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43章 单独行动

“我明天叫人来给我们办结婚证。”因为张迟的事情耽误了,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领结婚证。 云飞扬知道了夏楚楚受了很大的委屈,小女人是典型的外冷内热型,只要进入了她的心里就会被当做是最亲近的人。 “张妈妈她……”夏楚楚还是忍不住的问道,毕竟那是自己从小的亲人。 云飞扬摸了摸她的脑袋,像安抚小朋友那样,“张楚会尽力医治她的。” 夏楚楚点了点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紧回握住云飞扬的手。 “我……”她看着云飞扬半晌说不出来话,她想说是她不好,总是连累他;是她不好,总是让他为自己担心,受累。 云飞扬低下头吻住了小女人的唇,千言万语都被他吞进了肚子里,他全都知道,他的小女人想说什么他都知道,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走进了小女人的心底。 两个人都加深了这个吻,云飞扬索性覆在在夏楚楚的身上,但还是注意没有把自己全身的重量放下去。 夏楚楚抱住他的胳膊,紧紧地。 不知道碰住了什么地方,云飞扬全身都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夏楚楚停下了两人的吻,关切的问道,难道是在工厂的时候受了伤? 云飞扬一副不乐意的表情再度敷上了她的唇,“没事。” 夏楚楚推开了云飞扬,“不行,你给我下来。我看看,是不是什么地方受了伤?” 拗不过夏楚楚,云飞扬老实在凳子上坐好,夏楚楚坐好了身子褪去了云飞扬的上衣。 “你!”云飞扬的右胳膊上有一道极细的伤口,伤口周期的皮肤已经慢慢的在溃烂。 “这就是没事!”夏楚楚十分恼怒,这个男人真当自己是金刚铁骨一般的么!这可是“罗敷”啊!沾上皮肤会造成腐烂的药水,并且是没有治疗水能够救治的,除非……去找龙墨…… 夏楚楚的眼神中闪出几丝懊悔,那些人肯定是龙墨派来的,还不如让自己受伤了,龙墨既然想把她囚禁在身边一定会让自己就那么死去的。 “去掉你脑子里的想法。”云飞扬穿好了衣服开口,“假如你想去找那个什么龙墨的话我宁愿断了这条胳膊。” 这个龙墨之前苏源的调查显示是飞鸟组织的老大,有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老大,这个飞鸟组织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我不去找他你们怎么活命!难道我要看着你和张妈妈在我面前死去吗!”夏楚楚的眼泪瞬间的出来了,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总是要受到伤害。 云飞扬把夏楚楚抱在了怀里,堵住了她的嘴。他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小女人不要担心他,还没有堵住夏楚楚的唇,云飞扬被推开。 “张楚对这个在行吗?”夏楚楚顾不上脚上的疼痛,站起来就要去找张楚。 云飞扬拉住了她,脚上都伤成那那样这女人要到哪里去。 “张楚对这个有研究吗!有研究吗!”夏楚楚瞬间失了控,顺着云飞扬的身子就要滑到,她受不了自己心底的人一个个都离她而去,她受不了那个痛苦。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一个一个的人慢慢走近每个人的心思,又怎么能够这样的就消失。 云飞扬蹲了下去,抱住她。“别哭,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夏楚楚的眼泪更加的汹涌了,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不能让云飞扬和张迟就这么死去,不能! 张楚推门进来,“云飞扬,这人身上的不是皮肤病,是剧毒药剂啊!”面前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让张楚愣了愣。 夏楚楚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张楚,你救救云飞扬……” 张楚有些发愣看着眼前的夏楚楚,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云飞扬难道要死了?她狐疑的看着云飞扬,后者无奈的牵起了嘴角。 “他中了‘罗敷’!张楚,你救救他,救救他们……”夏楚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张楚正色起来,看着云飞扬,“给我看看你的伤口。”刚才那个女人身上的病变已经很厉害了,张楚现在还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原理,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极具传染性,并且来势汹汹。 云飞扬先把夏楚楚抱上了床让她坐好,拉开了自己的衣袖给张楚检查。 张楚倒是一点都不避讳,拉着云飞扬的胳膊仔细检查着,一模一样的症状,云飞扬胳膊上的伤口周围已经开始慢慢的溃烂,红红的肉芽都清晰可见。 “我先去拿消毒水来。”不管是什么药物导致的病变,先去除腐烂的死肉是没有错的。 走了两步她回过头,“楚楚,你说这个引发病变的东西叫做什么?” “罗敷,是张妈妈研制的……”夏楚楚如实的回答,张妈妈自己研制的药物最终还是害了自己。 “好,把你知道的所有关于这个‘罗敷’的情况在你脑子过一遍,等会说给我听。”交代好了张楚快步的离开,一方面是因为对这个药物感兴趣,当然还有一方面是云飞扬要是挂了,B市恐怕要变天了。 张楚不到一分钟时间拿过来了药箱,做好了准备工作,她看着云飞扬,“准备好受疼的准备了吗?” 云飞扬点了点头,大有一副关公刮骨疗伤的壮烈感。 张楚先拿消毒水清洗了他的伤口,接着拿出锋利的刀一点点去除了伤口周围的死肉,现在红嫩嫩的肉芽全部露了出来。 “嘶……”云飞扬还没有吭声,张楚奇怪的叫了一声。 引得夏楚楚一惊,“怎么了?” 张楚没有吭声,麻利的处理好了伤口,包扎了起来。 “腐蚀性很强,并且没有停止。”也就是说即使去除了云飞扬伤口周围的死肉,药水碰到的皮肤还是不断的在腐蚀他的皮肤。 “永远不会停止吗?”夏楚楚眼神黯淡了下去,难怪张妈妈宁愿吸食白粉也不愿意用自己的意志去抵抗这种疼痛。 云飞扬把自己的衣袖拉了下来,盖住被包扎好的伤口,“小小的皮肤病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嘴上这样说,因为刚才忍受了巨大的痛楚,云飞扬的脸色还是显得有些苍白。 张楚收好了工具箱,“这不是普通的皮肤病这么简单,如果没有得到药物的控制腐蚀永远不会停止。” 夏楚楚看向云飞扬,云飞扬则避开了小女人的眼神。 “你刚才说这个药剂是谁研制的?”张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旁边病房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什么张迟吧,也就是夏楚楚口中的“张妈妈”。 “是张妈妈,她醒了吗?”不过夏楚楚突然又有了一个疑问,既然是张妈妈研制的药剂,为什么没有研制出治疗水来给她治疗呢? “没有,不过我猜想就算醒了也没有治疗水的。”张楚冷静的分析,“要么这个‘罗敷’被人动过手脚,要么张迟没有参与研制治疗水。你试想一下,要是你身上被腐蚀成了那样你能不想办法治疗?这种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张楚说完挑眉看了云飞扬一眼,这个男人忍耐力还是很强的。 “等她醒了再说吧。”云飞扬开了口,挥手示意张楚出去。 张楚耸了耸肩拿着自己的药箱出去了,皇上都不急,太监再急有什么用。 “我死不了。”云飞扬握住了小女人的手,爷爷说的没有错,小女人要是爱上了谁绝对是最深情的爱,他感受到了小女人全部的关怀。 “恩,你不会有事的。”夏楚楚点了点头,回握住了云飞扬的手,她不会让云飞扬有事的,绝对不会的。 夏楚楚拍了拍床沿让云飞扬坐了上来,两个人抱作一团。 “明天我派人把民政局的办事员找来,给我们办理结婚证。”云飞扬紧紧环住怀里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不安的心好像今天真的就安定下来了。 夏楚楚目光如炬,“太麻烦了,我们过去吧。” “你脚不行。” 夏楚楚靠在云飞扬怀里,手轻轻的放在受伤的那一处,“不疼,和你比,一点都不疼。” 云飞扬轻轻吻了一下夏楚楚的头发,“睡吧。” 两人就那样相拥而眠,谁都不愿意离开彼此的怀抱。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熟睡中的云飞扬倏地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清明,看来是没有睡着。他小心翼翼的把夏楚楚放在床上,走出了病床。 刚出了门,云飞扬迫不及待的拉开了自己的衣袖,先前被包扎住的白色纱布已经被染的鲜红,拆开了纱布,被处理好的伤口再度化脓腐烂。云飞扬不动声色的拉上了衣袖,衣服碰到伤口时他轻轻的缩了一下眉头,随即放开,恢复如常。 旁边张迟的病房传来几声异样,伴随着几声嚎叫。 云飞扬拉开了房门望过去,在床上躺着的张迟不知什么时候蜷缩在了地上,整个人抱成一团,因为疼痛出口嚎叫。 见有人来,张迟把住了云飞扬的裤脚,“给我药……给我!给我药!” 云飞扬躲开了张迟把住自己裤脚的手,吸毒?张迟的模样并不像是在忍受剧痛,说是犯了毒瘾更贴切一些。 “求求你,给我一点吧,疼,太疼了……”张迟忍不住的满地打滚,身上被腐蚀的皮肤像无数的蚂蚁一样在她的皮肤里面穿梭,又疼又痒。 “龙墨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人在需要什么的时候最容易被抓住弱点,云飞扬太知道。 “带走千丫头……给我药!”果然,张迟没有迟疑的说了出来,只要面前这个人能够结束她现在的感受,说什么都没有关系, 云飞扬冷笑,带走夏楚楚。龙墨?飞鸟的老大?我看你能有什么本事带走夏楚楚。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43章 单独行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