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三十二章 泛滥成灾的春心

虽说张天凡是吵的,而且吵的还不是一丢丢,是特别特别吵的那种,但是如他所说的,还真有那么一丢丢的温馨。 敷衍的点点头,苏锦动手把小碟里的肉啊菜啊都放到鸡汤里面,然后再放上Q弹十足的米线。 像是拍泡面一样,不出一分钟,开吃! “对了张天凡,你是哪的人啊?上次说你回家探亲去,你家到底在哪啊?”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苏锦黑脸,“信不信我拿这鸡汤泼你一个花开并蒂!” “太凶的话,是找不到好男人的。”吸着粉,张天凡含糊的说道,“小谨,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你和凌宸之间,有着莫名其妙的牵引?” 照他这么说的话,好像有耶。 从一开始,领导张让自己去办凌宸采访稿的这件事开始,她和凌宸之间就莫名其妙的有着牵引。而且凌宸他,好像一直都帮着自己似得,就因为他的好心让苏锦觉得发生了现在这件事,所以有些对不起他。 可如果凌宸和别的明星一样普普通通的和她保持编辑和明星的话,那可能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毕竟在这个圈子里面工作,这种关系是很普遍的。 “小谨瑾?小谨?” 伸出手在苏锦眼前晃了晃,张天凡郁闷了,“靠,我和你说正事都能神游天外,不愧是苏某啊。” “神经病……咦,我电话响了。”掏出手机,苏锦看上面陌生的电话号码,皱皱眉还是接听了,“喂,你好。” “苏锦,我凌宸。” “啊,凌先生啊,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因为那个周刊上面的事情啊?真是对不起啊,可能是因为之前我们谈工作上事情的时候,被旁人给看见了,然后就被拿来做了文章,真是对不起啊,这是我的失误,真是对不起。”放下筷子,苏锦赶紧喝了两口还烫嘴的鸡汤,然后朝张天凡挥挥手,说明自己要走了。 张天凡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什么类似重色轻友的话,然后埋下头继续吃粉。 提着包,苏锦歪着头用肩膀夹着电话,不住的说着对不起,但是电话那头的凌宸显然不是因为这件事才打电话,因为在苏锦一大串的对不起说完之后,他只是问道,“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站在街边,苏锦一边伸手招车一边说道,“有的有的,但是不知道凌先生你晚上找我,有什么事。” “你放轻松,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所以你千万不要一口一个凌先生的叫我,这样我会很不习惯的。是这样的,前两天我们在一起谈工作的时候,你不是说你落枕了么?正好,我昨天逛商场的时候看到了一款可以治疗又能预防落枕的枕头,所以想要送给你,随便请你吃饭让你压压惊。你不是圈内的人,看到了那样的报道,应该会很吃惊才对。”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苏锦觉得吧,所有的错都在她才对。 “凌先生,我……唉?” 电话被人抽走,苏锦当下第一反应就会遇贼了,于是按照手机脱落轨迹,一记扫堂腿立马发功! 结果这一脚踢过去,苏锦就感觉自己撞到了钢板一样。 “苏小谨,胆子挺大魅力不小,和男人一起吃饭就算了,还约了俩。老实说,这种不良风气是不应该的,要是被小朋友看到了,你这是迫害祖国的花朵,是大罪。” 依旧是一身笔直军装,但齐夜好像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什么样的衣服在他穿起来后,都格外的有魅力。就这么站在大街上一会儿的功夫,周遭就有无数放学回家的小美眉,对他暗暗送起了秋波。 说到迫害祖国花朵什么的,是他才对! 对于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枪毙,直接打成筛子的话,看他还得瑟,看他还猖狂,看他还桃花满天飞! 伸出手,苏锦没好气道,“手机还给我,我在谈工作上的事情,你一边儿和稀泥去好不好!” 齐夜耸肩,“不好。” 可能是因为齐夜长的比较高比较帅,所以他一招手,就有一出租车停在了眼前。打开车门,像是拎小鸡一样,齐夜把苏锦给拎上车,然后说道,“晚上请我吃饭,楼下的干锅。” 说真的,对于齐夜这种人,苏锦真想一包二块五的泡面加点洗脚剩下的热水搅合搅合,就把他给打发了,但是苏锦知道,打发不掉的同事她极其有可能会死的很惨,所以只能在心底摸摸的诅咒。 诅咒这丫的以后买方便面,里面有三包洗发露,最好是吃的这丫口吐白沫四肢瘫痪头重脚轻,然后一命呜呼! 当然,现实生活中,还是得香辣干锅双皮奶的伺候。 楼下胖老板的小吃店里新来了一个跑堂的,是个小姑娘,和苏锦差不多的岁数。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身材高高瘦瘦的,穿着碎花小布鞋跑的那叫一个利索,长长的头发规规矩矩的挽在脑后,小模样俊俏的很。 “胖叔叔,生意不错啊,还请新伙计。” 胖老板猛的摇头,义正言辞道,“哪里还有钱请新伙计,我做的可是小本生意,这女娃子是我侄女,叫竹卿。这不是听说京都这宝地需要人才么,所以就来碰碰运气,她昨天才投的简历,所以在等通知的时候帮帮我的忙,仅此而已。” 苏锦算是明白,当着胖老板的面什么都能说,就是不能说他赚到了钱。 做生意的嘛,都是这样的,不炫耀不显摆,踏踏实实埋头苦干,乃致富第一基本。 苏锦笑,“刚才听让她说话,标准的普通话,都不知道是哪儿的人。该不会,和你一样,是东北那疙瘩的吧?” 胖叔叔是东北人,刚来那会只要他一开口别人就会笑,也不知道是为啥看,就是觉得有些喜剧。所以到最后,点菜就得点半天,然后随时时间越来越长,胖叔叔就把一些口音给改掉了。 “不是,我侄女是四川的,她妈是我表妹,关系还不错,就把这孩子托我了。” 接着聊天的空挡,苏锦可以尽情的无视慢悠悠吃干锅和双皮奶的齐夜,胖叔叔有事不能一直陪她聊,她就找白一,都是女孩子而且年纪差不多相仿,也有共同话题,所以聊起来也特别的开心。 熟悉的电话铃声响了好几次,苏锦听的心痒痒却不能有所作为,因为电话还在齐夜那禽兽的兜里。 “小谨,你怎么不吃啊?是不是怕辣?” 听到竹叶青这么问,苏锦只是无奈的叹口气,幽幽道,“竹叶青,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不?” 竹叶青是竹卿的外号,她告诉苏锦可以这么叫,所以苏锦毫不犹豫的就从了,因为顺口呗。 “你站在我面前但是不知道我爱你?” “俗了,现在早就不流行这句话了,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身边有只在水帘洞修炼了一千八百万年的老妖精,那凶残程度,不亚于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危害!” 纤纤玉指指着齐夜,竹叶青说话出奇的直接,“老妖精,他么?” 苏锦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点头,“对,就是他这么个老妖……”估计是感觉到了阴冷凶残的目光镭射X光,苏锦立马闭上了嘴。 抽出纸巾,齐夜擦擦嘴,然后拽住苏锦的手腕,“走,回家。” 苏锦欲哭无泪,这他妈的是生拉硬拽啊! 瞧着齐夜和苏锦远去的背影,竹叶青意味深长道,“表舅,他们夫妻俩感情不错耶。” “羡慕了?你要是羡慕的话还不赶紧回家结婚去,逃婚,亏你想的出来!你说你放着家里锦衣玉食的好日不过,偏要来我这里当跑堂的受苦,你是双皮奶喝多还是读书读傻了?得亏你爹妈不是那种有了钱就忘了亲戚的人,不然,我就看你一个人跑来京都,只能睡大街。” 原来是逃婚,不是找工作。 胖老板的一番话并没有让竹叶青痛改前非,后者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不嫁不嫁就不嫁,我乐意这样,哼!” “那给我洗碗去,不然晚上撵你出去睡大街!” “知道啦,啰嗦。” 说起表侄女,胖老板只能是一边收留着,一边想方设法的劝说她赶紧回家去。 唉,好人难做啊…… 再说齐夜和苏锦,前者现在就像是太平洋的警察,管的特别特别宽,蹭吃蹭睡什么的,苏锦可以不发慈悲的不和他计较,但是这收她手机不让凌宸和她联系,就简直是太过分了,简直是天理难容。 那个可以治疗预防落枕的枕头,她很想要啊! “苏小谨,我记得我有告诫过你,不准见那个人。” 哪个人? 哦,凌宸。 苏锦抬头挺胸义正言辞,“不好意思,那是我的工作,和他见面是我份内的事情。” “份内?”齐夜摸着下巴,乐了,“份内能份内到成让人议论的绯闻?苏小谨,你这本事不小啊,唯恐是忘记了我泱泱中华的传统美德,三从四德。” “喂,你别一副媳妇卷了所有钱财跟别家男人跑了的摸样好不好?一者来说咱俩是伟大的纯洁的友谊关系,二者来说的话,就算是我和凌宸的绯闻是真的,那又和你有几毛钱的关系?你管的了我的腿管的了我的嘴,难道还管得了我泛滥成灾的春心不成!” 齐夜点头,“友谊,说的不错,比之前的陌生人上了一个等级。” 他在意这个么? 苏锦咬着唇,没了声儿,总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个男人的思维节奏,因为他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思维跳跃,那种跳跃的程度,是苏锦怎么追也追不上的。 “苏小谨,你那天晚上对我说,一点都不讨厌我。” 乖乖的不说话,苏锦静候下文。 齐夜的表情有些复杂,“可是你却说,恨我。” “我当然恨你了,自打遇见你开始我就倒霉的不得了,你霸道的就像是生了我养了我几十的人一样,让我什么都听你的,不管是多过份的要求,只能点头不准摇头,不然就折了我的腿!我好不容易在京都找了份工作,安分守已的工作,可是你却把我带到盐城让我当你手中的一枚棋子!” 越说火气就越大,苏锦简直是咬牙切齿的女汉子摸样,“还霸占我的chuang让我睡沙发害我落枕,人凌宸就是关心我想要送我一个治疗落枕的枕头,结果你还抢我电话。我告诉你,我长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见过你这么专制霸道,不要脸不要皮的男人!” 坐在沙发上齐夜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坐姿,淡淡道,“你说,只恨齐夜一个人,所以想把这个位置,一直一直留给齐夜,留给我。” 诡异的,这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浇熄了那根正在燃烧蔓延的导火索。 苏锦懵了,这话,真是她说的?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三十二章 泛滥成灾的春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