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八章 俘获琳达

拉菲,产自法国,被称为葡萄酒王国中的‘皇后’,上官寻会迷上它,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是他记得妈妈喜欢喝拉菲酒,记得妈妈说过,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它酒香芳醇,给人种典雅的意境。 站在暗红的木质桌前,开瓶,倒酒,开展一系列的动作。 上官寻巧力摇晃高跟杯,送酒到鼻翼间,细细品闻,浓郁的酒香扑鼻,在整个室内散发弥漫。 而他沉闷的心情也随之而消散,与浓郁的酒香融合,浪漫中夹杂丝伤愁。 他有多想念母亲,就有多怨恨父亲。 所有的一切,归根究底,全拜父亲的花心所致。 如今,还想要再娶? 后妈? 哼! 轻轻品尝一口红酒,轻含,吞下,香醇的酒香立即在口齿间流窜,柔弱棉絮,淡淡的感伤。 上官寻深邃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想念,唇角勾起,流溢出丝嘲讽和冷笑。 上官泓,我又怎么会,让你继续伤害我,泉下的母亲?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呢?”突然间,一道娇柔的女声不速响起。 紧接着,一只白嫩的手轻柔地搭上上官寻的左肩。 上官寻唇角勾起冷笑,鹰一般的眸子闪过犀利的光芒,转身,冷冷地问:“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他的声音,如同冰雕,冷的能穿透铜墙铁壁。 “很意外吗?”琳达娇笑一声,外穿白色睡袍,红唇绽放开灿烂的笑容,“你父亲带我来过,我自然就会来了。” 琳达的笑容,含着丝骄傲的意味。 而她的话,却让上官寻深不可测的眸子瞬间阴郁,脸色阴沉恐怖,他有想过,兴许是琳达在撒谎,可酒库的位置,极其隐蔽,就算琳达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进来。 就算是想找个借口欺骗自己,也是枉然。 他记得他说过,这个地方,母亲离世后,只能他们父子进来。 其余人等,都不准踏进半边。 当年,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说这个地方,只属于他们一家三口。 如今,违背誓言,更是将他最后的一丝敬爱也毁了。 唯一能够让他感受到有家的温暖的地方,只有母亲身影的地方,被别人来侵占,玷污了。 所有的一起,跟着变味。 他的恨意,在父亲这个举动过后,变得更深。 双拳握紧,眼中闪过算计的精光。 “既然来了,喝一杯?”上官寻声音放柔,神色暧昧。 琳达见状,整个身子顺势挨近上官寻几分,一双红唇,红的惊艳,“好啊。” 她内心分外得意,为自己的魅力而感到骄傲。 从一开始,她就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得到上官寻的青睐。 上官寻唇含笑意,取来杯子为她倒下红酒,极其绅士,“干杯。” “干杯。”琳达两眼发亮,笑意不减,眼神极其诱惑。 酒库的气氛升华,浪漫中漂浮层丝丝的迷离,迷离中掩饰不住的暧昧。 几杯酒水下肚,琳达两颊红润光泽,红唇娇艳,神色妩媚,只要是个男的,都会被迷住。 所以也难怪上官泓这老头子愿意跟她结婚了。 顺着酒力,琳达整个身子往上官寻身上靠去,浓郁的香水味令上官寻反感地皱起眉头,双手违心地搂上她的腰际,“琳达,你真的喜欢我爸爸吗?” 琳达娇媚一笑,双颊透着粉红,醉酒胆儿壮,“相对来说,我更喜欢的人,是你!”琳达发出几声娇笑,不满地嘟起嘴,扭捏着身子当即褪下外袍,“好热……” 睡袍褪下,她内里穿着一件粉色蕾丝睡衣,上下部位仅是半透明的蕾丝遮挡,扑朔迷离,诱人沉沦。 红果果的诱惑。 “这么说,是喜欢我了?”上官寻提手勾起她尖细的下巴,眸子与他对视,他的眸子深不可测,如同漩涡,勾人心智。 这个女人,比想象中还要好勾搭。 这样的女人,哪里资格进上官家的门? “你说呢?”闻着上官寻身上独属于男人的气息,琳达意乱神迷,身子紧紧贴着上官寻,扭动着傲人的身姿。 上官寻冷眸挑起,闪过淡淡的嫌恶,微不可闻,伸手抚摸琳达的柔顺的长卷发,冷峭中带着柔情,“我就说,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会不喜欢我。也不枉我对你如此了。” 琳达有着傲人的自信。 认为上官寻话中意思正在向自己表白,开心的笑靥如同一朵灿烂的花朵。 笑容璀璨。 春光满面。 说实话,她酒量好的不得了,只不过是装醉,试试上官寻对她是什么心思而已。 这个结果,令她很兴奋。 他的身材很精壮,手臂上的肌肉比石头还硬,单单是摸着,都能令她热血沸腾。 “秩耀,我就说,你一定也会喜欢我的。”琳达娇声笑道,觉得那么理所当然,身子愈发地往上官寻身上贴,恨不得用胶水粘起来。 她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尤其是贴在上官寻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抚摸他结实的肌肉,想象到滚床单的功力又多强悍,恨不得将他扑倒。 上官寻凑近,温热的气息贴在耳畔边轻叹:“可惜,你是我爸的。” “不,只要你喜欢,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琳达色迷心窍,双手紧紧楼上上官寻的脖子,真诚地说。 上官寻笑容明媚,“是吗?” 琳达用力地点头,娇嫩的红唇凑近上官寻那双红的极致的薄唇,魅力无限。 上官寻微不可闻地躲开,笑意在眼底氤氲而开,“这么晚了,你还是先回房,以免被我爸察觉,看到就不好了。” 琳达十分不舍,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上官寻,眼里有着浓重的哀怨。 如果一开始就认识上官寻该多好? 相比起上官泓,上官寻的身值要上官泓强好几倍。 虽然财产相比起来上官寻要稍逊些,但是,这个世界上哪个女孩子是不喜欢帅气的男人? 她的心,已经被上官寻给俘虏了。 不惜一切,她都要跟上官寻在一起。 琳达离开后,上官寻的深邃的鹰眸掠过一抹森冷的寒意,那股寒意在酒库里四处横窜,弥漫。 第二天早晨。 几人一起吃早餐,气氛却变得异常。 琳达的视线一直逗留在上官寻的身上,眸子里流溢出火热的觊觎。 莫温柔原以为是自己看错,可从上官寻一坐下来,琳达的目光不曾从他身上移开过。 “爸,公司开研新的企划案,打算再A市一代增添多几个旅游景点,把你认为呢!”上官寻喝一口牛奶,温声说道。 上官泓眉头微蹙,复又松开,声音粗厚,“吃早点的时间,公事就不说了。一切你看着办吧!” 相对于上官寻的能力,上官泓是毋庸置疑的。 年仅二十二岁,在A市独树一帜,不得不说上官寻的做事能力跟魄力是多么强悍的。 上官寻点头,目光从琳达的身上掠过,琳达明目张胆地使出电眼,这一幕,莫温柔看到,心里有股说不出的诧异,还有…酸楚。 上官泓猛然轻咳一声,琳达立即慰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上官泓目光凝重,看她一眼,摇摇头。 “爸,你好好休息,要是不舒服就让王嫂请张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上官寻温声关怀,张医生是私人医院里的医生,也专门为这一家子服务,他站起来,“爸,我吃饱了,先去上班!” “去吧!”上官泓挥挥手,神色异常,却看不出他心底在想什么。 上官寻深深看他一眼,转身,拿过佣人递过来的西装,潇洒地离开。 整个早餐的时间,莫温柔没有说一句话。 默默地回到房间,没隔一会,门被敲响。 “来了。”莫温柔回应一声,快步走过去开门,“琳达?伯父他还好吗?” 琳达的造访,莫温柔感到很诧异。 琳达越过她,径自走进房间,目光四处逡巡一番,房间的设计偏欧式,里边的任何一件科技物品都是由美国最新科技引进。而整个房间的光线充足明亮,落地窗背向美丽的海景,周围还有几颗木棉花树,能看见每天的日落。 这么好的房间,竟然让她充当了这里的女主人,琳达心里极度不忿。 又转头看向莫温柔,讥讽道,“能住这么好的房间,是不是很开心?” 语气冰冷,还含着一股子的酸味。 莫温柔不清楚琳达的动机和用意,只觉得琳达这一句话,很伤自尊。 这个房间再好,房子再漂亮高档,也不属于她的。 她,更不稀罕。 “琳达小姐来,只是问我这个问题吗?”莫温柔冷冷地问,眉毛皱起,目光嫌恶地看着琳达的一身打扮。 黄色紧身连衣裙,长度只在下方十寸的位置,刚刚好把屁股包起来,低胸,像球一样大的胸部呼之欲出,白花花,圆滚滚,嗯,身材很火爆,很诱惑,如果是男人的话,一定很喜欢,但,她是女人!讨厌这种舞厅小姐的打扮。 “当然不是!”琳达发出几声娇笑,走到白色的床边,整个人不请自躺下去,呈人字型,双手在被子上抚摸,心驰神往,脸上露出迷恋的神色。 随手卷起一角被子,放到鼻子边闻着,淡淡的薄荷清香,是上官寻身上的香气。 等她跟上官寻在一起了,非把这床被子还有床垫,统统换掉。 让她身上的味道,永远地消失。 “琳达小姐,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莫温柔的声音又冷了几分,眼里的厌恶随心而发,她真怕自己忍不住一脚把她踹出去。 恶心的女人。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八章 俘获琳达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