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37章 楚楚有危险

楚楚连话都说不清楚。 云飞扬扬起了眉眼,“还行吧。”云飞扬专心的看起了电视。 夏楚楚继续挑着面条,一点点的咽下去,也演下去。 面条应该是云飞扬做的,她猜得出来。家里的厨子没有这么… …差……的厨艺。虽然难吃她还是忍住吃了大半碗,第一次有人亲 手为了她做东西吃,还是一个男人。 你迷路的时候有人给你指引,冷时有人为你添衣,口渴时有人给你一碗水,饿了有人给你做东西吃,这些都是最温暖也是最贴心的事情。 云飞扬现在就是在这样贴心的存在着,虽然是个别扭的贴心。 夏楚楚大半碗面条快要见底的时候云飞扬走进浴室,出来之后酷酷的冲夏楚楚说道,“浴缸里突然就有了水,该去洗澡了。” 夏楚楚不禁失笑,突然来了兴致。脱掉了外套走到了云飞扬身边,“我觉得好累,不知道能不能让你帮我洗。” 她伸出手指头摩挲在云飞扬的脸上,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喉结一动。 正是血气方刚年纪的云飞扬哪里经得住这般的挑逗,弯下腰就要打横把夏楚楚抱起来,哪想到被小女人看穿了,她侧身逃过了他的胳膊,倏地一声钻进了浴室,留下一身燥热的云飞扬站在客厅里。 云飞扬看着已经上了锁的浴室门,眼睛里的情欲还没有减退,无声的笑了笑,小女人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深呼吸了几口空气,他走上了二楼的浴室,看来要好好的冲个凉水澡。 洗完了澡出来的夏楚楚裹好了浴巾,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走向卧室,小脚丫下面在木质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滴答答的脚印。 卧室的床上云飞扬平静的躺着,看起来已经睡着了。夏楚楚这才走进卧室,轻轻拉开了被角刚钻进去背后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抱住了。 “做错了事情不用负责任?”云飞扬的声音就贴在她的耳朵边,毛毛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 “我……”大不了就献身?当然,这句话夏楚楚没有说出口。 “献身也可以。”云飞扬的声音再度传来。 “你是占卜师吗?”怎么总是能够才出来她在想什么。 云飞扬呼出的热气喷在夏楚楚的脖颈上,“我只对你一个人占卜。” 红了脸的夏楚楚转过了身子,面对面看着云飞扬。 四目相对,粉红色的气泡泡瞬间飘满卧室,,如此暧昧的气氛也感染了夏楚楚,她闭上了眼睛把嘴巴凑上去,哪知道等了半晌都没有等到另一个人的唇瓣。睁开眼睛之后已经看见睡着了的云飞扬,耳朵里也是他平和的呼吸声。 云王八蛋一定是故意的!夏楚楚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这个时刻竟然能够睡着,这可是美人在怀啊! 气呼呼的翻了身子,再次留给云飞扬一个大后背。此时云飞扬探起了身子,轻轻的吻在夏楚楚的脸上,给她盖严实了被子。 “你太累了。”虽然云飞扬也很想和小女人来一次亲密的接触,但是想到她已经三四天没有好好睡过觉了,云飞扬还是停止了这个想法,毕竟来日方长,不差这一日。 郊区一栋别墅里。 一个精致的吧台,上面摆满了各种高级的洋酒,一个酒杯被一只指节分明的手拿在手里。 顺着手指看上去,那主人穿了一件贴身的白衬衫,仔细看上去还有一些花纹,价值不菲的衬衫,价值不菲的洋酒。 酒杯贴近了那人的下唇,喉头上下翻滚,酒杯中的液体尽数流进了那人嘴巴里,嘴角还残留着调皮的一滴,那人伸出了舌头将那调皮的液体带进嘴巴里。 “张迟已经安排在楚楚身边了吗?”那人开口,声音动人。 角落里刚刚进门来的男人轻声的走到那人身边,“龙少爷,已经都办好了。” 那人转过了身子看着面前弯腰的下属,脸颊显露出来,正是龙墨。 “做的很好,龙飞。通知张迟尽量不要让楚楚起疑,还有,让她收起小聪明。不要以为她能够在我的监视下做出一些什么事情。” 龙飞点了点头,之前已经将这个话转达给张吃了,“少爷,夏小姐据说已经和云飞扬结婚了。” 龙墨眼中一片冰冷,“没关系,结婚了又怎么样,就算有了孩子她夏楚楚该是我的还是我的。让她玩,我等她玩够了。” 龙墨从来不认为自己就能够这样放弃夏楚楚,她从小就是他看着长大的,夏楚楚的音容笑貌早已经刻在了他的脑海里,龙墨除了想和夏楚楚在一起,对别的人一点念头都没有。就算,她不爱自己也没有关系。 龙飞欠了欠身子,离开了房间。龙墨重新转过去,品尝着自己的美酒。 云飞扬的卧室,熟睡的夏楚楚枕头边的手机不停的闪烁,震动声音嗡嗡的响着。 夏楚楚迷迷糊糊接过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 “张迟家属请速到医院来一趟,病人张迟不停的吐血。” 夏楚楚猛然的坐了起来,摇醒了身旁的云飞扬。“医院打来电话说张妈妈有生命危险,你带我去医院好不好!” 云飞扬眼神清醒,倒是有些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他看了看时间。午夜两点钟,这个时候张迟为什么会出事,云飞扬思索起来。 “不要来考虑那么多了,我不管张妈妈到底有什么问题,现在我只想确认一下她有没有事。”夏楚楚十分焦急,丁丁和张迟是她前二十多年里的亲人,现在丁丁下落不明,她只剩下张迟了。 “你要是担心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自己去。”夏楚楚说着穿好了衣服就要走,云飞扬伸手拉住了她。 “等我穿好。”云飞扬虽然这样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是慢吞吞的,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理清楚张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等不及的夏楚楚已经跑到了云飞扬车里坐着了,要不是她不会开车估计早就开着走了,云飞扬一边下楼一边给苏源去了一个电话,有时候他还真的觉得苏源是无所不能的。 两人驱车来到医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吐血快要死掉的张迟,反而看见了一个生龙活虎的她,已经半夜了她还纠集了一病友在病房里打牌。 “张妈妈,你没有事情吗?”夏楚楚看着正在打牌兴头上的张迟,明明是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吐血不停的样子。 张迟这把马上就要赢了,不耐烦的冲着夏楚楚挥了挥手,“我能有什么事情,第一次觉得住院这么美好啊。” 云飞扬无声的打量着张迟,身上还是白日里见过的病号服,只是脚上却穿了一双布鞋。 “你们家属可算来了,我打了多少个电话都打不进去。你们亲戚吵得我们不得安宁,怎么说都不听。”身旁的小护士抚了抚鼻梁上的眼睛,这个叫做张迟的病人不知道和院长到底有什么关系,晚上时候还专门过来交代要好好照顾着,搞得现在她们这群护士都不好冲张迟说重话,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威胁人。 “这是你们医院的号码吗?”夏楚楚拉过了那个护士指着自己 手机里的电话号码。 护士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不是,我们医院联系病人家属都是用的科室里的电话,谁会傻到拿自己电话联系病人家属啊。”护士说着打了一个哈欠,“你们快管管吧,我都困死了。” 给护士道了歉,夏楚楚收拾了张迟的牌场,让她去睡觉。 “千丫头啊,我能不能不睡觉啊,年纪大了总觉得睡一觉就少一觉了啊。”夏楚楚像哄小孩子一样嘟起了嘴,“不行啊张妈妈,你都影响人家休息了。” 张迟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可能也是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拉着云飞扬的手夏楚楚走出了病房,“不好意思,辛苦你了。不然你就先回去?我怕她真的会出什么事情。” 云飞扬使劲捏了捏夏楚楚的脸蛋,“去掉你的不好意思和辛苦你了。”小女人还是没有把自己当做自己的家人。 这个张迟,很成问题。 夏楚楚正要说什么,云飞扬的电话响了起来。她闭了嘴,等着他接电话。 苏源的声音从听筒传出来也传进夏楚楚的耳朵里。 “军长,计划书再次失窃!” 云飞扬的冷静的点了点头,“先找出备份的。” “U盘被人黑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电话那头的苏源简直欲哭无泪,大半夜接到了云飞扬的电话说要再次查出张迟的目的,没想到却发现U盘被人黑了,他慌忙的找计划书竟然也发现不翼而飞了。 云飞扬大步朝外走去,“你到我的办公室,我柜子里的最里面有我早前打印好的一份计划书,找到之后先备份几份,然后将计划书重新放回去。” 有条不紊的布置好了给苏源的任务,云飞扬回过头看着夏楚楚,“你那里也不要去,天亮我来接你。” 夏楚楚点了点头,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她也是听见了的,计划书怎么会再次失窃呢。难道上次的事情不是楚慕做的?楚慕不是已经被云飞扬收押了么? 深夜的医院里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够听得见,刚才思考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多么害怕,静下来之后的夏楚楚觉得有些阴森森的。她不信什么鬼神邪说,不过环境的渲染对一个人的心理作用还是很强的。 云飞扬连夜赶回了部队,欧阳晨风也已经到了。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抓住那个偷计划书的人了吗?”欧阳晨风半夜接到了苏源的电话也匆匆赶来了。 云飞扬摇了摇头,看着苏源复制好了计划书亲自收了起来放进柜子里。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37章 楚楚有危险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