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十九章 你怎么到我上面去了

“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苏小锦,我想了解你。” 苏锦摇头,“不要,千万不要……” 有那么一些事憋在心里,想说,却又不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已经结痂的伤口撕开,然后再把那血淋淋的伤口给别人看,不需要同情不需眼泪的泛滥,更不需要被可怜的目光注视。 只需要一些时间一个空间,让她一个人,慢慢的慢慢的,等待伤口完全痊愈。 即便永远都好不了,但只要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 “表哥,我听姨丈说,你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快让我瞧瞧!” 穿着白色洋装,莫悠然像个蹦跳的小精灵,进入烨城直接嚷道,“表哥表哥,你在哪里啊?我是来看未来表嫂的,表哥!” 齐夜正坐在沙发上喝酒,忍不住挑眉,“表嫂?” “对啊,姨丈说的,说你把喜欢的女孩子带回了家,而且姨丈很满意,说只有那样的女孩子才能驾驭住你的臭脾气。还说什么,只要你能和那个女孩子结婚生孩子,从此你的事,他也就不插手了,你想从军就从军,回头莫氏集团让他的金孙继承就可以。” 金孙? 忍不住讥讽一笑,自家老爹想的还真远。 “那表哥,表嫂在哪?我想见见她……” “走了。” 黑色的眸子像深海处蚌壳里沉睡的珍珠,带着一丝丝迷惘和伤感,或许,能从齐夜眼中看出来的表情,也就只有这些了。末了,齐夜抬头,“别妄想着从我这里去了解她,因为我对她,都不是很了解。” 计谋好像被识破了,莫悠然尴尬的咧嘴一笑,然后说道,“我其实是很想看看未来的表嫂的,很单纯的认识认识。但是你也知道,我妈她不是这样想的,她和蒋家关系太好了,而且那个蒋小姐又喜欢你喜欢的要死……” “与我无关,你可以走了。” “表哥……” “莫悠然,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我女人的一切,包括名字。”丢下这句话,齐夜起身上二楼走去,客厅里,乱七八糟的堆放着空啤酒瓶,明眼人都瞧得出,今晚上,他豪饮了一番。 醉了没? 鬼知道! 莫悠然呆呆的在楼下站了五秒钟,脑海中一直都盘旋着方才齐夜说的那番话,她不明白,齐夜为什么会对她说那番话。 因为不管齐夜有多想保护那个女人,一旦嫁入了齐家,她这个做表妹的,难不成还见不到? 二楼卧室,齐夜推门而入,看着空空如也的chuang铺,顿时心一沉。 去哪了? 等走到chuang跟前,齐夜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还在。只是因为chuang太软,而她的身子太过于瘦弱,躺上去之后再盖上被子,压根就看不出来,还有一个人躺这的。 她的纤瘦,实在是让人心疼。 搬来凳子坐在chuang边,齐夜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女人,轻声低喃,“苏锦……”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琉璃窗洒到房间里的时候,苏锦还在酣甜的睡梦中畅游,阳光的照射影响了睡眠,于是她翻了个身继续睡。 “起chuang了。” 咦? 有人在叫她起chuang耶,是闹钟吗?这是什么时候买的闹钟啊?声音居然这么好听,性感有磁性,而且还忒真实,就像是有那么一个男人和自己睡在一起,他叫自己起chuang的声儿,就在耳朵边上盘旋。 这梦,也能做成3D的? “你今天不上班了?”齐夜觉得好笑,因为苏锦在半梦半醒之间,居然连换五个姿势,灵活的扭曲身躯,像条泥鳅。她是不知道,大清早的,只穿一半透明小内裤就这么扭啊扭啊扭,得多危险。 “苏锦,起chuang。” “唔……闹钟乖,等会,我再睡五分钟……” 齐夜不语,大手悄悄的覆盖住那浑圆挺翘的小屁屁,然后重重的,一捏! “啊!” 苏锦猛的坐在chuang上,手摸着自己可怜的小屁屁,睡眼惺忪的望着周遭的一切,然后,等看到眼前的齐夜之后,彻底醒了。 “你,你你捏我干嘛啊,变态!” “你不起chuang。” “我习惯性赖chuang五分钟,你你你……你太过份了,下手这么重,痛死我了!” 重么? 齐夜耸肩,“当时只觉得手感不错,没注意轻重。来,我看看,是不是伤着了。” “不用了,变态!” 本想痛快下chuang,然后离开这个地方,可是苏锦悲催的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条内裤,别的啥都没有,整个精光光!于是,咬着牙,苏锦用被单把自己围个结实,再闭上嘴,一声不吭的准备死扛到底。 昨天那个时候实在是太晚了,而且她的衣服被姓齐的禽兽撕了个精光,所以无奈之下才在这里留宿。但是睡了一个好觉之后,她才意识到,最严重的问题不是时间,而是衣服! 这就剩一条内裤了,总不至于就这么裸奔吧? 头条什么的,她还不想上! “齐爷,你要的东西我买来了。” 打开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推门而入,然后将手中的袋子放到chuang头柜上,然后微笑道,“早饭我也都做好了,趁着热气,你们俩赶紧去吃点吧,昨晚肯定累坏了。” 苏锦泪奔,哦尼桑,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 “那个阿姨是……” “佣人,我让她帮你去买的衣服。” 听到齐夜这么说,苏锦立马打开袋子,发现里面装了件白色的过膝长裙,还有胸罩和内裤,苏锦抱着口袋看着齐夜,问道,“你怎么我的那个,是……那个尺码?” 起身,齐夜给苏锦留下换衣服的空间,但是却在关门的那一瞬间,口齿清晰道,“摸出来的。” 果然…… 禽兽啊! 公司里,无视张天凡怨妇般的眼神,直接允诺他三碗双皮奶,然后那二逼瞬间就多云转晴了。 开会的时候,领导张捧着自己的IPA一边聊QQ一边开会,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是和总公司的负责人进行行业之间的联络。 ?用他的话来说,每个国家的负责人,在商量国国与国之间大事的时候,都是直接开的QQ群,方便快捷不说,还会留有证据。 ?“今天,我要表扬一个人,同时还要批评一个人。先说表扬,苏锦这段时间很努力啊,为了采访那个李XX,她动用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然后让那采访,顺利结束,这一点她的努力,值得表扬。” ?领导张清清嗓子,然后丢给苏锦一个小媚眼,“加了个油,继续这样好好努力哦!” ?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苏锦捏着小粉拳,宣誓,“是,我一定不辜负领导何你的厚爱与赏识!” ?“好了,现在我来说批评的人,这个人呢也是苏锦。” ?瞬间,苏锦凌乱了。 ?领导张,您这是要闹哪样?卖萌可耻您应该是晓得的哇! “苏锦你是很努力没有错,你的努力也是让我很心疼,但是,我希望你在继续努力的同时能够动点小脑筋。你说说你,长的那么漂亮,怎么不知道利用呢?向李XX那个访问,他不过就是说想要你访问的时候穿性感的超短裙而已,你答应了,会死啊?” ?确实不会死,但是会走光啊,亲! ?“行了行了,会大概就开到这里,总之你们要记住,现在做什么事都是有捷径的,别只知道死做事,要动脑子,你们的明白?当然了,我也没说要去动歪脑筋,度你自己把握。还有,像凌宸的那个访问,只要你们谁能够请得动他,夏威夷双飞五日游哦!” 凌宸的访问? 苏锦立马站起来,“领导,你不是把凌宸的访问交给我做了么?” 不等领导张开口,宁静就娇笑道,“苏锦啊,你做不到的事就不要勉强了,再说,也不是你做不到的事,别人就做不到啊?现在,你可以去找凌宸做访问,我也可以去找凌宸去访问,人多力量大,何乐而不为?” 乐你个毛线! 其实这件事本来是可以成的,只是因为齐夜那个王八蛋插了一脚,所以把事情都搞砸了而已。 “谁说我做不到?昨天去电视台的时候,我在一咖啡厅里碰到了他,然后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他答应了我,说我随时都可以去采访他。” 话,是有些赌气的成份,但是原来的雏形,已经七零八落了。 昨天,凌宸的话,和苏锦现在的话,八竿子都打不着。 张天凡也觉得靠谱,笑道,“哇塞,所以苏锦去咖啡厅买咖啡没有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一件了凌宸啊?哎哟,你说你们聊就聊吧,干嘛手机还要关机啊?而且我晚上我还去你家找你来着,结果你还不在家,差点急死我!” 如果,苏锦现在是偷狗摸狗小分队的成份,会飞檐走壁会徒手杀人会镭射激光扫射的话,她一定会把张天凡那张贱嘴,蹂躏个稀巴烂! 听到风就是雨,宁静先是惊愕一番,然后才笑道,“苏锦,没想到领导刚指出你的错误,你这么快就改正并加以进步了。真没看出来啊,你为了公司,这么尽心尽力,甚至付出了一切。只不过,作为前辈,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有些路太险,一步小心的话,就会摔下万丈深渊,粉身碎骨的。” 不解释也不承认,苏锦同样是报以微笑,“多谢。” “应该的应该的,不过苏锦啊,你这刚被男朋友甩就堕落成这个样子,着实让我也很心疼啊。对了,我有一个朋友,离异三年带一七岁孩子,家境不错有车有房,你,有没有兴趣,有的话,我安排你们见面。” “多谢,用不着。” 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无硝烟的,领导张聊QQ聊的差不多了,立马抬头挺胸的嚷道,“别扎堆了,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去。对了,关于凌宸的那件事,我是想着苏锦你可能搞不定,所以让人来帮帮你……” “不用,谢谢领导关心,我可以。”

返回
《军婚秘爱》 第十九章 你怎么到我上面去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