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三章 僵硬的父子关系

而她,是因为喜欢,所以担心吗? 不管怎样,他很感谢。 莫温柔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点头,眸光诚恳,“我是说真的,你要是不开心,可以跟我说,憋在心里,会不好受。” 上官寻微愣,自嘲道,“像我这样的人,你以为,我会有不开心吗?” 她是第一个跟他说这样的话的人。 明明很伤心难过的人,却一直假装着很开心,莫温柔不禁心里微疼,勉强扯出一抹笑,随即躺个好姿势,闭上眼睛,“不是当然好了。” 上官寻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沉默良久,开口调侃道:“如果你不解释,我当你爱上了我。” 莫温柔微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官少爷,我能阻止你心里想什么么?” “本少爷只想知道是不是。”上官寻沉着声,身体往莫温柔身边移了移,两人的距离更近一些,莫温柔怔,脑袋一热,急急叫道:“你别靠过来。” 两人这样床上对峙的感觉,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头色狼。 “怎么?那么怕我?”上官寻声音淡淡,眸子不自觉蹙起。 莫温柔错愕,他的话题转的太快,思路有点跟不上了。 “我很困。”莫温柔低声说着话语,身子微不可闻地往后移,“我看还是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 上官寻见莫温柔逃避问题,便当她是默认了,眼底的喜悦之色逐渐取代阴郁,“睡吧。” 莫温柔微愣,不明白他今晚怎么就那么爽快。 第二天一大早。 上官寻和莫温柔两人早早下楼,一如既往,上官泓已经坐在主位上吃着早餐。 “伯父早。”莫温柔礼貌地问候。 上官泓的目光从上官寻的身上掠过,视若无睹,“早。” 上官寻沉默看着上官泓,没有问候,直接走到餐桌的另一坐下,莫温柔诧异地看着他不礼貌的举动,刚才也看到上官泓看上官寻的眼神里还有着浓郁的怨恨,莫温柔心里不禁替他们父子感到担心。 父子两因为一个女人,把关系搞得这么僵硬,实在没有必要。 “没教养!”上官泓怒。 上官寻神情自在,脸上的笑意优雅,冷冷地讥诮,“爸,我这不是让你教的吗?” 上官泓大怒,一掌重重拍落在餐桌上,桌上的几杯牛奶摇晃几下,听得他斥道:“上官泓,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上官寻脸上挂着凉凉的笑,“当你这样对我的时候,有把我当成你的儿子吗?” 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在公司上动手脚。 以前对他,是埋怨,那么现在呢? “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要证明你有多厉害吗?我就伸长脖子,看看你究竟有什么难耐。”上官泓冷哼。 上官寻缓缓站起来,勾唇,眸光冰冷,“你放心,我的命硬,还没那么快死!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即瞬间,两人的矛盾升华到极点。 “你以为,你撤资,威胁所有有关的企业不准跟我合作,就奈何的了我吗?”上官寻勾唇冷笑,“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上官寻告诉你,没有你,我一样能将宏业打上国际。” 上官寻冷冷瞥一眼上官泓,毅然离开。 莫温柔一直忧心忡忡地看着这一幕,插不上半句劝慰的话。 上官寻这次,不仅让上官泓感到颜面无存,更让上官泓认为他,桀骜不驯,恐怕这一次,上官寻有苦吃了。 上官寻离开后,上官泓整个人颓然坐下,高傲的眼睛里有着别人看不到的失落。 “伯父,秩耀可能是心情不好,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莫温柔低声替上官寻说着好话,也在刚才上官寻的一番话中才知道,原来上官泓对上官寻采取了这么多胁迫的行动。 上官泓摆摆手,被上官寻气的满脸通红,“你不用替他说话,不让他受点教训,他是不会懂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话刚说完,接着上官泓有些艰难地座上站起来,一步步走上楼阶。 莫温柔看着上官泓苍老的身影,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连着几日,上官寻不曾回过别墅,上官泓在书房的时间越来越多,她知道上官泓虽然没有出去,却能利用电脑,掌控上官寻的一切,两父子的关系更是因此僵持不下,间隙直线上升。 火药味十足。 莫温柔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尤其是几日不见上官寻,心里愈发着急,生怕他会支撑不住。 虽然她并不知道上官寻的能力究竟有多强,但她知道,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宏业’是上官泓一手打造出来,人脉极广,即使上官寻再怎么有能耐,也会不敌上官泓这个强劲的对手。 今日一早,王嫂说上官泓没有出来用早餐,莫温柔吃也不吃,立刻让王嫂准备好,她带着进去书房。 连敲几下,里面终于传出回应的声音。“进来。” 莫温柔推门,径直走到书桌旁,站在上官泓的面前,“伯父,你今早还没用早点,先吃些吧。” 说完话,莫温柔走近将早餐摆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侧边,抬头观察上官泓的神色,连着几日对着电脑的上官泓,脸色极其憔悴,威严中透着几许苍白,颓败。再无之前抖擞的精神。 上官泓抬头,神色带着挥之不去的疲倦,伸手捏了捏眉心,声音粗哑,“你拿出去吧。” 莫温柔沉默,站着不走。 上官泓复撑手扶住额面,垂下眼眸,那神色疲倦不堪。莫温柔见此,轻声道:“伯父,要注意身体。这些天,我看你的精神不是很好,你还是先休息下吧,好吗?” 据王嫂说,上官泓已经是连着几日都呆在书房里,吃的喝的都很少,精神一天不如一天。 假若是三十年前的上官泓,熬几天的夜,不成任何问题,但如今上官泓已入中年,身体再不如从前。 但由此也足以看出,上官泓要教训上官寻的心是有多坚决。 上官泓眉宇微皱,见莫温柔还没出去,不禁抬头看向她,“你是怕我一下子搞垮他,还是真的在担心我?” 莫温柔想也不想回答,“伯父,不管是你还是秩耀,我都不希望你们有事。”上官泓神色微动,眉宇间闪过迟疑之色,莫温柔紧抓住这个机会,继续劝道:“伯父,不管怎么说,秩耀是您的儿子,在他的立场上,他又怎会不担心你这个父亲?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难道你真的忍心,让你们的父子情就因为一个女人而闹得不愉快吗?” “是他自找的。”上官泓仍是恨恨地道,怒气难平。 上次的事情,让他脸面尽失,他若不好好教训这不孝子,这作为父亲的,尊严往后往哪搁? 莫温柔面无表情,眸眼平静无波,“他始终是您的孩子。” 一句话,胜过了千言万语。 上官泓沉默,在深思着这句听着简单的话。 见此,莫温柔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在这之前,你们父子之间,不是都很好的么?这一次,是他任性了,但不管如何,家事始终是家事,牵扯入公事,损害的,仍是自家利益,这又何苦呢?” 上官泓微愣,不禁对莫温柔另眼相看。 不想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孩儿,竟能说出一番这般耐人寻味的话。 的确,他撤资宏业,阻挡外来投资力量,表面上看起来,损害虽是不大,但其中仍是费了不少人事,算起来,很不划算。 经商之人,要的是精明,每走一步,都要深思熟虑,否则宏业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成绩? 上官泓略微迟疑,心情略是显得平稳,忽而赞道:“秩耀能认识你,是他的运气。” 莫温柔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从温和的声音中,听得出上官泓的怒气已经逐步压下,心里不禁一喜,脸上不由自主露出灿烂的笑容,“伯父,过奖了。” 上官泓若有似无地点头,莫温柔心知即使让上官泓重新注资,让他心情平复,也需要些时日,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静静退出书房。 接下来的日子,莫温柔对上官泓极为照顾,由此更是让上官泓对她的印象极好,很是喜欢,满意。 而上官寻发现最近公司经济终于能够松宽一些,对头那边动作对他的打压逐步慢下,没了动静。 宏业的运作恢复正常,不再紧张兮兮的。 星期天的中午,上官寻终于能够闲下来,回家好好地洗个身子,还有这些日子里来,尽管因为公司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依然想念着的女人。 上官泓坐在大厅沙发,一身灰色的中国民国服装,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经济新闻,即使不言不语,浑身仍带着股肃穆之气。 虽然他常年在国外,浑身却拥有着独属于中国的正气和威严。 这几天因为恢复休息的他,精神抖擞,神采奕奕。 莫温柔在一旁犹如佣人般伺候,将已经动手切好的睡过摆放在他面前的玻璃桌上,时不时叉上一块苹果递给他,伺候十分周全。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三章 僵硬的父子关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