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十七章 折了你这两条腿

苏锦摇头,然后她突然看到了男人的手上有些浅棕色的液体,手背还有些泛红。 咖啡杯刚刚停止打圈儿,从里面的蔓延出来的液体颜色和男人手上残留的液体颜色完全一致,所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方才这个男人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然后在和苏锦碰撞之下,滚烫的咖啡液体洒了出来,最后男人不仅丢掉了咖啡,还受了伤。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往包里装钱,没有看到你,对不起啊……哎哟,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无视苏锦铺天盖地的道歉,男人蹲下身子,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样样的往包里装,包括那包用了两片的卫生巾。 男人将包还给苏锦,顺道问道,“经期来了还喝咖啡的话,对身体不好。” “我来过了,那是上次用剩下的……” “卫生巾虽然有包装袋,但是细菌是无孔不入的,所以即便是经期过了,也好妥善存放,比如你去买一个专门放卫生巾的小包,这样会比较安全,毕竟是女人,和粗糙的男人相比的话,太过入粉嫩了。” 苏锦的心里顿时有些小突突,因为在这个男人,没有哪个女人敢承认自己的粉嫩,明显的,粉嫩的人,是他才对嘛! 微微愣了两秒钟,苏锦努力的咧起笑,“那个,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您是凌宸凌先生对不对?” “对。” “啊,那个太好了,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我叫苏锦,是闪亮周刊的一名小编辑,咱们遇见也算是有缘,正巧我也有事要找你,所以我……” “可以。” 可以? 苏锦有些不敢相信,外界说什么凌宸太红耍大牌臭脾气什么的,现在看到真人,瞅着他一脸温润的笑,善良谦和又风度,这简直是天使嘛! 外界的凡人啊,你们知道侮辱天使,在背后说天使坏话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所以,赶紧给上帝祷告,不然,你们死定了! “你是编辑,那么找我肯定是访谈之类的事情,没关系,我现在很闲,就在这里访谈好了。”凌宸笑,晶莹的眸子闪烁着人畜无害的光芒,可纯洁了。 苏锦用力的点头,然后紧着又从包里翻录音笔笔记本什么的,这么好的机会,她绝对不要错过,她的年终奖金,绝对不能从她指缝中溜走。 绝对,不行! “啊……” 猛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拦腰抱了起来,苏锦立马一声惊呼,然后下意识的拉住肇事者的衣襟,惊愕有余的嚷道,“喂,你谁……呃,你?” 靠之,冤家路窄啊! 齐夜昂头,气焰依旧嚣张,“对,是我。” 感觉到齐夜抱着自己往咖啡厅门口走去,苏锦立马挣扎着要下去,可是这男人的力道可不是盖的,要是认真的电话,苏锦连他一跟小手指都掰不动,所以最后力道消耗殆尽,苏锦只能认命的放弃挣扎。 呜呜呜…… 我的,我的年终奖金啊,再见了。 我们一定,一定要再见啊…… 骚包拉风的黑色玛莎拉蒂敞篷跑车停在路边,而原本在齐夜怀里的苏锦,这次像是丢麻袋一样,给丢了上去。 虽说坐垫什么都是真皮的,但是下手这么重,还是会痛的好哇! 禽兽就是禽兽,和温柔的天使简直没法比。 哼! 其实,刚才在看凌宸的时候,苏锦就有想到过齐夜。这两个男人可谓都是人间极品,一个冷酷闷骚,一个阳光温柔,人性种族的差别区域,在他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转头,苏锦又想到了自己的年终奖,于是把形容齐夜冷酷的这次换掉。 没错,就是装逼,一个装逼闷骚禽兽男! “在心里骂我?” 打着方向盘,齐夜开车的动作很帅,他今天没有穿休闲服也没有穿军装,而是端庄的穿了一身简洁利落的淡棕色的西服,可能是因为个子太高的原因,那裤子因为他曲腿开车的原由,显得有些短,露出那截灰色的袜子。 无视齐夜的透视眼,苏锦恨恨道,“没有,我只是在想既然今天你穿了一双灰色袜子,那配衬的内裤应该是什么颜色,我还在想。” “要看?” “对,要看,有能耐你给我看啊。” 憋着一肚子的火,苏锦现在特比想惹怒齐夜,然后两个痛痛快快吵一架,然后吵到那种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彼此都不会想要再碰面的那种。 但是,齐夜低沉着嗓音,破天荒的俏皮道,“想得美。” 苏锦泪奔了,她现在好想和一个正常人呆一块,真的好想。只要是个正常人,思维不这么跳跃,哪怕是张天凡那个二逼也可以,她不会嫌弃的…… 对了,她出来的时候不是和张天凡一起么? 现在,她在齐夜的车上,那么张天凡在那? 京都电视台的楼下,身穿体恤留着板寸的男人坐在门口处可怜兮兮的张望着,然后嘴里碎碎念,“苏锦,苏姐姐苏阿姨,你丫现在在哪啊?说好的咖啡呢?你该不会是放我鸽子吧……唉,苏锦我恨你一辈子……” …… 玛莎拉蒂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像是一道黑色炫影,酷到噼里啪啦的。 可是,苏锦的一颗心七零八落的,她手机没电了,联络不上张天凡,而且现在她也更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齐夜开车的时候,速度快的像是赶着投胎一样,苏锦顶着一头被风吹到凄惨无比的发,闭眼养神,懒得理睬他。 “下车。” 停了? 苏锦睁开,先是被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的尊容后被吓了一跳,然后又被眼前那栋模样恢宏的富丽堂皇的别墅又给吓了一跳。于是,索性再次闭上眼,苏锦学着齐夜冷淡的语气,道,“不下。” 男人浑厚灼热的呼吸拍打到脸上,苏锦觉察到危机,立马张开眼,然后果断的,她又被齐夜给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靠她的脸那么近,那性感的唇瓣就在眼前,就连上面细密的纹理,都能瞧个仔细。 “你……咳咳!” 丢人的,居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苏锦咳了半天,才艰难的说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咱们只不过萍水相逢,所以见面的时候用不着用抱的,那么亲密友好的身体接触才对。齐大少爷,我不麻烦你送我回去,所以我自己回去,然后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和我再有身体接触了好不好?” “不好,我找你有事。” 哦,有事就用生拉硬拽的方法把她带来这里,让帮忙? 苏锦虽说人穷,志也有点穷,但是好歹还有那么一丢丢的自尊心在那撑场面,就这么被一男人吃死了,她怎么还怎么出去混啊? 自顾自的理了理头发,苏锦从车上下来,然后立正稍息向后转…… “喂,姓齐的,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啊!我告诉你,你这样做侵犯了我的人权,我是可以告你的!” 这一次,不是用抱的,齐夜直接将苏锦扛在了肩头,然后伸出大手不客气的拍在了那挺翘浑圆的小屁股上,稳住心猿意马,沙哑着嗓子硬生道,“这是你自找的。” “喂……喂,你放我下来,我还有工作!” “先帮我,我不喜欢那些女人。” 那些女人? 哪些女人? 苏锦承认自己有些懵圈儿了,而就是在她懵圈儿的空档里,齐夜把她扛进了别墅里面。恍惚的,苏锦看到了别墅前门立着的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两个红色大字。 烨城。 这里,是齐夜的城池…… 红砖绿瓦琉璃遮阳,庭院幽深青藤蔓蔓,院子里种满了高大挺拔的梧桐树,在这个季节,梧桐树的叶子很绿,像是宝石一样,在阳光的折射的下,闪闪发亮。透过树梢处的缝隙,还有繁星点点般的光晕,让人无法仰头直视。 这地方好大,大到苏锦连看都没看完,就被齐夜扛到了别墅里面,顺着木质台阶走上去,在到处都摆满名人字画古董的客厅里,齐夜把苏锦丢在了沙发上。 哎哟,她的屁股! “齐夜,你……呃,你们好。”苏锦是想发火的,被这禽兽扛了这么久,她的肚子被那肩膀给膈应的疼死了,结果到头来也没落个好,还是用摔的。但是,眼下这客厅里人这么多,要发火的话,还是应该等会儿。 客厅里,各路美女集聚一堂,什么肥环燕瘦高挑动人风雨圆润,搓衣板大波霸,应有尽有。除此之外,客厅正中央处还端坐着一位双鬓斑白的老人,看样子已经有六十多岁了,不过身子骨瞧着还算是硬朗,眉宇间的戾气,和齐夜有几分雷同。 “回来了?”齐仁半睁着眼睛,锁定自家不孝子和他身边那个小女人,语气稍冷。 齐夜倒也不客气,“你瞎了?” “小烨,你怎么这样和你爸爸说话,没规矩!”各路美女中间,一个染着红头发的,身材姣好的女人不满的训斥道,然后伸出手给齐仁抹胸口,好像刚才那番话,齐夜说的有多重似的。 是不重没错,但是也不轻。 瞅着这一屋子的气氛和空气都不太好,苏锦打了起退堂鼓,然后慢慢的往台阶口退,可是很不巧,被齐夜逮住了。 “敢走,我折了你这两条腿!” 声音不大,齐夜刻意压低了嗓音,可是这劈头盖脸的暴怒气势,着实是让苏锦有些不明白。而且这一路上,齐夜也没说什么,现在倒好,到了这里之后他反而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好像刚才那个说有事要苏锦帮他的忙的人,根本就不是齐夜。 一把甩开齐夜的手,苏锦皱眉,不再隐忍,“神经病,滚开!” 哟,叫他滚? 齐仁嘴角露出一缕笑意,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心里的欢喜,在脸上表露无遗。 “苏锦,别挑战我的底线,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返回
《军婚秘爱》 第十七章 折了你这两条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