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7章 单眉的小九九

“你既然已经拿走了耳钉,自然就会知道我接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知道我这么多天来只是跟你逢场作戏而已。” 云飞扬一点都不惊讶小女人知道他拿走了耳钉,如果到现在都没有发现的话,她就不是夏楚楚了。 “我从来不和别人开玩笑,一个星期之后你出院,那天我会接你去登记。”云飞扬说完转身离开,不给夏楚楚再反驳的机会,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夏楚楚看着云飞扬的背影,一个星期,她还有时间逃走。逃不就一直是她的宿命吗。 苏源开车载着云飞扬来到一个单身公寓楼下,他指着高耸的大楼其中的一个窗户,“楚慕的公寓,前段时间莫名被人划花了脸颊 之后的楚慕是飞鸟组织的秘密曝光了,现在楚家已经不接受他,他住在这里。” 云飞扬邪魅的勾起一边嘴角,“他难道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蠢货,自己躲在这里。” 云飞扬长腿垮下了车子,跟着苏源找到907房间。苏源敲了敲门没有回应,云飞扬瞟了他一眼,示意他踹开房门。 就在苏源准备抬腿时候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探出来一个老者的脑袋,“请问你们找谁?” 昏暗的楼道灯光并不亮堂,老者的脸庞显得诡异极了。 “楚慕呢?”云飞扬开口。 老者眯起昏花的眼睛望着云飞扬,“云少爷。”他打开了门,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是楚家的王伯。” 云飞扬点了点头,王伯领着他们走进了一个房间,“今日有人打电话到楚家说楚少爷命在旦夕,夫人派我赶来,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楚少爷已经成了这个模样,唉……造孽啊……” 苏源打开了灯,房间瞬间光亮起来。 “啊!” 一声尖叫,卧室角落里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哇哇乱叫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楚少爷见不得灯光。”王博说着赶紧灭了灯,“少爷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三天了,白天里也不许拉开窗帘,就呆在那个角落里。”王伯的语气里满是惋惜,想当初楚少爷是多么的风姿卓越,世事无常啊。 “把灯打开!”云飞扬厉声道。王伯不敢违逆云飞扬,啪的一声打开了灯。楚慕又哇哇的乱叫 着,丝毫不见了富家贵公子的派头。 灯光下楚慕的模样让人一眼看清楚,原先脸庞只有一道的伤疤现在已经变成了好几道,鼻青脸肿的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先前的样子。 云飞扬眼光凌厉,观察着楚慕。 “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楚慕哆哆嗦嗦的重复着这句话,显然已经是一个疯人模样了。 云飞扬不动声色的环顾了整个房间,除了一个窗子没有别的出口了。楚慕好似受惊了的小鹿,缩紧了身子紧紧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 “走。”云飞扬转身,看来有人比他还要关心夏楚楚,不过中毒三天,楚慕已经成了这般模样。 “军长,这些事情背后似乎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没有必要参与。”苏源谨守自己的本分提醒着云飞扬。 云飞扬伸手示意他闭嘴,暂且放过夏楚楚的事情不提,有人在他的地盘上给他下了这么大一盘棋,如果他不放开手随他博弈岂不是坏了兴致。 “密切关注楚慕的动向,一旦发现有人和他来往,即刻向我报 告。” 他们的车刚驶出了小区,一个身影拖着蹒跚的步子走进来,每走一步脚下都会印出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街上偶尔过路的车辆有灯打过来能够看到脚印上的暗红色。 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来,身影停下了步子,拿出手机看清楚了来电之后接通。 “G你说的对,龙墨果然不会放过我。” 一辆车从小区进来,车灯照射在接电话的身影上,丁丁苍白的脸现出来,随着车灯的离去又隐藏于黑暗中。 “G,我不会放过龙墨的。” “夏楚楚,她叫做夏楚楚。”丁丁悲伤的声音穿透了黑暗的夜。 之后的一个星期,云飞扬每天都到医院报道,什么都不说,要么拿一张报纸翻看着,要么就是听苏源给他汇报工作,俨然把夏千千的病房当成了他的办公室。 在听完苏源汇报第三十个工作事项之后,夏楚楚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能不能不要影响我休息啊!” “苏源,默念。”云飞扬看都没有看夏楚楚向苏源命令道,他抬头仔细看着苏源的嘴,唇语他是能够看懂的。 看着眼前两人跟演双簧一样在自己面前相望,夏楚楚恨不得拿来吸尘器把两个人吸进去。 “我说……” “苏源,出去念,电话打开。”云飞扬还没有等夏楚楚话说出来再次下达命令。 夏楚楚大大犯了一个白眼,“你故意的吧?” 云飞扬终于转过头看着夏楚楚,“对。” 小女人的脸色好了不少了,看来没有白找医生‘谈话’。 夏楚楚的眼球都快要翻出来了,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男人,自己遇上他直接就破功了。 “军长,你每天都很闲吗?”连着三天每天都来报道,这样下去她怎么逃跑!云飞扬昨天还找了婚纱店里的工作人员拿了画册让她挑选婚纱,好像真的这个星期过完她就要嫁人一样。 云飞扬悠然自得的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皮,“还好,我请了婚假。”手起刀落,他利落的削好了一个苹果,放在盘子上切成了小块。 夏楚楚正要伸手去拿的时候,云飞扬拿出牙签,自己优哉游哉的吃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吃苹果用什么牙签!”夏楚楚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起来,云飞扬眼神中的笑意一闪而过,皱了两下眉,“太难吃了。”说着把盘子稳稳当当的扔在夏楚楚身上。 夏楚楚倒也不客气拿出就吃,明明很甜嘛,云飞扬绝对是怪人。 “不对,你刚才说你请了婚假?”反射弧比较长,夏楚楚这才想起来之前云飞扬说的是什么。 “我记得告诉过你,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结婚。”云飞扬眼神中满是威胁。 云家接到了云飞扬一个星期之后要完婚的消息炸开了锅,单眉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楚家的大小姐楚晴戈下个月就要回来了,她可是和楚夫人定过娃娃亲的,楚晴戈也是她看着长大的,甚是满意。 “爸,我是不会同意小天迎娶那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女人!”单眉在饭桌上忍不住的和云海峰拍桌子叫板。 云海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结婚本来就是小辈儿们之间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阅人无数的云海峰知道,像夏楚楚那样的丫头一旦爱上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一定不会负了云飞扬的,现在要看他的大孙子有没有那个福气了。 单眉气急,“爸!那个丫头要是是冲着我们家的家产来的怎么办!我就不信这种乡下丫头能是真心实意对小天好的,没有见过世面必定只想要贪图我们家的家产。” 心里比较着夏楚楚和楚晴戈,模样虽然各有千秋,但是家世比较夏楚楚就明显的落败下来了。 云海峰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你认为你管得住小天?我看啊,现在不是那丫头想要着急嫁到我们家来,而是小天着急娶人家。” “不会的!小天不会看得上那样的姑娘!” 云东野从来不是一个能领的起事情来的人,单眉嫁过来时总是忙着打理公司的事情,云飞扬刚生下来还没有满月就断了奶,平日里也没有得到单眉很好的照顾,小天渐渐养成了性格孤僻的性格,云海峰把他送到部队之后脾气孤僻有点改变,但是和单眉的关系还是不冷不淡的。 她碰了碰身边不断翻看着画册的云东野,“吃饭时候看什么画册!你也不管管小天!要是那样一个能闹腾的女人嫁过来我们家还不是鸡犬不宁!” 云东野抚了抚鼻翼上的眼镜,“你都管不住,我怎么能够管得住,他跟我也不亲近。”云东野说起来也有几分心酸,他从小就没有什么大志向,唯一的爱好就是摄影,结婚后更是满世界的跑,年轻时候连家都没有怎么回过。云飞扬和云牧之长大后更是没有把他不成器的爸爸放在眼里。 单眉有点抓狂,啪的一声摔了自己的筷子,吓得身后的佣人一个激灵,“我不管!反正那个女人只要敢进门,我就不让她好过!” 云海峰看了眼被单眉摔在地上的筷子,“捡起来。” 虽然是很平静的语气,但就是带着让人不能违抗的威严,单眉手指动了动,没有弯腰。云东野合上了画册,弯下了腰。 “让她自己捡!”云海峰厉声。 “爸!”单眉带着几丝不满的语气,她嫁过来云家任劳任怨,现在还不能摔个筷子了。 云海峰不答应单眉的叫喊,威严的看着她,单眉无奈乖乖弯下了身子捡起了筷子,身后的女佣既有眼力劲的递过来一双干净的筷子,把脏了的接了过去。 “倘若小天真的能够把楚楚娶回来,你要是敢给她脸色看,我一定不饶你。我已经收了楚楚是我的干孙女,她的嫁妆我会准备。”云海峰的话让单眉心中一惊,连老爷子都站在那个女人身边。 一顿饭吃的不欢而散,单眉更是觉得心里堵得慌。骆冰夏的登门让单眉的眉头舒展开来,她听了骆冰夏的主意终于露出了笑容。 已经被云飞扬囚禁了一个星期,夏楚楚在经历了三次跳窗,四次变装,五次和护士换装逃跑都失败后败阵下来躺在床上。 “云飞扬,你这个王八蛋!”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7章 单眉的小九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