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六章 温柔受伤

“既然你不想跟上官寻在一起,那么就跟他说清楚,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傅川略显地激动,两手的力度加重,莫温柔眉头深皱,他抓疼她了。 莫温柔态度闪缩,“小石头,你弄疼我了。” 一语惊醒,傅川立马撤开两手,莫温柔可怜兮兮的模样楚楚动人,傅川忘情,心疼地将莫温柔搂入怀里,“温柔,其实我……我喜欢你。” 莫温柔震惊,眼睛倏地睁大,一时间忘记推开傅川。 “傅大少爷,不错嘛,光明正大地搂着我的女人。”讽刺的男声低沉隐忍,上官寻双手插兜,离他们一米远,眸子迸发出冷锐的光芒,该死的女人,突然间跑开,竟然在别的男人怀里。 这个女人,一直当他是傻子,耍地团团转是吗? 上官寻的声音形同鬼魅,莫温柔一听到,浑身打个颤,迅推开傅川,害怕地看着上官寻。 糟糕,这下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傅川无视上官寻眼里的怒意,将莫温柔护在身后,这个动作愈加勾起上官寻体内的积怒,傅川笑意温文儒雅,“上官,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女友的。” 上官寻上前几步,冷冽的目光从莫温柔身上掠过,冷笑道:“真是好笑,傅大少爷什么时候对我上官寻的私事也感兴趣了?” 一开始他就看穿傅川对莫温柔的心思,越是如此,他上官寻,越要证明给他看,莫温柔,是他的! “过来!”上官寻盯着傅川身后的莫温柔,声音冰冷,口吻命令,不容拒绝。 莫温柔一震,下意识的就要走过去。 她如何也无法脱逃上官寻的魔掌。 “温柔……”傅川拉住莫温柔,深情的眼眸像在乞求她不要过去,莫温柔对上他的眸子,略是感动,小石头是她的好朋友,她不能连累了,“小石头,对不起,我走了。” 小石头刚才的那句表白,她听得清清楚楚,不明白小石头为何会喜欢上自己,但她深知,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个完整的女人,她不想误了小石头。 莫温柔怯怯走到上官寻的身旁,怎偏生又教他给看到刚才的一幕呢? 今晚,有事在劫难逃了。 上官寻唇角满意勾起,当着傅川的面一手故意搂住莫温柔的腰身,紧紧贴在他身上,“如果没事,我们先走了,傅大少爷。” 看着两人离开,傅川的眼神犹为受伤。 如果,如果刚才他不顾一切带走她,结局,会不会不同? 上官寻一路拽着莫温柔下楼,丢上车,然后发动车子,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一路上红灯无视,直奔回别墅。 从商场回来到现在,上官寻脸色铁青,有着令人难以忽视的冷酷,还有……恐怖。 “少爷……” 王嫂打算告诉上官寻,上官泓在书房有事找他,在书房等候,殊知上官寻脸色阴郁,一手死拽住莫温柔,气势汹汹上了楼。 王嫂表情流露出震惊,接着是担忧。 不知接下莫小姐会不会被少爷再次折磨。 关上门,上官寻将莫温柔狠狠丢到床上,她还未来得及呼痛,一股强势的重量压迫而来,动弹不得。 “贱人……”上官寻扬手,毫不犹豫打落在莫温柔白嫩的脸上,顿时间,五个手指印在莫温柔白嫩的脸颊上呈现,然,他不为所动,眸光冷冽狠戾,“你很喜欢你的小石头是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女人总是变的那么快,告诉我,究竟要怎样,你才肯留下来。” 上官寻低吼,情绪受控,英俊的脸涨红,两鬓间青筋暴现,改手死死掐住莫温柔的脖子。 喘不过气,莫温柔满脸憋得通红,任由她两只手如何使劲推上官寻,仍是徒劳。 上官寻力度极大,双眼狠戾通红,整张脸狰狞恐怕。 莫温柔惧,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上官……上官寻,你放开我……”莫温柔难受地咳嗽,感觉呼吸就要停滞,全身的血液全部冲上脑门,恐怕他再加点力度,她就能下去见阎罗王。 “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点的眷恋吗?”上官寻痛苦的回忆着过去,脑袋天旋地转,一遍遍地响应着他最心爱的女人狠心离开。 心知上官寻已经完全失去控制,倏然,门外有人敲门,但上官寻置若罔闻,掐住脖子的力度愈加用力,想等着门外的人进来就她,机会渺茫。 莫温柔灵光上过,拱起膝盖,重重地撞上上官寻的两腿之间。 “啊……” 终于因为疼痛而松开手,上官寻眉宇皱紧,整个人瘫软压倒在莫温柔的身侧。 莫温柔猛烈地咳嗽,那股窒息感逐渐褪去。 此时,门被撞开。 上官泓负手进入房中,琳达穿着大红色低胸短裙,将她完美的身材裹住,凹凸有致地呈现出来。 看到房中的一切,上官泓眉目收紧,在眼里酝酿着不知名的情绪,沉着声道:“王嫂,去把少爷扶起来。” “是,老爷。”王嫂和另外一个佣人走过去,将上官寻从莫温柔的身上扶下来,放好在床一边。 莫温柔得到解脱,迅从床上站起,轻声唤道:“伯父,秩耀他……” 琳达眼尖,注意到莫温柔左边脸颊红肿,指印清晰,心知是上官寻的杰作,心里一阵得意。 “他不会有事的,就让他休息休息吧!”上官泓脸色平静,面对上官寻突然的昏厥,并不感到半点奇怪,就连王嫂也是。 “好。”莫温柔看了看床上昏睡的上官寻,也不说什么。 既然上官泓能够如此淡定,这其中,肯定有着怎样的渊源。 只是不管是任何的事情,与她莫温柔都无关。 再者,上官寻昏睡对她有利无弊,自私点说,她还希望上官寻最好一觉醒来后,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起码她不用再遭受他的变态折磨。 “亲爱的,秩耀他这是怎么了?”琳达靠近床一步,深深地看一严就连睡觉也帅气迷人的上官寻,娇声问。 上官泓淡淡地道:“没什么,都是一些旧患了,习惯就好。”看着琳达,接着说,“我们出去吧,让他好好安静地休息下。温柔,你跟我来书房。” “是!” 等人相继离开房间,留的上官寻一个人在房内休息。 莫温柔跟着上官泓进去书房,琳达本也打算进去,却教上官泓拒绝在门外,“琳达,你自己去转转,我等下再来陪你。” “亲爱的……”琳达不依,扭捏着身子撒娇。 上官泓肃起脸色,语气却温和,“乖,别闹了。我跟温柔说点事,完了就陪你!” 琳达蓝色的大眼睛转溜一圈,在上官泓的左脸上亲一下,“好吧,我等亲爱的。” 看着这一幕,从来不八卦的莫温柔也不禁在心里嘀咕,好开放的小妞,张口闭口一句亲爱的,真受不了。 关上书门,上官泓走到桌前的沙发椅上坐下,严肃的神色瞬间和蔼许多,脸上被岁月留下痕迹,纹路斑驳,两鬓间还能看到银色的发丝。 他老了,再不是当年那个叱咤商界的上官泓。 “伯父,您是有话要跟我说吗?”莫温柔轻声问,隐隐觉得上官泓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关于上官寻的。 上官泓点头,神色凝重的看着莫温柔,犹豫良久才开口:“温柔啊,你是秩耀唯一一个带回家里的女孩子,而你,也是秩耀唯一的一个正式女朋友,想来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不低,只是,关于秩耀,有些事情,恐怕你是不知道。秩耀他……他其实有心理病。” 莫温柔闻言并不感到震惊,这一点,她有猜测过。 白天的上官寻,永远是优雅的贵公子,而一到晚上,只要喝了酒,他总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格外的暴躁多怒,又或者,他是在受了刺激的情况下。 只是,上官寻很在乎她么,为什么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上官真的在乎自己,就不会那样不相信自己吧? 温柔垂了浓密的眸光,今天的事情,打击到他了? 她在心里大胆揣测,却不敢下定论。 上官泓看着莫温柔一番复杂的神色,不禁叹一口气,双眼如染上一层浓浓的暮霭,沾染着淡淡的伤愁:“秩耀他的母亲,是因为我而死,秩耀他不但恨我,也恨......他的母亲。” “为什么?”莫温柔不解,上官寻恨他的父母?哪有人会恨自己父母亲的? 除非,父母真的对他做了很过分,伤害了他的事情! “因为,我对秩耀的母亲,不够专一忠诚。”上官泓点上一根雪茄,烟雾在他眼前弥漫,他声音淡淡道:“因为我的朝三暮四,致使他母亲离开,离开时,正好是晚上,不久后,他母亲因病去世,秩耀他一直想不明白,他母亲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地离开他,所以每到晚上,性情都会变得不同。” 她果然没有猜错,事情真是这样,只是,她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可是秩耀他刚才也失去了控制,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吗?”莫温柔不禁几分同情上官寻。 “近几年,他已经是这样,医生说是创伤后遗症,只能够心理治疗,只可惜,他一直不愿意去看心理医生。”上官泓的声音略显沧桑。 对于这个儿子,他心中有歉意。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二十六章 温柔受伤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