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48章 张迟的眼泪

倒不是因为害怕,只是不想让单眉看到她不淑女的一面,免得以后抓住什么把柄。 然后夏楚楚还是慢了一步,单眉那双锐利的眼睛看到了她全部的动作。 只见她优雅的走到餐桌旁落座,恰好佣人端上了早餐盘,放在她面前。 云飞扬把夏楚楚的脑袋从自己的报纸里面推了出去,收起了报纸,对着单眉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小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单眉一边给自己到牛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眼神扫过了夏楚楚。 云飞扬给夏楚楚到了一杯白开水,说道,“早晨和一杯白开水清理肠道。”看着夏楚楚端起了白开水喝起来才淡淡的看向单眉,“我回自己的家也要给你打招呼么?” 单眉重重的放下手里的牛奶杯,满满的牛奶从被子里溅出来了一两滴。 “你这是对长辈的态度么!”因为早上还没有来得及化妆,一脸素颜的单眉现在看起来真的就像一个母夜叉一样。 云飞扬细心的给夏楚楚夹煎蛋,“在婚礼上换我的新娘就是你这个长辈应该做的事情么?” 婚礼上的事情不是云飞扬不知道,只是为了在人前给自己的母亲一个面子。如果云家自己人在外人面前那样撕破了脸皮谁都不好看。 单眉不吭声,她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翻篇了呢。 “换新娘?”夏楚楚把注意力从煎蛋上转移了出来。 什么换新娘,她怎么不知道。和谁换新娘了? 云飞扬拿眼横夏楚楚,这小女人怎么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他这是在单眉面前给她立下马威呢,这小女人倒是自己把台子给拆了。 聪明的单眉自然看出了门道,几分酸楚袭来。自己的儿子和自己并不亲厚,倒是和一个外人这般亲密。 “小天……”单眉知道他们还没有办理结婚手续,指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反正她就是怎么看这个夏楚楚怎么不顺眼。 “吃完了吗?”云飞扬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看向夏楚楚。 夏楚楚放下了还有一大半的煎蛋,“恩恩,吃好了。” 她才不想和单眉在一起共处呢,从前两个人还可以变成对立面,现在她是云飞扬的妻子了,她为了云飞扬还不想把两个人的关系搞的那么糟。 出了云家门,夏楚楚没有上云飞扬的车子。 “我想先去医院看看张妈妈。”刚从云老狐狸那里弄来的治疗水得赶紧拿去给张妈妈用上。 云飞扬知道夏楚楚对张迟的感情,点了点头,给她叫了一辆车。 上了车的夏楚楚头都没有抬,满心都想着包里的治疗水。 而司机座位上一个压低了帽檐的男人无声的勾了勾嘴角,透过后视镜看着夏楚楚的眼睛里露出几丝凶狠的光芒。 出租车带着夏楚楚穿过了郊区朝城区开着,景色在眼前快速的掠过。 “师傅,这不是去军区医院的路吧。”夏楚楚探着身子向司机问道,她记得不是这条路来着。 司机发出极其阴森的笑声,虽然说是大白天,这样的笑还是让夏楚楚浑身一震。 “你是谁!”夏楚楚快速的反应过来,这个人大白天还带着墨镜和压的这么低的帽檐,一定有问题。 司机靠边停住了车,快速的从驾驶位子上下来拉开了后门,一个手绢捂住了夏楚楚的嘴上。 手绢上在迷药水里浸泡过,夏楚楚当即就晕倒了。那司机扛着她的身子,走进了一旁的胡同,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胡同里面一个门面房适时的打开了门,那司机扛着昏迷了的夏楚楚走了进去。 门面房里十分昏暗,连个灯都没有。大厅里正面放着一个电视,旁边就一张沙发,扛着夏楚楚那人随手将她扔在了沙发上。劣质的沙发发出一声被重物压住的“惨叫”。 被沙发隔住身子的夏楚楚因为疼痛发出了一声嘤咛,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睁开了迷离的眼睛,夏楚楚打量着整个房间。先前那个司机已经脱掉了帽子和墨镜,背对着她和一个男人喝着酒。 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她已经醒来,她赶忙闭上了眼睛。 “你说这个娘们到底值多少钱啊,谁这么有钱花了一千万来绑她。”那个司机对面的男人一边吐掉嘴里的花生皮,一边说道。 “管她本身值多少钱呢,我们办完了这票就赶紧拿着钱走人。” 夏楚楚闭了眼,耳朵灵敏的很,所有的举动都被她“看”在耳里。 看来是有人雇的这两人,这人究竟是谁?龙墨?不会的,龙墨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绑自己龙墨只需要交给他手下的人去办就可以。何必绕了一大圈子来花钱,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先前假冒司机那人从桌子底下踹了对面的人一脚,“来门去!” 对面那人磨磨唧唧的起了身,打开了房门。一个夏楚楚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透过微眯着的眼睛夏楚楚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抹笑。 是他啊。 “人抓到了?” “刘大哥您放心,保准抓到了。看,那躺着呢。” 假司机从凳子上站起来,拨开了自己面前的同伴,一脸的献媚。 那位刘大哥走向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夏楚楚,眼神中几丝嫌恶,“夏楚楚,你害我组织里的兄弟全部进了局子,现在你也有这么一天。” 他点燃了一支烟深深抽了几口,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钞票递给一旁候着的两人。 那两人欢欢喜喜接了支票十分有眼力劲的离开了房间。 摘下帽子的“刘大哥”竟然没有什么头发,仔细看过去有点像监狱里犯人们经常剃的头。 听到先前两个人已经走了,夏楚楚也不再装下去,既然是自己的熟人,是时候该起来打声招呼了。 她睁开了眼睛,倏地做起来笑意盈盈看着对面抽烟的人。 那“刘大哥”一点也不吃惊夏楚楚这么快就清醒了,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郑白。”夏楚楚开口。 原来这人竟然是之前夏楚楚和云飞扬设计抓捕楚慕时候利用上的B市飞鸟组织里的郑白。 “呵,你不觉得吃惊?”郑白将已经抽的差不多的烟头仍在地上,垫脚踩灭了它。 夏楚楚拉过自己身上一直背着的包包,隔着包摸了摸治疗水还在。双手交握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郑白。 “是啊,我觉得很吃惊。你能逃出来一定用了不少力气吧,说不定还利用了你自己的兄弟。”夏楚楚一席话说得郑白心头一震酸楚,自己最好的一个兄弟替他顶了所有的罪,他则借着自己只是个卖早点的老实人成功的逃了出来。 “可是,郑队长……”夏楚楚接着开口。 “您这样绑了我来这里究竟有什么意思呢?杀了我?您可别忘记现在是法治社会,而且您没有忘记了,我老公可是军区的参谋长吧。”夏楚楚一席话说得郑白心下也一凉,他原本也就是凭着一腔热血绑了夏楚楚来,具体要怎么报复确实还没有想好,现在被她就这么说了出来愣是不知道怎么接话过去了。 郑白看着夏楚楚,就这么一个弱小的女子身上愣是有着一种叫人臣服并且惧怕的感觉。她笑也非笑的看着自己,看的心里突突的跳。 “如果您没有什么事,那我可就走了,您是没事儿了我还有呢。”夏楚楚站起身子就走,将郑白留在了椅子上。 郑白反应过来时候夏楚楚已经没了踪影,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榆木!白白损失了一千万,那可是自己全部的家当了! 夏楚楚快步走出了胡同,拦着一辆出租车就招呼师傅赶紧走,要是被郑白反应一会自己不定被怎么样呢,幸亏这次是个软柿子,好揉捏。 赶到医院夏楚楚先找到了张楚问了问张妈妈的情况,确定了没什么事儿之后才拿着治疗水走进张迟的房间。 哪成想推门进去之后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床上的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也不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 夏楚楚跑进了张楚的办公室,还没有进门就扯着嗓子叫。 “有没有监控录像!”她怀疑是不是云老爷子提早一步知道了张妈妈的下落,把她带走了。张妈妈还有着毒瘾,身上的“罗敷”一点都没有好转,这个样子跟活死人有什么区别。 张楚问清楚了事情原委,带着夏楚楚到保卫科去调出了张迟病房门前那条路上的监控。 “看,自己走的。”张迟指着画面中的一个身影,张迟佝偻这身子一步一步挪着慢慢消失在走廊里。 “张楚,你知道离医院最近的毒窝么?”张妈妈的样子应该是犯了毒瘾,画面中的她不断的抽搐着,整个身体看起来极其不自然。 张楚皱了皱眉,“我不知道,就算有也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吧。”这种地方谁能明大明的在牌子上写出来? 夏楚楚拿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拨通了龙飞的电话。 龙飞之前和夏楚楚还算是比较熟悉的,这件事情要是直接问龙墨他肯定是不会帮忙的,龙飞的话,可能还会有一丝希望。 说清楚打电话的意图,龙飞出乎意料的爽快答应,并且给夏楚楚提供了军区医院附近的几个地下毒窝。 挂断了电话,龙飞走到了龙墨面前,“少爷,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 龙墨眨了眨眼,原先眼中的阴霾已经不见,“恩,很好。云海峰那边怎么样了?” “云海峰也已经委托夏小姐找到张迟了。” 龙墨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龙飞会意的退了出去房间。 龙墨睁开了眼睛,“楚楚,不要恨我……”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48章 张迟的眼泪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