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38章 心意相通的云飞扬和夏楚楚

坐在椅子上云飞扬仔细的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巧,一切也都是那么巧。 “你不是开车来的吗?怎么身上还是湿漉漉的,雾气很大?”欧阳晨风摸上云飞扬胳膊时手心里都是潮湿的。 云飞扬突然睁开了眼睛,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就走。 夏楚楚有危险! 在病房时候张迟上面穿着病号服脚上却穿了一双布鞋,脚下竟然还有一些水汽。这说明张迟出去过医院,并不是一直在打牌,看来护士和那些一起打牌的人都在说谎。 半夜打来的电话就是为了将夏楚楚叫到医院,而失窃的计划书就是为了调虎离山。那人一定深知夏楚楚对张迟的感情,知道她一定会在医院陪着张迟,不会跟着他回到部队。这样一来,他一走开,夏楚楚就处在危险之中了。 该死,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此时的夏楚楚却身处一个废旧的工厂中,手脚都被人捆上了绳索,嘴上也贴上了胶布。硕大的废旧工厂,没有一个人影,已经破掉了的窗户刮进来阵阵的风,关不上的窗户随着风力拍打着。 “夏楚楚!”刚出了电梯云飞扬就开始吼,他一刻都等不了,要是夏楚楚出了什么事情他一定要那个什么张迟好看! 张迟原来的病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值班室里的护士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喊什么喊!医院里不能大声吼叫不知道吗?!” 云飞扬定睛看过去,并不是之前那个护士了。他也踹开了张迟病房旁边的房间,同样的空无一人。 “这里的人呢?!”云飞扬瞪圆了眼睛看着那护士,没有见过这样阵势的小护士吓得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完整。 “本……本来就……没有人……” “滚!”云飞扬冲着吓得快要哭出来的小护士吼道,夏楚楚,你最好让自己没有事情,不是飞鸟组织里最出名的夏楚楚吗,不要叫我小看你! 云飞扬朝外走着,顺脚踹翻了一个垃圾桶。倒在地上的垃圾桶滴溜溜的转了半天,停住了,里面的垃圾撒了一地。 “别装了,你早就醒了。”夏楚楚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她睁开了眼睛。 是张迟。 “张妈妈,为什么?”在医院时候再次传来和上次在云飞扬办公室一样的香气,夏楚楚已经猜到了两次的事情都是同一个人所为,却不想是她从小就喜欢并且依赖的张迟,张妈妈。 “你别叫我张妈妈!我才不是你的妈妈!”张迟这几天一直惨白的脸上现在愤怒变得异常通红。 “我问你,丁丁呢!”张迟捏住了夏楚楚的脸蛋,手指头用力,瞬间她的脸上就出现了几个指头印。 夏楚楚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丁丁在哪里。 “丁丁一个人孤苦伶仃流浪在B市,你却风风光光的嫁人,夏楚楚,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张迟用力的松开了夏楚楚的脸蛋,嫌弃的拍了拍手,好像在嫌弃夏楚楚很脏。 她的举动被夏楚楚看在眼里,眼睛里瞬间涌上了一些泪水,她被张妈妈嫌弃了。 刚被撕开的胶布还在嘴边火辣辣的疼,夏楚楚张开了没有感觉的嘴唇。 “张妈妈,我真的不知道丁丁在什么地方。”到现在夏楚楚都不愿意告诉张迟丁丁对她所做的事情。 “那你去找啊!你去给我找啊!”张迟变得有些激动,“丁丁被逐出了飞鸟,亲自划花了纹身,现在连下落都不知道。为什么,你却在谈情说爱!” 丁丁被逐出了飞鸟?夏楚楚心中大惊,她对于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知道,上次车祸现场见过丁丁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她的下落。 “我可怜的女儿……”张迟抱着胸口望着天花板,泪水连连的, “女儿?”夏楚楚再次被张迟的话吓到了,丁丁怎么会是张迟阿姨的女儿。 张迟看着夏楚楚的目光变得凶狠,“你老公不是厉害吗,你给他打电话让他三天之内给我找到丁丁的下落,不然我就划花你的脸!” 夏楚楚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不见了泪水,有人负她,她也绝对不会屈辱的容忍。 “我不知道丁丁的下落,也不想去帮你找到丁丁的下落,至于你这样对我,你就不怕有报应吗?”夏楚楚眼神里闪烁着不同于平时对待张迟温情的目光。 张迟哈哈大笑,“我都已经成了这样的人了怎么还会惧怕报应呢?”她拉开了自己的衣服,胸前的皮肤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了,有的甚至还留下了脓水。 “看见了吗,你说这样行尸走肉一般的我我能怕什么报应?”张迟的面上心如死灰,眼睛里也没有了昔日的神采。 夏楚楚记得第一次见到张迟的时候她才不过三十出头,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的知性气息,谁看了都会觉得是一个有涵养的美人儿。 “这……怎么了,张妈妈?”夏楚楚忍不住心里的关心脱口而出。 张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为什么这应该问你!” “张妈妈,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和我有关系?”夏楚楚十分不解的看着张迟,她胸前的皮肤是被药物腐蚀了,这种药物叫做“罗敷”。一旦人粘上了一点,皮肤就会极度腐烂,而这种药物正是张迟自己研制的。 张迟脸上的表情因为听到夏楚楚的询问变得异常凶狠,“若不是因为你的存在,丁丁怎么会不能和龙墨在一起?要不是因为你的存在丁丁怎么会怀着孩子被龙墨丢在郊区的小房子里打了胎,直到现在连人都不知踪影。” “丁丁打过胎?”夏楚楚觉得今天晚上知道的事情都超过了自己能够承受的能力范围。她和丁丁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来不知道丁丁竟然打过胎,而且还是龙墨的孩子。 张迟跌坐在夏楚楚旁边,废旧的工厂里没有一丝灯光,风刮着窗户呼呼作响。 “丁丁是我的女儿。”张迟开口,夏楚楚不吭声,静静的听着张迟的讲述,眼睛在黑夜里十分明亮。 张迟嘴角的苦涩藏在黑夜里,没有被人偷窥去一丝一毫,“我从懂事时候开始已经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了,我成长在一个别人为之不齿的组织里,他们会叫我骗子,小偷。” 夏楚楚想起来小时候每当从训练场地出来,周围经过的人总是冲着她指指点点,年纪小的孩子还冲他吐口水。 “我二十岁那年喜欢上一个男人,我们爱的很深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这一切都止于他知道我身份之后。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消失的那么彻底,并且不管他自己的孩子。” 回忆起年轻时候的事情,张迟的眉眼顿时变得生动起来了,但是黑暗中没有人能够看到。 “我生下丁丁的时候龙墨刚上任,说我们母女的关系会影响彼此,硬生生把我们母女拆开了。从此,我们母女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做过一天母女,丁丁也没有见过我一声妈。她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我这么一个妈。” “张妈妈……”夏楚楚情不自禁的叫道。 张迟却像发了疯一样的向夏楚楚咆哮,“你闭嘴!不许你叫我张妈妈!” 丁丁从来只叫她张阿姨,但是夏楚楚却喜欢叫她张妈妈,渐渐的张迟在心里不自觉的就觉得夏楚楚什么地方都不好,加上丁丁受过的那些磨难,张迟恨不得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夏楚楚的存在。 “丁丁……我会叫云飞扬帮忙找到的。”听过了张迟的话夏楚楚眸子里没有了凶狠和冰冷,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不是帮忙!是必须找到!”张迟靠近了夏楚楚身旁,两个人离得近了夏楚楚闻到了张迟身上的味道。 “张妈妈!你服用了罂粟花粉!”罂粟花粉也就是俗称的白粉,有止痛的奇效,但是服用太多会让人产生依赖性,并且戒不掉。 张迟桀桀的笑了起来,声音充斥在废旧的工厂中,十分骇人。 “服用了又怎么样,我早已不把我这条命当做命了。”她身上的“罗敷”已经让她疼痛难忍了,只有吸食白粉才能够让她忘却了疼痛。 夏楚楚听着张迟的笑声,鼻头一酸就想流泪。是不是真的她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要这么多人觉得不公平,楚慕想尽了办法想要除掉她,丁丁也不惜毁掉她们之间的友谊想要害她,就连小时候一直喜欢的张妈妈现在也要自己消失在世界上。 “你哭什么!”张迟听到了夏楚楚的抽泣忍不住问道,她都还没有哭。“有什么值得哭的!” “千丫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永远不要掉眼泪。” 张迟曾经的话响起在夏楚楚脑海里,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见过张妈妈掉过一滴眼泪,大概人经历过了最深的悲痛就变得不会掉眼泪了吧。 云家。 云海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单眉!你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也是你做的!” 一旁的单眉冷不丁的吓的一哆嗦,曾经叱咤B市的云海峰谁人敢忽视。 “爸!我没有,夏楚楚的失踪和我又什么关系……”单眉也听到了夏楚楚在医院消失的消息,却不想云海峰把罪名怪罪到她头上来了。 这个夏楚楚自从一出现就给她带来霉运,婚礼上的事情楚晴戈到现在还没有理她呢,听说晴戈伤心重新回美国去了。 云海峰冷哼了一声,“没有关系?这次可能真的和你没有关系,但是上次婚礼上楚晴戈的出现你敢说不是的主意?” 云海峰只是年纪老了,心里却还像明镜一般,他可没有傻到看不出来当时楚晴戈和单眉脸上的表情。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38章 心意相通的云飞扬和夏楚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