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三章 战役开始

至于齐夜,他做这种事已经轻车熟路,而且已经找到精髓,还重复的使用那一招儿。 这,就是传说中的嘴堵嘴! 力道有些大,苏锦艰难的承受着,娇嫩的唇瓣有着被撕裂的危机感。果然,不出五秒,苏锦将就因唇上传来的痛楚,而皱眉发出嘤咛,血腥味也在同一时刻蔓延进了嘴里,一股子异样的甜腥。 吻,从唇上挪到了粉颈,然后慢慢往下,衣襟胸前的扣子,在齐夜修长手指的挑拨下,开了三颗,里面的蕾丝碎花胸罩露出半个,还有那因为挤压而越发明显深邃的沟壑。 别过头,齐夜的嘴没能刹住车,落在了发髻,苏锦喘着气抗议,“你别这样啊,我说了,我不愿意的话你这就叫强奸,我可以告你!” “苏小锦,那天晚上在烨城,你是装的吧?” “啊?” 苏锦再次懵圈儿,她装啥了? 齐夜抬起头,黑色瞳孔中迸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他看起来特别有范儿,特别帅! 就是在这样的瞳孔注视下,苏锦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吸进了旋窝,一直就在里面转圈儿打转儿,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她是撒谎装来着,所以在这样的眼神的注射下,感觉眼眸的主人能够看穿她的内心世界一样,把所有的一切扯谎戏码,全然了指。 对,她不讨厌齐夜,不管这个男人有多禽兽,她打心眼里,讨厌不起来。 可能是因为这个禽兽长的帅,也可能是因为这个禽兽的权利大的过于吓人,更有可能是因为,苏锦对这个禽兽有着天生的好感,所以讨厌什么的,没法存活。 但是,不讨厌并不代表可以亲近。 他们之间距离,唯恐有整个银河系那么宽阔,纵使是牛郎织女的接班人,那么到苏锦这里,绝对没有那么多喜鹊会帮她。 更可况,她不是织女,齐夜不是牛郎,他们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一对,无关男女情爱。 “那晚你哭,是装出来的,对不对?”声线有些淡漠,和刚才那个与之激情热吻的齐夜完全不一样,虽然没有技术,可是有范。 苏锦没有回答,因为她隐约的能够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难道是刚才那些,他都看到了? 果然,齐夜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锦,散发出来强大国王气场就像是掐住她的七寸一样,又狠又准又稳,“那天晚上你就像是刚才一样,暗地里掐自己大腿,强迫自己流眼泪装可怜装清纯装清高,对不对?” 撩起苏锦的裙摆,在那雪白匀称的大腿上,果真能够看到青紫的淤痕,而且看的出来是新伤。 “你都知道了,那干嘛还问我,傻啊你?”苏锦咬牙切齿,脸上有些发白,毕竟谎言被揭穿了,现在就算她是影帝,也管不了这纯粹来自人体内心深处,由神经末梢引发的脸部颜色变化。 死扛,是唯一的办法。 总之不能输! “这么凶,不怕我在这里吃了你,然后让你那发小儿还没被饿死就被气死?” 丫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苏锦咬牙,“你明明知道我那是骗人的,既然知道,那干嘛还翻出来?你是吃饱了撑着还是尿急找不到厕所所以淹到了脑,造成神经短路说话功能萎缩,并且让智商情商直线水平下降!” “这嘴,不但漂亮,而且很厉害。” 齐夜的一只手依旧死死擒住苏锦举止头顶的两只手,而另一只手伸出拇指,轻轻的摩擦那娇嫩的唇瓣,因为有血,所以颜色特别的动人,还有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儿。 “这话如果是夸我,我谢谢你全家,如果是损我,那我在心里掘你家祖坟!” “苏小锦……”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然后麻溜儿的放了我,我要回京都!” 齐夜沉声,“回京都,可以。” “真的?” “真的,只要你嫁给我。” 嫁? 苏锦瞬间惊呆了,这齐夜的脑子是秀逗了还是智商离家出走? “首长,狂狼来……额?你们……” 顾夕颜那个小妞不知道是因为齐夜脑子秀逗了所以跟着他一起秀逗,还是她的脑子,原先就是装饰品一样,进来的时候居然不打招呼。 不过,她的这种做法,能让苏锦打心眼里感谢她。 姑娘你可真是个活雷锋,我代表雷峰塔感谢你,并且授予你高级雷峰塔称号,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掉下来! “出去!” 哎哟喂,齐夜虽说是松开了对苏锦的钳制,但是口气不是很好耶。 不过没关系,想到自己重获了自由,苏锦活动活动自己酸麻的手腕然后一边扣衣襟前的扣子,一边往帐篷外面走,“那个,你们聊,我走了哈……” “站住!” 苏锦扭头,“你神经啊?我到底走不走啊?” 齐夜伸手指着因为惊吓过度而傻呆萌的顾夕颜,厉声道,“她走,你留下。” “啊?首长……这,这个那个……我是来告诉首长你……” “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像是赶苍蝇一样,齐夜挥手,“记住,下次有事要进来必须打报告,不然就算是蒋家也保不住你。” “是,我知道了!” 不再结巴,顾夕颜溜的飞快,像是脚上摸了油似得。 齐夜脸色阴沉,“给老子坐下,不准走。” 这么凶? 苏锦眨巴眨巴眼,笑道,“哎,你是因为被顾夕颜撞见刚才猥琐我时的丑态,所以害羞到生闷气对不对?嘿嘿,堂堂中央军师血麒麟特战指挥队,麾下的橙红特种野战兵的领军人物,居然也会因为这种事而不好意思,如果把这消息发布出去的话,我应该会成土豪吧?” 齐夜敛眉,“土豪什么说不准,但是你一定会成土鳖。” “齐夜!” “老子说了,坐下,不准走!” 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苏锦翻着白眼,一脸的不高兴。 两瓶纯净水儿,就这么摆在苏锦和齐夜的面前,坐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苏锦面前的水快光了,而齐夜的面前的水,还有一多半儿。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隐约的透过窗口的缝隙,还能瞅见其他人在外面升篝火煮大锅饭的小片段。 说起饭什么的,苏锦的肚子早就饿了,来这之前她只喝了半杯可乐,现在那半杯可怜早就已经被她给排了出去,肚子里面空空的,苏锦在帐篷里可算是如坐针毡。 注视到苏锦的小异样,齐夜挑眉,“有痔疮?” “呸,你才有痔疮!”苏锦恼火,“我只是因为肚子饿了有些坐不住而已,陪你在这坐坐坐,饼干什么的都没一片,就一瓶水,又不管饱,当然饿了!” “傻。” 起身,齐夜拽着苏锦到帐篷外面,和那些战士们一起,坐在篝火了旁边。 李伟偷偷扯了扯苏锦的袖子,小声道,“唉,你们怎么在帐篷了呆那么久?就算是老齐他天赋异禀在这方面是强中强,可嫂子你这么瘦小,是怎么受下来的?” 这可不是带颜色的调侃,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报复发泄心中不快的机会! “唉……” 微微叹口气,苏锦的声音故意放大,“哪啊?齐夜其实中看不中用,别看他人高马大一副能干的模样,其实每次最多也就两分钟,快的很。还有一点啊,做事的时候他是喜欢让人瞎叫,明明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却硬要让我装高潮,烦死了。” 齐夜冷笑,“苏小锦,你一天不睁眼说瞎话是不痛快还是咋的?” “齐大少爷,您觉得按照您那尺寸,我这像是说瞎话的吗?” 当即,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苏锦这么一说,不单单是巩固了她是齐夜女人的地位,还巩固了她在齐夜心中的重要性。 要知道,唯恐放眼天下,也只有苏锦有这胆子和这特殊身份,敢用齐夜的那玩意儿挑事。 勇气可嘉啊! 篝火旁边架着牛肉,原始的用木棒穿插着,现在被火舌舔着,正滋滋滋的冒油。白色的炊烟慢慢的盘旋腾空,然后打了两个圈儿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可是那香味却延伸到鼻孔里,哈喇子就这么被勾引出来了。 破天荒的,齐夜没有逞口舌之快的和苏锦死扛,而是将烤好的牛肉撕下来一块然后递至她的嘴边。可是苏锦并不领情,想要自己丰衣足食,于是她扭头避开那快香飘飘的扭头,然后自己伸手。 “不是饿了么?”齐夜问道。 “我是饿,但是不管有多饿,我都不吃你递过来的食物。”苏锦冷哼,“我怕你下毒,毒死我!” “我若让你三更死,你就熬不过五更,吃!” 靠之,这么凶? 那我还真就不吃了! 苏锦继续扭头死扛,“不吃不吃就不吃,吃了你的东西,我会折寿的!” “苏小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别逼我用强的。” “齐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敢用强的么?”堂堂一首长,多英勇无敌的头衔啊,苏锦就不信,他敢在这么多人的地儿,干出那么不要脸不要皮的事! 可是事实证明,苏锦错了,齐夜那个禽兽,是真的敢。 粗壮的手臂钳住她的小胳膊,苏锦虽气自己不能动弹,但是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力气没这个男人的大? 怎么办? 认怂呗! 吧唧一声,在苏锦的右边脸颊上落下一记色狼之吻,在周遭战士的起哄声中,苏锦只得悲催而又苦逼的低吼,“禽兽!” 齐夜挑眉,“想再来一次?” 苏锦,“……” 虽说是千里无人区,但是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还是从远处慢慢的靠拢,就像是苍茫一片的戈壁滩上,这样一辆军区牌照的大奔奔,格外显眼。 大奔奔其实有个小名,奔驰。 嚼着牛肉,苏锦含糊不清的问道,“谁啊?” 齐夜俏皮而又逆天的回应,“你猜。” 靠之,你他妈猜我猜不猜啊! 等到车上的人下来之外,苏锦差点被嘴里的牛肉噎到,因为她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纯正的痞子! 黑色夹克,胸前和肩膀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铆钉,感觉只要一靠近就会被扎个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紧绷绷的牛仔裤把屁股蛋勒的结结实实的,翘是挺翘的,可是一大男人显摆自己屁股蛋翘,是为毛? 再说了,夸张的戒指几乎十个手指上都有,有的手指还套了俩!手腕上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叮叮咚咚,跟招魂儿一样。头发整了一个非主流亚麻色,白的跟漂白过似得,左边耳朵上全是骷髅头耳钉,右边,又什么都没有。 这是富二代还是土豪财阀啊?这幅德性,居然可以当兵? 而且,齐夜这禽兽居然还看得下去! 不过…… 苏锦咽下嘴里的牛肉,低喃,“还是蛮帅的……” “哟,开船了,怎么都不等我?”男人从车厢里抱出一件啤酒,笑道,“我要不是买酒了,早就到了。可惜你们这帮没良心的,不等我,真是过分!”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三章 战役开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