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火辣辣》 第20章 云飞扬,你丫故意的!

“哦?”云海峰隐晦的一笑,孙子是自己带大的,脾气秉性当然是最清楚的,要说追求估计不可能,强迫可能才是真的。 因云海峰方才那一声喊的声音着实大了点,宴厅所有人都呆住了。 男人将目光紧紧锁在了夏楚楚身上,而女人们则是听到了云牧天那一句‘我在追求她’而唏嘘不已。 “追求她?也不看看她长得什么样子?”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斜睨着嘲笑道。 一旁的女人附和着,“是啊,要说能和云家相配的小姐,除了楚家的楚晴戈,也只有您骆家了啊。” 骆冰夏睨了她一眼,眸子中带着不屑,“楚晴戈?说不定现在已经投入到哪个法国佬的怀抱了……至于这个夏楚楚,走着瞧,若让你嫁入云家的门,我就不叫骆冰夏。”她唤来了身边的保镖,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而这边,被云飞扬推上了风口浪尖的夏楚楚一脸的阴郁。 “小天!”伴随着一声惊呼,一个女人风一般的出现在他们诡异的三人圈里。 “妈妈。”云飞扬恭敬的喊了一声。 云飞扬的母亲单眉妆容得体,风韵犹存,整个人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小天,晴戈下个月就回来,你们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云飞扬一脸阴霾…… 相对于云飞扬的愁容,夏楚楚倒显得随意多了,她四处张望着餐桌上的甜点,折腾了大半天,还真饿了。 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慕斯蛋糕,她循着香味,伸手去夹盘子里仅剩的一块蛋糕。 眼瞅着就要夹到,另一只手眼疾手快的把最后一块抢走了。 夏楚楚恼怒,抬头看去,一个男人正玩味的瞧着她。 “先来后到,老兄。” 那男人不说话,端着蛋糕盘子的手一松,蛋糕顺着夏楚楚的裙子滑了下去,瞬间沾满了白色的奶油。 “有病吧!”夏楚楚大声呵斥,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裙子。 抬起头时,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聪明的夏楚楚猜到了,有人故意整她! 看来她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这个云飞扬果然没有给她带来一点好运气。 “怎么了?”云飞扬寻声而来,高人一头的他无论在哪里都是焦点。 夏楚楚看着朝她走来的云飞扬,只见他在她面前蹲下,仔细的擦拭着裙子上的奶油。 “军……军长……” 周围想要用眼神杀死她的已经越来越浓烈了,她放佛听到了空中滋啦响起的火花声。 半蹲着擦拭奶油的云飞扬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他倒要看看夏千千这小狐狸怎么对付这一群母豺狼啊。 “呵!小麻雀都能够轻易的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骆冰夏开口奚落,她实在是愤愤不平,认识云飞扬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如此温柔对待一个女人。 夏楚楚没有吭声,慢慢跟在云飞扬身后,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言语攻击对于她不过就是洒洒水,平时和丁丁的斗嘴,一般人可是插不上话的。 不过,看着前方云飞扬的背影,夏楚楚心道:这厮是故意的吧!让自己成为众人的焦点,果然是一头狐狸! “不知道是哪个山头的老麻雀生的小东西,它能扑腾到何时呢,真是叫人拭目以待。”骆冰夏得寸进尺。 忍无可忍了! 夏楚楚腾的一下站在骆冰夏身前,将近170的夏楚楚比穿了高跟鞋的骆冰夏还高出一头。 她微微眯眼,看着骆冰夏,淡淡的开口,“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我……看你……扑腾到……什么时候!” 感受到夏楚楚冷冽的的压力,骆冰夏的头皮都发麻了,表面上看起来软弱可欺的夏楚楚怎么会散发出这么恐怖的气息? “哈!”夏楚楚扑哧一声,扬起嘴角,凛冽的眼神散发出满满的威胁,漫不经心的伸出纤纤玉手覆上骆冰夏的肚子。 “那……孩子是谁的?”夏楚楚无父无母,父母是她的敏感地带,敢骂她的父母,夏楚楚就得以牙还牙!

返回
《萌妻火辣辣》 第20章 云飞扬,你丫故意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萌妻火辣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