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七章 合好无果

可人生本是游戏,他不会因此而结束他认为有价值的生活。 比如,女人。 “伯父不要难过,总会好的。” 为人父母心,谁不是用心良苦,莫温柔一直以为上官泓就跟她自己的父亲一样,那么简单。 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 然而她入世未深,却不知道,世界上,也有自私的父亲。 上官泓走来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她的眼神,有几分难以看出的情绪,“温柔啊,以后只要就劳你多费心了。”说话间,上官泓突然伸手触摸上莫温柔被打的左脸,关心道:“等下你让王嫂给煮个鸡蛋敷下,能消肿。” 莫温柔微不可闻地偏开头,点头,并没看出上官泓眸光里的意味。 心情复杂。 上官泓给她的感觉,跟爸爸的不一样,他所带给她的,令她感到有点反感,恶心。 与此同时,琳达开了上官寻的房门,小心翼翼地看一眼二楼四周的动静,看没人在,扭动臀部,无比风情地进去。 坐在床沿边,上官寻双眸紧闭,看样子还要些时间才能醒过来。 西下的红霞正好照进他的卧室,橙红色的余阳映照在上官寻精毅的脸上,为此增添丝神秘,还有魅力。 他眉毛浓密,鼻子高挺,薄唇,五官精致宛如雕刻而成,尽管动也不地地躺在床上,身上冷峻的气息依然令人难以呼吸,他高贵,冷漠,铁血。 琳达看的几乎忘情,伸手情不自禁地触摸上上官寻的脸颊,红唇蠕动,极想尝尝,这个男人的滋味。 像这样的男人,就算是没钱,她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更何况是像上官寻这般,高傲地像个高高在上的王子呢? 琳达俯身,想要一尝美男的滋味。 门,开了。 她的动作也乍然而止。 “琳达……”莫温柔进来,看到琳达,吃了一惊,“你在这里做什么?伯父在找你!” 琳达淡定自若,站起,转身,绽放出自信的微笑,“没什么,我见无聊,就进来看看秩耀了。”她朝着莫温柔走过去,“既然你回来了,接下来就由你好好地照顾秩耀吧,我出去了。” 出去时,琳达笑盈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莫温柔愕然,直到琳达出去带上门时听到声响才回神,奇怪的女人。 她心里隐隐觉得,这个琳达好似很怪异。 但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 算了,事不关己,绝不操心。 莫温柔走到床边看着上官寻,窗外的夕阳透过落地窗照在他的脸上,看他熟睡的神色,眉峰皱起,并不安稳。 她走过去,拉上窗帘。 晚九点。 莫温柔从浴室沐浴完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上官寻竟然已经醒过来,悠闲地靠坐在床头。 擦着头发的动作停住,莫温柔看着上官寻的神色,分外紧张。 她多怕他接下来,会狠狠地皱她一顿。 晚午时被他打的那一巴,到现在还疼呢。 “你站在那做什么,过来!”上官寻冷声道,看她呆若木鸡地站在那,好似他是怪物。 莫温柔怔了怔,缓慢地移动步伐,走到床沿边,“你醒了,饿吗?我去叫王嫂给你准备吃的。” 想要借机遁走,上官寻声音凉凉地叫住她,“你很怕见到我吗?” 莫温柔动作止住,违心地回答,“不是,我只是怕你饿到了。” 不怕才怪呢,整个神经病病人,换成别的女人,早已经被吓跑了。 就她倒霉,上辈子肯定坏事做的太多,才会招惹上上官寻这种变态狂。 “过来。”上官寻声音放柔,拍了拍床沿,示意她乖乖地过去。 莫温柔踌躇不定,良久,才迈动步子走过去,坐在床沿侧边,“我……” “疼吗?”上官寻抬手,摸着她被打的脸颊,眸光柔情四射,夹杂丝心疼。 头一次被他柔情对待,莫温柔鼻子不禁酸溜溜的,双眼泛红,摇头,几分倔强,“不疼……” 上官寻唇角勾起,温柔地搂她入怀。 他承认,自己一早就已经将她定位,当她是那种玩弄爱情的女人。 许多次,他控制不住的暴戾。 莫温柔受宠若惊,想过一百遍上官寻醒来的画面,却不曾想过,他会对她这么温柔。 “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上官寻抚摸着她头上湿湿的长发,语气仿佛是在哀求。 莫温柔抬头看他,“什么事?” “答应我,以后不再跟傅川见面,可以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越来越在意,不愿意看到她跟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尤其是傅川。 他期待她点头,说一句好字。 莫温柔感到无奈,她跟小石头只是朋友,很纯洁的关系,更何况,他们除了小时候相处的时间比较长,现在对他们而言,对彼此的印象都很模糊。 他究竟在在意什么? “秩耀,我跟他的关系,只是朋友!”莫温柔淡淡地说,试图让上官寻放下对她们的成见。 不要每次她跟小石头碰面,都被他误解。 不禁如此,好像每次遭到他的凌虐,都是跟小石头见面以后。 再这样下去,恐怕在协议完成之前,她就已经没命了。 上官寻拉下脸,眸光冰冷,“你的意思不管是怎么说,都是不愿意,是吗?” 为什么她就是不肯跟傅川断绝往来呢? 她以为他是什么?只会一直都呆在她身边,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吗? “秩耀,你听我说,我跟小石头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我向你保证,好吗?”为了自己以后的安危,莫温柔立证自己的清白。 可是上官寻向来是个霸道的男人,他要做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别人反抗。 所以,他不让莫温柔跟傅川见面,就算莫温柔再怎么解释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简单,友好,也一定要顺着他的意思去办。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反对两个字。 “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不愿意跟他断绝关系!”上官寻怒火中烧,声音倏地飙高,吓得莫温柔整个人都跳起来,无奈地看着上官寻,“现在我们不要谈这个,以免你又生气。” 熄火,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否则上官寻情绪失控,又不知道会对她做出怎样的事情。 上官寻浑身充斥着冰冷的气息,幽深的眸子怒气昭然,“莫温柔,你就是不愿意跟他断了,是吗?难道,他就这么重要?” 莫温柔无可奈何,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说。 她闭上眼,深深呼吸一口气,“他是我朋友!” 良久,莫温柔干笑两声,“真是好笑,其实我们也只是朋友,不是吗?我跟你之间,除了做了跟男女朋友之间的亲密举动外,还有什么吗?你太霸道,永远不会给别人喘息的机会。你只认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上官寻,我告诉你,我跟你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不要逼我。” 几天来的压抑,如数爆发出来。 说出来虽然舒服很多,可将面临的,又是另外一场浩劫。 你看,上官少爷的脸,已经黑的可以跟包大人比拼。 “就算是,你也只能我碰!”上官寻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又想起今天在商场看到傅川搂着她的画面,妒火中烧,犹如烈火焚烧,“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说完,上官寻捏住莫温柔的下巴,狠狠地吻上去。 霸道,粗鲁,狂热…… 莫温柔感觉自己快无法呼吸,胸腔的空气被他一点点吸走,即将窒息。 莫温柔胸口有气,在上官寻的眼里,恐怕她连一个妓女都不如吧? 想要就要,想折磨就折磨,她莫温柔是一个人,不是玩偶。 越想越气,莫温柔狠一咬牙,当即听得一声吃痛的闷哼声,口腔内洋溢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上官寻立即抽离,靠,被她咬流血了。 当一个人,下定决心做出某种壮举之后,总会后悔。 莫温柔就是这个典型的代表。 她咬了他,接下来的下场,岂不是更加悲惨? “我……” 上官寻眉头紧蹙,深邃的眸子怨恨地瞪着她,莫温柔想要道歉,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咬都咬了,道了歉他就会放过她吗? 这个男人这么小气,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你因为他,而咬我?”上官寻冷笑,看着莫温柔的眼神分外受伤,竭力隐忍着体内咆哮的怒意。 他身上的气息很冷,就好像有一张网将他围住,不让人靠近。 “上官,我……对不起……” 那个眼神,看的莫温柔莫名心悸,又心疼,不知道为什么,咬了他,她心里好难过,尤其是闻着那股刺鼻的血腥味,她的眼泪忍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上官寻冷冷地道:“莫温柔,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永远也别想得到。” 恨恨地瞪一眼莫温柔,转身,离开。 “对不起…”看着上官寻离开的背影,莫温柔呢喃着,整个人瘫坐在床上,眼神黯淡。 上官寻感觉胸口被东西卡住,极度难受,走出在一楼大厅,每次,只要一感觉到不舒服,他就会选择去一个地方。 酒库。 酒库位置处于地下室,这个地方,除了平时让佣人下来打扫卫生之外,其余时间,除却两父子,一律不准外人内进。 上官寻缓步走下几步阶梯,伸手触摸右边墙壁,开灯。 里边的陈设他完全是按照欧美的一家葡萄园的设计完成,酒柜分成三排,按照年份,品种,以及产地按顺序归列,再区分开红酒,白酒等。 而灯具则是从美国引进,全球最低温的迷幻灯,穿插安装在每个酒孔上方,而另外在天花上装了一盏彩色灯盏,配合着酒库的陈设,渲染出浪漫的气氛。 上官寻熟练地走到中间的酒柜前,抽出一支红酒,动作娴熟。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七章 合好无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