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四十章 欲火

学着苏锦的模样摇头,齐夜认真的说道,“我看上的苏小锦,可不是这么怂的女人。” 之前在莫悠然家里,自家老爹和那个女人一起围攻她的时候,她一没吓到屁滚尿流二没吓到魂飞魄散,反而是捏着支票理直气壮的说那是她应得的。这样的苏小锦,多霸气多有范儿,一身能屈能伸的傲骨陪倔强别扭的性子,像是一杯高酒精浓度的烧刀子般,没点本事的人,还真喝不下去。 “可最后,我还是怂了。”在薛凯丽说起苏锦的家事之后,她就怂了。 嚅嚅嘴,苏锦暗示着这样聊天不方便,于是在彻底扯下她的睡裤之后,齐夜溜进被窝里搂着她温软的身子一边洗耳恭听一边有底线的揩油。 “齐夜,你是知道的吧……我家的事情,你知道的对不对?”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次,苏锦没心思再去和齐夜抬杠,淡笑,“随你。” “知道。” “对啊,你是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我才越发的不明白,你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什么还要黏着我?是不是因为我这枚旗子太好用了,好用到都不想撒手了?”说到旗子,苏锦望着天花板自嘲道,“你这样有钱的公子爷,根本不会理解我们这种市井小侩的生活,那种心酸无奈和痛苦。” “我一直都是和我小姨住在一起的,自打我记事儿开始,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人就是小姨。我爸我妈的应向都很模糊,模糊的像是老旧影片,他们的容貌已经随着时间的远离,越发的模糊了。然后差不多六岁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而且感觉像是消失了两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每天都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和院子里的同龄孩子打闹。” “后来莫名其妙的,我被人叫做了丧门星,小杂种。就在那个时候起,我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回家问小姨为什么的时候,她也只是捂住我的耳朵叫我不要把那些话听进去,并且告诉我说,会过去的,可是没想到最后我们只能搬家。” 在苏锦记忆中,小姨担当者父亲还有母亲的角色,那个时候小姨还很年轻,模样俊俏身姿窈窕,但就是因为带着她这个所谓的拖油瓶,只能一个人辛苦而拼命的活着。 齐夜听的很认真,他不是纯粹的以一个听故事的人来听这故事,他是用心去倾听,用身体去感受,感受年幼的苏锦,那种懵懂无知却又在冥冥之中知道了些什么的感觉。 老实说,那种感觉很痛苦,像是毒瘾发作,却无药可解。 因为为了给苏锦一个健康的童年,小姨是不会说实话的,她得一个人把所有的事都压在心里,然后咬紧牙关,死撑硬扛。 “十八岁那年,我看到自己的父亲,在监狱里,那天是十一月十八号,星期六。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日子,在时隔十二年之后,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那天是我十八岁生日,见他原本是我的生日愿望,可是最后却成了我永久的遗憾。小姨是呦不过我才带我来见父亲,可是父亲似乎并不想看到我,所以在看到是我之后,他选择了撞墙自杀。” 在隔离会见室里,苏锦捏着电话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所谓的父亲狠狠朝眼前的隔音强化玻璃上撞去,第一次没有成功,紧接着他又朝旁边的墙壁上撞去。不远处的警务人员因为没能及时的拽住他,所以在苏锦看到自家父亲的这一天,她就永远的失去了父亲。 说起来,有些讽刺,但这些讽刺好比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然后被她听到。 那些血肉横飞的记忆,是残酷的残忍的,当时苏锦张着嘴正准备喊一声爸,可那个字儿还没喊出口,就全都结束了。 “呵呵……还好我和我爸不是很熟,所以他满脸是血的模样没有经常出现在我梦里。” 望着苏锦强颜欢笑的侧脸,齐夜突然有些不忍心了,他觉得自己这样看着苏锦巴拉伤口,是件很残忍的事情。苏锦现在,应该会很痛苦很难过,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她故作坚强的告诉所有人,其实这些所谓的家事都不算什么。 她,很强。 即便是强,一个女人,又能强到哪里去? “对了,你知道我妈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吗?”苏锦继续,然后傻乎乎的乐道,“在我六岁那一年啊,我妈就被我爸砍死了,据说我爸是趁我妈睡着的时候,用一把生了绣的菜刀将她砍死的,事后我爸想喝耗子药一起去的,但可笑的是,那药是冒牌货,连耗子都药不死更何况是人?所以最后,我爸入狱了,死缓。” 齐夜皱眉,“别说了。” “怎么了?其实你也不用怕,这些你不都知道么?我啊,只是给你讲的详细点罢了。对了你知道我爸为什么要杀我妈……唔!” 堵住苏锦的香檀小口,齐夜没有留恋很久,很快就放开了她。 “我只是想帮你摘掉面具,并不是在你伤口上撒盐扎刀子的恶人,苏小锦,我想对你好。” 唯恐,这个世界对她好的人,只有小姨了。 苏锦摇头,“你是知道,你什么知道,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不只是这样的,那么复杂,复杂到我在你眼里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复杂到我自己都甘愿承认我是个杂种!齐夜,就算是我的身子清清白白,可是我的家庭背景太脏了,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讲,你告诉我,你们齐家愿意接纳一个女人,她的父亲杀了她的母亲,这样的女人,你们齐家愿意接纳吗?” 对于苏锦的问题,齐夜的回答没有用太长时间去思考,但是和往常一样,他的答案也是棱模两可的,他说,“齐家,与我无关。” 是,齐家与齐夜无关,可,那又如何? “苏小锦,看着我的眼睛。” “恩?” 抬头,齐夜的眼睛很漂亮,像是昂贵的夜明珠,在从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的照耀下,越发明亮耀眼起来。透着微弱的光,苏锦还能看到那不断跳动缩小的瞳孔,生命般的跳跃,朝气十足。 凉唇微启,脸部腮帮肌肉拉伸,完美的槟榔角再次重现,齐夜看着怀中弱弱小小的苏锦,道,“嫁给我,别的什么都不管。” 嫁给她就可以了,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没了自信,苏锦不自觉的打起了哆嗦,“我,我可以吗?” “除了你,没人比你更合适。” “你爱我吗?” 扯到敏感的字眼上,齐夜唇角微扬,然后伸手捧起苏锦的小脸蛋儿,庞大的身躯就这么压下来,齐夜的大手开始不安份起来。 可是现在,可没有人喝醉酒。 齐夜索性将头塞入了苏锦的睡衣里面,然后将其压倒在chuang榻上。 “唔唔……啊!”苏锦心里难受死了,她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只知道有一种渴望凝固在喉咙里,想说出来,但是却又碍着凡尘的脸面尊严,一直硬撑着没有缴械投降罢了。 老实说,硬撑什么的真的好痛苦。 像是一个有耐心的老师,从苏锦的睡衣里面探出脑袋后,齐夜就勾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问道,“想要?” “废话……” “废话?苏小锦,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不乖,明明是很想要,却死鸭子嘴硬想和我死扛,这面具到底是还没摘下来,看来这火烧的还不够旺。” 什么火? 当然是欲火了! 齐夜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把苏锦的欲火给烧的更旺一些,那么到时候她就会生理需求而丢下所有的防备,用最真实的样子对待他。之前,苏锦在chuang上就很真实,那种妩媚骚浪的劲儿,让齐某人至今难忘。 可是齐某人忘记了一件真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煮熟的鸭子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盘子里,不仅如此,还会经常到处乱飞。 飞来飞去,就不见了。 ” 微弱的,苏锦小声嘀咕,“为,为什么是我?”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比她漂亮身材好的更是数不胜数,就拿那天那个蒋若桐来说,也是人间极品一个。像齐夜这也那个优秀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她? “因为你是苏锦。” 答案就这样简单么? 呵呵,或许那什么所谓的答案不需要多么复杂,简单也可以。 或许是释怀,也或许是认命,苏锦主动的伸手去解齐夜的皮带。刚才,他们虽然因为张天凡的事情闹了点小别扭,但还好只是苏锦单方面闹,齐夜并未和她多做计较。 “齐夜,你可以要我,而且你要了我之后不一定非要娶我。但是拜托,尊重我一下,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和别的女人来往,什么时候你觉得其他女人比我更好了,麻烦你不要瞒着我,直接告诉我,我会不添麻烦的离开。” “苏小锦,你怎么这么傻?” 柔软的大chuang上,齐夜把裤子衣服什么的繁碎物件儿都丢chuang下,苏锦被他轻轻的压在身下,三千青丝在白色的chuang单上形成一幅画,特别特别美,苏锦的脸红扑扑的,甚至全身都都是这种淡淡粉粉的颜色,可口极了。

返回
《军婚秘爱》 第四十章 欲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