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九章 争锋相对

琳达倏地从床上起来,蓝色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莫温柔看,高挑的身材足足比莫温柔高了半个头,靠,好歹莫温柔也是有一米六五的,在这个女人面前逊色,她心里极其不爽。 “我只是想来问你一声,你认为,秩耀会喜欢你吗?”琳达姣好的脸蛋带着自信满满的笑,挺直婀娜多姿的身材,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莫温柔笑,“不知道这个问题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突然想起早上吃早餐时的情景,一早上琳达都是盯着上官寻看,那眼神就好比猫看到老鼠般的欣喜,莫温柔心里来气,声音也不禁提亮了几分。 琳达直视莫温柔,“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再继续待下来,像你这样的女人,顶多让秩耀保持几天的兴趣,不出几天,他就会感到腻了,与其让他狠狠地抛弃你,还不如你自己有点自知之明,早点离开。” 琳达说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也是到今天,莫温柔才发现的。 只是,这个顶着个外国人的样貌的女人,在她内心里实在没什么好感。 “琳达小姐什么时候对我跟秩耀的事情感兴趣了?”莫温柔优雅一笑,琳达的话的确很撞击她的心灵,不仅仅是酸,还夹杂着丝疼痛,然而,她笑的愈加灿烂,“其实,琳达小姐你不知道,我对秩耀,很有信心。” 如果,她跟上官寻是情侣关系,兴许她会因此而生气,甚至是伤心难过。 但是琳达错了,她跟上官寻,顶多是合作的伙伴。 在自己不清楚上官寻对自己的感情时,她绝对不会盲目地去付出。 琳达没有想到莫温柔会这么淡定处之,微愕,随即又笑的花枝乱颤,“我看也是吧,像你这样的女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抛弃过,所以,你应该已经做好随时离开秩耀的心理准备了吧?” 琳达手搭上莫温柔的单薄的肩膀,莫温柔侧目瞥一眼,不以为然,琳达脸上绽放着刺眼的笑,“温柔,大家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的!” 说完话,琳达的目光大刺刺地看向莫温柔的胸部,眼色鄙夷。 “琳达小姐,你这么关心我的事情,最好不是看上秩耀了。”莫温柔退缩回肩膀,目光冰冷,只是琳达,琳达的手跌落空中,她唇角溢出优雅的笑,眸色却冰冷如寒潭,“要知道,你即将跟伯父结婚,秩耀的事情,他自己也自会有分寸,而我呢…”莫温柔移落目光在琳达呼吁而出的高挺上,冷冷地笑,“起码我的,不是山寨货。” 莫小姐狠狠地讽刺一番,是可忍孰不可忍,胸大了不起吗? 她莫温柔的也不差。 她之前还以为琳达会是真的喜欢伯父,但如今看来,的确是她太天真了。 上官寻说的对,这个女人,完完全全就是为了钱。 只是琳达,怎么突然把目标锁定在上官寻的身上了? 琳达气的两眼冒火,怒指莫温柔,“你凭什么污蔑我?” “是或不是,我不清楚!当然了,个中真相,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莫温柔面色平静,“琳达小姐,你要是觉得我说的话很过分,你可以现在就离开,又或者,把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去告诉伯父,不过,你最好想清楚,其中的利弊。” 莫温柔断定琳达绝不可能会到上官泓的面前告状。 今天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令上官泓,或者上官寻不满,琳达不是过分愚蠢的女人,不可能会在自己的目标面前暴露自己狰狞的一面。 琳达再次被气的哑口无言,本想着过来奚落一番,没想却被人反嘲讽。 她还发现,这个女人,不像表面上看到的好对付。 “莫温柔,你一定会是最终失败的那个!”琳达猛然推开琳达,大步过去开门,离开。 离开时恶毒的诅咒,却令莫温柔莫名地感到好笑。 失败? 她从不认为,自己会跟上官寻一辈子。 更何况,现在的他们,只是处于交易的关系。 她承认,今天的交谈,令她的心很不舒服。 想着想着,莫温柔躺在床上,昏沉睡去。 等她一觉醒来,已是下午的三点。 在房里百无聊赖,莫温柔决定出去后花园走走。 后花园左侧边并排列放许多花圃,花的品种极多,颜色鲜艳,加之天气晴朗,让人有个很愉快的心情。 在花圃的一角,摆放着一套供休息的桌椅,莫温柔走过去坐下,上面安静地放着一本商业书。 莫温柔拿起来,打开,里面的内容几乎都是在说关于如何去管理一家公司的方案。 几分残旧,估计已有好些年的历史。 莫温柔觉得有趣,便接着看下去。 兴许未来哪一天,她也用得上。 很巧的是,上官泓在这个时候出来。 莫温柔站起来,露出礼貌的微笑,“伯父,你好点了吗?” 上官泓笑意尽达眼底,“好许多了。”停了停,看见温柔手中拿的书,笑问:“你喜欢看这样的书吗?” 温柔低头看一眼书本,微微一笑,“刚好在这里看到,就随意翻翻。”举起手中的书,问,“是你的吗?伯父?” 上官泓脸上的笑意不减,手拍拍莫温柔的肩膀,示意她坐下,自己又在另一个位置落座,发出一声叹息,“这本书,跟了我好些年咯。” “伯父,这本书,讲的都是关于商界的事情,看起来虽然简单,可要是真正做到,恐怕,没几人能做到。“莫温柔下定论道。 一个好的领导家,必须要对自己的员工知根知底,更要懂得恩威并施。 书里所讲,条条是道,可要是做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上官泓的眼里闪过丝赞许的光芒,”没错,当年,我就是靠着这一本书,才走到了今天。” 虽然不全是因为书的功劳,可很多事情,都得到了启发。 上官泓脸上的皱纹很深,眉宇间还透出丝淡淡的苍凉。 他说到最后的声音很低,似乎在可以压抑着体内的情感。 心事重重! 莫温柔想,这样一个男人,叱咤商界,呼风唤雨几乎是唾手可得的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是令他伤身的呢? 想到此,莫温柔不禁想到琳达。 琳达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先不说她对上官泓是否有感情,可单凭她所说的那些话就足以看出来,太以自我为中心。 这样的女人,不会把心,交出去。 更加不会让男人轻易住进去。 “伯父,你有心事吗?”莫温柔壮起胆子问,面对上官泓这样严肃的长辈,她是有点害怕的。 还有… 敬佩。 上官泓抬头看她,摇头,“不是,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而已。” 上了年纪的人,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从前。 但是,像他这么高傲的男人,绝不会在别人的面前提起。 更加不会让人感觉到他的苍老。 在外人面前,永远摆出一副年轻活力,潇洒自在的模样。 莫温柔由衷一笑,“那就好!最近天气变化多端,伯父要注意身体。” 关心着上官泓,就好像在关心着爸爸,望梅止渴,看着伯父,脑海里,会不由地浮现爸爸的模样。 心里也能得到丝丝宽慰。 “嗯。”上官泓的神色复杂,看着莫温柔的目光多变怪异。 那种眼神,就好比猎人看到猎物的眼神,炙热,疯狂。 还有…… 贪婪。 莫温柔心里一怔,随即站起来,微笑,“伯父,我不打扰你清休了,先回房间!” 不等上官泓说话,莫温柔已经快步离开。 身后,是一道炙热紧随的目光。 回到房间没多久,仿佛只是一瞬间的时间,房门突然响起,紧接着被推开。 黑色修长的身影走进来,莫温柔躺在沙发上,听到声响,像只惊弓之鸟,腾坐而起,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神色紧张。 “你回来了?”看清来人,莫温柔紧绷的弦即刻断裂,整个人都轻松下来,松了好大一口气,吓死她了,她还以为是上官泓呢。 想起在后花园时,上官泓的那个眼神,活似要将她生吞了似的。 她已经二十岁,成年人了,分辨地出来每种眼神表达出来的意思。 而上官泓的那种眼神,就好像……好像上官寻每次凌虐她时的恐怖,甚至,有些许暧昧。 她真的被吓到了。 “你怎么这个表情?”上官寻走过来,伸手探额,“没发烧,还以为你不正常。” 定了定神,莫温柔总算恢复了状态,真是的,一点也不会关心人,狠狠地白他一眼,“做噩梦了可以吗?” 多看几眼上官寻,她才发现上官寻跟上官泓长得一点也不像,但是她发现,上官寻跟上官泓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冷酷! 现在冷静地想想,莫温柔心里突然有点愧疚,兴许她自己想太多了。 上官伯父,又怎么会对她有兴趣呢? “什么噩梦这么惊险?”上官寻十分感兴趣地瞅着她看,两人近距离对视,看着上官寻那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将人吸进去。 莫温柔连忙转开视线,“你快换衣服,要下去吃饭了。” 莫温柔起身,准备离开。 上官寻及时伸手拽住她,勾起冷毅的薄唇,“不等我?作为女朋友的,要时刻在男友身边服务。” 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好像她真的是他女朋友一样。 不禁想起下午时,琳达说的一番话,到现在,心里还是酸酸的,莫温柔不温不火道:“你的女人大把,只要你愿意,任何一个人,都能当你的女朋友,这样,她们就能呆在你身边,随时待命。” 想了想,又补充说,“忘了告诉你,两个人在一起,是要互相尊重的,像你这样的想法,就算将来交到女朋友也会被吓走。” 上官寻的脸色铁黑,这个女人竟然这样描黑他。 她懂他吗? 知道他是个怎样的男人吗? 除了霸道,还是霸道之外,其余的,还是不错的。 上官小朋友很天真地想着,天知道霸道两个字能决定一段感情的命运。 “你不就是我女人?”上官寻刻意强调,非逼着莫温柔去接受成为他女人的这个事实。 “拜托,情况完全不同。”莫温柔汗颜,跟上官寻相遇到现在,完全跟她脑子里想的跟不上节拍好不好? 谈恋爱,谈的就是心跳,还有甜蜜。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九章 争锋相对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