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二章 不是牛郎,不是织女

人肉眼是瞧不见子弹的,所以苏锦也没瞧见,但是她看得到了别的东西。比如那只原本正无忧无虑吃草的兔子,现在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后退抽搐两下之后就彻底的停止了跳动。头顶位置有一个血窟窿,血还在往外冒,洒在了这片植被原本就不多的旷野上,染红了泛黄的草。 正做奔跑姿势的苏锦有些懵圈儿了,然后僵硬着脖子往身后瞧,齐夜还未手枪,动作如预期的一样,帅的不像话。 周遭的目光聚集过来,都显得有些茫然。 开枪打死一只兔子,为毛? 为毛啊! 苏锦咬咬唇,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扭头就进了一处扎营在此处做休息室的帐篷。 帐篷里面,随行军医顾夕颜正在做笔记,传说中的战地笔记,瞧见脸色些许苍白的苏锦后,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了?” “你没听见刚才的枪声吗?” “听见了,难道……出什么事了?”立马,顾夕颜犯起小嘀咕,“不应该啊,按理来说只要有首长在,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才对……” 对此,苏锦的阐述很平静,“他开枪打死了一只兔子。” “啊?兔子?” 脑筋转过弯来,顾夕颜立马乐了,“兔子啊?哎哟,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搞了半天就是打死了只兔子啊?没准啊,首长是想着今晚上给我们加餐,所以打些野味来给犒赏犒赏。” “夕颜,我听他们说你在橙红当军医已经快满一年了,那你肯定知道的比我多,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齐夜是个怎样的禽兽。” 苏锦在心里笃定,没错,就是禽兽! 不满的皱起眉,顾夕颜似乎有些不大乐意苏锦对齐夜的这个称呼,语气里有了些冰渣子,“苏锦,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首长?他可是一军之长,国家的栋梁和人才,上了战场杀敌无数,海关缴毒奋勇争夺,他立下的汗马功劳就像是星星一样,数都数不清。” “再说京都,能够这样国泰民安的景象,一半功劳都得归功于首长的身上。现在,京都城里无数上流名媛都待嫁闺中,期待着首长能相中她们中间一人,然后了却此生最大的愿望。京都城中有钱的唐家有权的冷家,都是首长好友,得罪一人都恐有古今株九族之罪。所以,你以后说话最好小心点,外面那些兵脑子都用在战场上才叫你一声嫂子,可我看的是真真儿的,首长待你,其实就和普通人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和普通人一样? 得,世人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苏锦落这么一答案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过这株九族的罪,唯恐他齐夜还做不了这主! 起身,苏锦不再和顾夕颜废话,直冲冲的往外走。现在是晚上七点钟,她就不信了,无人区外面的公路上,就没一辆车可以送到进城!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好像真的是没有耶…… “李伟,你能带我走不?不是回京都,盐城就行,到那之后我自己坐车回京都,你看成不成?” 那天在电影院,怎么着也挨了一记飞脚,虽说不是李伟踢的,但那冷笑言还是什么小攻的,总归是他认识的人,所以拜托一番,应该也不算过份。 瞧着苏锦要走,李伟下意识的询问,“老齐允了?” 撒谎,其实也是一美德,大大的美德! 苏锦乖巧的点点头,“对啊,他不是把兔子给我打死了么?所以我就闹着说要去盐城买只宠物兔玩儿,他呦不过我,就答应了。李伟啊,你就当帮帮我,带我去盐城吧,回头我买两包盐让你带回家炒菜用去,你看成不?” 就算是盐城,这里的盐也是传说中的盐价,顶天了三块五。要赶上谢礼那价儿,除非遇上核辐射,在家就能坐等增值。 “嫂子啊,其实你说要去盐城,这对我来说真是小事一桩,你说我开着飞机,嗖嗖嗖就到那了对不对?但是我不能为了把你给送到到目的地儿,然后自己回来自刎谢罪吧?老齐压根儿就不会允许人离开无人区,包括他的心肝宝贝,你。” 谎言,是这么被揭穿的? 这么简单? 苏锦怂了,立马拉住李伟的手臂,摆出一张苦瓜脸可怜兮兮道,“是是是,齐夜那个禽兽确实没有答应我去盐城,你也知道,他打死了我喜欢的兔子,所以我们俩现在还在冷战,你说我要现在去找他,不是白搭,是啥?” “李伟,我去盐城是有要紧事儿,你就当帮帮忙好不好?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抹着鳄鱼眼泪,苏锦低下头身体微微颤抖,声调带着哭腔,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哭了。 瞧的此情此景,李伟立马寻问,“嫂子,出啥事了?” “我……我,呜呜呜呜……” 苏锦吸吸鼻子,故作哽咽道,“我有一发小儿,打我记事起我就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最后因为他搬了家,所以我们断了联系。前不久,我和他重逢,才知道他一直未婚等着我,可是我……我,我已经有了齐夜了!” “所以,这和你去盐城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知道我跟着别的男人走了,我那发小儿就绝食相逼,说什么非我不娶。就刚刚,我接到了他妈妈打来的电话,说他快把自己给饿死了,希望我能去见他最后一面,或许他会好起来,也或许能让他安心的离开。李伟,你也是男人,你肯定饿肚子对男人来说有多残忍,我那发小儿现在就快饿死了,而且他现在人就在盐城,所以你帮个忙,带我走吧!” 故事,有血有肉骨架丰满而且潸然至极,凄凉之中带着一丝悲戚,悲泣之中还带着一股欢快。 这样的故事,配上苏锦眼泪汪汪的眼眸,别说,还真有那么几分的可信度。 眼巴巴的看着李伟,苏锦不依不饶,“帮帮忙吧,如果这一次我没有救那发小儿于水火之中的话,我很有可能会内疚一辈子,然后和齐夜的感情也不能好好的维持。你,难道忍心看着我们俩,灯残缘尽吗?” “可是老齐他没有允许你离开这,所以,抱歉了。” “你真忍心?” “不忍心,所以……”话到这,李伟立马严肃正经道,“所以,我会闭着眼睛。” 心中有千万匹脱肛的草泥马在狂奔,苏锦真想气沉丹田的来一招狮子吼—— 你妹,啊! “你当年是不是报考北影来着?” 阴森森的从苏锦身后冒出来,齐夜捏着下巴咂咂嘴神色严肃道,“没去演戏,真可惜了。” “你,你什么时候在的!”前有李伟后有齐夜,苏锦被左右夹攻包成饺子,仓促之下无奈炸毛,“李伟,你也是混蛋,他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齐夜挑眉,“你觉得他敢?” “是啊是啊,我还要保护我的舌头不是?嫂子,你就乖乖留在这,好好侍寝吧!” 无视李伟的聒噪,齐夜拽住苏锦的胳膊往他的单间帐篷里拖,后者百般哀嚎挣扎却始终都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败下阵来。 一把掀开帐篷的门帘,齐夜再次将苏锦丢了过去,可是还好,地上铺了一层毛毯,墨黑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毛毯的顶部因为视觉差异而转换成银色,闪动着针锋光芒,不扎眼却也不柔和。 想着这地毯价格不菲却齐夜这个禽兽终日踩在脚下,苏锦咬牙低声咒骂,“腐败!” “想走?” 齐夜问,苏锦却梗着脖子不说话。 “想吵?” 再问,苏锦还是梗着脖子不说话。 “苏小锦,说话。” 不说不说就不说,我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汪! 半晌,齐夜不开口了,苏锦以为自己稍胜一筹就翻了个白眼屁颠屁颠的准备往帐篷外面走,就是,如果一开始她对待齐夜的禽兽行为,就是这样不说话不搭理不理睬的话,兴许他也奈何不了自己。 “啊!” 还没等到走到门口,苏锦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一把拽住,然后紧接着她整个人都栽倒在了那柔软的毛毯上,还华丽的呛了一嘴毛。 压在温香暖玉之上,齐夜脸色阴沉,“有能耐你别张嘴。” “呸,你丫作弊!” “作弊总比你作死强。”动作利落,齐夜拉起苏锦的手钳至头顶,像是一只四仰八叉的白肚皮青蛙,这样做的动作对苏锦而言,和案板上的鱼没什么区别。 苏锦挣扎,可是她越是挣扎,男人的钳制就越紧,而且靠的也越来越近。两个人的鼻尖,连三厘米距离都没有,苏锦不敢动了,她突然有些胆缩,怕了。 身下,小女人皮肤瓷白透着红晕,不说倾国倾城那么唬人也算是绝代佳人一枚,黛眉黑青朱唇红润,现在因为紧张,贝齿轻咬下唇展露出性感迷人的弧线。精致的鼻翼因为呼吸而微微扩散收缩,脸上,柔软细小的绒毛被吹的东倒西歪,撩的人心,一颤一颤的。 “你……” 苏锦娇羞,“你别靠这么近,我不习惯。” “不习惯?那第一次在酒吧见面的时候,咱俩身上脱了个精光不说,你主动跟什么似得,现在倒好,衣服都还在身上就嚷着不习惯。苏小锦,欲拒还迎不是这么玩的,你要想玩,我教你,保管你玩到爽飞起来。” 热气喷洒在脸上,苏锦的脸更红了,小心翼翼的扭了扭腰,想要脱离齐夜的钳制。 当然,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一个人的脸,怎么可以红的如此可爱? “苏小锦……” 齐夜低头,重复了一句已经问过不下三次的问题,“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是,我讨厌你!”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来个痛快点的,苏锦瞪着眼睛,吼道,“我告诉你,不算之前我喝醉在酒吧里勾搭的那天,清醒后的我一见到你,就特别特别讨厌你,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比你还要狂妄无耻混账的禽兽,我发誓,今后你在街头出现,我在街尾看到的话,我肯定撒丫子就跑!” “今后的人生,我都希望不要再遇见你,因为你,会毁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是灾难扫把星,宇宙超级无敌惹人厌的禽兽……唔!” 怎么又是这一招? 苏锦很讨厌一件事,就是在她慷慨激昂的发表演说的时候,有人打断了她的话。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二章 不是牛郎,不是织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