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五章 吐露不满

“这个,还需要问吗?”上官寻挑眉,冷笑,握住莫温柔的手力度紧了几分,悠然地看向莫温柔,“既然他这么问,你回答便是。” 手上收紧的力度,疼的莫温柔眉头轻蹙,微不可闻地嗯了声。 上官寻脸上浮起满意的笑,抓起莫温柔的手就往自己的嘴边送,轻轻地,落下一吻,一直延顺到莫温柔的红唇边,莫温柔两颊羞红,下意识地退闪,不料上官寻动作轻快,当即伸手扣住她的脑袋,两张唇瓣覆上,狠狠掠夺。 饭厅站着几个随时待命的佣人不禁被此举吓了一跳,王嫂更是震惊地张了张嘴巴。 少爷这个举动,未免太过于大胆。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莫温柔瞪大眼睛,使劲力气想要挣脱,可脑袋勺被他一手用力按住,她根本无从逃脱,脸颊越发的火热,又气又急。 就在这时,上官泓假咳几声,双手撑桌,起身,看着仍在吻得不舍分开的两人,沉声道:“我吃饱了。” 接着上官泓缓步走向书房。 “够了。”莫温柔低吼,猛然推开钳制力松开的上官寻,满眼怨恨地瞪着他,用眼神泄露出自己的布满。 上官寻勾唇,不以为然,凑嘴到她耳畔边低语,“莫温柔,你的计划,被我破坏了。” 接着是三声冷笑,充斥着极尽的得意和狂妄。 莫温柔听着心里恍然被一个重锤狠狠地锤落在心房,撕心般的痛,紧咬下唇,无声地笑了几下,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上官寻,你真卑鄙。” 话音落下,莫温柔站起身,瞪着上官寻的眸子有着一抹悲痛。 上官寻,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是她这辈子走的最错的一步棋。 所谓一子落满盘皆落索,就是这道理。 上官寻追入房间,莫温柔正准备进入浴室,听闻声响,不禁顿步,循声看去。 “轰”门被重重关上,上官寻朝着被响亮的关门声吓一跳的莫温柔走去,看着逼近的身影,莫温柔下意识往后退,眼前的人,犹如一头狮子,令人畏惧。 莫温柔身体抵在玻璃门上,路,退无可退,莫温柔眼色中闪过丝惊慌,强自镇定,“你又想怎样?” 想怎样,这无疑是句多余的话。 每每这个时候,她少不了一顿凌虐。 “你很不开心吗?”上官寻一手抵在玻璃门上,精致俊美的脸逼近莫温柔,两人的呼吸错综而过,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莫温柔听此,心知他问的又是关于结婚一事,不觉一声冷笑,“我什么时候开心过?” 她的一切,都交由在他手上操纵,没自由,没尊严。 她还凭什么开心? 上官寻突然一手紧掐住她的两颊,指尖嵌入她白皙的肌肤内,瞬间溢出丝血迹,莫温柔疼的眉头深深皱起,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上官寻不为所动,双眼通红,厉声吼道:“难道,你喜欢那个老头不成?” 莫温柔冷笑,心头极是无奈,整个身子软软地靠在身后浴室的玻璃门上,唇角勾起抹弧度,似笑非笑。 喜欢? 她喜欢的,不是他上官寻吗? 怎么,他就没能敏锐地感觉到? 还是,她藏得太深,他无法发现;还是,他根本,不屑于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上官寻,麻烦你不要这么清闲。”莫温柔对着他深不可测的眸子看,“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 上官寻听此挑眉,脸色当即跨下,阴沉暴戾,沉默着等待莫温柔的下文。 莫温柔的呼吸声很重,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脸色阴沉的上官寻,心跳快速。 不自觉地将手中拿着将要替换的衣服环护在胸前。 “说。”等得不耐烦了,上官寻低吼。 莫温柔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丢去手中拿着本要替换的衣服,双手猛然用力,将他推开,心底某处被触及,撕心裂肺般的吼,“上官寻,在你这里,这里,究竟有没有我?” 莫温柔使劲地戳着自己的胸口,泪水不住地往下掉,哭腔浓重,“你能不能,对我尊重一点点?能不能,不要当我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能不能,信任我,如果不稀罕我,认为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也请你放开,让我走,不要把我禁锢在这里,我受够了,够了。” 数日来的委屈,不吐不快。 再憋下去,她怕自己就要崩溃了。 上官寻略微愣住,被莫温柔这样倒苦水,极度吃惊,眸光中闪过对莫温柔的心疼,然而转念又想到她跟自己的父亲关系暧昧,心头的怒火升腾而起,取代了那少的可怜的怜惜。 “想要走?”上官寻勾唇,冷冷地道:“莫温柔,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离开,就算把你禁锢起来,你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霸道的口吻带着对莫温柔的残忍,莫温柔终于是忍不住,整个人顺着浴室玻璃门缓缓下滑,捂脸无声地哭。 她就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反抗,他只会对她愈加地残忍。 莫温柔埋首在双臂间,蹲坐在地上,精美的脸蛋被泪水横肆,缓缓抬头,目光空洞哀戚,“我无话可说。” 转身,就要开门进入浴室。 “哼……” 重重的一声冷哼,莫温柔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只见上官寻拽住自己的长发,一直拖到床边丢上去,随即整个人欺压而来,“莫温柔,你想走,然后,得到一些我给不了,而他能给的东西吗?” 听于此,莫温柔满脸惊怔,他听到上官泓对她说的话了? 难怪态度那么反常,她还以为… 上官寻,就是一心理变态的臭男人。 “就算是,也不关你的事。”莫温柔不恰事宜地赌气,借着上官寻一个不留情,伸起一脚踹他倒向床尾,动作迅速,身子在床上打个滚,下了床。 正想着跑去开门逃跑,无奈上官寻眼疾手快,从床上奔下来,伸手一把将手连碰也无法碰到门柄的莫温柔抓去,用力一拽,莫温柔整个顺势而来。 然而眼见莫温柔就要跌入怀中,上官寻手突然松开,猛力冲击而来的莫温柔突然失去主心力度,猝不及防,整个人狠狠地转向床侧庞一米远的玻璃桌,肚子狠狠地撞上去。 “啊。”莫温柔尖叫一身,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疼的她额头直冒冷汗,全身无力,浑身虚脱,身体倒向一边,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肚子,抬眼,目光怨恨地瞪着站在眼前,态度冰冷,不为所动的上官寻。 “不是想走么?现在还不走”上官寻半蹲下身,饶有兴致地看着疼的龇牙咧嘴,额头冒汗的莫温柔。 腹部的疼痛稍稍好了些,莫温柔艰难地从地上半爬起,后背靠在沙发上,眸光平和不少。 更多的是死寂。 莫温柔看着上官寻,突然发出一声冰冷的笑,“你会放我走吗?上官寻,你真可悲。” 上官寻整个诧异地看向莫温柔,她口中的可悲,将他体内刚浇灭的怒火又再熊熊燃起,阴沉着脸俯身而来,眸光收紧,“莫温柔,你会为你的话而买单。” 话中带着,极尽的威胁和恐吓。 “你最好能一辈子禁锢住我,否则,我莫温柔,这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你。”莫温柔由衷地盼望,尽管真的喜欢。 上官寻眸眼冷冷挑起,一道狠戾的精光从眸中闪过,失去理性般的狂野,一把将莫温柔身上的衣服用力撕扯。 “这,不就是你想要离开我的下场?” 就在莫温柔恐惧的神情中,上官寻锐利的眸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落定,莫温柔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双手下意识地遮挡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可是遮上无下,遮挡下面,上面还是会被清楚地看个够。 莫温柔双眼通红,泪水噙满在眼眶,抬眼,眸色坚定,无丝毫的退让,“卑鄙!” 咒骂声落,上官寻突然起身,走去床头开着旁边的柜子,莫温柔心头暗叫不好,他所翻动的柜子里,装的多半是相机跟一些杂碎。 “你要做什么?”莫温柔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翻出相机,冷笑着朝着自己走来的上官寻,从脚底升起股凉气。 上官寻…… 就是个变态。 她此刻仿佛能看到自己的下场。 慌乱地想要逃离,然而身子不听使唤,只要稍微用力,肚腹便会痛的她四肢无力,就算是有,也不敢多用力。 最后挣扎着,坐上沙发,看着眼前上官寻扭曲的脸孔,正兴致盎然地摆弄手中相机。 ‘咔嚓’ 相机发出清脆的声音,上官寻拿着相机对准莫温柔,接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莫温柔满目惊慌,不顾肚腹的疼痛,起身就欲逃走。 这些照片一旦落成,便会成为他往后威胁她的更多把柄。 她不能再待下去。 不能。 然而,她却不知道,上官寻的这个举动,不过是想泄泄愤,不过是想吓吓她,让她从今往后,乖乖地跟自己一起。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五章 吐露不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