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八章 恨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直到唐寅出现,因为认识,所以就再也忍不住了。 妈的,这女人真是个刺头,什么事都能给搅合出来! 瞧着齐夜出现了,唐寅就立马想要把苏锦给推开好保全自己的小命,可没想到苏锦就照顾好么赖在他怀里,死活不走。 泪崩,唐寅无奈道,“兄弟,你刚才可都看到了,你女人,是主动到我怀里的来的,而且我也挣扎过反抗过制止过,但是没用,兄弟我魅力太大了,无能为力了都。” “少给我扯犊子!” 三下五除二的,齐夜就把苏锦这八爪鱼从唐寅的身上给扯下来,可是刚一扯下来这小姑奶奶就不乐意了,轻飘飘的一个小巴掌就招呼上了齐夜的脸,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道,“齐夜是坏人,是坏人……打死那丫坏人……” 这巴掌不痛,却打到心颤。 齐夜还以为像苏锦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在拿到支票之后,会去百货商场血拼,可是没想到,她却是来这里买醉,而上一次,也是这样。 她,遇到了伤心的事,才会来这里买醉。 真傻…… 想唐寅这种能赚钱能花钱的二世祖,看中一个地盘好的地方,分分钟就能买下来。所以这家酒吧的老板早就成了唐寅,而齐夜要了一间房后,便抱着苏锦上了楼。 “唉,你们先别那么快开始,作为朋友,我得给你们送点道具,所以千万别开始啊!” 唐寅笑,虽然他长的不像个好人,但是成人之美这种事,偶尔也会做一做。要知道,这可是他盘下这酒吧后研发出来的一个新项目,而齐夜和苏锦,就像是小白老鼠一样,成为了内测的用户。 所以,一定要玩嗨啊! 到了房间,齐夜立马用凉水弄湿毛巾,然后给苏锦盖在脸上。 “冷……” 一句嘤咛还未出口,齐夜就狠狠的打断,“受着!” “唔……啊……” 一番呻吟娇喘,齐夜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道刹那间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酥麻感? “妈的,折磨人的妖精!” 笃笃—— 丢下那已经沾上苏锦体温的毛巾,齐夜起身去开门。 “你好,这是唐总送给两位的礼物,请笑纳。” 服务员手里捧着一个盒子,盒子上面还有锁,看到齐夜一副嫌弃到要关门的摸样,服务员立马把钥匙拿出来,笑道,“唐总说了,这是能够让二话很快活的东西,所以你们一定要收下啊!” 那拿盒子关门,这一系列动作齐夜都做的特别潇洒,然后把那盒子和钥匙丢在茶几上,他再次进入洗手间里,重复方才的事情。 捏着凉透的毛巾,齐夜准备再给苏锦降降温,好让她清醒清醒,结果光着脚丫子满脸潮红的苏锦却蹲在地上玩弄这那个盒子。因为喝醉了,所以即便是有钥匙,要打开盒子这种事,对她来说,也够费劲的。 “苏小谨,回chuang上躺着。” “不嘛……人家要饿了,要吃东西……”像小孩子一样,苏锦抱着盒子不撒手,捏着钥匙在锁上面乱捅。 齐夜皱眉,“那里面不是吃的。” “骗人,你骗人……家里的人都骗我,盒子里面明明有好吃的,但是却不给我吃……为什么不给我吃?难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吗?爸,我不是你亲生的吗?” 乱了乱了,怎么都喊上爸了! 忍着想一巴掌拍死苏锦的冲动,齐夜拽住她的肩膀使劲的一摇,“苏小谨,是我,齐夜!你他妈每次一喝酒就这幅德行,酒品这么差,你怎么好意思出来喝酒!” “齐……齐夜?呵呵,喝酒好啊,喝醉了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喝醉了就能安安稳稳的睡个觉,喝醉了就能梦到爸爸……我不想做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我也想要有爸爸,有妈妈……我想要在放学的时候,有人来接我……” “苏小谨?” 吸吸鼻子,苏锦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哼哼,“嗯……” “你还有我。” “呵呵……骗人!” 喝醉酒的女人就像是黏人的猫咪,但是带着丝丝傲娇,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小心思。苏锦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可能是因为没酒品的原因,现在的她显得更加的真实,和平时浑身带刺满口脏话的摸样不同。 可爱这个词,也能形容到她的身上。 “齐夜,你爸你妈都知道了,那你肯定也知道了……嗝,知道我的家庭我的一切,知道我能活到现在有多不容易,知道我们俩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其实啊,想你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啊?长的又帅又有钱,身材那么好,那家伙一定也忒大,可是我不能啊,不能喜欢你啊……” 捣鼓着盒子,苏锦糊里糊涂的说瞎话,“我不是脑子有毛病,我是一个正常人,一直把你往外推是因为你除了拿我当诱饵外,根本就没有的心思在我身上,如果糊里糊涂的跟了你,最后倒霉的一定是我自己……我已经够惨了,所以不能再惨了,为了今后的日子不悲惨,喜欢要说不喜欢,动情要说不动情,想要要说不想要……” 打横抱起苏锦,齐夜讲其轻放到chuang上,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又去了卫生间,鉴于苏锦这程度的醉酒情况,还得用湿毛巾给她敷敷脸,然后让唐寅的人送碗醒酒汤上来,不然到明早,她的小脑袋一定痛到死去活来。 “唐寅,我是齐夜。” “哟,怎么百忙之中还给我打电话啊?是不是技术上出现了小瑕疵,想要找我补课?”电话那头,唐寅笑的特别不正紧,因为他以为齐夜正和苏锦翻云覆雨快活乐悠悠呢。 无视杂音,齐夜沉着清晰的说道,“一碗醒酒汤,一份非油炸的小吃,然后一套干净的衣服,半个小时后给我送上来。” “怎么还要醒酒汤啊?兄弟我送你的那些道具都不喜欢啊?别介,我这还有好多,之前鉴于你是第一次所以我特意没给重口味的,你要嫌弃没感觉的话,我给你换……” 不客气的挂掉电话,齐夜将手机丢的远远的,彻底和那份嘈杂分清界限。 岂料,这个时候,chuang榻上小女人一句微弱的嘀咕,窜入了齐夜的耳朵。 开了—— 开了?什么开了? 进入卧室,齐夜顿时感觉到头重脚轻,一股倍添压力的眩晕感袭来,却来不及缓冲,只得眼疾手快的朝苏锦冲上去。 是,苏锦说她饿了,所以齐夜才说要一份非油炸的馄饨,但是没想到苏锦饿到那种程度,居然连套都吃! “还,还给我,泡泡糖……” “这不是泡泡糖!”按住苏锦的脑袋,齐夜厉声道,“苏锦,给老子清醒点,妈的……以后你要再碰一滴酒,老子非要拆了你不可!” 吧唧吧唧嘴,苏锦抱住枕头咬了一口,然后枕到那满是自己口水的枕头上,呓语一般可怜兮兮的嘟囔,“你好凶……” “你听话,我不凶。” “那我睡觉,困了……”说着,苏锦扭动着身子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裙子,但是现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裙子的拉链在哪,只是胡乱的扒拉,到最后筋疲力竭之际,除了露出一大半折磨人,裙子,依旧包裹着那具诱人的身体。 齐夜伸出手,声线沙哑到不可思议,“苏小谨……” “嗯哼……” 齐夜咬牙,“把被子盖上。” “不要,人家好热……” 媚眼如丝,半睁醉眼朦胧的眸子,苏锦伸出舌头舔了舔嘴皮子,暧昧道,“你不热么?” 热,热热死了! 齐夜现在特别想脱光衣服然后好好洗一个冷水澡消消火,但是这房间里有苏锦,既然有她,那么洗冷水澡还有毛线用? 洗了,依旧热! 洗了,依旧硬! 洗了,依旧想要! 想到这里,齐夜快疯了,他发誓,这件事是他到此为止的人生生涯中,遇到的,最最最棘手的一件事,这件事快要把他逼疯,逼残,逼上道德路上不可触摸的底线了! 小手搭上齐夜的额头,苏锦细声细语的抱怨,“你看看你,好烫的,是不是发烧了?” “……” “发烧了就要去看,不然转化成肺结核,你连哭的地儿都没有。再要严重点,转化成艾滋,你就算是死,最后下葬连地儿都没有,直接烧成一把灰然后装进玻璃罐,与世隔绝。” “……” “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再晚点的话,脑子烧坏了,就真没救了……” 拽住苏锦的手,齐夜眼眸火热如织,“苏小谨,你讨厌我吗?” 微微一愣,苏锦笑,“我怎么会讨厌你?我其实,其实好喜欢你的,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讨厌你,但是……” “但是什么?” “但我会恨你,因为讨厌我和我讨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恨的人,只有你一个。我想,我会把这个位置,一直一直都留给你,留给齐夜……唔!” 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是齐夜一直以来就想做的事情。 尽管现在这张小嘴因为吃过不应该吃的东西而留下了一点点味道,但是没关系,配合这那股子淡淡的酒香,反倒有点催情的效果。 修长的手指一下子就找到苏锦身上那件海蓝色裙子的拉链,就在后面,然后轻轻一挑就松开了,诱人滚烫的美背就这样出现在齐夜的眼前,想也没想的,就张嘴咬上上去。 身下,苏锦微微颤抖,可怜巴巴的呼喊,“痛,痛痛……” “这个,是我送我女人的礼物。” 齐夜的意思很简洁,苏锦是他的女人。 微红的牙印在美背上浮现,牙印就像是一件上好的艺术品,赏心悦目。当然,只有齐夜这个创作者才能彻底的明白这件艺术品的含义,故而,这是他喜欢的唯一。 苏锦,一定会成为他唯一的女人。 “唔……”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八章 恨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