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七章 这巴掌,不痛

虽说和莫悠然是多年的好友,但是苏锦从未去过她家,倒是莫悠然这个千金小姐隔三差五来自己地界蹭饭。 “我总觉家里空间太大人太少,冷冷清清的,不舒服……” 这是莫悠然的原话,但是她现在一席白色雪纱纺织连衣裙,衣领部位是镶嵌了柔软的兔毛,胸前还有漂亮耀眼的水钻,勾勒成一个天鹅的摸样。长长的公主卷精心打理过,耳鬓部位别了一枚蝴蝶结发夹,红宝石耳钉闪烁着暗沉的光芒,像枚朱砂痣。 不舒服? 苏锦冷笑,真没看出来,这不挺好的么? 莫悠然的母亲,苏锦倒是见过几次,之前这个贵妇曾去学校里找过莫悠然,不为别的,就是觉得学校里的伙食不太好,觉得自家宝贝女儿瘦了,所以送碗燕窝到学校里来给她补补身子。 装潢精美的客厅里,坐的这一席人,苏锦倒都有点眼缘,不算陌生。 齐夜的老爹,后母,莫悠然的父母和莫悠然本人,当然还有一帮子的佣人,不过陆子文不在。 微微一笑,苏锦礼貌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小谨,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位是齐夜的父亲,齐氏集团的董事长,齐仁。旁边这位是齐夜的母亲,薛凯丽。”抢了莫悠然的话,莫妈妈的气焰有些高,双手环胸笑道,“你是然然的朋友,所以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苏小姐,我们希望你能和齐家保持距离,不管你和齐夜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想听也没那份心思听,只希望你能够安分守已,守口如瓶。” 哦,这就是电视剧里面常演的戏码,但是一般这种情况下,不是拿钱来打发么? 所以,钱呢? 似乎是明白苏锦所想,薛凯丽倒也称职的走到她身边,将一张空头支票递过来,“不管你的胃口有多大,我齐家都不在乎,这上面的数字,随便你写。” 哎哟喂,这话大的哟! 优雅的捋了捋头发,苏锦红唇微扬淡然一笑,“刚才一直都是你们在说话,所以现在,轮到我了吧?” “嗯?” 薛凯丽不满的皱了皱眉,然后扭头去看齐仁的意思,在看到后者点头之后,她才勉强道,“好,你说。” “首先,我先澄清一下,我和你家宝贝儿子齐夜,没有半点关系。不过你们要是硬要东拉西扯点什么的话,那充其量他就是我仇人,因为他为了他自己所为的任务,不只一次的用我做饵去钓耗子,具体的经过我就不说了,你们可以去问他。” 抽走薛凯丽手中的支票,苏锦是笑的像只偷到油的小老鼠,“作为我九死一生的代价,这支票我收下也不过分,但是你们放心,拿多少我有分寸。至于齐夜,上次在盐城的时候,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你们所担心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发生,所以很抱歉,这趟你们除了给我送钱外,算是白跑了。” 苏锦不是傻子,不会为了所谓的尊严骨气什么的和钱过不去,再说了,这一次,她什么都没有损失,就这样白拿钱还不好吗? “苏小锦,把支票给老子放下,不然老子杀了你!” 苏小谨? 呵,苏锦以为经过上次的事之后,那个男人再也不会这样叫她了。 捏着支票的手微微的有些僵硬,苏锦扭过头去看清来者之后,继续没心没肺的笑,“嗨,齐大少爷。” 还未来得及拖鞋,齐夜着一身绿色军装风尘仆仆的冲了进来,青色的胡茬盘踞在下巴上,稀稀疏疏的,配着那张冷峻的帅脸,有着别样的风味。 这男人一生下来就是勾女人魂儿的吧? 不然,怎么可能会拥有三十六度无死角的完美? 大步上前两步,齐夜一把拽住苏锦的手,厉声道,“走!” 苏锦纳闷,去哪? “放肆!” 齐仁一直都不是一个吃素的慈祥父亲,能够生出这么变态逆天的儿子,他这个当爹的,自然也不会有副菩萨心肠,即便是刚才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这件事就是他挑起来的,长眼睛的人都知道。 “她没有选你,而是选择了钱,都这样了你还不放弃,简直混账!” 为了配合齐仁,苏锦还晃了晃手里的支票,“|你爹说的没错,我选了钱,没选你哦。所以齐大少爷,你先放开我,放开了咱们才好各奔东西呀。” “闭嘴!” “凶什么凶啊?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么?再说了,你不是答应我了么,咱们两以后再无瓜葛的。” 齐夜青筋暴突,“狗日的才答应了!” 瞬间,苏锦囧了,瘪了瘪嘴小声道,“反正咱两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 “逆子,人有自知之明所以不想和你和任何的关系牵绊,可是你倒好,硬好热脸贴冷屁股往上靠。我齐仁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生出你这么个瞎了眼的王八蛋!” 可能是说话的力度用大了,齐仁一时没刹住脚,说完话之后立马瞪着眼睛深呼吸。 “老公你没事吧?”薛凯丽眼疾手快的立马搀扶着,然后让齐仁坐到身后的沙发上,再端起一杯茶送到嘴边。 在齐仁休息整顿的功夫,薛凯丽这个做继母的还是发表了自己的立场,“小烨,你不要误会你父亲,其实一开始在知道你喜欢苏小姐的时候,你父亲是特别赞同你们在一起的,什么家世背景都无所谓,只要你喜欢只要你开心,可是现在关键的一点,是这苏小姐她不喜欢你,而且他们家……很复杂,所以你们不合适。” 复杂? 苏锦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猛的抬起头来看着薛凯丽,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薛凯丽说的对。 “我们的事,和你无关。” 齐夜的声音很冷,冷的像是二三月的天,刮起风来都刺骨的那种。可是他的手很暖,暖的像是四五月的太阳,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却不灼热的那种。 手被齐夜拽住,苏锦先是下意识的攥紧,然后才放开,她不能牵走这双手的主人,所以不能轻易的触碰。 但,齐夜的力道的很大,大到苏锦如论如何都逃脱不了他规划好的包围圈。 齐夜再次发力,他想带苏锦走,可是苏锦死命的挣扎,誓必不动分毫。 “苏……瑾!”这个名字,齐夜是从牙缝里生拉硬拽出来的,他很气愤,气愤这个女人不知好歹! 简直是,欠揍! “我还是那句话,我和你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既然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又何必要这样彼此委屈的对方的在一起?齐夜,其实你心里是清楚的,你只是把我当诱饵用,现在或许又加了一条,就是气你父亲。老实说,你这样的做法,很幼稚,也很伤人。” 受伤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苏锦。 挣脱开齐夜的钳制,苏锦快速的走到门口取下摆放在门口衣架上自己的外套,然后换鞋,离开。 薛凯丽刚才有说她的家很复杂,的确,她的家庭特别特别复杂,复杂到她自打六岁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复杂到她十八岁那年才知道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复杂到她都不确认母亲是不是自己的母亲。 上帝果然是公平的,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 有的人很惨,而有的人,是特别特别的惨…… 或许是因为周日的关系,酒吧的啤酒打起了折,买一打送三瓶,过附赠抽奖卷一张。苏锦要了一打,然后捏着抽奖卷坐到吧台上和酒保打情骂俏起来,因为她心情不好。 “不经常来这儿吧?” “嗯!”苏锦点点头,“因为酒吧里面的酒实在是太贵了吗,但是没办法,这里的气氛好,而且我现在吧,有钱了,有好多好多的钱。” 年轻的酒保乐了,“买彩票中奖了?” “我的运气哪有那么好啊?我告诉你哦,我遇到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吧,有病!我其实也不清楚他是什么病,但他就是有病,很奇葩的那种病。他不把我当人看,当棋子看,要用的时候就摆在那儿,不用的时候丢那儿,哎哟我跟你说,我烦死了!” 举起杯子,苏锦把里面淡金色的液体喝尽,然后狠狠的把杯子砸在地上,吼道,“有钱了不起啊?有钱是大爷啊?你大爷,你全家都是大爷!靠……嗝……” 本来唐寅就觉得坐吧台上喝酒的那个妞有点眼熟,现在看到她砸杯子,这动作熟悉的,立马就确认,那女人就是上次扇了齐夜一耳光的萝莉娘们儿! 居然还活着,真他妈是奇迹! “苏……苏苏苏,苏锦?” 依稀的,唐寅记得是这么个名字,勇敢的喊出来之后,苏锦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扭过头来看着他,醉眼朦胧的纳闷道,“大叔,你谁啊?” 大叔? “喂,我不是大叔,我是唐寅啊。上次,你还记得上次吗?我和齐夜做在那边,然后你过来,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说他把你抛弃了之类的话,你还记得吗?齐夜的旁边,就是我啊,我在旁边,而且待你很好的。” 一个男人待一个陌生女人好,百分之百是想泡她。 唐寅,绝对是这个出发点。 苏锦是个美人儿,今天的她化了妆穿了漂亮的裙子,在暧昧灯光的打磨下,越发的可口,就像是一颗草莓,粉粉嫩嫩的,惹人爱。 “齐夜?” 琢磨这这个名字,苏锦猛的一下子抱住唐寅,张着嘴,毫无美感的嚷道,“我知道啊,知道齐夜,他好没人性,好凶!他欺负我,拿我钓耗子,他家里面的人还给我钱,让我滚边儿去!呜呜呜,我不服气,可是我没钱啊……” 不服气和没钱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唐寅不想深究这个问题,现在温香暖玉在手,就让那些乱七八糟的琐事,见鬼去吧! 但,为毛多了一只手出来? 而且,这手不像是女人的,按照上面青筋暴突的程度的来看,是个男人的手才对,而且不出意料的话,这手的主人的脾气,此时此刻,不是很好。 “唐寅,你他妈想死?” “靠,齐夜你怎么来了!” 无视唐寅被吓到魂飞魄散,齐夜黑着脸恶狠狠道,“老子一直都在……” 苏锦离开莫家的时候,齐夜就一直在后面跟着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来到这家酒吧买醉,眼睁睁的看着她和酒保热火如荼的聊天,眼睁睁的看着她周围的男人贪恋注视她裸露在外面的大腿。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七章 这巴掌,不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