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二十六章 楚慕发疯了!

人群的最外围,两个男人静静的看着拥抱着的夏楚楚和云飞扬。 “龙少爷,夏小姐好像想起来一点什么了,我们要不要通知我们的人,把夏小姐接回来。”一个身材稍矮的男人恭敬的问向他身边高个子的男人。 被称作龙少爷的男人面无表情,此时他的眸子只有一个女人的 身影——夏楚楚。 “我从小护她周全,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多种情绪的她。龙飞,大概之前的楚楚是不快乐的吧。” 龙墨想起之前在云海峰的生日宴上看到的那个有着生动表情的夏楚楚,他印象中的夏楚楚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从来不曾见过那样的神情。 龙飞低下了头,“少爷,毕竟当年的车祸不是您的过失,这三年中您下令组织里的人不曾向夏小姐透露过三年前的任何事情,您已经做的够多了。” 龙墨没有吭声,但是龙飞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悲伤的情愫。 “把丁丁给我抓来,楚慕的事情做得干净一点。” 龙墨说完转身钻进一旁早已拉开的车门里,龙飞望着人群中的另一双眼睛,随即转身跟上龙墨。 “少爷,任夏小姐在云飞扬身边吗?”龙飞不解的问道,按照少爷的性格是不可能放任夏楚楚流落在外的,并且还是在一个男人身边。 “接回夏楚楚的事情暂且放一放,给我云飞扬的所有资料,还有他的家世背景。”龙墨垂下眼眸,在我身边不快乐的话,我放你快乐。 回到医院后,夏楚楚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些,趁着她熟睡,云牧天找来医生给她做了精密的脑部检查。 “病人脑部曾经受到过重创,有一些事情大概已经被她选择性的忘记了。这次的车祸刺激了她的大脑皮层,唤醒了一些曾经丢失的记忆。”病房外医生将检查的结果告诉云飞扬。 云飞扬蹙眉,车祸和失忆。难道夏楚楚曾经遭受过车祸? “去查今天失事的车辆车牌号,你也看到丁丁了吧。”云飞扬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没有忘记马路对面那一抹身影。 “军长怀疑是丁丁安排的?”苏源问道,根据他查到的资料,丁丁是从小和夏楚楚一起长大的,本不该下次毒手。 云飞扬原本就冷峻的脸庞泛起一阵寒意,“不是怀疑,是肯定。” “再给我查出今天打破轮胎的那人,以及他背后的势力。”一个不起眼的石子,云飞扬还是看到了的,这么大的力道绝非一般人所为,他想要看看到底还有人在背后默默的帮助夏楚楚。 “是。”接了命令的苏源先行离去。 云飞扬则走进病房,深情的凝望着夏楚楚的容颜…… 方才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声音,他怕失去夏楚楚。 这大概就是爱情,他从小在部队长大,没有享受过男欢女爱, 这一次,他真的确认了。 “既然喜欢了,我就绝对不会让你从来身边溜走,也……不许 别人从我身边带走你。”云飞扬压低了声音淡淡的说道。 睡梦中的夏楚楚突然浑身一个战栗,瑟瑟的开始发抖。 云飞扬走上前去,环住了她的身子轻轻的拍着,像安抚一个孩童一样。 夏楚楚渐渐安静下来,云飞扬则沉下了眼皮趴在床边慢慢的阖上了眼睛。 安静下来的夏楚楚睁开了眼睛,眼角划过一滴泪。 她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龙墨,那个男人是龙墨,脑海中的声音。 加入组织后她一直被人保护着,直到18岁,龙墨的出现打破了所有她对于飞鸟老大的憧憬,龙墨向组织里的所有人宣布夏楚楚是他的所属,他不准许她和外界接触,带着一种近乎变态的爱囚禁着 三年前,龙墨想要带着她前往墨尔本时,在去往机场的道路上,夏楚楚制造了车祸想要和龙墨同归于尽,没有想到,在危险的关头龙墨将她丢出车外,自己葬身火海,这件事之后她选择了失忆。今日着火的车子再次唤醒了她尘封的记忆,龙墨的死一直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她的心口。 感觉到有人抚上自己的脸,云飞扬不知道何时已经醒过来了。 他擦掉了夏楚楚脸上的泪水。 “哭什么!”云飞扬嫌恶的看着夏楚楚没完没了的眼泪,从来不知道女人是这么爱哭的。 “谢谢你。”夏楚楚真心实意的看着云飞扬,今天要不是他,自己已经没命了吧。 “明天我会离开,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既然自己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那么就是丁丁说谎了,龙墨已经在三年前死了,怎么还会给她下达命令,就算没有死,龙墨也不会给她下达任务的。有些事情,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她要去搞清楚。 云飞扬眸子一黑,“你敢离开!”原本抓着夏楚楚手上力道加重了几分。 “云参谋长,我们本来就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夏楚楚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我的耳钉你们已经拿去了,想必也已经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了,我在你身边只是为了任务而已,现在任务取消了,我自然不用在你身边了。” “我说不能离开就是不能离开。”云飞扬没有想到夏楚楚竟然拥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自己是不会放她离开的,绝对不会。 夏楚楚嘴角扯出一个冷笑,“不能的事情我听得多了,我夏千千的字典里,没有不能这两个字,我若想走你留不住我。” 云飞扬也不是省油的灯,“你能走,我就能在天涯海角把你抓回来,我说过你要对我负责任,我的第一次是你拿走的。” “好,我负责。”夏楚楚坐起身子,从身上摸出一张卡放在云飞扬的面前,“这里面有一百万,你拿去,就当做是我为你的第一次负责任。” 云飞扬接过了那张卡,冷笑,“区区一百万就想打发我,未免太看不起我云家了,这是分期付款的第一笔,记得剩下的按时给我。” 被他摆了一道的夏楚楚觉得很无力,那一百万可是自己全部的积蓄。 “怎么样我才能够离开你。” 云飞扬语气坚定且霸道,“嫁给我。” 一条宽窄胡同中,一个瘦弱的身影和三个身影对峙着,四人都将身子隐藏在了黑暗中,月光好像也感受到了紧张气氛,只是散发着淡淡的光亮,不足以照出四人的脸庞。 “不要再跑了,没用的。”那三人的一伙中领头的人冲着瘦弱的身影说道。 “不跑怎么知道没有用,龙飞。”那个瘦弱的身影从暗处走出来,将自己的脸庞暴露在月光下,她慢慢摘下了脑后的帽子。 “丁丁,你知道少爷的手段。”龙飞也从暗处走出来,身后两人跟着走了出来,走到了丁丁身后,三人将丁丁团团围住。 “你知道少爷对夏楚楚的感情,你和楚慕过分了。”龙飞语气平淡,他跟在龙墨身边十年了,年长他们这些年轻人,几乎是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一点点陷入深渊的。少爷对夏楚楚的感情,楚慕和丁丁对少爷的感情,感情这条天平是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平衡的 而丁丁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一样,“是,我知道,我怎么能够不知道呢。可是老大什么时候考虑过我的感情!” 她十五岁时和夏楚楚一起被龙墨收养,加入飞鸟组织。十五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丁丁对龙墨一见钟情,但是龙墨的眼中却只有当时之后十岁的夏楚楚,龙墨一手遮天,几乎保护了夏楚楚整整十年,但是竟然都都是在暗处不曾让她知道。而她则成了看管照顾夏楚楚的保姆,只要是夏楚楚的事情不管大小,事无巨细都要向龙墨禀告。 夏楚楚成年之后龙墨更是向组织里的人宣布了对她的所有权,将夏楚楚养在自己身边。而龙墨却不忍心强要了夏楚楚,有生理需求是总是找来丁丁。 丁丁二十岁那年怀了龙墨的孩子,就在她以为自己的苦日子已经熬到了头时,龙墨一碗打胎药打碎了她所有的梦。 “我的惩罚是什么?”车祸的事情就是她的所作所为,她不打算否认。 “去除纹身,驱逐飞鸟。”龙飞略微带着几丝不忍说出了龙墨的决定,这大概算是最仁至义尽的惩罚了,反观楚慕这个惩罚真的算轻的了。 “哈哈……老大对我还真的好啊,为什么没有把八号神经毒素给我服用呢?像楚慕那样疯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 龙飞冲着丁丁身后的两个男人挥了挥手,他们上前按住了丁丁的胳膊。 “你们放开我!纹身我自己去除!”打落了一旁的工具箱,丁丁找出来一把匕首,撕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羽羽如生的飞鸟纹身显露出来。 “龙飞,你回去告诉龙墨,今天我丁丁受到的痛苦来日我一定会一点一点的加在夏楚楚和他身上,我得不到的东西,夏楚楚也别想得到!” 丁丁小心的控制着自己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划花了自己的纹身,血迹顺着皮肤流进胸口,血腥味迅速的弥漫开来,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吓呆了,谁都没有上前来阻拦。 确定纹身已经划花,丁丁松开匕首,清脆的匕首掉在地上的声音惊醒了龙飞,“你……” 丁丁从龙飞身边走过,“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丁丁带着满身的血腥味道一步步的离开胡同,好像每一步都踩在了自己已经被碾碎的心上。 病房中。 “你在开玩笑吗?” 夏楚楚一脸惊讶看着云飞扬,嫁给他?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二十六章 楚慕发疯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