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三十九章 因为是齐夜,所以要躲开

和张天凡同事一年半了,苏锦还记得他刚来公司的时候,连报告都不会写,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周围所有的同事都说他和领导张之间有亲戚关系,是走后门进来的,所以待遇自然就不一样。 苏锦不喜欢走后门,但她的不喜欢建立在嫉妒上面,因为办不做,所以讨厌起那些可以轻易办到却又不珍惜机会的人。 可是莫名的,张天凡特别喜欢黏着自己,还特别喜欢她家楼下的双皮奶,每天叽叽喳喳像只苍蝇,赶都赶不走。 虽说张天凡是不怎么珍惜走后门的机会,但是苏锦最后看他也不像是走后门进来的,因为很多事情领导张都在询问他的意思,而且张天凡的意思很多时候都让公司新发表出来的周刊一抢而空,他的脑子似乎特别的好用。 但是更多的时候,张天凡依旧是二到无极限,所以苏锦无怨无悔的和他成为了朋友,一有空就请他和双皮奶。 现在,齐夜问张天凡是不是玩过枪,不像是疑问句,反倒是已经拿到证据之后的肯定句式。 有了齐夜的质疑,苏锦感觉现在全世界都要张天凡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一样,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苏锦看齐夜,很认真的说道,“张天凡是我同事,你现在这样做,什么意思?齐夜,你对我一个人霸道专制就算了,干嘛还要这样对张天凡?手上有茧又怎样?只要是靠自己双手辛苦赚钱的人,都会留下老茧的,你干嘛要针对他。” 针对? 新鲜了,他身为一个吃国家饭的军人,居然连这点针对权都没有了? 齐夜看着苏锦,没有说话,虽说气焰不嚣张,但是却有种扼住旁人脖子的窒息感。 “我说你们别因为这点吵起架来好不好?多大的人了,丢不丢人啊。”张天凡劝架的功夫是出了名的烂,但是他那张嘴不笨,解释这种事还是能顺利办成的。 “我手上之所以有茧,是因为打小时候起我爸就让我练习弓箭射击,我张天凡虽说是没什么优点,但是视力还不错,所以我爹就想着,把我给训练出来,然后送去参加奥运会什么的。可是后来也怨我,没那个能力参加奥运会,连一般的比赛都没啥资格,所以就只能走后门去领导张那上班。其实苏锦也知道,领导张和我的关系,有些不同寻常,因为他是我爹拜把子的兄弟,论辈分的话,我还得交他一声干爹。” 干爹? 靠之,听到这个词儿之后,苏锦瞬间就想歪了。 伸出手,张天凡摸样坦诚的说道,“齐大少爷,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应该知道如果长年练习拉弓射击,你刚才所说的那些位置有没有茧,对吧?” 齐夜点头,“对。” 如果真如张天凡所说的,他打小就练习弓箭射击,那些位置有茧的话,其实不足为奇。 退一万步讲,就算张天凡是骗人的,现在他的手已经做过了护理,有些地方的茧已经消失了,消失二字就代表着那些证据,也一起消失了。 齐夜笑,真不管张天凡是不是有问题,总之他很聪明,真实的他应该和之前那副二到无极限的摸样,有很大的出入。 聪明人,人聪明…… 此时,宝嫂正在院子里跳减肥的健身操,隔着老远就听到了苏锦说话的声音,于是就提前开了门。 “哇,宝嫂你这衣服很潮耶!” 不好意思的笑笑,宝嫂朝苏锦解释道,“女儿在网上买的,我这不是年纪大了血脂什么的都上去了么?所以就寻思着跳点你们年轻人的玩意儿,减肥同时健身,一举两得多好。我女儿知道之后啊,就立马帮我买了这跳健身操的衣服,说是方便运动,事半功倍。” 说完后,宝嫂有些纳闷了,“小谨,齐爷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换鞋进屋,苏锦扯着嗓子嚷了一句,“上厕所的时候掉下去然后被水给冲走了!” 正巧,这话被刚进屋的齐爷听到了,瞬间脸黑。 宝嫂有些尴尬,“那个……那个齐爷,你是不是又和小谨吵架了?” “不过是抽羊癫疯而已,宝嫂你应该见怪不见了。” “是,齐夜。” 家里面,苏锦换了睡衣就钻了被窝,没玩游戏也没洗澡,躺上chuang合上眼就催眠着自己说很困。 可,说是那么说,她其实根本就睡不着。 “想奸夫了,所以睡不着?” 齐夜的嘴漂亮是漂亮,就是太臭了,臭到有时候苏锦特想一剪子给他剪掉,然后回头露着牙花子外面吧嗒吧嗒的说话,肯定搞笑死了。 从被窝里露出小脑袋,苏锦翻着白眼阴阳怪气道,“哟,齐大少爷你是有青光眼还是有白内障啊?这地儿可是我房间,你就这么直杠杠的闯进来,不怕我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抓你啊?” “苏小锦,你这女人就是欠收拾。” “你丫才欠收拾!”猛的从chuang上坐起身子,苏锦发飙了,嚷道,“我告诉你,从这两天我的观察中就能看出来,你是癫痫伴随着抽风,隔三差五就犯病!没病的时候跟好人一模一样,犯病的时候就像是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麻利儿的,齐夜拽住苏锦纤细的小胳膊,然后轻而易举的就把她压在了身下,虽说隔着棉被,但是彼此脸上拍打着呼吸气儿,真真的热乎。 “放开我,你干嘛啊,大流氓!” 身下,苏锦因为太过用力的挣扎,导致整张脸到脖子都成了粉红色,心形小脸上的颜色更诱人些,像是成熟不久的苹果,散发着香甜气息,勾引着人犯罪。 齐夜勾起嘴角然后恶趣味的俯下身,薄凉的唇紧贴在苏锦的粉颈上,暧昧的挑逗。 “唔……” 本想开口骂人,但是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这么个调调,立马咬牙闭嘴。苏锦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自己心肝都随着齐夜的舌尖滑动而颤抖,这种感觉是很爽没错,但是如果在这么爽的时候还不能叫出来,那就有点难受了。 就像是肚子饿到咕咕叫的时候眼前有一大碗米饭,但是嘴巴却被人用胶布给封住,最后只能欲罢不能,欲哭无泪了。 “叫的真好听,再给爷哼两句,完后有赏。” “你……你大爷!” 齐夜乐,“这么念叨我大爷?那有空我领你去认识。” “你……你,你你你……”一口气在喉咙处提不上来,苏锦咬唇翻起白眼,心里却骂道,我靠! 对齐夜来说,苏锦就像是个宝贝,可以让他气让他恼让他高兴的宝贝。但是这个宝贝有些不太听话,很多时候都喜欢我行我素,然后戴着所谓的面具胡作非为,如果他能够亲自把苏锦脸上的面具摘下来,那么真实的苏锦,一定最更讨人喜欢。 “你什么你?你不是说我犯病的时候就像是疯狗一样,逮谁咬谁吗?现在,我犯病了。” 犯病了犯病了,癫痫加抽风啊! 又一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苏锦真真儿的感觉到自己脖子被人咬了一口,那种咬,微微的痛微微的酥微微的痒,像是情人与情人之间暧昧的旖旎,牵扯着一丝一缕的欲望,渴望着却又不敢深入。 这,是陷阱吧? “苏小姐,你讨厌我吗?” “讨厌死了!” 奋起反抗,苏锦张开嘴做撕咬状,恶狠狠道,“你丫离我远点,不然我咬残你!赶紧的,滚一边和稀泥去,不要找我麻烦,滚!” 齐夜摇头,“你撒谎,调皮。” 身下的人儿很不听话,一直都在蹬蹬蹬,齐夜觉得有趣,索性松开对苏锦手腕的钳制,直接捏住她的两条腿儿。 苏锦惶恐,这要是没有那繁琐的衣服,齐夜这动作一下来,肯定吃不消。 想想,居然很是后怕。 这男人铁定是疯了! “你上次喝醉的时候,我在。” 齐夜突然来了一句,让苏锦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下意识的因纳闷而冒出杂音,“啊?” “我知道你忘记了,所以我现在说,你就好好听着。在莫悠然家,你离开之后我就跟着你,然后你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家酒吧喝酒,最后你醉了,我把你带到了客房,但事后我骗了你,因为我们根本什么都没做,因为被人打搅了。” 这意思是,又被骗了? “不过,我原本的意思,就是打算吃掉你的,但很不巧,我错失了机会……” “我去!那会儿我就纳闷了,怎么别人破瓜是下面痛,老子破瓜就是上面痛,那会儿差点差点还以为我是什么被选召的孩子,因为和别人不同,所以要去做什么拯救地球银河系的大事。可是搞了半天,居然你丫的说大话,简直是过份!” 本想是打算煽情一把的,可是这被选召的孩子,又是哪国意思? 怎么感觉,隐约有股子搞笑的成分? 正了正脸色,齐夜勾起苏锦鬓角的一缕发含在唇间碾磨,让发香通过味蕾进行传播。 “苏小锦,那晚上既然错过,那么今晚上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 继续? 继续你妹啊! 苏锦脸色剧变,蜷缩起大腿用膝盖抵抗着齐夜的进攻,垂死挣扎的嚷道,“喂!你都告诉我没有被你玷污还是个黄瓜大闺女了,现在干嘛还要施以毒手?我告诉你不要乱来啊,不然我,我杀了你!” “你下不了手。” 话,说的一阵见血,齐夜接下来的动作更是暴力有看头,直接扯下了苏锦的睡裤,这画面足以让人血脉扩张了。 胯间一凉,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苏锦很想用手去捂住,但是无奈的,手脚都被齐夜制到服服帖帖,她这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王八蛋……不要这样对我,不要!” “苏小锦,我不明白。”看着苏锦的眼睛,齐夜的脸上有着一丝丝茫然,但是只有一丝丝,而且消褪的很快,快到似乎从未出现过,紧接着他问道,“第一次你虽然喝了酒,但是起码意识是清楚的,却主动的要和我上chuang。可是现在,你却千方百计的想要躲开我,为什么?” 为什么? 像齐夜这种人,还会问别人为什么? 停下挣扎,苏锦笑,“因为你是齐夜。” “我知道。” “你知道你是齐夜,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苏小锦。” 摇头,苏锦解释,“我是苏锦,一个高攀不起你们齐家大院的女人,既然高攀不起那又何必有这么的牵扯?”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三十九章 因为是齐夜,所以要躲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