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49章 神秘短信

这边夏楚楚按照龙飞提供的地址找了几个毒窝,都没有收获,自己倒是买了不少的白粉。 这些毒窝里的人都是豁出去了身家性命的,进去了不花钱怎么能够出来。 堂堂军区参谋长的夫人只身到毒窝里去买毒品,真是叫人笑掉了大牙。 苦笑的夏楚楚摇了摇头,按照手机里的地址到最后一个地方去。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张迟的。 这个窝点按照龙飞提供的信息是一个居民楼里的地下室,刚进了地下室一股子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夏楚楚皱了皱眉头,进去了。正午时分,地下室更是几分闷热,不一会夏楚楚就出了一身的汗水,身上黏糊糊的,周围的环境也不舒服,她整个人都烦躁起来了。 一步一步朝前走着,依稀有点昏暗的灯光。她慢慢的靠近,突然一声凄惨的叫声传进了她的耳边。 是张妈妈! 她加快了步伐跑过去,确定了是一间门后传来的声音,她一脚踹开了门,眼前的场景让她愣住了。 张妈妈没穿衣服的躺在地上,全身上下已经几乎没有一处好的皮肤了,手上脸上更是溃烂的不成样子。身上穿着出来的病号服已经被她抓破零碎的在身旁。 尽管已经是这般模样,她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给我……给我一口,给我一口!” 屋子里另外的一些人显然也吓坏了,张迟闯了进来问他们要药,遭到驱赶之后谁知道就这么躺在了地上。 夏楚楚拿出了自己的钱包,直接递给她张迟身后看起来像是管事的人。 “给她药,给她!” 那人不敢伸手接,轻轻摇了摇头,“你们走吧。” 原本干的就是违法的事情,要是再死了人可怎么办。 夏楚楚之前在别处买到的毒品已经被她找了一个地方全部烧了,现在看着张妈妈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 她掏出了自己钱包里面的钱,一张张粉红色的老人头飘散在空中。 “给她药!” 人本来就是利欲熏心的动物,夏楚楚拿出来的钱足够那些人卖好几天的了,当下也不管什么死人不死人了。 在针管里注射好了药剂,一个人捂住鼻子靠近张迟。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一个好一点的皮肤好打针,张迟直接抓过了那针管,也不看在哪里直接扎进了自己的身体。 针管里面的东西一点点推进去了张迟的身体,浑身抽搐的张迟慢慢的镇定住了自己的身子,眼神里也有了焦距。 “千丫头……”张迟看见了没有表情的夏楚楚。 夏楚楚见张迟已经清醒过来,开口。“张妈妈,这是你最后一次再碰这个东西,明天开始我要是再让你接触这个东西我就不叫夏楚楚。” 张迟长大了嘴巴摇了摇头,眼泪唰的掉了下来,“楚楚,不要啊!不要!” 夏楚楚铁了心的要帮助张迟戒掉这个毒瘾,冷着脸看着她。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她脱下了自己外套给张迟披上,丝毫不避讳她身上已经化脓的皮肤,将她背在自己背上。 摇摇晃晃上了夏楚楚背上的张迟禁不住的掉泪,让人不明白是被夏楚楚感动的还是因为夏楚楚那句要戒毒的话。 不顾及一路上任何人的眼光,夏楚楚咬着牙把张迟背回了医院。 一路上夏楚楚的身后都有一个身影跟着,亲眼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医院。 是郑白。 郑白有些惊愕的看着夏楚楚,“这就是你重要的事情?” 郑白反应了过来之后跟着夏楚楚来到了医院,看着她一间毒窝一间毒窝的找到了张迟,把张迟背到了医院。 “这是怎么回事!”焦急的医院门口等着的张楚老远就看见了慢慢走着的夏楚楚,戴上了手套从她背上接过来张迟。 “怎么不打车呢!”虽然说离得不远,也是个不近的路程,这丫头怎么这么笨。 夏楚楚擦了擦汗,“打车谁愿意拉。”她擦干了脑门上的汗,“你们医院能不能戒毒?” 张楚摇了摇头,“要去专业的戒毒所。” “不行,张妈妈身上还有‘罗敷’这个治好再说吧。” 张楚招呼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张迟抬进了病房,把张楚赶了出去,夏楚楚亲自给张迟身上擦着药。 “楚楚……”张迟全身哪里都疼,几乎没有什么力气,任凭夏楚楚摆布着自己。 夏楚楚冷着脸不吭声,她恨张迟的不爱惜自己,也恨自己无能为力。 “对不起……”张迟喃喃自语。 “不要哭,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过去不的。”夏楚楚开口,张迟的眼泪重重的敲打在她的身上,一个没有被生活压垮的人,竟然败给了毒品。 张迟闭了嘴,这句话当年还是她教给夏楚楚的,时光催人老,现在夏楚楚原封不动的将这句话送给她。 “这治疗水……”张迟突然感觉身上并不是那么的疼痒了,本来还以为是那个叫张楚的医生研制出来抑制性的药水。 “你去找龙墨了?!”张迟醒来之后就没有见到夏楚楚,实在忍受不住毒瘾来袭这才找了之前一直买药的毒窝。 “是。”夏楚楚回答,她是去找龙墨了,但是却没有从龙墨那里拿到治疗水。 张迟伸手想握住夏楚楚的手,却犹豫了一下,她的手上还有传染源…… “孩子……我对不起你……”她只觉得她亏欠丁丁的太多,但是丁丁这多年来对她却也是呼来喝去。唯独夏楚楚,从小就依赖她。是真的把她当做了人最亲近的人,是她亏欠了这孩子…… 夏楚楚眨巴了眼睛,忍住了眼中的泪水。“废话太多的人我一向不喜欢。” 感觉到了夏楚楚对自己的敌意,张迟不再开口,仔细的给张迟擦完了治疗水,夏楚楚转身就走。 “别忘了,我说的话,从现在开始你开始戒毒。” 张迟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出了门夏楚楚看到了云飞扬,云飞扬上前去抹去了她额头上的汗水,“去洗洗吧。” 夏楚楚没有吭声靠近云飞扬的怀里,“借你肩膀用。” “好。” 云飞扬的声音透过身体闷闷的传进夏楚楚的耳边,那么真切。 她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丁丁还没有找到,和丁丁之间的恩怨不知道要如何解决,云老爷子想要张妈妈的下落,楚晴戈负气离开B市。这一切事情都像是石头一件一件压在了夏楚楚心头。 “我想去村子里生活。”看电视时候总看到电视剧里的那些主角哭着嚷着要归隐到山林,夏楚楚之前还一脸鄙夷的嫌弃他们,现在她竟然也萌生出了那样的想法。 “好。”云飞扬开口。 夏楚楚抬起脸颊,眼神中有什么闪过。“你不留恋都市的生活么?” 云飞扬摇了摇头,他从小被云海峰送进部队,对于他来说最愉悦的日子竟然是在部队和别人一起吃苦耐劳的生活。 这都市生活,他没有丝毫的留恋。 夏楚楚从云飞扬的怀抱里脱出来,双手抹了一把脸,“好了!我要去战斗了!”想要帮助张妈妈戒毒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既然这些事情都出来了,就要一件一件的解决。 云飞扬拍了拍了小女人的头,小女人永远看起来一副战斗力十足的样子,像个会扎人的小刺猬,可是世人都忘记了刺猬也是有柔软肚皮的。 如果刺猬把最柔软的地方袒露给被人看那就是真的信任你了,假如你残忍的刺伤了它,它是会记恨一辈子的。 云家书房。 书桌前的云东野仔细的检查着自己明天要准备的摄影展的影片数量。 旁边的手机发出短信来的声音,没有在意的云东野专心的核对着自己的摄影展数量。 “先生,开饭了。”门外传来佣人的敲门声,云东野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佣人走出了书房,桌上的手机短信的呼吸灯闪烁不停。 忙活了一晚上夏楚楚晚上直接在医院睡着了,下班回家的云飞扬没有见到夏楚楚直接开着车杀到了医院。 “跟我回家。”云飞扬站在张迟的病房中冷着脸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才刚开始给张妈妈戒毒,万一晚上出了什么事情,张妈妈身上的脓疮那样没有人敢上手去碰的。 “我不回去。” 云飞扬看着床上的张迟,因为声音大了点,张迟已经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看着他们。 “你在这里有什么用。”云飞扬问道,这个女人难道以为自己是万能的么? 张迟张了张嘴,“孩子,回去吧,我不会再跑了。” 张迟知道夏楚楚是怕她再去那毒窝找毒品也止痛,她不会了。 夏楚楚态度坚决,看着云飞扬,拉了拉他的手,“你回去睡吧。” “不行。”云飞扬也是态度坚决的人,他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奈何这个小女人就是不听别人话的人,表面看起来夏楚楚是个无公害的人,骨子里倔强的很。 “那你就也睡在这里。”夏楚楚转了转眼珠。 事实证明,我们伟大的云军长总算是败在了怀里的美人儿关里。 张迟病房的沙发里,云飞扬搂着夏楚楚铁色铁青的躺在上面。 后者则是嬉笑的在他怀里偷笑,难得震住了云军长。 云飞扬工作了一天,困意来袭,虽然是呆在一个味道不好闻的地方,不过怀里抱着小人儿倒也心满意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床上的张迟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夏楚楚,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容,这个孩子对待她的恩情实在是让她不知所措。 夏楚楚虽然是冷着脸,眼神中的温暖张迟是能感受得到的。 两人都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对方。良久夏楚楚开了口却不出声,“睡吧。”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49章 神秘短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