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36章 粉红色的泡泡

区,护士却说什么都不让住,说张迟还欠了很多医药费。 “我缴!你先让人住下来!”夏楚楚简直接近了暴怒,现在的 医院都有有钱心,没人心。 “您需要现在就要缴费才行。”柜台后面的护士翻了个白眼, 没钱还住什么医院。 夏楚楚彻底恼怒了,一手拍在了柜台上,“现在不给我安排一 个病房我医院给你拆了!” 护士吓得一个激灵,颤颤巍巍的拿起了电话刚要开口叫保安, 被一双好看的手按下了挂机键。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中心医院的最大股东,不想被辞退就按 照她说的做。”云飞扬指了指夏楚楚。 “不想被辞退就按照我说的做!”夏楚楚顺着云飞扬的话开口 。 看出了护士一脸的狐疑,云飞扬不知道拨了什么的号码,放在 护士的耳边,那护士诚惶诚恐的不住点头,挂下了电话马上换了一 张脸一样的看着夏楚楚就笑。 “小姐,我手里还有一个贵宾病房,您这边请……”那护士从 柜台里面走了出来,带着夏楚楚就走。 “找个车子推着病人。”云飞扬再次开口,夏楚楚的脸上已经 出了一层汗了。 护士找来了一个轮椅将张迟抬了上去在前面推着,夏楚楚在后 面一把抓住了云飞扬,“你不是骗那护士呢么?怎么这么听话?” 云飞扬忍住了眼中的笑意,拿出纸巾给夏楚楚擦了擦了汗,“ 可能是现在的护士比较傻,你别说透了。” 夏楚楚接过了纸巾,把自己的汗擦干净,“哦。” 云飞扬开始怀疑刚才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点错误,假如中心医 院真的有了这样一个迷糊的最大股东会不会很快的萧条下去。 安排好了病房,夏楚楚要去取钱,上次在医院单眉和骆冰夏骗 她时候还给了不少钱呢。走了没两步被云飞扬拉了回来,“不用缴 费了,院长也好骗。” 夏楚楚狐疑的看着云飞扬,难道医院的人都是傻瓜? “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刚才那个该死的医生也没有追上来找 她的麻烦,刚好那个时候云飞扬从身后赶了上来,肯定是拿着什么 参谋长的身份打压人家了,虽然那个王八蛋一声欠收拾。 云飞扬摇了摇头,“他们好骗。”云飞扬觉得自己真的是爱上 了这个小女人,堂堂的云参谋长竟然给了夏楚楚这么善意的谎言。 夏楚楚冲他挥了挥手,不缴费更好,还省钱了,她知道云飞扬 肯定有办法买通医院的关系。 病床上的张迟打量着云飞扬,心中计较,这就是声名远播的云 飞扬。看起来倒是像一个哄骗未知少女的男青年,不过这全身上下 的气质倒是也挺和夏楚楚般配的。 “阿姨,您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楚楚忙问道。 张迟是在组织时对她最好的一个阿姨,小时候训练时,总给她 一些防身的家伙,就连她被龙墨囚禁时逃跑会抓回去,龙墨不给她 饭吃的时候,也是张迟偷偷塞给她吃的。 她对张迟的感情基本和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区别,她有时候甚 至直接喊张迟‘张妈妈’。 张迟叹了一口气,眼睛里瞬间有了泪水。 “我在墨尔本听说你和丁丁出了事,连忙赶过来。哪知道出了 车祸钱还被偷了,无奈才给你打电话的。”张迟眼角的泪水也打在 了夏楚楚的心头。 好像顽童跌倒时候并不流泪,只有见到了最亲近人的时候才会 放声哭泣一般。 夏楚楚的泪水止不住了,“张妈妈……我没事。” 她没有说出丁丁有可能和楚慕在一起的事情,张迟一直告诫她 们两个不要和楚慕太过接近。 “丁丁呢?”张迟问道,平常千丫头和丁丁总是形影不离的。 “我……”夏楚楚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张迟丁 丁陷害自己没有成功,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她们谈话期间云飞扬一直保持了双手抱胸的状态观察着张迟, 怎么就会这么巧,他要和小女人结婚的时候张迟打来了电话。 初到B市的张迟究竟是怎么得知小女人的电话呢?不管你这个 张迟阿姨是真的是假的,如果要想伤害夏楚楚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张迟看着欲言又止的夏楚楚,追问道,“是不是丁丁出了什么 事情?要是丁丁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一定要帮助她啊,你们是最亲 近的两个人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是彼此的依靠了。” “张妈妈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丁丁的,不管她做过什么。” 夏楚楚握住了张迟的手,暗中下了决心,不管丁丁做过什么她 夏楚楚都不会再和她计较的。 云飞扬如鹰一般的眼神看着病床上的张迟,多么明显的套话, 夏楚楚这个笨女人竟然都没有听出来。 真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在飞鸟组织里闻名的。 云飞扬走出了病房拨通了苏源的电话,“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把 飞鸟组织里面一个叫做张迟的女人全部资料发给我。” 电话那头正吃着泡面的苏源嘴里的一口泡面不受控制的掉进了 碗里,忙乎了一天不但没有吃得上军长的婚宴,现在吃口泡面还不 让人吃进嘴里。 什么五分钟,五分钟他估计还没有打开电脑呢! 他一定要退伍! 夏楚楚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陪着张迟,可以说是寸步不离,云 飞扬拿好吃的东西来诱引她也没有用。 这天云飞扬下了班亲自开车直奔医院,捉了夏楚楚就要走。 “你干嘛啊!我这陪着病人呢!”夏楚楚被抓疼了肩膀,忍不 住的叫道。 云飞扬看了张迟一眼,正在看笑话的张迟赶忙转过了脸躲避开 他的眼神。 “回家。”云飞扬冷酷的开口,人家新婚的夫妻老婆总是腻着 老公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换了一个个儿。 夏楚楚松开了云飞扬抓住自己的手,拉着他的衣角,”我再陪 陪张迟阿姨不行吗?”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语气中竟然有几分 撒娇。 云飞扬别过了脸,直接把夏楚楚扛在了肩头,“一天都不行! ”。说罢不管肩头上的小女人怎么闹腾径直就走,连招呼都不给病 床上的张迟打。 “你放我下来!”一路就那样被扛出去了病房,穿过大厅直接 到了医院门口。 云飞扬一直到打开了车门才把夏楚楚扔进车子里,伸出手指头 指着她的鼻子。“再哼一声我现在就办了你。” 夏楚楚咽了口水,“办了是指……” “上。”云飞扬拉开了另一边的车门,利落的说道。 收回了嘴里马上又要蹦出来的话,夏楚楚闭了嘴。云飞扬出了 名的说话算话,她还没有开放到玩车震的地步。 不过不知道云飞扬有没有玩过。 “你……”夏楚楚歪过了头看着开车的云飞扬,不自觉的伸出 了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 云飞扬斜眼睨了小女人一眼,看见了她的表情,“你要是实在 等不及,我可以现在满足你。” “呸!”夏楚楚慌忙接道,说的她跟一个小色魔一样。 云飞扬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专心的开车。车厢里的气氛一时间 有点怪异,夏楚楚偷偷的打量着云飞扬,而云飞扬则目不转睛的看 着前面观察路况。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下去,霓虹灯慢慢亮起 来,斑驳点点的印在两人脸上。 “张迟有问题。”云飞扬开口。苏源查到的信息显示张迟是飞 鸟组织里高层派出来的,而他记得夏楚楚已经被他去除了纹身,基 本上不算的上飞鸟组织的人了。 夏楚楚笑了笑,“我知道。” 皱了眉,云飞扬把车停在路边,“那么你想要像中毒一样么? ” 夏楚楚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我小时候有一次因为没有完成 训练任务,被教练关在小黑屋里。整整三天没有喝过一口水,张妈 妈不顾别人的反对拿了饭给我吃,却被人发现了。” 路口的红灯已经变绿,云飞扬没有发动车子,静静的听着夏千 千说。 “飞鸟的管理很严格,说了不许做的事情就是不许。张妈妈被 人绑上了高台,淋了整整一天的雨,一声都不吭。我抱着她哭得时 候,她告诉我,‘千丫头,不许哭。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 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每当有困难 的时候我都告诉我自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所以不管张迟 阿姨有没有问题,我都认。” 夏楚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和沙哑,讲述的期间偶然几声车 鸣的声音经过。 “女人果然是傻。”云飞扬开口奚落,手却伸向了她,揽在自 己的怀中。 他觉得怀里的小女人像飞蛾,明知道是火还要扑上去,不怕粉 身碎骨。不过,他不会让他成为夏楚楚的火焰。 回到了家,云飞扬端出来了一碗面,潇洒的放在夏楚楚面前。 “邻居阿黄不想吃的,送来给你。” 一碗鸡蛋西红柿面,上面还有一个煎的刚刚好的荷包蛋。刚在 微波炉里转过,喷香的味道飘进了夏楚楚的鼻孔。 “你家有邻居吗?”夏楚楚都懒得拆除云飞扬的谎话了,但是 这个太明显了吧。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哪里来的邻居,还有那个阿黄 到底是人还是狗! “我说有就有。”拿了一双筷子递给夏楚楚,云飞扬霸道的坐 在她旁边盯着她。 被看的毛毛的夏楚楚回过头瞪着他,“你是不是没有吃饭?” 不然这样盯着她干什么! 云飞扬有些不自然的转过了头,打开了电视,不住的跳台。 夏楚楚挑了一口面条塞进嘴里,额……顿时嘴里充满了一股子 的糊味,咀嚼了两下,她把面条咽了下去。 那边的云飞扬转过了脸,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阿‘房’的面条真好‘次’啊!”嘴里的味道难以言喻,夏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36章 粉红色的泡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