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二十章 强抢民女奈我何

脸上挂着笑,苏锦抱起自己的文件夹,然后转身离开会议室,当然,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笑没了,与之替换的,是足以杀人的怒意。 张天凡,你等着…… 下了班回到家,苏锦趴在阳台上单手托住腮帮,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眨巴眨巴眼。 之前凌宸是说可以采访来着,可是后来不是没采访成么?苏锦知道,如果她能够再次出现在凌宸的面前的话,她就可以去采访,因为她从未见过比凌宸更温柔更没有大牌风范的艺人。可是,现在唯一的重点,就是她要怎么怎么去找凌宸? 上次那个计谋,好是好,但是不能再用了。 所以,苏锦觉得烦心啊! “月亮啊月亮,传说只要是有缘人虔诚的向你许愿,那么你就会满足她所有的要求,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有缘人,所以我试试看啊。” ?走投无路的,苏锦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念念有词,“我希望今后我的工作顺顺利利的,不要被领导抓住我迟到早退这些小毛病,更不要被领导派去采访那些脾气不好的明星。我读传媒是因为我喜欢写文章没错,但并不是去写那些瞎编出来的狗血花边新闻,所以如果你有空的话,让领导给我换个工作岗位吧。” “对了,凌宸这个人很好,你也分点心出来保佑他大红大紫,星路畅通无阻。最后在这个星期里,一个晴空万里百花香的浪漫氛围里,让我们相遇。我做完采访之后,顺便让我们交个朋友,嘿嘿……” 忍不住的,苏锦为自己的幼稚做法而笑了出来,却还是加上一句,“还有,我现在肚子饿了,你在天上给我丢个月饼下来吧。” 找月亮倾诉,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的嘛,虽然它不会真的丢月饼下来。 “啪啦!” ?一个塑料口袋落在阳台上,瞧着口袋上面印着食品安全包装袋的字样,苏锦瞬间懵圈儿了。 ?月亮,我难不成真是你的有缘人? ?立刻立马上马的,苏锦冲到阳台边上,无比虔诚道,“月亮,这么简单的事你都给我办妥了,那我工作的事……” ?“苏小锦,我宵夜落到你阳台上去了,不用帮我拿上来,留着自己吃吧。”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苏锦将脑袋伸出阳台然后抬起头,然后如期的,对上了某人璀璨的黑色眸子。 ?当即,苏锦仰天长啸,“齐夜你个变态跟踪狂,你怎么到我上面去了!” ?声音是个不错的传播工具,话说在第二天,就有人向居委会张大婶举报,晚上十二点左右,有人恶意散播淫秽讯息,情况恶劣不说,还严重影响到了祖国花朵的睡眠质量。 ?但,这所有的一切,苏锦绝不会承认。 齐夜确实住到了苏锦的楼上,所以每天苏锦做梦都做的是那个男人在她头顶上拉屎撒尿的噩梦,她不知道齐夜为什么要来这里,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权赶他走。 之后,在第N次‘无意’的偶遇之后,苏锦的小宇宙有些呛火了。 “齐夜,你他妈很闲么!” 楼下小吃店里,齐夜一边看文件,一边喝双皮奶,性感的唇上沾染了些白色奶泡,但是最后还是会被一一食入腹中,他永远都不会有失态的模样。 听到了苏锦的话,齐夜昂头,“此话怎讲?” “我他妈下班能碰到你,上班能碰到你,丢垃圾能碰到你,吃饭能碰到你,只要一出门,就准能碰到你!姓齐的,你七月半的出生啊?阴魂不散!” 自打齐夜搬到自家楼上,苏锦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每次出门她都会碰到齐夜,想躲也躲不开。楼下胖叔叔的小吃店是她固定的喝双皮奶的地儿,结果每次来,她都会遇到齐夜,哪哪都有他身影,挥之不去的,苏锦真的觉得快疯了。 不过可以的,齐夜绝对不会是喜欢她。 绝对! “不是阴魂不散,是有缘。” “有缘个屁,你不妨直接说你找我什么事,上一次是想利用我帮你赶走那些千里迢迢来找你相亲的女人,所以这一次,你说啊,你要我做什么。” 她的用处,只是这样么? 齐夜放下勺子,摇头,“没事。” 没事这么阴魂不散的跟着她? 鬼才信! 正当苏锦想要继续发飙的时候,一身材欣长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跑到齐夜的桌前,讪笑,“齐夜,你选的这地儿还真不好找,差点让老子迷路了都!” “最后不是没迷么。” “那是老子方向感强……咦,这位是?”何彦伟瞧见了苏锦,当即拍手乐呵道,“哟,这不是在你表妹订婚宴上你小子看上的菜么?怎么,是你给端到这里来的,还是她把你给端到这来的?好小子,下手挺快的,莫非真怕我抢啊?” 齐夜无视,“闭嘴。” 约了朋友的,那就说明齐夜不是故意和她碰面的咯? 想到这里,苏锦的老脸也有点挂不住了,悄悄的立正稍息向后转,准备开溜。 “哎,菜你别走啊,坐下来我们聊会儿。我给你说,我和齐夜认识二十多年了,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样上过心,一开始我还以为他要么出轨要么练了葵花宝典。所以,我现在一看到他对哪个女人好,我就忍不住想要调戏勾引一番。” 不由分说的,何彦伟拽着苏锦的胳膊让她坐在齐夜旁边,然后乐道,“菜,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诉我,不然回头我一直叫你菜,你听了还不知道在喊谁。” “苏锦。” “锦瑟无端的锦还是严谨的谨?” 苏锦摇头,“是周瑜,字公瑾的瑾。” 何彦伟拍手,“好名字!” 瞧的两人相谈甚欢,齐夜不悦的扬起眉,“何彦伟,你不是说有事找我么?现在你说。” 要说事了? 苏锦点头哈腰,“那个,你们聊你们的,我去店里坐。” “别啊,又不是什么大事,苏锦你就坐在这里听。放心,都是一些小事,听了就跟没听一样,回头睡一觉就给全忘记了。” “何彦伟。” 喊着他的名字,齐夜有些忍无可忍,“她是苏锦。” “我知道。” “让她走。” “干嘛?护犊子啊?” 齐夜顶着何彦伟,声音低沉的吓人,“我他妈说了让她走,你没听见么?她只是苏锦,不会有问题。” “你确定?” 这都是些什么啊? 苏锦顿时有些凌乱了,但是瞧着眼前形式不太好,于是再次准备撤退,然而这一次,何彦伟没有拦她。 苏锦一走,何彦伟的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嘻哈之样,严肃道,“前几日,在盐城境内的一处无人区发出了类似炸弹实验的爆炸,我方战士抵达的时候,那里除了剩下的弹骸,别的什么都没有。所以,初步断定,SU组织的头目,搞到了一匹威力不小的军火,交易地点就在盐城。” “封锁消息,不要打草惊蛇。” “这是肯定的,但是SU组织的人肯定知道这次爆炸爆炸会引来我军的注视,所以……” “所以我说不要打草惊蛇,他们是故意的,用这种方式让我去盐城。所以,不要打草惊蛇,我今天下午就会带着橙红组的半数成员,试着踩踩他们设计好的圈套。” 对于齐夜这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思路,何彦伟有些担忧,“你确定?如果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全套,可不压于龙潭虎穴。” 齐夜挑眉,“我什么时候怕过?” “是是是,你牛叉,你是战神行了吧?不过你这一走,苏锦可就一个人在这了,虽然你是对她放心,可我不这样认为,如果你前脚刚走她后脚就去找SU组织的头目通风报信怎么办?” “难不成,资料到手了?” 何彦伟点头,“资料是到手了,而且我还看了,所以我觉得那个女人不安全,你还是离远点比较好,万一她要是和SU组织扯上关系,你哭都没地儿去。” 伸手,齐夜的意思很明白,他要资料。 资料是苏锦的,是齐夜让何彦伟去办的,既然苏锦排斥他,不让他去了解。那么他就通过这种手段,进行文字上的了解,这样做,并不过分。 拿着苏锦的资料,齐夜起身准备回烨城去准备点东西,于是,对何彦伟说道,“这里的双皮奶味道不错,你尝尝,顺便把我那碗的钱给了。” “靠,几天不见,怎么不要脸成这副德行啊!” “因为,我不会哭。” 何彦伟咬牙,原来是报复他说的那番话,而且还是为一个女人! “操蛋的,没救了你!” …… 自打一上班开始,苏锦就在座位上发愣,望着场外树叶上水珠的闪耀,她突然有种好像死的感觉。 因为,现在已经星期四了,而凌宸的采访稿这个星期留就要交上去,然后印刷成周刊,下月十号定时发售。如果,在星期六的时间里,苏锦还没搞定凌宸的采访稿,她的年终奖,可句真的没了。 但是现在,她要去哪里找凌宸? 去电视台堵? 开什么玩笑,人不一定在的,那么红那么红的大明星,很有可能在哪拍戏什么的。关键的,现在苏锦连人在哪都不知道,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好痛。 “小锦啊,你怎么无精打采的?” “你离我远点,二逼。” 张天凡眨巴眨巴眼,装可怜道,“对不起嘛,那天开会的时候,人家只是把心里想说的说出来而已,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的误会。不过小锦,我是相信你的,相信你没有用身体去换凌晨的采访。” 闭眼,苏锦要彻底隔绝和张天凡这个二逼联系,“滚一边儿和稀泥去。” “嗒嗒嗒……” 听到高跟鞋的声,苏锦立马睁眼,然后一把拽住正要去和稀泥的张天凡,嘱咐道,“宁静那个贱人来了,现在的她肯定要奚落我,所以为了她的人身安全,我出去躲会儿。领导一旦问起来,就说我和凌宸有约,和他见面去了。” 说完,苏锦立马撒丫子跑。 在张天凡惊叹于苏锦的神奇的逃窜速度下,宁静扭着水蛇腰走到了他面前,问道,“哟,苏锦呢?怎么上班时间都不在啊?” “小锦她,她和凌宸约会了去了!” “什么?” 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张天凡立马解释,“他们约好了这会儿见面的,所以小锦就去了。” 虽有解释,但是宁静的脑海中只盘旋了两个字,那就是:约会! 哇哦,有爆点啊! …… 离开了公司,苏锦立马去了一家快餐店,要了一杯可乐后,就从包里拿出纸笔准备开写。 写什么? 当然是采访稿,好歹也见过一面,写个大概就成了,现在真的是赶鸭子上架狗急跳墙兔子咬人火烧眉毛了,所以,为了小命和年终奖,入一回阿鼻地狱又如何? 反正还回回来的! 可是,写什么? 除了外貌和礼貌,有关重点专辑的事情,苏锦是一问三不知…… “如果我没记错,你叫苏锦对不对?”

返回
《军婚秘爱》 第二十章 强抢民女奈我何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