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五章 傅家长子

第二天早上,当晨曦爬上窗棂,莫温柔在一阵疼痛中醒来,随即发现身边这个抱着自己沉睡的大男孩。 此刻,上官寻真的像一个大男孩那样,睡着的他少了白天的冷酷和高深莫测。他安静地闭着眼,两道浓黑飞扬的眉毛让他看上去既英气也帅气。他的鼻梁高而挺,嘴唇有着最美好的轮廓,微微地嘟着,口鼻中还有着淡淡的酒味,但是并不让人讨厌。他的几丝刘海柔柔地搭在光洁的额头上,竟然还有一丝温柔的感觉。 莫温柔轻轻地移了一下身体,哦,她的全身像散了架一样的疼痛。 老天,上官寻的身体上到处布满抓痕齿痕,随即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上也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回想起昨晚那狂乱的一夜,他们不像是做了一场爱,倒像是打了一架一样。好在,她长了这么大,总算知道爱爱是怎么感觉了,虽然这感觉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莫温柔看着这个给她带来疯狂一夜的男人,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应该也是最后的一个,唯一的一个,他昨天晚上究竟把她当成谁了呢?他好像一直在喊一个人的名字。这又有什么关系,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这是一场互惠互利的交易,天亮了,她也该走了,她还要面对自己的命运。 套间的客厅里,客房服务已经将她昨天换下的脏衣服洗好烫好,整齐折叠着放在沙发上,莫温柔到卫生间把自己拾掇好,想起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一个男人,她终究有些不舍,于是到床头柜边,拿了一颗他摘下来的晶亮的袖扣,带上门出去。 C大校园里,莫温柔低头摸着手里的袖扣,连樱花飘了满身都没有注意到。昨晚做的那么激烈,应该可以怀孕了吧,那学校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怅惘的想着,莫温柔把袖口收进荷包,抬头却看到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在校园里抓住长发女孩就问昨晚有没有见过他们家少爷。 莫温柔好奇的多问了句,“他们家少爷是谁呀?” 旁边的女孩子一脸花痴的回答,“上官寻啊,听说昨晚有个女孩偷了他的东西,现在到处找她呢。” 莫温柔心里一惊,什么!上官寻!他不是牛郎吗?怎么变成少爷了?而且这么快就查到这里来了,真是神通广大。 可现在不是崇拜他的时候,偷东西?她只拿了袖口啊,不会这么小气吧。难道是因为她把他当做牛郎而生气了? 看那些黑衣人来者不善的样子,莫温柔埋下头,匆匆的往另一条路走去。 傅氏集团的大少爷傅川从那头走了过来,与莫温柔擦肩而过,她穿着最普通的白T恤,水磨蓝的牛仔裤,长发披肩,有一种青春逼人的感觉。 可她低着头遮遮掩掩地走着,傅川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挂了一条银质的项链,项链的底端收在衣服里,不知道吊着什么。 傅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莫小姐?” 莫温柔惊讶地抬起头,是谁在叫她吗?她盲目四顾,只看到这位衣冠楚楚的男人在盯着她。 她怔怔地望着那位男人,仍然不敢确定他是在叫她。 傅川看见莫温柔驻足环顾,他仿佛受到鼓励,他靠近一步满脸期待地道:“请问,你是不是莫温柔小姐?” “我是!可是您是哪位?”莫温柔真的懵了,她有认识长得这么好看的帅哥吗? “我是小石头啊,你不记得我了?”傅川激动起来,说起那个小名,他似乎又有些腼腆的一笑。 “小石头?”莫温柔喃喃地念叨着,有什么遥远的记忆缓慢地从她脑海深处走来,渐渐浮现。 “可不就是我,小石头,你看,你还带着我给你的小石头,你救过我的命!”傅川伸出指尖指了指莫温柔脖子上的项链,那条项链是他特别叫人定制的,世界上独一无二,再加上莫温柔那张小脸,绝对错不了了。 莫温柔难以置信,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慢慢地亮了起来,她情急地拉出自己胸前的项链,那是一个上好玉石做成的吊坠,雕工很好,像一个图腾的标志,这么多年,她一直贴身的带着,玉石温润无比,有着柔和美丽的光泽。 “你是小石头?你真的是小石头?”莫温柔也兴奋起来,握着傅川的双手激动地跳着,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当年,傅川不过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不点,一个小正太的模样,和今天的高大威武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和家人走散了,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被莫温柔救回了家。 傅川在莫温柔那里生活了三个月,成天闷闷不乐的,问他名字也不说,只是整天拿着这个小石头左看右看,莫温柔便叫他小石头。 三个月后,傅川被他的家人带走了,临走时,他把这块玉送给了莫温柔,两个人还约定,傅川以后要来找莫温柔玩,但是却杳无音信,后来莫温柔家也搬走了,一晃这么多年,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返回
《狼性总裁求放过》 第五章 傅家长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狼性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