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九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咬着食指,苏锦控制着自己不要讲那羞人的呻吟溢出嘴边,可是难为情的,毕竟这不是她能够阻止得了的事情,所以断断续续的,一曲不成调的小曲就这么洋洋洒洒的哼唱了出来。 “苏小谨,你勾引我了三次,整整三次了……”眼眸火热,喘着粗气低喃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妖精,磨人的很!第一次,磨的老子恨不得把你一口吞了,然后第二次,你他妈又死活不同意,喜欢玩欲擒故纵?行,老子陪你玩,绝对玩死你!”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死,还没结婚,不要死……啊,唔!” 笃笃—— 齐夜的皮带还没解开,敲门声又响了起来,估计是醒酒汤到了。 为了小女人的身体健康着想,齐夜用被单把苏锦的的娇躯盖上,然后去开门。但是门来了之后,齐夜才赫然发现,门口站着的不是刚才那个服务员,而是何彦伟。 上下打量一番,何彦伟眯眼贼笑,“哟,我坏你好事了?哎,我听说好多男人都是在这种情况,嘿咻嘿到一半受人打搅才痿的,你该不会也……嘿嘿,要不要找人给你检查一下?要真是萎了不举了,我可就摊上大事了。” “乌鸦嘴!” 蹙眉,齐夜开门见山,“说,找我什么事?” 何彦伟撇开话题,“不让我进去坐坐?俩大男人站在大门口聊天,多尴尬啊。” “不方便。” “那女人在里面?” “嗯。” 高大的身形堵住门口,齐夜的语气有些不太和善,“有事就快说,我这有点忙。” “既然如此的话,我想我得先向你说声抱歉,因为等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之后,你就没心思去跟你的小情人嘿咻了。据可靠消息报道,SU组织的头目现身了,现正在燕郊那带活动,好像又要开始搞事了。” “几成把握。” 何彦伟笑,“九成。” 齐夜敛眉,“走!” “那你家小情人怎么办?就这么干晾在那?” “早就是我的人了,晾一会儿又何妨?” 关上门,齐夜拾起自己丢在地上的外套,然后凉水洗了一把脸,再把苏锦的枕头垫低一点,要是半夜她吐了堵住了了呼吸道不能呼吸的话,不就嗝屁了么?掖好背角的同时,齐夜看到看了那个之前被苏锦打开的盒子。 精虫上脑的唐寅果真不负下流的名号,这个盒子里面居然装满了情趣用品,一打花花绿绿的杜蕾斯格外显眼,难怪苏锦会把这当成泡泡糖。 不过,确实都是好东西。 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战…… 何彦伟开车将齐夜带到燕郊一处有些偏僻的地方,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除了几个打酱油路过的,别的人压根儿没有。 不过,前面路边停靠着一辆宝马,瞧着那眼熟的车牌,齐夜一眼就认出,那里面坐着的,是位打酱油专业户。 危险的眯起眼眸,齐夜看着何彦伟,似笑非笑,“何彦伟,你他妈真是好样的。” “我想就算是我说对不起,你也不大乐意听,所以我不会说。还有,老齐啊,苏锦是很漂亮没错,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一个苏锦而失去齐夜原有的判断力和能力,单单一个苏锦,并不能成为你的全部,不是吗?”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虽然碰了一鼻子的灰,何彦伟还是苦口婆心的解释,“苏锦不适合你,在未铸成大错之前,放手吧。相比起苏锦,蒋若桐是个不错的女人,她比苏锦要适合你。” 推开车门,齐夜下车但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就离开,而是掌着车门扬言道,“老何,别让我后悔交了你这么个兄弟。” 砰的一声关上车门,齐夜离开。 至于什么SU组织头目现身的话,那都是骗人的鬼话,想到这里,齐夜有些忍不住想笑,因为他居然信了。 宝马车里,齐仁仰着脑袋一副洋洋得意的摸样,瞧得齐夜打开了车门,他冷笑,“来了?” “你用这么卑鄙的方式请我来,我怎么可能会不来?”齐夜的冷笑和自家老爹的比起来,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话说,都这点了还不睡觉,是想早点死?” “孽畜,说话没大没小的,真是有娘生没娘教!” “不愧是我爸,说的真对,不过你这有娘生有娘教的人,也不怎样。”正了正脸上的表情,齐夜淡漠道,“今儿你伙同何彦伟来骗我,我认栽,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如果你想试一试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以造谣的名义送你去吃几天牢饭。” “还有,苏锦早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要想着打她主意。她的家庭背景和她的身世我早就知道了,这点何彦伟应该告诉过你,所以不要白费心机了,她是我齐夜这辈子认定了的女人,和气你无关,因为你还没资格让我以断送下半身幸福的这种方式,去气你。” “齐夜!” “我还没说完。” 齐夜笑,但是此时此刻由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钉子一样,狠狠的,毫不客气的扎在齐仁的身上,“帮我转告薛凯丽,别趁我不在的时候打着齐家女主人的旗号出门招摇撞骗,我可从未承认齐家有她这一号人物。当然,如果你想彻底和我断绝关系,让那个人来继承齐氏的话。” 那个人,是个人,但也是耻辱。 或许是太久没和自家儿子在一起聊过天,也或许是太久没有关注过自家儿子了,以至于他什么翅膀变的这么硬了,齐仁这个做父亲都没有察觉到。 他知道自家亏欠齐夜,但是这种亏欠,不是说多少多少钱就能摆平的。虽然,他有的时候很讨厌这个儿子,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以这个儿子为荣。 齐夜只要还姓齐,那就是他齐仁的骄傲。 可是那个女人,是真的不行,根本就配不上…… 头很痛吗,不是一般的痛,是那种用矬子狠狠矬一样的痛,谈不上撕心裂肺,但也死去活来的。 上班了,苏锦除了抱着脑袋在办公桌上瞎哼哼,别的什么都不能做。 “小谨瑾,来来来,喝点水呀。” 整个公司里面,说话能这么贱的人,除了张天凡就没有别人了。但苏锦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纸杯,然后喝了一口,但仅仅是一口,苏锦就猛的把里还停留在口腔里的水喷了出去,正中张天凡那张脸。 “靠……好烫!” 取下眼镜,张天凡用纸巾擦了擦上面的水然后重新戴上,完事后才堵起嘴委屈道,“小谨瑾,我也好烫,你帮人家看看人家的这张帅脸,有没有被你那一喷而毁容。来嘛,帮人家看看,看看嘛……” 抄起工作笔记朝着张天凡劈头盖脸的打下去,苏锦险恶的吼道,“死开,臭人妖!” “喂,我只是看你摸样痛苦表情抽搐,所以想着哄你开心嘛,结果你看你,多粗暴啊,一点都不女人。” “张天凡,我突然发现这几天不见你,我还挺想你的。” “真的?” 一改刚才苦逼摸样的小委屈,张天凡咧嘴乐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张天凡这样的男人挺有魅力挺好的?哎哟,几天不见,小谨瑾你的眼光也提高了不少嘛,真实可喜可贺啊。” 苏锦含笑点头,然后加了一句,“对啊,我特想杀了你,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 “靠,你大爷!” “你大爷,我这头痛的不得了,昨晚喝多了,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些啥,迷迷糊糊的,像是做了个春梦一样,还梦到了自己不该梦到的人。”托着腮帮,苏锦瘪的嘴闷闷道,“张天凡,你说你怎么一天就那么快乐,一碗双皮奶就能让你乐呵老半天。可是你瞧瞧我,就像颗脱过水的大白菜一样,快人老珠黄了都。” 眨巴眨巴眼,张天凡继续乐,“因为双皮奶是你买的,所以我才乐呵老半天啊。” “什么意思?” “傻样,自己不掏钱的东西,喝起来当然开心了!再说了,每天对着你这颗脱水大白菜,想不开心都难啊!所以说,快乐一定要建立在被人的痛苦上,才能被叫做真正的快乐。小谨瑾,我告诉你,但凡有一天你乐了,但是我一点都不痛苦的话,那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靠,这都哪跟哪儿啊? 微微叹了一口气,苏锦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晃了晃精神气儿之后,才回到座位上,准备着拉开抽屉找纸张写下一期的访问稿问题。 结果,那两张去夏威夷的机票出现在眼前。 本着人性的善良驱使,苏锦捏着机票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去找领导张,把这两张机票还给他。 笃笃—— “进来。” 苏锦推开门,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机票递上去,杠杠道,“领导,我对不起你,我欺骗了你的感情,愧对了你对我信任,辜负了你的期望,没做好你交给我的任务,我有罪!上次你让我采访凌宸的那件事儿,其实我没办到,那邮件也不是我发的,你要不信就去问那发邮件的人,看他丫的到底是谁!” “小谨啊,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勘察勘察一下地形?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鬼上身,满嘴胡话,多瘆人啊!” 拍拍苏锦的肩膀,领导张的语调也淡定了起来,“其实啊,我知道那报告不是你写的,但是我一开始不知道,是刚知道的。喏,你看你稀里糊涂的冲进来,都没看到那后面坐着的人吧。” 还有别人么? 顺着领导张的手指头的看过去,苏锦瞬间懵圈儿了,脑袋瓜子本来就很痛,现在更痛了! 那沙发上坐着喝咖啡的男人,不是凌宸那鸟人,还能是谁? 鸟人的别名,是有着洁白羽翼和圣洁光环的天使,但是鸟人更能拉近人与鸟之间的距离不是? 所以,鸟人您大驾光临,可是饿了渴了空虚了?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九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