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三十八章 聪明人

“得勒,我给你说啊,自打认识你开始我就没听你讲过笑话,谁知道你不讲就不讲,一讲就笑死人……哎哟!”吃了一记爆栗子,唐寅抱着脑袋娇嗔,“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齐夜晃晃手腕,特别直接的说道,“你欠打。” 对此,苏锦表示和齐夜是同一战线…… 辞掉之前的工作,这算是苏锦和齐夜做的交易,只要苏锦辞掉工作远离那个随时都有可能和凌宸的接触的圈儿,齐夜就答应帮凌宸的忙。宁静被揪出来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这事是齐夜做的,从军那么多年,权力有的可不是一丁半点。 直接找到之前抹黑凌宸的那家娱乐周刊,齐夜动了点小手段就让让他们说了实话,然后他没有出面,只是淡然的报警再通知了一些别家记者什么,到了宁静家里破门而去后,直接逮了个现行。 说来宁静也是倒霉,做这么多其实就是因为嫉妒苏锦的成绩比她好,而且凌宸之前答应帮苏锦做访问,就是让宁静捕风捉影的源头。 但是现在,宁静坐了牢又被罚了款,苏锦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然后乖乖的履行自己的诺言,辞职。 可苏锦还是不明白,齐夜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讨厌自己和凌宸在一起,而且每一次就像是捉奸一样,时间卡的正到好处。 天底下,真有这么巧的事? “根据你以前的工作经历,整理整理文件接待一下客户,然后没事的干的时候就上上网逛逛网店买买东西,回头中午下班出公司大门左拐,还能做做做指甲美美容,报我大名儿还能打折。” 皱起眉头,苏锦问道,“唐总啊,我这是来上班的还是来度假的?” “随你高兴啊,谁让你那么漂亮,我还真舍不得把重活儿交给你干。”唐寅说话,还是那么的吊儿郎当。 “那回头你要舍不得给我发工资怎么办?”扭头,苏锦看着齐夜,“要不我们还是回家吧……” “还是觉得家庭主妇比较吗?如果是的话,我们就回家。” 家庭主妇? 苏锦迟疑了,“我才不要咧,做家庭主妇又没有钱可以拿,我和你们这些有钱人可是不一样的,我想要靠自己的双手赚我以后居住的房子的地基。” 可是,京都的房价,好贵的说。 如果真像齐夜所说的,有时间的话,苏锦真希望自己的时间是无限的,这样的话,她可以从现在开始打工,不管是一百年还是一千年,总之她会把买房的钱存够。 可惜,上帝是公平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 无意识的,苏锦看到周围正在忙碌的人抬起头注视着自己,这才发现自己走在齐夜和唐寅中间,这个位置太过于显眼了,于是她立马退到齐夜的身后。 她,真的不想走后门。 “小谨,你怎么在这里啊?” 看着眼前的招呼自己的人,苏锦算是明白为什么有人说这个地球是圆的了,因为熟人什么的,真的是太容易遇见了! 抢在齐夜之前,苏锦一个箭步冲上去,伟岸的好似当年黄老先辈堵机枪,壮烈的更如当年董老先辈举炸药包。 其实多说无益,说多了,也都是泪! “早啊陆子文,你来这里打酱油的?要是打完了你就赶紧回家吧,如果没打完,继续打呀,不要浪费时间嘛。” 唐寅是朵纯正的奇葩,当然也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之前陆子文被齐夜恐吓过,所以大大咧咧的拍着苏锦的肩膀笑道,“打什么酱油啊,陆少可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们现在就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要嗝屁的话,我估计就只剩半条命了。” 这么严重? 温柔的看着苏锦,陆子文由衷的赞赏,“小谨,你今天真漂亮。” “是啊是啊,今天天气有点热……”苏锦牛头不对马嘴的接茬。 “苏小锦,你有辈分在那杵着,说话做事不要唯唯诺诺的成不?看见表妹夫,要先问问,没吃早饭。”齐夜笑,嘴角弯弯冷的像是千年不化的很冰,有着瘆人的寒。 一颗心就那样颤啊颤啊颤,苏锦扭头看着齐夜,咧嘴傻笑,“亲,你吃没吃早饭啊?” 轻轻的一个爆栗子敲在苏锦的脑袋瓜上,齐夜有些忍俊不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构的,有时候聪明的要死,有时候却又笨的要命。 “别给我装傻充愣,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爱挑事的男人。” 苏锦惊愕,你还不爱挑事? “表哥。”陆子文老老实实的打招呼,笑道,“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的?” 齐夜友好回应,“陪媳妇儿找工作。” “是么?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有这份闲心。” “你都说了是闲心,那肯定是对自家媳妇儿才会有,对其它女人,肯定连半分钟时间都没。” “表哥你说的是吗,可是我听说蒋家小姐回来,大概表哥你以后应该不会这么闲了,所以好珍惜时间吧。” 这陆子文是忘记了上次被齐夜恐吓的事了么? 如果没有忘记的话,那是不是齐夜撒谎了,其实蒋若桐不只未婚妻那么简单,不简单到足以陆子文把蒋若桐的旗号搬出来压齐夜。做这样的事,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以及不要命的决,但愿今天苏锦不会成为乌鸦嘴。 那什么血光之灾的事,她只是说唐寅,没说别人啊。 齐夜笑,依旧是一脸无所谓,“多谢,不过表妹夫你是真的不怕浸猪笼么?听说淹死的人,大多数死的很难看。” “表哥你不都说了么,是听说,真实情况可不一定。” “说的对,所以你可以去试试。” “表哥你真幽默。” “表妹夫也不差。” 完后,两个大男人煞有其事的异口同声,“哈哈哈……” 苏锦瞪眼,我去! 唐寅在暗地里戳苏锦的胳膊肘,小声道,“哎,我说苏锦啊,怎么这俩个人说话说着就变了味儿啊?陆子文说话给人感觉,像是齐夜欠了他很多钱很多年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打算还的那种意思,之入骨算不上,但是想拿把到把他给砍了,这程度是有的。” 其实,唐寅说的没有错,陆子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样的,可以前怎么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陆子文多多少少有些顾忌齐夜,而且在知道自己是齐夜的女人后,他似乎也没给予太多的纠缠和废话,但是现在,似乎一切都变了,像是有人给陆子文吃了雄心豹子胆一样,这丫现在居然天不怕地不怕,还敢在老虎屁股上找菊花爆。 难道…… 陆子文知道了,知道自己和齐夜之间,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苏锦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世界上碰巧的事情不只在唐氏集团遇到陆子文那一件,还有在别墅外面碰见了张天凡。 而且更巧的是,他也辞职了。 在离开之前苏锦才弄明白之前唐寅说那些话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一个新员工,在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里,很多事情都不能让她一个新手去触碰,想要让上班时间充实一些,每个月工资多一些,那就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 这看起来,一点都不符合唐寅花花公子的外貌特征,但或许就是这样,唐寅才能在游戏人间的同时,管理好这家大公司。 齐夜身边的人,从来就没有泛泛之辈。 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后,齐夜送苏锦回家,却不巧在别墅外面门卫室看到和警卫聊天的张天凡,然后再听到他说辞职之后,苏锦顿时觉得脑袋大了。 “你丫傻啊!领导张和你的关系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在那里吃的多开啊,干嘛要傻啦吧唧的辞职来这里当门卫?” 张天凡和领导张的关系不是秘密,因为张天凡在公司里就像是二世祖一样,两手插裤兜里闲逛一圈又一圈,还美曰其名的说是帮领导视察工作,如果,不是因为张天凡和领导张的年纪有出入的话,苏锦肯定死咬认定张天凡是领导张的儿! 现在还辞职,真他二逼一个! “喂喂喂,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张天凡不乐意了,气呼呼道,“谁说我来这里当门卫了?小锦瑾,我这是在我的顾客联络感情,你不懂不要乱说的好哇?” 顾客? 苏锦傻眼,“你辞职搞传销去了?” “我呸!当着你家男人的面,咱不乱说成吗?其实我就想辞职了,因为我觉得给别人工作特傻,所以我盘了个店,自己当老板。” 仰着脖子,张天凡顿时就臭屁了,“怎样?羡慕我吧?” “什么店?” “就前面不远那地儿的咖啡店,我昨晚给盘下来的,帅吧?可花了我不少钱!” 果然,张天凡是只大隐于市的大土豪!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苏锦瞧着身边齐夜的反映之后,不自觉的闭上了嘴。好像在他人面前,齐夜不怎么爱说话,只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盯着人有些害怕。 他怎么了? “齐夜……” “张天凡是吧?上次让你帮我找苏锦,都还没道谢。”打断苏锦的话,齐夜客气的说着,然后伸出了手。 张天凡虽说是有点二,但这种人情世故还是懂的,伸出手咧嘴笑,“哎哟,苏锦是我还朋友嘛,现在你是她的男朋友,不要脸的说我们也就是好朋友。作为朋友,帮办这点小事简直是何足挂齿嘛。” “看不出来,张天凡你年纪轻轻的,还挺有钱的。” “哪里哪里,都是爹妈给的,我只是个不争气的败家子儿,哪像齐大少爷你那么有出息,连苏锦这暴脾气女汉子都给收的服服帖帖。” 齐夜依旧客气,“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哪像你,和苏锦这种暴脾气的女汉子在同一地儿,一起同事那么长的时间,到现在居然都还活着。” 靠之,这两个混蛋男人有完没完啊? 憋了一肚子的火,苏锦现在特想一刀劈了齐夜,但是他现在却诡异的拽住张天凡的收不撒,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她又不得不规矩的站在一边,以免打破了眼下这充满爱意的唯美画面。 “张天凡,你以前是不是玩过枪?” 不只是苏锦,随着齐夜冷不丁的一问,张天凡也有点懵了,“啊?” “你的手做过护理,不是吗?食指弯曲处和虎口那地儿,还有没能除尽的茧皮,说明这两个地儿,你用的最频繁,而巧的是,我也是这样的。”齐夜的工作让他不能离开枪,所以这些小细节在他眼里,根本就逃脱不了,再者他一开始和张天凡打招呼就是为了检查他的手,中间说的废话,也只不过是为了多争取一点时间。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三十八章 聪明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