有啊!”那护士查都不查点头,“不过夏小姐现在没有住院了,在陪护她的一个亲戚。” 云东野收回了要走的脚,“几号房间?” “302。” 302和前台的距离不过是五百米,加快了步伐三分钟就能够走到,云东野却觉得脚上的步子从来没有过的沉重。 “咔嗒” 门把手在云东野的大手下轻轻的转动,病房里很昏暗。沙发上依稀有两个身影抱在一起,床上躺着一个人,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云东野压低了步伐一步两步的走过去,每走一步他的手都在颤抖。 终于看到了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蛋上还有这依稀可见的伤疤,甚至有些伤口还在不断的溃烂流脓,眉眼,脸型。 这些无一不是云东野熟悉的,他伸手颤抖的手指慢慢触摸上张迟的脸。手上沾上了脓水都毫不在意,他一寸一寸的抚摸过张迟的脸,眼泪顺着已经生出几许皱纹的眼角淌下来。 “迟……” 感受到了有人的触摸,出于保护自己的下意识她倏地睁开了眼睛,手臂随即伸了出来打掉那人的手。 看清楚了那人,张迟突然发出一声凌厉的叫声。 “出去!” 这声叫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夏楚楚和云飞扬,两个人双双睁开了眼睛,夏楚楚更是两步冲到张迟的床边一把推开了那个背对着她的身影。 “你是谁!” 猝不及防被推在地上的云东野爬了起来重新靠近张迟的床边。 “张迟,张迟!我是云东野!张迟,是我啊……是……是我啊……” 原本嗓音高亢的他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了,嘴唇不停的颤抖,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双手捂住了脸,泪水顺着手缝点点滴滴砸在地上。 “你在这里干什么?”云飞扬开口,自己的父亲难道认识张迟,还是说……小女人说的八卦是云东野?云飞扬看着云东野的模样。 “千丫头,叫他走!”张迟从床上挣扎的坐起来,神情冷漠。 没有云东野想象中的情意绵绵,他没有想到张迟真的在这里,他没有想到张迟会到B市里,更加没有想到张迟真的没有死。 “云叔叔,您还是先出去吧。”夏楚楚也冷漠的下了逐客令。 没有想到先找来的不是云海峰,竟然是直接当事人云东野。 “张迟,张迟,究竟发生了什么!”挂着满脸的泪水云东野看着张迟赖在病房里不肯出去。 张迟眼睛里泛出了骇人的冷漠,“发生了什么?你还有脸问发生了什么?从你抛弃我抛弃你的女儿那天起你就没有资格再过问我的人生了!” “我没有抛弃你……孩子?张迟,我们有孩子?”云东野原本想要辩解些什么,猛然想到张迟刚才说孩子,他和张迟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吗? 张迟突然笑了起来,“是啊,你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孩子吧,哈哈……” 夏楚楚想起在废旧仓库时候张迟说起丁丁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妈的模样,和现在的凄惨笑容如出一辙。 一个女人,自己的孩子不知道有母亲的存在,曾经的爱人不知道有孩子的存在,实在是令人悲哀。 “孩子呢!孩子呢!”云东野着急的问道,他竟然和张迟还有个孩子,他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们母子。 “死了。”张迟开口,看着云东野瞬间面若死灰的神情一种快感萦绕在她心间。 云东野怔怔的站在病房中间,那一句“死了”不断的围绕在他脑海里。 “楚楚,让他走!”张迟在一次下了逐客令,眼睛里却闪烁着几点泪花,强忍着不让它掉落下来。 对于背叛过她的人张迟是不会原谅的。 云飞扬微微挑眉看着云东野转身走出病房,心中默数了几个数字。 数到8的时候云东野还没有走出病房,转头坚定着站着。 “让我照顾你好吗?”云东野语气虽然柔却难得的坚定。 云飞扬拉过了夏楚楚走出病房,把房间留给张迟和云东野。 “你拉我出来干嘛!我要把你爸给赶出去!” 云飞扬摇了摇头,“你不行。” 云飞扬虽然和自己的母亲单眉不亲近,不过对云东野还是了解一点的,云家人骨子里的坚定任谁都改变不了。 “你……不生气?”两人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夏楚楚拉着云飞扬的衣角。 云飞扬怕她着凉,伸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没有爱情的婚姻不是完整的婚姻。”云飞扬不是不想要和父母亲近,只是儿时看到了太多的争吵和无理取闹。即便是现在高贵儒雅的单眉,年轻时候也为自己的爱情奋力争取过,只是不得善终。 夏楚楚觉得云飞扬身上拥有空前的落寞,从内而外,她抱紧了云飞扬,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病房内,云东野看着张迟一言不发,两个人已经这样僵持了十分钟了。 张迟闭上眼假寐,云东野就那样看着她。记忆中的张迟拥有者光洁的脸颊,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洋溢的气质,让人看一眼就会觉得舒坦到骨子里,当年到墨尔本游玩第一眼看到张迟的时候就被她吸引住了。 记忆中的张迟和现在的张迟交叉重叠,云东野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为什么……”云东野喃喃自语。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50章 云东野的告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