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四章 上官的惩罚

然而上官泓却不小心,生生被呛住,剧烈咳嗽起来,莫温柔眼见不禁一慌,忙侧身轻拍着上官泓的背部,俯身急急问道:“伯父,你怎样,好些了吗?” 在她所处的位置,刚好遮挡住外边的视线,别人如果在外面看进来,场景暧昧之际。 咳嗽声缓缓停止,莫温柔松了口气,身后却猛然传来一声低吼。 “莫温柔,你在做什么?” 恰恰是这一幕,被刚进门的上官寻看见,脸色即刻一片阴郁,阴沉恐怖,二话不说,上去拉着回过头来的莫温柔上楼,无视客厅的看着满身怒气作出一系列动作的上官泓。 二楼的房门‘嘭’的一声响彻整间别墅,房间内,莫温柔被满目通红的上官寻狠狠地丢在地面,唇角勾起一抹冰冷,“怎么,我才几日不在,你就按捺不住,有我还不够,还想勾引那该死的老头?” 上官寻口无遮拦,被那一幕激怒,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 莫温柔被他的言语中伤,完全来不及反应,怔怔地看着上官寻。 他说她在勾引伯父吗? 什么动作这么夸张,竟然让人有这样的误会? 呵,真是好笑了。 莫温柔完全能够理解上官寻近日的心情,从地上站起,不怒反笑,“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那是怎样?”话没说完,上官寻迅截断莫温柔的话语,看着她脸上刺眼的笑容,反而认为她面对这样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不以为然,挑眉,冷嘲热讽,“莫温柔,你的演技还真好,被我亲眼撞见了,你还能这么淡定地站在这里跟我说是误会?看来你的手段,是我小觑了。” “上官寻,你不要越说越过分了。”莫温柔娇吼,双眼酸涩通红,死死地瞪着上官寻。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误会,可心却如被刀子划开般的痛,很难受。 上官寻逼步靠近莫温柔,星眉紧蹙,嘴角勾勒起冰冷的一丝笑,“怎么,无地自容吗?”他双眸居高临下地与莫温柔对视,灼热中夹杂着火焰的光芒,想要窥视她心底的秘密般,言语冷峭逼人:“还是,你想要跟我解释,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我误会了你?” 莫温柔深吸一口气,浑身充斥的那股无形压力瞬间被她心中的悲凉所击破,淡淡道:“我并不想解释。” 转身,莫温柔想要离开房间。 “想走?”莫温柔猛然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拽进怀中,“休想!” 话刚落下,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吻,如同雨点,密集地落在莫温柔的身上。 顷刻间,上官寻将她横打抱起,又重重地丢在柔软的床上,紧接着整个重力压向莫温柔。 莫温柔心知挣扎不过,也干脆任由上官寻摆布,动也不动,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个白痴,明知道这个男的心理扭曲,阴暗,却还是忍不住地,暗恋上? 这样的女人,不是白痴,是什么? 上官寻感觉到莫温柔的异常,半撑起身体,微诧,挑眉打量莫温柔,“你在做什么?” 莫温柔双眼紧闭,好像在睡觉的模样。见上官寻停手,莫温柔缓缓睁开双眼,态度清冷,“你不是想要吗?我不过是在配合你!” 上官寻眉宇深皱,眸眼中迅速闪过一抹鄙夷,起身,整理身上的衣物,冷不防地从口中蹦出一句话,“你这样的女人,我嫌脏。” 话刚落,人已离开。 屋外,阳光明媚,万里晴空。 房里的莫温柔,听着上挂秩耀离开时的一句话,犹如雷击,怔怔地躺在床上,眼角的泪,悄无声息地掉下,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 这男人,她为何……呵…… 内心一片悲凉。 晚午。 莫温柔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醒来,窗外的太阳,已经西斜,接近黄昏。 心里恍然一下放空,有股无形的悲伤在心中扩散开,莫温柔倍感不舒服。 心情很沉闷。 兴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起床气吧,但她一直以来,并没有。 下到一楼,王嫂刚好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她脸上堆着和善的笑,经过这些天来的相处,王嫂很是喜欢她,“小姐,你怎么不多休息会?” 这几天她眼看着莫温柔是怎么照顾的上官泓,心里对她的印象跟好感,直线上升。 心中感叹,不愧是少爷愿意带回家来的女人。 现今社会,还有几个女孩子能够有这般的耐性跟好好脾气? 看到王嫂,莫温柔微笑,双眼略显无神,“没事。”下意识地往书房的外置张望,问道:“伯父在书房吗?” 王嫂微笑着,“多亏你,老爷这几日极少呆在书房,现在,应该在后花园剪花。” 莫温柔朝王嫂微微笑着,径直走向后花园。 空气弥漫着一股怡人的清新,夕阳西下,映衬出金黄色的美丽。 上官泓站在花圃前,身影被夕阳红笼罩,他换了身灰色的休闲服,形影单只,略显得几分孤寂。 莫温柔突然想起自己的爸爸,她是家里的独女,离开家里远来A市读书,爸爸和妈妈,一定很想念,而她,也很想念他们。 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打电话回家,爸爸妈妈一定担心了。 想到这里,莫温柔双眼泛红,却压制住泪水不让掉下来。 吸了吸鼻子,走近上官泓的身侧,看着上官泓,声音轻细,满腹疑虑,“这花叶子,还需要剪吗?” 上官泓转过头,眸色平淡,“这花,就跟刚出生的孩子,需要人的悉心照料,这样才能快速成长。” 莫温柔点头,似懂非懂,上官泓的脸上,随即露出一笑,道:“不懂?等你以后慢慢就懂了。” 上官泓剪完最后的一片叶子,缩回手,正面与莫温柔对视,他的眼,很黑,犹如一头鹰,锐利而深沉,探究的目光紧紧盯住她清冷的眸眼,一股无形的压力逼迫而来。 莫温柔连连逼退,神色微慌,显得不知所措。 “孩子,你家人呢?”上官泓突然问,仿佛将她的心事看透。 上官寻对她如何,他心知肚明。 不公平的条约,不平等的对待。 本是在古代才会出现的事情,在莫温柔的身上,都发生了。 莫温柔听此,微微一怔,这是她心中,最不能谈及的伤和痛。 对爸妈,在无形中已经有了丝丝惭愧和内疚。 “都在乡下呢。”莫温柔笑容勉强,被问及父母,眼里有泪花闪动,她背着光,白皙的脸蛋,在晚霞的照耀下,抹上几许光晕。 透露着,淡淡的伤感,令人心疼。 上官泓见莫温柔神色悲惋,伸手,忍不住揽上她的肩膀,顺势代入怀中,“秩耀不能给的,我能给你。” 天色,逐渐暗下。 此话当头棒喝,莫温柔猛然一个激灵,立刻从他怀中弹出,动作略显笨拙,她低垂着头,心跳加速,却很是害怕。 不去想上官泓话中的意思,上官泓此时近步而来,莫温柔本能地往后退,急声道:“伯父,都这么晚了,该用晚饭了。” 话刚说完,莫温柔不敢看上官泓一眼,快步进屋。 看着莫温柔离去的背影,上官泓眸眼眯起,渗透出冰冷,涉猎的目光。 只是在莫温柔进入上官泓怀抱的那一刻,正巧被处在二楼阳台的上官寻看见,深邃的眸子眸光凌厉,双拳紧攥,恨不得上前将两人撕裂。 餐桌上,莫温柔表现得极不自然,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眼上官泓。 上官寻的眸光冷冷地在他们两人身上打量,饭有一口没一口地扒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莫温柔,仿佛在警告莫温柔,若敢有半点逾轨的事,肯定狠狠掐死她。 上官泓神色淡然,无半点不自在,见莫温柔只顾着吃碗里的饭,随手在菜碟上夹菜给莫温柔,“多吃点菜,别只顾着吃饭。” 莫温柔微愣,随即点头,“好,我知道了。” 斜眼看一眼上官寻,看不到他脸上是什么表情,莫温柔担着心把那菜才吃进去。 上官寻当即不悦地蹙起浓眉,冰冷的眸光从莫温柔的身上扫向上官泓,火焰在瞳眸中闪耀,两人还当着他的面来恩爱了? 怒气一下子在体内升腾,上官寻看着上官泓,挑唇,冷冷地道:“你还真是关心我的女人。” 带着点讥讽的话音落下,莫温柔轻轻地转头看向他。 他在生气。 他还在以为,她在勾引他的爸爸吗? 怒,一下子就在体内扩散。 真想狠狠地,扇他一巴掌,看能不能清醒。 “对了,我正想跟你说,我要跟温柔,结婚了。”放下手中的碗筷,上官寻拿起莫温柔一只空闲的手,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上官泓脸色的变化。 上官泓眸色微变,看向莫温柔温声问:“你想清楚了?” 莫温柔震,什么结婚? 她压根不晓得。 然而在她的心里除了丝怒和震惊外,还掺杂着另外的一种情绪…侮辱。 她喜欢他,没错,但,她绝对不会成为别人利用的棋子。 此时此刻,莫温柔很清楚,自己不过是上官寻拿来气上官泓的一只棋子。 想要抽开被握住的手,无奈被牵得更紧,莫温柔目光瞪向上官泓,那眼里是满满的厌恶,上官寻,你未免太过狂傲。 上官寻也在瞪着她,眸光是赤裸裸的威胁,阴冷,无情。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四章 上官的惩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