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44章 你能放过我吗?

“给我药啊!”张迟已经顾不上尊严,爬在云飞扬的脚边,要不是因为没有力气站起来,现在肯定挂在了云飞扬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眼前场景的心理暗示,云飞扬也感觉到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开始奇痒难忍,带着疼。 “‘罗敷’不是你研制的么。”云飞扬再次开口。 张迟脸上泛出痛苦的表情,“龙墨加了别的东西进去,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啊!” 胳膊上的疼越来越严重,云飞扬快步离开了张迟的病房,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才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 病房里的夏楚楚小小的一团,用被角捂住了自己的脸,被子下面的小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云飞扬,张妈妈…… 夜还在继续,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夏楚楚知道有些决定在她心里已经起了变化。 云飞扬带着她到民政局时已经是中午了,两三点的时间正是人们容易犯困的时候。 因为夏楚楚没有户口,云飞扬找人直接把小女人的名字放在了他云家的户口上。两个人拿着一张户口本坐在长椅上排队。 “我想去个厕所。”夏楚楚焦急的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怎么大中午的还有这么多人啊,困死了。” 云飞扬站起身就要带着夏楚楚去厕所,被一把按在椅子上,“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脚已经没事了,你困了就睡一会啊。”夏楚楚说着没有等云飞扬回话朝厕所走去,走到拐角时候站住了脚步,远远的望着云飞扬。 心中默数了十个数字,靠在长椅上的云飞扬眼睛开始慢慢地闭上。中午两三点的时候人最容易犯困,思考能力也会下降,午饭时候她在云飞扬的汤里放了一点点的安眠药,加上她刚才不停的在说困,云飞扬潜意识里已经觉得他需要睡觉了。 “等我回来。”夏楚楚小声的冲十米开外的云飞扬说道,走出了民政局门口,转眼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她走进一间五星级的大酒店,敲了敲柜台,后面昏昏欲睡的前台瞬间清醒,例行公事的开口,“小姐您好,请问……” “我叫夏楚楚。”不等那人说完,夏楚楚自报家门。说来也奇怪,那前台听到了她的名字显得十分震惊,仔细的打量起来。 “我要找龙墨。”夏楚楚见怪不怪的开口,这些酒店都是龙墨的产业,之前她被囚禁的时候没少在这些酒店里住,而这些前台包括酒店里的服务员大部分都是飞鸟组织里人,这种基层的人也都是只听说过她的名字,没有见过人,今天终于见到了难免多看几眼。 “少爷在新区的豪庭酒店。”那前台打量够了,收回了自己的眼光,恭敬的回答。 “送我去。”现在的夏楚楚像极了一个带刺的玫瑰,美艳的耀人眼,却又不敢碰触。 民政局里,云飞扬被苏源推醒。 “军长,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夫人呢?”苏源看着睡眼惺忪的云飞扬十分奇怪,军长不会在这个地方毫无防备的睡着的。 云飞扬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周围早已经没有人了,天也已经黑了下来。 夏楚楚就这么不见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云飞扬开口,语气中的冷漠让苏源都为之一惊,这样的军长太可怕了。 “有一会儿了,我没敢叫醒您。”苏源老实的回答。 “我问几点!” 打了一个哆嗦的苏源立了一个军姿,“报告军长,大约六点左右。” 六点,现在时间是起点十分。苏源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那就说明他睡了不止一个小时,他和夏楚楚到医院的时间是三点十分。 好,好样的。夏楚楚,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军长……夫人呢?”不知死活的苏源再次开口。 “死了!”云飞扬怒吼,夏楚楚就这么不相信他,宁愿自己去以身犯险找龙墨! 苏源闭了嘴,小心的跟在云飞扬身后。云飞扬一路开着来到了云家,进门就开始呼喊着云海峰的名字。 客厅里喝茶的云海峰冷眼看着云飞扬,“没出息!” 云飞扬瞪回去,一点都不畏惧面前这个威震B市的云海峰。 “夏丫头都去找了别的男人,你还有脸回家来!”云海峰砸了一口茶,毫不留情的奚落云飞扬,颇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 好不讶异云海峰什么都知道,云飞扬冷酷的开口,“就算去找别的男人也是为了我。” 云海峰能一手遮了这B市的天,没有一些自己的势力是说不过去的,不说对这B市的事情了如指掌,也是对云家所有人了如指掌的。 “一个大男人要自己的女人救自己,还是没出息。”云海峰铁了心的认定云飞扬就是没有出息。 云飞扬这回学乖了,闭了口,语气中有点服软,“你知道夏楚楚的下落吧。” 云海峰既然能够漫不经心的品茶,肯定是知道小女人去了哪里找那个什么龙墨,凤墨的。 云海峰摇了摇脑袋,频率太快脸上松弛的肉跟着一晃一晃的。 “我可不知道,想娶夏丫头的又不是我。” 云飞扬咬了牙,云海峰这个老狐狸总是在关键时刻给自己卖关子。 “什么条件。”云飞扬从牙缝里挤出来四个字,云海峰这个老狐狸不得到什么好处是不会罢休的。 “要钱还是要地?”云飞扬接着问道。 云海峰放下了一直在手里把玩的紫砂茶壶,“钱你有我多?还是说你名下的地皮有我多?” 云海峰思考了一下,好像云飞扬现在住的院子还是他名下的地皮。 “你要什么!说!”云飞扬的耐心已经快完了,老狐狸到底要什么。 云海峰抹了抹下巴下面长出来的几根花白的胡须,“把龙墨手里的飞鸟组织给我弄回来。” “好。”云飞扬答应的利索,老狐狸只说弄回来,又没有说怎么弄回来,直接让它解散了也是弄回来。 云海峰可不是那么好骗的,“我说的弄回来是指你完完整整的给我弄回来。”云海峰对这个飞鸟组织是在好奇的很。 传说中飞鸟组织人手遍布全世界,这个龙墨十五岁从上一任领导人手中接过了飞鸟组织,短短的十年之前飞鸟组织的规模扩大了不止一倍两倍,不管黑道白道都有它的势力,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要想在黑白两道都站得住脚,这个龙墨实在是不简单。 “好。”云飞扬还是一个字,管它什么飞鸟,死鸟。他现在只想知道夏楚楚的下落,找到她之后一定狠狠的教训。 云海峰也没有深究云飞扬这个“好”字背后的态度,伸出手掌拍了两下,门外等吩咐的女仆走了进来,一本正经的看着云海峰。 “老爷。” “告诉他夏丫头的下落。”云海峰缕着胡须接着品茶。 “夏小姐中午时分在您的汤里放了半片安眠药,下午三点半您开始睡着,夏小姐走进了七一路的万豪五星酒店,之后被一辆黑色没有牌照的车子接到了新城区的豪庭酒店,房间号查不到。” 云飞扬的脸色跟着那女仆的话变得铁青,云海峰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个平时只会站在门口开门迎客人的女仆竟然也是老狐狸培养的人手。 看来,他之前还真的是小看了他这个爷爷。 “走吧,等什么呢!时间久了,夏丫头都该生出来龙墨那小子的孩子了。”云海峰看着一动不动的云飞扬一副不成器的模样说道。 云飞扬也不啰嗦,掉头就走,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来,“老狐狸,你有治疗我这胳膊上皮肤病的药吧?” 正在喝茶的云海峰突然被呛住了,咳得脸色涨红。 “我……我可没有!”云海峰接着涨红的脸色厚颜无耻的说着谎话。这些“罗敷”啊“秒迷”啊什么的,都是年轻时候云海峰玩剩下的,当初他们那个年代搞出来的药剂可比这些高级多了,不过总不能说自己有治疗水不给自己亲孙子用吧…… 云飞扬明显的不相信,“你最好祈祷夏楚楚没有什么事。”云飞扬冲着云海峰威胁道走出了云家。 客厅里的云海峰放下了茶壶,拉着身旁的女仆,“丫头,你说我是那种有治疗水不给自己亲孙子用的人吗?” 女仆轻轻推开了云海峰的手,“老爷,您密室最靠左的柜子里有不少专门治疗这种腐蚀性药剂的治疗水。” 云海峰黑了一张脸,默默的拿起了茶壶…… 夏楚楚这边刚到了豪庭酒店门口,龙飞已经在楼下等候着了。 见到了夏楚楚龙飞迎了上来,“少爷在楼上等你。” “你知道我的目的。”夏楚楚开门见山,她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和龙墨叙旧的,只是想要得到治疗水而已。 龙飞不卑不亢,一点都没有因为夏楚楚的不善的语气而恼怒,“少爷在楼上等你。” “呵,他最好已经准备好了治疗水等我。”夏楚楚率先走到了头,进了电梯之后直接按下了最高层。 龙墨住酒店有一个毛病,永远要的是最高层的房间,不管楼下是不是又更豪华更舒适的房间。他追求的永远是站在高处,让别人都仰望他,把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 电梯缓缓的上升,新区颇具新意的建设没有在夏楚楚的脸上找到一点感兴趣的表情,电梯外的场景再美,她心里也只有一个身影。 电梯门再打开的时候已经到了最高层,刚打开了门夏楚楚看到了一个女人衣冠不整的站在电梯面前,脸上隐约还有一个脚印。 那女人见了龙飞恭敬的弯下了腰,然后走进了电梯。和那女人擦肩而过夏楚楚闻到了一股龙墨房间里惯用的香水味道,龙墨有很严重的洁癖,房间里不能出现一点异味,所以总是用打量的香水喷满整个房间。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44章 你能放过我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