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十八章 告你弓虽女干

“我说你是三氯氢氧喝多了还是抽风伴癫痫啊?我工作的好好的,你二话不说把我给扛到这里来,然后莫名其妙的说什么不能走,走就折我腿之类的混帐话。我刚才不都和你说清楚了么,我的意思是,以后咱俩最好是走大街上不小心碰到了都装作不认识的那种。可是齐大少爷,你是听不懂我说什么,还是听不清我说什么?需不需要我再给你说一遍?” 一把拽住苏锦纤细的手腕,齐夜红着眼睛等着自家老爹,“你,带着你的女人和这些女人,滚出我家。” “小烨你真是……” “好了,莉莉我们走。”拄着龙头拐杖从椅子上站起来,齐仁走到苏锦的面前,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多大了?” 还真是父子俩,问的问题居然都差不多,邪了门了! 可还不等苏锦开口,齐夜就手指大门,“滚!” 这一次,是用吼的…… 别墅里没有佣人,这里完完全全的之后齐夜一个人,当然,现在是两个人。 自打齐仁带着那些人走后,苏锦就呆在了别墅里面,没有离开。她之前是想的很简单,如果齐夜不送她离开她就回去,但等到有机会之后她才知道,那纯粹是扯蛋。别墅的位置在郊外,很偏僻的位置,如果没有私家车的话,简直可以用寸步难行来形容。 废话,那个出租车司机吃饱了没事干,跑到之里来拉客? 齐夜也在别墅里,但他呆在房间里面,整整三个小时,从天明到天黑,他所待的房间里,居然,一丝响动都没有。 “不会出什么事吧……” 苏锦低喃着,然后跑到二楼大着胆子去敲齐夜的房门,但是直到她手都敲酸了,里面的人连应都不应一句。 不会真出事了吧? 苏锦知道自己不是乌鸦嘴,但是有些时候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带着不经意的巧合,出其不意的就酿成了一出惨剧。 匆忙跑到齐夜旁边的房间,苏锦咬着唇推开了窗户,借着楼下路灯的照明,她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距离地面有多高。其实,这个高度是最痛苦的,因为不高也不矮,脑袋着地降落都不一定摔的死人。 要是摔成一个残疾,齐家应该不会坐视不理吧? 爬上窗台,苏锦小心翼翼的去抓旁边窗户的窗沿,等抓到之后才迈开腿,努力的用力蹬过去。这里虽说是离齐夜比较近的房间,可是那也不代表只需要抓一扇窗户,在中间,还有一个楼梯口换气用的气窗。 成了,就是女版蜘蛛侠红遍大家南北。 不成,就是少女贪玩爬窗失足摔死上个报。 拼了! “苏锦,你他妈在找死!” “啊?” 听见男人的呼喊声,苏锦茫然的扭过头,赫然发现齐夜居然已经从她刚刚呆着的那间的窗户里探出个头来,然后正在气急败坏的吼她。 神情,有些慌乱。 苏锦囧了,“你怎么不早点出来啊?” “闭嘴!慢慢的,一点点回来,刚才怎么过去的,现在就踩着原地儿,然后慢慢的回来,快点!” 抓着窗沿,苏锦思索了半天,最终无力道,“那个……我回不去了,下不去脚,我回不去了……” “就你那怂胆,居然敢给我爬窗?站在那别动,我来接你!” “嗯……呜呜呜,你快来呀,我快抓不住了……” 齐夜在风中凌乱,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苏锦居然胆大到去爬窗,而且瞧这方位,应该是去找他。这该死的,会来事的女人,绝对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控,不然,谁知道她还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拽住苏锦的手,齐夜用一只手抓住窗沿,然后沉声道,“过来,抱住我。” 他的手,很粗糙,很厚实,很……温暖。 苏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齐夜身边的,只知道自己像无尾熊一样,死死的抱住他,然后由他带着自己逃离了这片危险的区域,然后安全的回到房间里。 看着那双怒意磅礴的眸子,苏锦低下了头,“对不起……” “没事就好。” 回到客厅,齐夜然后从冰箱里抱出一件啤酒,潇洒的用牙咬开啤酒盖儿,直接对嘴吹。些许的液体来不及进入他的胃,所以缓缓的从嘴角处流下来,然后慢慢湿了他身上那件白色衬衣。 一口干完,齐夜如法炮制准备再来一瓶,可是有人却拽住了他的手,小声道,“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 “行了,你不是要走么,我送你离开这。” “那个……等会吧,你刚喝了酒。” 齐夜挑眉,“你不是很想走么?觉得我太过于强硬霸道,限制了你的自由,剥夺了你的人权。” “本来就是……但是,但是现在你不是喝酒了么?”苏锦食指对食指,做虫虫飞状,“你之前太奇怪了,就算是你找我帮忙,也应该说点什么才对。什么都没说,你就把我载到这里来,然后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你这样做,我接受不了嘛。” 偶尔卖萌装可爱,也是一条救自己于水火的绝世好计谋。 “今天,在这里坐着的那个男人是我爸,齐仁。那个头发染的乱七八糟的,红头发女人,是我继母,薛凯莉。“ “啊?”苏锦惊愕。 “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而且还不是我爸亲口告诉我,是我跟踪到的。那个女人和我爸,在我妈没死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我妈当年重病在chuang,我爸都没去看一眼,直到她死了,我爸都没去看一眼。” 大口喝酒,齐夜的讲诉还在继续,“那些女人,是送来给我挑的,像菜市场挑萝卜青菜一样,每个月都会来这么一招儿,想我早点结婚生子。可是,苏锦你告诉我,两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怎么可能结为夫妇,生活一辈子?” 这点,难到苏锦,因为她还不能理解这句话,当然,也有可能是理解到了,但是不敢把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 “苏锦,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讨厌? 这话从何说起? 其实,苏锦对齐夜态度差,并不是因为讨厌他,这么帅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又让苏锦讨厌他的理由,只是这样优秀的男人,实在是不适合她,连做朋友都膈应的慌。所以还不如将那一一星半点小火苗,彻底掐灭然后丢进水缸里淹死,坚决不越雷池一步。 于是诚实的,苏锦摇头。 如果想要那一星半点的小火苗没有能力燃烧直至毁灭,那么苏锦这样做,绝对还不够。 一把抱住苏锦,齐夜没用多大的力就不她抡到了沙发上,然后狠狠的吻上她的唇,死命的厮磨纠缠。 “唔……你,不要!” 手,抵在那结实的胸膛上,苏锦喘着气,“你干嘛啊?突然的就这样了,我没准备!” “不需要准备什么劳什子,乖乖给我听话受着就成。” 再次加深这个吻,齐夜不再耽搁,手直接伸到苏锦的衣服里面,然后用力的撕掉,动作凶狠的像是一匹嗜血饥渴的狼。苏锦有些懵了,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么了,突然就这么把她给逮住,眼瞧着就要给生吞活剥了都。 大口大口喘息,苏锦用力的别过头,嚷道,“你放开我,我不要和你做,不要!” “苏锦……” 动作停滞了下来,苏锦不敢对视男人滚动着火球的双眸,闷闷的回应,“嗯,你说。” “你喜欢我,不是么?” “胡说!” “你喜欢我,而且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喜欢上了我,那晚,你并没有把我当作陆子文,是我误解了。” 虽然,他说的不假,可是苏锦是不会承认的。 在大片大片的沉默中,苏锦默默的忍受男人粗糙大手,她很难受,难受到腿都有些夹不住。这个男人的手有新旧交替的茧,所以游走于她身上的时候,快感无形加倍。 “嘣,”牛仔裤的扣子被指尖挑开,发出轻微的声响。 蓝黑相间的半透明冰沙裤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眼前,齐夜沉着嗓子,缓缓道,“你很喜欢穿那种可以撩动男人的贴身衣物,像那天早上的睡衣,我喜欢死了。和陆子文在一块的时候,你也会那样穿给他看吗?” “不会……” “为什么?” 苏锦咬唇,“因为,因为我们都很忙……”最后,忙到分手,可笑的结局。 “真好。” 捏住苏锦精致的下巴轻轻向上抬,齐夜张嘴用牙轻咬那一小块粉嫩的皮肤,含糊道,“还好,他陆子文错过你这块璞玉,让我捡了一个大便宜。苏小锦,你若是跟了我,我定好好待你。” “我不信,”苏锦说的是实话,并不是想和他抬杠。 “管你信不信!” 丢出一句狠话,齐夜大手一如既往的不温柔。上衣被撕毁,整个身体包括粉嫩的香肩都裸露在了外面,可口的,像是一道餐点。苏锦努力的挣扎着,但是很遗憾,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齐夜,如果你真做了的话,我会告你强奸!” “苏小锦,你别忘记了,我只不过是在继续上一次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齐夜幽幽道,“这事,你也有责任,因为那火,是你撩起来的。” 是她么? 那一晚的事情她有些记不清了,唯一能记住的,只有这张刚毅俊俏的脸,以及那燃烧到半截处突然褪去的激情。 声音带着些许哭腔,“齐夜,你绝对不会喜欢我这样有污点的女人,你是个军人,你绝不会喜欢……” 苏锦,哭了? 齐夜为难了,身下的女人惹火的身姿线条再一次展露在他的眼前,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晶莹剔透。导火索硬的不成样子,急需一个可以降火的山洞,可是山洞的主人却因为他的侵入,而掉了眼泪。 舔掉苏锦脸上的泪珠,齐夜的眸子透着些许冰凉,“你,不讨厌我,难道也不喜欢我?” “相信我,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绝对!”

返回
《军婚秘爱》 第十八章 告你弓虽女干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