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5章 她,失忆过?

夏楚楚絮絮叨叨的说道,声音很轻,夜里很静,明明还有些距离但是云飞扬听起来就好像在自己耳边一样,一字一句都撞击在他的心上。 他抱着夏楚楚的臂膀渐渐的收紧,好像在跟着她一起在毒蛇窝里经过了那难忘的一幕幕一样。 “第一天夜里,我没有睡。张迟阿姨塞给我的硫磺粉撒满了我身边,整整一夜不敢入眠,我和那些毒蛇对峙着。有一条毒蛇越过了硫磺粉的空隙爬到我的身边,那把短刀被我紧紧握在手里,我一步一步的朝后退,它一点点向我紧靠。” 夏楚楚的声音很慢,时不时带着紧张和颤抖,云飞扬听的眉头深锁。 “怕什么!”虽然语气里都是嫌弃,云飞扬还是紧紧扣住她的肩头。 “我刺穿第一条蛇的时候好像已经疯了一样,汹涌而来的蛇慢慢将我包围,好像一个不小心它们就会把我生吞进肚子里。” 轻轻地抽泣响起来,云飞扬低下头吻住了夏楚楚的眼睛,将那还没有来得及流下来的眼泪吞进了嘴里。 “不怕。”云飞扬拿起她受伤的手慢慢的吻上。 “我当然不怕,要是怕,可能是我现在已经被那些蛇生吃了吧。”夏楚楚语气有些落寞,这些年没有人告诉过她别怕,没有人问过她,你怕不怕。 云飞扬的眸子在黑暗中显得异常明亮,怔怔的望着前方。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办。” 夏楚楚小声的问道,她突然很在意抱着她的这个男人的想法,这个会问她是不是饿了,是不是冷了,是不是害怕了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大概这样的男人会是她欣赏的。 “我会杀了你。” 云飞扬伸出手掐住了夏楚楚的脖子,语气冷清。 片刻后,吻上了她的唇,霸道而凌厉。 窗外的月亮高高挂起,明亮柔和,病床上缠绵的两人丝毫没有感到窗外的美景,他们的全部身心都在紧紧锁着自己身子的人身上 。 夏楚楚虽然很心乱但眼神却没有变得迷离,她的眼神清亮看着埋在自己脖间的云飞扬。 而云飞扬那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庞也异常的冷峻和平静,没有人说话,却好像都说了很多的话。 大约一个小时后之后云飞扬走出了病房,门外早已候着的苏源递上来一个透明的塑料袋。云飞扬伸手接过来,从自己的嘴里拿出来一枚耳钉放了进去…… “是这个吗?”云飞扬伸出食指,弹了一下塑料袋里的耳钉。 苏源接了过去,拿出信号探测器接触,探测器发出滴滴的声音。 “是的,就是这个东西了。”苏源拿起了塑料袋子迎着灯光,“这里有一个开关是控制信号的,百米之内可以实现通话功能。” 云飞扬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已经关上了的门,女人,很好,我就陪你玩玩。 门内,夏楚楚耳朵紧贴在门板上闭着气听着门外的对话,眉头不时紧锁然后放松。 确定门外已经没有声响,她从床单下面拿出一套黑色的衣服, 这是她白天里拜托医院的护士买回来的衣服,为的就是在暗夜里好逃走,既然已经被怀疑,就要采取别的计划来完成任务了。 老手法,换好了衣服的夏楚楚将床单撕成了一条一条的结绳,固定好了之后沿着绳子慢慢的下落,她住的病房在二楼这是一个极好的便利条件。 安全的落下之后夏楚楚走进厕所换上了之前在厕所藏匿好的普通的服饰,医院的摄像头众多,她的一身黑衣实在是显眼。 与此同时电梯里的苏源手中的耳钉不断的发出来滴滴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着急。 “怎么回事?”云飞扬问道,他从来对这种电子类的东西不了解。 苏源仔细的观察着耳钉,它的底部有着一个极其微弱的闪光灯。苏源隔着塑料袋拨开了耳钉的开关。 一个女声传来,“楚楚,计划有变,你在哪个病房我去接你。” 苏源和云飞扬面面相觑,这个声音应该就是丁丁了,计划有变?指的大概就是这次的任务有了变数。 苏源用眼神询问着云飞扬要不要回答,耳钉里面的询问声不断的传来。云飞扬轻轻的摇了摇头,暂且让夏楚楚和组织里失去联系,看她能够变出了什么花样来。 丁丁没有得到回答不再吭声,楚慕陷害夏楚楚的事情已经让老大知道了,更有好事者向老大透露了当天是她和楚慕在一起的消息,现在老大已经连她都一起封杀了。丁丁想要挟持夏楚楚来保命,楚慕的下场她不是没有看到。 “楚楚,不要怪我。”丁丁没有的到回应以为对方并没有打开通讯耳钉的开关,自言自语道。却不想这句话传进了云飞扬和苏源的耳朵里。 “军长。”苏源望向一脸沉思的云飞扬,看来这个丁丁极有问题,有可能会对夏楚楚做出不利的事情来。 云飞扬眼神微眯,转过身子大步朝病房走去,苏源明白了云牧天的意思跟在身后,摸了摸腰间的手枪以备不时之需。 推开夏楚楚病房并没有见到她,窗台上垂挂着用床单制成的绳子,因为推门而入带起来的风飘摇起来。 “夏楚楚,你是猪吗!” 云飞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从苏源腰间拔出手枪塞进衣袖里朝楼下跑去。 已经出走医院的夏楚楚站在川流不息的马路旁等候着红灯,马路对面一身喜悦的叫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楚楚!这里!”丁丁在马路对面向他挥舞着手臂,一脸兴奋的夏楚楚一秒一秒看着红灯转绿,跨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没有走两步,身旁已经停住的一辆车启动的轰轰声传来,速度之快,冲着夏楚楚开来! 一时间车鸣声和丁丁的呼喊声包裹着夏楚楚,脑海里好像没有别的声音出现,只剩下嘀嘀作响的车鸣声一声一声的刺耳。 “夏楚楚,从此你就是我龙墨的女人了。上天入地,你都要在我身边,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我知道你在我身边不快乐,但是我快乐就好,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身边!” “夏楚楚!你再敢跑一步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有车!夏楚楚!” “……” 无数个声音像浪潮一样席卷了夏楚楚的脑海,有什么东西要分裂开了一样,甚至有一些记忆在慢慢的汹涌出来。 她……失忆过吗? 夏楚楚捂着已经痛得快要炸开的脑袋,蹲在马路中间,这个时空里只有她自己,和她脑海里的呼喊。 从医院冲出来的云飞扬一眼就看到夏楚楚,小小的身子就那样无依无靠的蹲在马路中间,一辆疾驰的车眼看就要撞在她身上。 马路对面的丁丁目光如炬,紧紧盯着那辆车,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上了夏楚楚的身子,她有些犹豫,明明都是自己安排的,但是她竟然还会紧张。 电闪雷鸣的时刻,不知道哪里飞来的一颗石子,“砰”的一声,飞到了疾驰的车子轮胎上,力道之大,瞬间就在轮胎上撞击出来了一个大洞,车轮瞬间瘪了下去。 趁此时机,云飞扬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夏楚楚一把抱在怀里,跑到马路对面,那辆被人打破轮胎的车直接凌空飞起,重重的摔在马路上,瞬间浓烟四起。 短短一分钟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丁丁有点猝不及防,不过看见夏楚楚没有事情,她悄悄的戴上了衣服后面的帽子,借着围观的人群消失了身影。 马路对面的苏源看着丁丁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开目光。 “夏楚楚!” 云飞扬因为紧跑了两步,脚踝没有经受得住身体突然爆发的力量,脚踝扭到了。 但是没有顾上看查看脚踝上的伤,他摇晃着夏楚楚的肩头,小女人还没有清醒过来,苦苦挣扎着什么。 “火……车祸……”夏楚楚眼神中只有在马路中央因为起火而爆炸的车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的场景,但是那个时候的她不是一个旁观者。 “冷静点!”云飞扬使劲的扣住了面前小女人的肩头,紧紧是一场简单的车祸而已,他不信夏楚楚能够被吓成这样,一定有什么原因,一定。 “放开我!”夏楚楚一把推开了紧紧箍住自己的云飞扬,一步一跪的朝那辆已经起火了的车子走去,不对,记忆中不是这个样子,不是,不是这个样子! 抱着内心的这个念头,她一步步的朝车子走去,眼看着已经要接近火源了,云飞扬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夏楚楚的身子,冲着脸上就是一巴掌。 “想死是不是?!”云飞扬感觉到没来由的一阵愤怒,这个女人怎么能够这么轻视自己的生命。 挨了打的夏楚楚眼泪瞬间涌下,她记不得一些事情了,一些好像很重要的事情被她遗忘了。她的眼泪看的云飞扬心头一紧,他不管不顾街上的人群抱住了夏楚楚,紧紧的扣住,想要揉在自己身体里。 他在紧张她,就算知道她是个骗子,就算知道她乖乖留在他身边是有理由的,但是云飞扬仍然感受到来自心底的紧张。 有人悲喜,就有人在看着你的悲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5章 她,失忆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