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3章 毒药,将计就计!

背后一排书架,整整齐齐,就连书摆放的顺序都是一样的,书架旁一个盆景。 整个房间的陈设规规矩矩,从小受到训练的夏楚楚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从一个人的日常行为观察他的性格。由此可见,云海峰生活中一定是一个及严谨的人。 “爷爷您……” “你是飞鸟组织。”云海峰没有等夏楚楚问完率先开口。 夏楚楚大惊,外人只知道他们是一个普通的偷窃行骗组织,却没有人能够叫出他们的名字。眼神转了转,她镇定的回答。 “爷爷我没有听懂您的话。”反正脚踝上的纹身已经被云飞扬去掉了,就算自己矢口否认也无妨。 云海峰锤了锤腰间,夏楚楚极有眼力的拉了一把椅子放在他身后,云海峰坐下。 “我比较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云海峰神秘一笑,关于飞鸟的传说,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的,飞鸟组织最先起源于墨尔本,在上个世纪是一个专门收集情报贩卖的组织,无所不能,凡事你想要得到的情报只要出得起价钱飞鸟都能够给你办到。 被拆穿了身份,夏楚楚也不打算再装下去,她拉过另一个凳子坐在云海峰的旁边,“老爷子,我可没有办什么坏事吧。” 除了现在身上的任务。 云海峰翘起了二郎腿,楚慕手腕上的纹身他看见了,云海峰并没有揭穿,但是楚慕和夏楚楚在宴会上的一幕他也是看见了的,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现象,夏楚楚和楚慕认识,并且有可能在一个团队里共事。 “你和小天……” “老头子我和他没有关系。” 夏楚楚打断了云海峰的话,如果硬要说有关系的话,他们大概是骗子和军长的关系。 “哈哈……”云海峰爽朗的一笑,“丫头啊,这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你说的算的,我们家小天恐怕不是你能对付的啊。” 云海峰活了大半辈子,看人是极准的,他知道眼前这个丫头一定和云飞扬有些扯不断的情缘。 “小天看起来挺喜欢你的。”云海峰接着说道,当然他也很喜欢这个小丫头,越是上位者,越是没有那些身份家世背景的要求。 “老爷子,要是你发现你最亲近的人有可能背叛你,你会怎么做?” 云海峰眼神一凛,“背叛,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也是小天最恨的事情。”云海峰的话让夏楚楚浑身不舒服,心里毛毛的。 云飞扬的院子外。 “你把这个悄悄洒在给那女人的粥中,这是十万的支票,事成之后自然不会少了你的。”一个黑衣人带着鸭舌帽,遮住了大半部分脸,而他的身边,一个军人打扮模样的男人踟蹰的站着。 “这十万只是一半的酬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十万,二十万足够你远走高飞了。”那黑衣人看出了眼前人的踟蹰,再次怂恿道。 “要是被军长发现了,我会死的。”那人看了看身后的院子,当兵这几年一事无成,全给军长看家护院了。 “拿了钱你就走了,怕什么?难道你要一辈子给云飞扬当看门的狗?”黑衣人显然是一个十分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一语道破了卫兵心中的顾虑。 “一个小时后我会回来拿钱,要是你敢骗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卫兵不知道是天生带着一股子军人的威严还是跟着云飞扬时间长了,威胁起来人也是不含糊。 得到黑衣人的点头后,卫兵拿着手中的小瓶子一溜烟的消失闪进了院子中。 “楚慕!”卫兵刚走,黑衣人被身后的一声叫喊惊到了,看清来人之后他摘下了鸭舌帽,露出一张脸…… “丫头,在这个世界上,你要知道什么事情是你想要抓住的,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想要去做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自由和开心。”云海峰深深的望着她,用心提点着夏楚楚。 “我想认你做我的干孙女。”云海峰接着说道,虽已经年迈,但是还清亮的眼神里都是真诚。 “老头子……”夏楚楚不知道他这个是为何意,自己竟然糊里糊涂的被云海峰认作干孙女,不知道丁丁知道了会不会觉得自己真厉害! 云海峰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既然夏楚楚是飞鸟组织里的人,云飞扬看那样子也是铁了心的想要和她在一起了,身份一定要有,放眼B市,没有比他云海峰的干孙女身份来的更有面子,这样以后进了云家的门也不至于小丫头受尽委屈,只要有他在世,还是没有人敢欺负她的。 “爷爷。”云飞扬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得到应许,进门之后就看到了这么一幕,夏楚楚和云海峰两个人都翘着二郎腿,相互对望,看起来十分亲昵。 云飞扬无声的抽了抽眼角,从小到大没有见过谁胆敢在云海峰说话的时候坐着,更别提在他面前坐着翘着二郎腿,夏楚楚着实是不一般,云海峰都能够收服。 “爷爷,我带她回去了。”云飞扬扯过夏楚楚,粗鲁的帮她拽了拽肩带。 云海峰冲着夏楚楚眨了眨眼,“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夏楚楚点了点头。 “老狐狸给你说了什么?”刚上了车云飞扬问道,老狐狸和小野猫竟然达成了约定,很有意思。 “老狐狸?”夏楚楚不解的问道,难道是指云海峰? “爷爷给你说了什么?”云飞扬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这小女人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自己的耐性。 “这个嘛,爷爷说找个好人家就要把我嫁了,我现在是爷爷的干孙女哦。”夏楚楚一脸的得意,干孙女这个话没有撒谎,至于找个人嫁了,就是她故意说的了。 “嫁人?”云飞扬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云海峰这个老狐狸竟然要把她给嫁出去? 夏楚楚看着这个样子的云飞扬觉得心情大好,“是啊,爷爷说他认识很多权贵人家的少爷,肯定能给我找个好人家。” 云飞扬紧紧盯着夏楚楚,冷声道“给你一次机会,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额……”被云飞扬盯得有些发憷,“肯定能嫁个好……” 云飞扬眼神一变,本来没有太多神色的眼眸中露出几许凶光。 “嫁人的事情是假的……”夏楚楚越说声音越小,暗骂自己没出息,只是被他一瞪就没了底气。 云飞扬冷哼,“想要嫁人,也要我说了算。” “背叛,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也是小天最恨的事情。” 云海峰的话突然传进了夏楚楚的脑海里,如果如期完成任务,对云飞扬来说无疑就是一种背叛。 想到这里,夏楚楚很烦躁。 缓缓行驶在道路上的车里。 “军长,这是夏楚楚小姐的全部资料。”苏源将手中的文件夹交给云飞扬,刚打开‘飞鸟成员’四个大字映入了他的眼睛。 “军长,这个夏楚楚先前一直在为起源于墨尔本的一个偷骗组织飞鸟工作,是飞鸟里的比较出名的‘巧手楚楚’。据说凡是交给她的任务没有完不成的。” 苏源在一旁解说道,宴会上她和楚慕的交火之后云飞扬已经开始调查夏楚楚的身份,没有想到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趣。 “父母呢?”云飞扬问道。 “没有,她无父无母。从小被飞鸟收养,手把手的培养起来的。”苏源也感觉到诧异,一个小女人竟然能够那么艰辛的条件下生存下来,据他了解一些组织里的训练不是他们部队里能够想象的。 苏源能够想到的云飞扬自然也能够想到,他记得看过一则新闻,一些组织里训练的场地都是一些原始森林或者别的十分罕见的地方,更有甚者还有和毒蛇猛兽在一起的。 云飞扬的眉头皱的很紧,他想起夏楚楚腿上的疤痕,小女人说是小时候淘气不小心被狗咬的,现在看来不尽然了。 车子行驶的很快,到达军区时云飞扬已经将手中的资料看完了,扔进苏源怀里,“粉粹了,并且不能让别人知道。” 接过了文件苏源追问,“军长,夏楚楚……你还要留在身边吗?”虽然不知道这个夏楚楚的目的,但是如果被她得到一些机密资料,代价是不能估量的。 “你的废话貌似有点多了。”云飞扬冲苏源挥了挥了手,夏千千,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在我云飞扬的身边,绝对不容许你造次。 此时,云飞扬院子的一隅…… “要是被老大知道了,你命不想要了?”丁丁双手叉腰,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楚慕。 得到了楚慕要陷害夏楚楚的消息,丁丁马不停蹄的就赶过来了,可好像还是晚了一步。 “哼!”楚慕原本光洁的右脸上现在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刀疤,看起来像一个鬼面修罗,周身散发着狰狞的气息。 “老大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我不陷害夏楚楚,老大就能放过我不成?”楚慕的言语悲痛,他在云海峰宴会上对夏楚楚的陷害让老大看到了,老大现在已经下令对他全方位的捕杀,脸上的这道伤疤就是老大给他的见面礼,他不甘! 为什么夏楚楚什么都没有为老大做过,老大还是那么在乎她,他呢? “楚慕,你陷的太深了。”丁丁也不忍心看着楚慕变成这边模样,眼前原本意气风发的男字如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我一定要夏楚楚生不如死!”楚慕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戴上了鸭舌帽,消失在丁丁面前。 “楚楚,这次我是真心想帮你,但是,对不起。”丁丁深深的望了一眼云飞扬的院子,转身离开。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3章 毒药,将计就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