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4章 飞鸟组织的头目

“夏小姐,早饭已经做好了,您出来吃饭吧。”夏楚楚的门外一个卫兵小心翼翼的叫道。 听到有早饭夏楚楚一个激灵翻起了身,换好了衣服冲向餐桌。 一份清淡的白粥,里面几颗红红的大枣,炖的十分黏稠散发着香气。旁边放着一叠子爽口的黄瓜切片。 红白绿简单的早餐看的夏楚楚食指大动,抓过了勺子舀了一口粥就要朝嘴里送,还没有接近嘴唇时候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是组织里有名的慢性毒药,多次食用会让人神经慢慢的萎缩,但是面前这碗粥,剂量明显加大的很多,有人想要要她的命。 夏楚楚不动声色的转动着眼睛,突然和门外一双眼睛对上了,那人随即错开了眼神。 夏楚楚勾起一边的唇角,笑。 既然有人想看到她死,那么就让他看,张开嘴,喷香的白粥送进嘴里。 抬起头瞟向方才的那双眼睛,没有了踪影。 慢性毒药一旦加大了剂量,药性来势汹汹,她瞬间感觉头昏目眩,眼前一黑栽倒了桌子上。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夏楚楚睁开了眼睛,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醒了醒了!”一旁正在忙着换输液瓶的护士忍不住的叫起来,这个病人昏睡了两天,云参谋长的脸黑了两天,看着就骇人。 一旁休息的云飞扬唰的坐了起来,三步两步跨到夏楚楚的病床边,病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不过好在已经醒了过来。 “我睡了几天?”夏楚楚第一件事就是问这个,她要看看她刻意只吃了一口到底有多么大的药性。 “两天。”云飞扬冷冷的说道,不过心头倒是放下了一个石头,醒了就好。 呵,一口粥,两天。看来这人是真的恨她入骨了。 眼前的人儿眼角的冷清是云飞扬没有看见过的,他厉声问道, “既然知道有毒,为什么还有喝那碗粥!” 夏楚楚一惊,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云飞扬的问话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碗粥有问题!”云飞扬不信一个常年在偷骗组织里混迹的人,会分辨不出来这么大剂量的毒药。 “我知道。”夏楚楚老实回答。 云飞扬给她掖了掖被角,病房里的冷气开的很足。 “那就说说为什么还要喝。” “有人要害我。”夏楚楚的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冷静。 这才是真正面目夏楚楚吧,云飞扬看着面前一副冷静的小姑娘,不过,很好。他云飞扬的人如果连个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真的是贻笑大方。 “我知道,那嫌疑人是……” 云飞扬表面上平静,已经命苏源将家里的卫兵都抓起来审讯,虽然抓到了投毒的人,但是却对指使者毫不知情,看来是有人计划好了的! “我不知道。”略带迟疑,夏楚楚没有说出来心里想的那个人。 一旦说出,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她还有任务没有完成。 云飞扬使劲捏了她的手,“说!” 在他看来,这就是夏楚楚不信任的表现,他信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毕竟还是一介女流之辈。 “我是飞鸟组织里的人。” 经历了这么多,她真的对眼前这个表面冷酷实际心细百倍的男人敞开心扉,她甚至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恩。”云飞扬一贯冷清的回答。 夏楚楚震惊的看着云飞扬,偷骗组织和B市军区的参谋长本来就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他竟然知道她的身份。 “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云飞扬霸道的说道,如果自己连夏楚楚的身份都搞不清楚,怎么会放任她在自己身边这么久。 “我……”夏楚楚有点茫然,既然云飞扬知道了她的身份难保不会知道她这次的任务,但是为什么他能够做到这么无动于衷。 “你只管休养。”云飞扬转身走出病房,欺负到他云飞扬的头上,真当他是吃素的么! “军长,查到了。”除了病房门苏源迎了上来。 病房内,夏楚楚下了床贴在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门外的交谈。 云飞扬伸出制止了苏源接下来要说的话,伸手握在病房的把手上,用劲推开了门。门后的夏楚楚被打到了脑门,哎哟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回去。”云飞扬没有出手扶她,不安分的人是要长长教训。 “哦。”夏楚楚理亏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床上躺好。 重新关上了门,云飞扬阔步走远了病床,苏源接着道,“是楚慕。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院内的摄像头上截取到录像。” “查清楚楚慕和夏楚楚的关系,还有,找出飞鸟组织的老大。”云飞扬就是要看看,究竟飞鸟组织的老大是何方神圣,竟然要三番两次的为难夏楚楚。 “飞鸟组织的老大是龙墨,这是唯一能够查到的信息,其他的消息都被封锁的很严密。”苏源接着说道,查到楚慕和这件事情有关系时候他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飞鸟组织了。 “楚慕和夏楚楚的关系?”云飞扬不信苏源能够查到龙墨却查不到楚慕和夏楚楚的关系。 苏源有点犹豫,他不知道接下来说出来的话会给军长带来什么样的反应,云飞扬凌厉的睨了他一眼。 “楚慕和夏楚楚都是飞鸟组织的,并且之前合作过很多案子,同时还有一个叫做丁丁的女人,他们号称飞鸟组织里最有效率的三巨头。” 苏源小心的观察着云飞扬脸上的变化,得到消息之后,就不排除夏楚楚和楚慕是有预谋的来上演一场戏,骗取云飞扬的信任,然后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云飞扬想起那次把夏楚楚抓回来时她身边的女人,那个应该是 丁丁吧。 “军长,当务之急,应该先把夏楚楚囚禁起来。”苏源建议道,但是他知道他并不能帮助军长做决定。 “出院再说。”云飞扬没有吭声,半晌,丢下这句话就消失在走廊中,苏源紧走了两步跟了上去。 走廊的另一头,夏楚楚身子紧贴着墙壁站着,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戒备。 云飞扬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走出了走廊,云飞扬停住了脚步严肃的看着苏源,“你僭越了!” 苏源低下了头,不言语。 刚才云飞扬给他禁言的眼神他不是没有看见,但是还是自作主张的说出来最后那句话,两个人都看到了角落里躲藏着的夏楚楚,苏源是故意的。 “禁闭一个星期。”云飞扬给苏源下达了命令。 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苏源大喊: “军长,还有一个事情。” “说。” “夏楚楚这次有任务。”苏源拿出录音笔播放之前截取到的一段音频。 听完了音频云飞扬按下了删除键,“什么时候截获的。”看样子已经有段时间了。 “一个星期之前。” 苏源老老实实的回答,截获这段音频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要告诉云飞扬,只是暗中观察着夏楚楚的动向,但是这次的中毒事件让他联想到了这一层关系。 云飞扬没有吭声,“出院之后将夏楚楚带到军区里去。” 是夜,云飞扬处理好了工作中的一切来到医院,夏楚楚已经睡着,婴儿般的容颜安静的呈现在云飞扬面前。 脸上隐约带着一丝焦虑,云飞扬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紧紧锁住的眉头。 “不要!不要过来!走开!”夏楚楚突然大喊大叫,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慌张。 云飞扬的眉头紧锁,疑惑的看着病床上的女人,他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戏。 “啊!”夏楚楚突然睁开了眼睛,紧紧攥着的拳头,已经因为用力过度,指甲刺破了手心,脸上的慌张和恐惧是不曾有过的。 “松手!”云飞扬握着她紧握住的拳头,血迹已经慢慢的溢出来了,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格外刺眼。 一场噩梦醒来,已经被卸掉了全身的力气,夏楚楚任由云飞扬掰开她的手,给她清理着血迹。 清理好的血迹,他竟然有些不忍心的看着小女人脸颊上的泪水,他坐在病床旁,轻轻的抱住了她。 “毒蛇。”夏楚楚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依赖的环住了云飞扬的腰身。 “毒蛇怎么了?”云飞扬循序渐进的问道。 夏楚楚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十五岁时候第一次接受训练,被扔进了毒蛇窝里。身上没有任何辅助工具,只有一只短刀,钝的连我的头发丝都斩不断。我要拿着那把短刀在毒蛇窝里呆上 三天。没有实物,没有水,一切都有靠自己。”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4章 飞鸟组织的头目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