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六章 肚子受伤

“上官寻,你变态!”无论莫温柔怎么逃窜,相机仍会在前路阻碍,拍摄,莫温柔恼羞成怒,对着上官寻就是一怒吼,咒骂。 上官寻嘴角勾起,美丽的眸子绽放出灿烂如花般的笑,“你现在,还想着要走吗?” 声音听似懒懒,实则含着上官寻的霸道和自满。 莫温柔的精神处于濒临状态,再也承受不住精神的压迫,泪水不住地掉下,痛苦地朝着上官寻吼,“我要!我一定要!” 不顾上官寻的威胁,顾不得自己此刻成为别人的瓮中之鸟,莫温柔尽力反抗。 想要尽力逃去开门,然后不顾一切离开,但上官寻的身影一直围绕在身前,无论她再如何想尽办法,最后还是被他堵在门前。 无计可施。 上官寻的脸色愈发黑沉,双拳紧攥青筋暴跳,瞳眸阴冷,脑中时刻回荡着莫温柔的那句话,她说,她要!一定要。 就如此,不喜欢跟他一起? 小时候,那个女人离开,他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就不能为了他而留下来吗? 她决绝地说,她要,她一定要离开,不会为了他留下。 后来,就这样永别了。 上官寻眼里一片痛苦,“为什么?” 缓步靠近莫温柔,手中高举的相机,也终于垂在腿侧。 莫温柔见他此时不再折腾,随手拿起床上的被单,紧紧地裹在自己的身上,终于不再那么难堪。 他问,为什么。 莫温柔微愣,带着几分期许,缓缓道:“我想要我的自由。” 上官寻挑起冷毅的浓眉,站在她身前,神色复杂地看着她,“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跟我,没有自由吗?” 他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温柔。 温柔…… 莫温柔微怔,在他的眼里,还能看到这种在他身上几乎灭绝的感情么? “你…太霸道。”在上官寻的期待的目光中,莫温柔缓声回答。 腹部突然一阵尖锐的疼袭来,莫温柔回身,整个身体的重力躺入软软的床上,脸色一片苍白。 刚才,她的腹部刚好撞上桌子的边角,力度极重,几乎有种腹部要分半而开的痛。 她脸上细微的痛苦被上官寻尽收眼底,他内心一阵波动,极是心疼,走上床去,声音低低地问,“还好吗?” 此时的他,情绪微微控制住,不似刚才的狂暴。 但眸中,还有消散不去的阴郁。 那话问的,也实在好笑,就好像调皮的小朋友弄伤了伙伴儿,轻描淡写地问了句,还好吗? 没事我可就走了这样的态度。 莫温柔捂住腹部受伤的位置,脸上突然直冒汗,汗水一直沿着她的脸颊往下流,漂亮的脸蛋上,眉心蹙起,脸色苍白可怕,向人展示着她的极度不适。 “你怎样了?”上官寻微急,抓住莫温柔的素手,眉宇露出担忧之色。 莫温柔疼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紧紧地抓住上官寻的手,越是疼,她越是用力紧咬下唇一分,直到口腔内充斥股浓郁的血腥味仍不松口。 “肚子……好痛。”这几个字几乎是从莫温柔的牙缝中挤出来,浑身开始不住地颤抖,澄澈清明的眸子被泪水模糊,泪眼汪汪。 她快忍不住了。 “你忍着,我打电话叫医生来。”上官寻立刻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迅速拨打。 “张医生,我女人肚子痛,你快过来!快!”他满脸的冰冷和急躁。 急切的声音充斥在莫温柔的耳朵里,肚腹的疼痛正一点点抽走她的神经意识,挂了电话,上官寻重新两手紧紧握住莫温柔的,那‘女人’两个字,她更是清晰地听见了。 嘴角不禁浮起丝连她自己也不知是喜是悲的笑意,她只知道,自己所受的那些痛楚,正随着这两个字,一点点地消失贻尽,他对她所有的过分,也在这两个字中,给了她满足。 上官寻的声音,在她耳边,越来越漂浮,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很重,脑袋眩晕难耐,一点点得,失去意识。 窗外,月光皎洁,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将她半边脸给照耀住。 月冷也美,此时映照在莫温柔的脸上,渲染上丝仙境的梦幻。 女孩长长的睫毛卷翘浓郁,红唇娇艳,巧鼻,平直的眉毛,搭配在一起,堪称完美。 上官寻坐在床头边,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莫温柔,担心她醒来他已经睡着了,照顾不了她。 医生说她肚子被撞上,恐怕会留下后遗症,只要稍稍不注意,便会复发。 但不足以构成致命的威胁,只是往后的日子,会比较难过。 心情平静下来的上官寻,此刻悔恨不已,脑海中不时回荡着莫温柔所说的每一句话。 她说: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 她戳着胸口质问他:上官寻,在你这里,这里,究竟有没有我?你能不能,对我尊重一点点?能不能,不要当我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能不能,信任我,如果不稀罕我,认为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也请你放开,让我走,不要把我禁锢在这里,我受够了,够了。 她的声声哀求,声声指责,犹如慢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回放,那么的清晰。 上官寻埋头入被子里,不愿再想。 两手紧紧地握住莫温柔的一直手,一滴晶莹的水色,低落在她的手背上。 月光柔美,凉风徐徐。 时间飞逝,转眼间,金乌东升,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破窗而入,照耀在莫温柔的身上。 床侧,是上官寻握着莫温柔一直手睡去的模样,他睡得很安静,没发出丝声音,却是眉心微拧,极度压抑。 莫温柔的双眼,缓缓睁开,在惺忪中逐渐恢复一贯的明媚。 她动了动,却发现自己一只手被人牢牢地抓住,侧眸看去,却是看到上官寻熟睡的容颜。 他睡得很沉,就连莫温柔的大动作也没能惊醒道他。 莫温柔突然想起这些天来,宏业陷入财务险况一事,他好几个几天几夜不回来,估计眼睛也没能闭上一闭。 而后面虽然公司不再那么紧张,可他还是为了寻找新的客户资源,劳心劳力,此时累到就算别人击雷鸣鼓也醒不过来的夸张。 想着这些,她居然对他一点气也没有,随着心底那股与生俱来的母性消弭而去。 莫温柔欲起床,突然发出一声闷哼,肚子没由来地疼了一下,来的快,去的也快。 她扶着床头边的桌子,见肚子没了动静才又下床。 身上,原本一丝不挂,被人患上一件连衣睡衣,莫温柔不用想都知道,给她换上睡衣的是上官寻这时而温柔时而变态的家伙。 说不恨他,其实也不尽然,以前虽然过得艰难,要半工读很辛苦,但是从小时候在遇见上官寻之前,她不曾让人这样欺负过。 家里的乖乖女,学校里的优质生,然而却因为一件乌龙的癌症事件,把自己的完整的一切都打破了。 随着一声叹下,莫温柔从浴室里刷牙洗完脸出来。 同时,上官寻已经醒来,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烟雾缭绕在他头顶上,显得几分忧愁和孤寂。 他也会忧愁孤寂? 莫温柔看一眼他,淡淡地提醒,“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 其实她是怕上官寻心情不好,等下又像发疯似的跟她生气,狠狠地折磨。 上官寻听言,陷入沉默。 半晌,将手中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 与此同时,莫温柔走去站在他面前,距离隔着一张玻璃桌,“你要是累的话,还是先睡会吧,看你……没什么精神。” 淡淡的声音带着对上官寻的关怀和体贴。 还有… 丝丝的惧怕。 惧怕… 上官寻忽而蹙眉眯眸而起,她很怕他吗? “过来。”莫温柔还战战兢兢地看着他时,上官寻眉目舒展,朝她伸出一只宽大的手掌,莫温柔微愣,下意识地缓缓伸手过去,上官寻即刻握上,带力将她侧过玻璃桌带到怀里,突如其来地低头吻上嫣红的双唇。 温柔而缠绵,霸道情长,似乎很不满却有很开心莫温柔身上的棱角,逐渐被磨了去。 莫温柔愣愣地任由他吻着,直到从怔忪中回神,也不挣扎,他的吻,霸道也温柔,鼻翼间闻着他身上独有的淡淡薄荷清香。 嗯,心情很好。 很喜欢。 一吻末,上官寻才迷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双眸里温柔的眸光深浓,看着两颊酡红的莫温柔,“以后,要记得解释。” 轻柔的声音,还含着淡淡的提醒,没有一丝其他复杂的情绪夹杂在里面。 仿佛在这之前的矛盾,从未发生。 莫温柔险些以为自己的耳朵被堵塞了出现幻听,愣怔地看着眼前眸光温柔的上官寻,心里那叫一个奇怪。 但既然他能有这改变,莫温柔也不客气。 “话是这么说,你也要给我解释的机会。”莫温柔嘴里喃喃,心里嘀咕着责怪他看到任何表面的事情都先入为主,把她想的很坏很坏。 甚至出言侮辱中伤她,想了想,她怎么觉得这上官寻一无是处啊。 初遇时的好感,已经被他这些天来的变态完全破坏,遮挡初始美丽的光环。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六章 肚子受伤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