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七章 他的房间有女人?

看着身上气红眼的上官寻,莫温柔知道自己逃脱不掉,两只受伤的手猛然一用力,狠狠地推着上官寻的胸膛,意图能够推开他,不料用力的后果竟是扯到伤口,疼的她眼泪都快要出来,再用不出半点力气。 “我会给你留下很美好的回忆!” 上官寻置若罔闻,无视她眼中的悲痛,眼眸划过丝冷寒的精光,冰冷的眸子无丝毫温度地看着莫温柔,唇角勾起,迅速把她压在身下。 不知过了多久,然而这个过程对于莫温柔而言绝对是痛苦悲愤的。 她根本不会想到,上官寻真的会在这里要了她。 更不明白,好好的他,怎么会突然间这样。 她,失望了。 她,心碎了。 身上有着重重压力的身子终于离开,而身下的痛早已经变成麻木。 莫温柔满脸怨怒,面无表情地穿着被他脱下的衣服。 这样的他,在她心中,跟野兽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莫温柔悲愤的目光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眼睛里的泪光隐去,看着上官寻,她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悲。 在车上被一个男人占有,还是在自己的学校附近? 呵。多么可笑。 “你是我的,我怎么对你还需要理由?”上官寻冷冷地勾着唇,从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的。 态度,一如既往的高傲。 莫温柔悲愤不已。听着他理所当然的话语,心里那无名的怒火在心底立马窜起,“上官寻,你丫的就是一种马!变态!” 听到莫温柔的咒骂声,上官寻得意的脸色阴沉阴沉的,身上的气息骤冷,恍若即将下雨时的阴冷沉闷。 莫温柔? 在她心里,他就是这样的人? 莫温柔原以为自己会被他狠狠地教训一番,却没想到他动作利索,打开车门,将她丢下车。 不等莫温柔做出反应,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莫温柔一脸悲愤,看着那车子,缓缓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消失。 想到自己的苦楚,莫温柔不顾自己此刻衣衫不整,抱头大哭。 心,揪着的痛。 那种感觉,仿佛秋天里的天气,萧萧瑟瑟,透着无尽的悲凉。 她好难过,好绝望。 不是以为在爱吗? 难道,这就是爱? 这就是爱? 泪水止不住地掉落,莫温柔再也顾不上任何,嚎哭出声。 声音凄凉而透着无尽的伤悲。 “温柔…” 等到莫温柔哭道累了,一道细细轻轻的声音从脑袋上面传来。 莫温柔一愣,抬起模糊的泪眼看着来人,只见眼前的温良给她递来一张纸巾,眼色略是心疼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莫温柔接过纸巾,温良还是忍不住问。 刚才听到她的哭声,温良却不敢走出来。 温良扶起衣衫不整,还坐在地面上的莫温柔,莫温柔看着他,想起自己被上官寻刚才那样的对待,神色微动,摇了摇头,谎称道:“我没事,只是被女同学欺负。” “真是过分!”温良愤愤不满,“温柔,你告诉我是谁,我去帮你教训她。” 头一次,温良不再是那文弱书生的模样,此时夹杂着丝男子该有的气概。 见此,莫温柔心头微暖,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己胡诌的,又怎么说的出名字来,于是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挤出丝面前的微笑,“我没事,温良,算了吧。” 她心里有点内疚,这样欺骗温良。 温良想了想,点头,“那好,我们去咖啡馆坐坐吧。” 莫温柔点头,两人一同去了学校附近的那家咖啡馆。 莫温柔点了一杯鸳鸯,她现在心里很苦,不知道这咖啡,难不能掩去她心头难受的感觉。 温良跟她一样,也是点了一杯鸳鸯,两人面对面坐着,久久不语。 “温良,我会不会打扰到你,要不你先回宿舍吧,我自己先坐回,等下就回去。”莫温柔略是不好意思地说道。 温良是乖乖学生,成绩优越。她就怕自己耽误了他。 “没关系的,不碍事。”温良急忙出声解释,转念想着自己太过于紧张,脸倏地红了红,抓着脑袋补充道:“要不我们就在这里一起温习吧,反正在哪里也一样。” 莫温柔看温良作为一个同学也可以这么体贴,心里感到温暖,笑着应了。 莫温柔的成绩虽然不是很差,可是自从那两个月的旷课,成绩一路下滑,现在处于很紧张的状态。 温习期间,很多莫温柔不懂的都会问温良,温良都会很细心地解答,直到莫温柔明白为止。 看着温良这么细心,莫温柔心里既是感到又是感激。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 今晚的月色黯淡无光,那璀璨的星星也躲进了云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重重的燥热感。 已经十点,咖啡馆打烊。 两人站在咖啡馆的店门前,莫温柔看着远方漆黑无光的道路,心里一阵悲凉。 这么晚了,她不想回去别墅,可又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 莫温柔抬头遥望天空,眼里有着淡淡的落寞。 温良看着她的侧脸,神色微动,静静地问,“温柔,你…要回去了吗?” “嗯。”莫温柔回头看着他,“温良,今晚真的很谢谢你,我没事了,你也快回去吧!” “我送你。” “不用,你快回去吧,就几步路而已。” 莫温柔婉言拒绝,接着跟温良打了声招呼后,小跑到路口去刚好拦上一辆空的士,上了车。 温良的目光一直遗落在莫温柔上车的位置,眸色复杂。 随后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转身,朝着学校的位置走去。 莫温柔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很晚。 是凌晨的十二点。 进入别墅,客厅里没有上官寻的影子。 莫温柔看着沙发的位置,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心里一阵落寞。 很失望。 气过了后,她并不如当时生气。 上官寻的性子,她虽然不能说十分了解,却也清楚,他的情绪波动很大。 尤其是面对她自己的时候。 虽然想了很久还是没想到上官寻为什么会突然那样对待自己,可是她相信,这中间会有些什么误会。 上楼,走过他的房间门口时,里面传出女人呻吟的声音。 那声音,透着萎靡的气息。 莫温柔脚步不由得停顿下来,心头猛然一痛,恍若被针扎。 他在里面玩女人? 上官寻,多好!多好! 莫温柔没由来的感到气愤,看了眼他紧闭的房门,默默地回去自己的客房。 脚步很沉重,却不由得想要走快一些,远离那些糜烂的声音和气氛。 而在上官寻的房间里,上官寻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坐在沙发一角的女人,极度不耐烦地听着雇来的女人时不时从嘴里边发出的呻吟声。 上官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门,他知道莫温柔已经回来。 不由地在想着莫温柔听到这些声音,以为他在跟别的女人…,会怎么样。 温柔她会生气吗?会嫉妒吗?会伤心吗? 莫温柔回到房间,跟上官寻的房间紧紧贴在一起,耳中回响着那挥之不去的呻吟声。 心里又是一阵愤怒。 收拾了下沉闷的心情,莫温柔进入浴室。 躺在浴室里面,泡了半天的澡出来,那声音还在继续。 莫温柔真想过去问问,上官寻,你果然是精力过剩,很不错嘛。 不如做个好人,捐点出来,给一些有需要的人。 莫温柔悻悻然爬上床,凌厉的眼神恨恨地瞪着那堵墙,倏尔收回目光,把头蒙进被子里面。 睡觉。 半夜三更。 上官寻的房间。 “走。”上官寻撕开已经签好的支票,甩出给身材火爆的女人。 那女人笑盈盈地接过支票,献媚道:“下次要是再有这么好的差事,记得叫我。” 对于上官寻这种高高在上,可想而不能上的男人,她可不会不自量力到想着成为他的女人。 而是这么有钱的男人出手大方,只是请她来呻吟那么几个小时,就能拿到五十万,这样的差事,去哪里找? 要是多让她过来演几场戏,她都能当上富婆了。 女人心里这么想着,脸上绽放出对那可能成为富婆之后,绝对激动的笑容。 “今晚的事,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上官寻声音冷沉,极具威胁。 “好!”摸了摸微卷的发丝,女人火红的双唇朝着上官寻飞吻了一个,摇着丰臀开门离开。 然而,她并没有走,而是走向莫温柔的房间。 呻吟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躲在被子里的莫温柔的耳根终于可以清净,被那声音这么一吵,她完全没有心情,也没有困意睡觉。 声音停止不久,房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刚解决完,现在还来找她干嘛? 莫温柔想着,极度不满地走过去开门。 当看到眼前的女人,二话不说走进房间时,莫温柔微怒,“你进来做什么?” “哎呀,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有情趣。”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四十七章 他的房间有女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