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2章 撩拨,晕晕乎乎……

“我不知道云军长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楚慕装傻。 “我最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云飞扬最讨人别人在他面前耍心眼,不再理会楚慕,转头看着许夫人。 “我再问你一遍,你丢了项链吗?”他可不是为了夏楚楚,但是打狗还要看主人,他云飞扬带过来的人岂能容他人欺负。 “我……”楚慕都走了,许夫人也不知道自己这场戏应不应该演下去了。 云飞扬揽住了夏楚楚的肩头,“哦,没事。既然是我妻子拿了,我云家会赔给你的。” “妻子?” “妻子!” “哈哈。” 除了云海峰,众人炸开了锅,云飞扬什么时候有妻子,她们竟然都不知道。 “小天?你们结婚了?” 单眉慌了,楚晴戈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一直是她中意的媳妇儿,这野丫头是哪里来的。 许夫人也慌了,她竟然是云飞扬的妻子,要是知道是这样,打死她她都不会来找不痛快的。 躲在一隅看热闹的云海峰则是笑得合不拢嘴,这小丫头看来有点本领,能让这臭小子给她出头。 许夫人吓得就差跪下了了,她冲夏楚楚鞠了一躬,连忙道:“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云军长的妻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您一定要原谅我!” 夏楚楚此时的心思已经没有在许夫人栽赃她的事情上,她复杂的望了一眼楚慕,楚慕的眼神则扫视到了她的脚踝。 糟了!夏楚楚心中暗道。 楚慕应该看到她没有纹身了,这无疑是一种背叛组织的行为。 楚慕冲她神秘一笑,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云飞扬揽着夏楚楚肩头,手掌微微用力,在他怀里还要看着别的男人,这个小女人又欠收拾了。 看着夏楚楚眼神收回来,他眼神示意了一下,许夫人还弯着腰等着夏楚楚回答呢。 “据我所知,管闲事的都没有好下场。”夏楚楚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有人咬了她一口,她没有办法做到笑一笑再给她一块肉。 “好了,都别在这杵着,入座吧。”云海峰站出来解围,不知道这两个小狐狸要闹腾到什么时候呢。 角落里,一个静穆的男人冷冷的看着发生的一切,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紧盯着在场的一个身影辗转流连,精致的薄唇轻轻的张开。 “除掉楚慕。” 身旁站着的侍从点了点头,“是,老大。” 男子再度开口,“找机会把楚楚给我带回来。” “是。” 男子的眸子中渐渐的显现住了一个身影,正是夏楚楚。看着夏楚楚生动的表情,男子的唇角慢慢勾起一抹笑容,随即消失…… 开宴时,云飞扬顺理成章的带着夏楚楚入座,云海峰在主位,然后是云飞扬的父亲云东野,单眉。云飞扬和夏楚楚坐在一起,身旁还有一把空椅子。 整个B市人都知道云家最没出息的就是云东野,云家的事业从来不过问,最大的爱好就是摄影。夏楚楚听人说过摄影穷三代,当下就感叹云东野的命好。 “牧之呢?”云海峰发话,云牧之是云家最小的儿子,但是不同于云飞扬,他天生就是生意场上打拼的材料,二十出头就全权接手了云家的生意。 单眉还想着夏楚楚的事情,没有搭理云海峰。云东野开了口, “应该又在忙吧。” “哼。”云海峰冷哼一声,忙,我看又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吧,怎么云家的子孙都不是这么完美,小天是不近女色,牧之则是没女不能活。 “我来啦!”正说着云牧之,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循着声音望去,一个俊美如阳光一般的男人缓步走来。 云飞扬是冷酷型男,而云牧之则是阳光帅哥,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所到之处,无不掀起姑娘们的一阵热浪。 云牧之身边挽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恰巧穿了一件和夏楚楚一样的裙子,没有她的纤瘦,衣服被撑得满满。 云海峰皱了皱眉头看着云牧之身边的女人,怎么又换了? “爷爷,爸妈,哥。”云牧之逐一打了招呼落了座,目光看到夏楚楚时,明显眼睛一亮。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啊?这裙子真好看,就是有点眼熟啊。”云牧之还没有见过这种清纯和妩媚结合体的姑娘,那不羁的小眼神让人一看就想征服。 云牧之身旁的姑娘掐了他一下,什么眼熟,刚才你掀开的裙子就是这件! “恐怕不只是眼熟吧,之前你应该摸过。”夏楚楚看到了云牧天女伴脖子上的印记,暗暗窃喜。 “我摸过你?”云牧之装傻充愣,坐在云飞扬的身边自然是大哥的女伴,只是云飞扬这个号称“和尚”的军人,还能找来这么有味道的姑娘,真是不简单。 “啪!” 云飞扬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这个夏楚楚越来越胆大了。 “哥不要生气,我不说了还不行。”云牧之打小就怕这个大哥,教训起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 “离我远点。”云飞扬推开了云牧之凑上前的脸庞。 伸手给夏楚楚夹了菜放在她碗里,一旁的云牧之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个姑娘不简单啊。 “小天,你们真的结婚了?”单眉看云飞扬处处对她照顾,方才妻子的称呼还在她心里是一个疙瘩。 “去掉真的。”云飞扬夹了一口菜细细的咀嚼。 单眉放下了筷子,“小天,你的妻子应该……” “单眉!“云海峰开口道,“我不想听到这些。” 云飞扬小时候,单眉总是忙于公事,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他一天,导致长大之后云飞扬和单眉并不亲近,但是也不至于关系太过恶化。 “先吃饭吧。”云东野拉了拉单眉的衣袖,被她一把甩开,“你懂什么!” 云东野不吭声,默默的夹菜。 夏楚楚仔细观察着一家人的对话,已经对云家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懦弱的云东野,管事的单眉,和最终做主的云海峰,看来整个云家当家作主的还是云海峰。 饭罢,云家的舞池里放了轻柔的音乐,一群人摇摇晃晃的在舞池中漫步,云飞扬则和夏楚楚在一旁坐着。 几番想下去跳舞,夏楚楚都被云飞扬抓了回来,作为他的奴隶,还想要去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我教你行不行?”夏楚楚拉住了云飞扬的衣角,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第五次求他了,这个云飞扬如果在古代一定是个老顽固。 望着舞池中央身子挨得紧紧的男男女女,云飞扬点了点了头。两人拉着手来到舞池中,云飞扬跳舞不会学人家抱女舞伴倒是学的很快,他紧紧地抱着夏楚楚,夏楚楚大气都喘不上来了。 “你抱得太紧了!”夏楚楚小声的嘀咕。 “还好。”云飞扬冷酷的回答,但是平静的表情下,那双大双却有意无意的抓了过来。 “你!”夏楚楚不动声色的打掉了云飞扬的手,但是随即就又被抓住了胸脯。 “别动。” 夏楚楚扭动着身体想逃出云飞扬的禁锢。 “种马!”她小声的骂了一句,云飞扬则更加肆无忌惮。 “云……云飞扬……”夏楚楚的声音已经有几分迷离,云飞扬深深吸了一口气,拽过她快步的离开了舞池。 被云飞扬撩拨的晕乎乎,夏楚楚跟着他就走,云飞扬带着她上楼来到他的房间,落了锁。 “你干嘛?”夏楚楚听见了落锁的咔哒声才幡然醒悟过来。 云飞扬脱了自己的外套,“我……” 扑身而上,压住了夏楚楚低下头就吻。 “云飞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恩……”突然被云飞扬吻住了胸前,夏楚楚一个战栗,话都说不完整。 “是很有必要。”云飞扬说完埋下头苦苦耕耘。 夏楚楚咬牙切齿,忍住自己想要迎合他的反应,“我们有必要谈谈!” 她不是任云飞扬把玩的对象。 “说。”云飞扬抬起了头。 “我们谈谈吧,第一,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还算没有关系?”云飞扬伸出手拽住夏楚楚。 “你放手!”夏楚楚拍掉了他的手。 “好。”云飞扬真的就松开了手,刚才两人吻得激烈中云飞扬将夏楚楚抱在怀里没有给她着力点,突然松开了手她直接掉在了床上。 “谁让你放手的!”夏楚楚简直要哭了,曾经在组织里捉弄别人跟玩似得她也终于被人整治了。 云飞扬好看的眼睛弯弯的,“那就不放。”接着重新抓住 “我说的不是这个!”夏楚楚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拉低了。 “那就是这个了。”云飞扬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堵住了她的唇…… 恩,清净了。 聪明绝顶的云飞扬自然知道夏楚楚要说些什么,他们现在的确什么关系都没有。 但是他就是乐意将这个女人囚禁在身边,他说不许离开,就是不许! 此时此刻,他想要强烈的占有来宣誓她对夏楚楚的所有权! 欢爱时云飞扬有意识的没有在夏楚楚容易外露的皮肤上留下印记,当两人重新站在众人面前时,并不能看出来什么痕迹。 当然,这不包括云牧之。 “大哥,好样的。”云牧之拍了拍云飞扬的肩头。 “滚。” 讨了没趣的云牧之灰溜溜的走开了,惹不起他还是躲得起的。 “小丫头,来。”云海峰冲着夏楚楚招了招手。云飞扬对着夏楚楚点了点头,她才跟了上去。 云海峰一路带着夏楚楚走到了书房,他的书房陈设的很简单,一方桌,上面铺满了宣纸,一旁放着大中小毛笔和砚台。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2章 撩拨,晕晕乎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