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秘爱》 第十章 怨你那晚的痿

“你以前没和陆子文亲过嘴?” 对上齐夜黑的发亮的眸子,苏锦秀美轻拧,不悦道,“与你,球相干?” 捻起她一缕黑发放在鼻翼间轻嗅,齐夜眯起眼眸,像是正在打瞌睡的狮子,因为苏锦的冲撞,他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好好说人话,不会?” “哎哟!” 杏目圆瞪,苏锦怒视眼前的男人,心中怒火早已怒火中烧。常言不是说了么,好男不跟女斗,结果这个长的像男人的男人,居然扯她头发! 这丫简直是禽兽就中战斗机,混蛋禽兽! “我和他交往才两年,亲嘴什么的,哪有那么快啊?我们俩平时工作都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像那些小情侣一样谈情说爱什么的,最多就是趁着国庆节什么的法定节日,牵牵手逛逛街看看美女泡泡帅哥。” 齐夜挑眉,“苏锦,你的话,几分真几分假?”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和他第一次见面就坦诚相见,而且坦诚到那么彻底,差一点,苏锦就坦诚成了他的女人。 所以这话的可信度,其实不怎么高。 “那你的话,又是几分真几分假?你明明是讨厌我的,既然讨厌我那干嘛还要我公司下楼堵我,然后还拖我来看这破电影。”深吸一口气,苏锦转脸又嬉皮笑脸,“齐爷,我这刚被你表妹挖了墙角,心里忒不痛快,我告诉你,我现在都有暴力倾向了,你可千万别在我眼前晃,要是伤到你了,我这条贱命绝对赔不起啊!” “好。” 啊? 苏锦感觉自己下巴都要掉下去了,她是真真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齐夜起身,高大的背影是很养眼没错,可是他就这样头也不回的,一句再见没说。 真的要走? “小气鬼!”不死心的,苏锦瞧着那背影很久,直到确定那男人不会再回头了,这在咬牙小声的,却狠狠的骂道。 电影还没有结束,周遭依旧一片漆黑,宽大的银屏上面,那对做完事的男女已经开始穿衣服了。苏锦吧唧吧唧嚼着爆米花,身边空空荡荡的,越看越觉得无趣,于是抱着爆米花,准备开溜儿。 突然,苏锦纠结了,因为在她后排那座,居然是俩男人。 哎呀吗,她一直都以为浪漫的BL什么的,多数都是出现在漫画里,现实生活中,应该没那么容易碰到那对,可没想到,这他妈就只是一转身的距离,就让她给碰到了! 彩票啊彩票,一定要去买彩票啊,按照今儿个运势,不是头奖也得是一特等奖! 可是—— “蹲下!” “啊?”苏锦天真的眨巴着眼睛,不解。 毫不客气的,那对BL里面的小攻踹了她一脚,就是这一脚,让苏锦悲催的脸朝下,然后悲壮的磕到了门牙,那股子痛,别提味道有多长了。 砰砰砰,放鞭炮一样的,子弹纷纷从头顶飞过,苏锦立马明白了小攻那句蹲下是什么意思,是要她的脑袋不开花。毫无形象的,苏锦手脚并用爬进观看席的椅子下,怀里爆米花洒了一地,香甜味儿伴随着火药味,还有种类似烧烤的感觉。 可是,这不是看电影的地方么? 既然是看电影的地方,怎么会有枪声?而且那些子弹碰到头发的时候,苏锦是有感觉的,那种感觉让她后脊梁骨发凉,双腿直打哆嗦,除了爬,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耳边全是枪声,噼里啪啦的,乱极了。 “救命啊……警察,警察叔叔,救命啊!” 双手抱着头,高撅着屁股蹲在地上,苏锦知道现在自己的模样特别糟糕,可是为了保命啊,形象什么的,都是狗屎! “救命,警察叔……啊!” 脑袋瓜子被人用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苏锦连头都不敢抬,正在呼救的她连声音都变调了,她不是傻子,只是现在遇到这种事脑筋有些短路而已,但即便是短路了,她还是知道顶在自己脑袋瓜子上的东西,应该是把枪才对。 她才二十二,这般美好的豆蔻的年华,难道马上就要终止了? 没由来的,苏锦觉得委屈,吼道,“齐夜,我他妈恨死你了,丫禽兽,那一晚你怎么就萎了,害得我只能原封不动的回上帝那报道,我他妈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人吧,不过匆匆数十载,从小到大,从年少到年老,一步一个脚印。苏锦吧,而二十二了,现在被枪指着脑袋,眼瞧着就要嗝屁了,她就不由的想到自己还是一个雏儿,而这一切,得怨齐夜。 怨他那晚的不给力,没狠心插下去…… “死到临头当口,你居然还有那么多台词,佩服。”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苏锦连忙抬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齐夜,那高大身形俊俏的脸蛋结实的胸肌,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于是,无尾熊一样,苏锦死死抱住他,哭天抢地的哀嚎,“呜呜呜呜,我以为我要嗝屁了……呜呜呜!” “行了,没事了。” 真的? 吸着鼻子,苏锦从脑袋从齐夜的胸前抬起头,赫然发现自己的鼻涕眼泪口水什么的,蹭了人一身,于是默默的伸出小手,想要擦掉那些污垢。 “啊……这个这个,人!” 在齐夜的脚边躺着一个男人,板寸头黄皮肤,穿着身黑色西服和板鞋,虽然不搭,可是他手里居然明晃晃的捏着一把枪。黑红色的液体从脑袋上破掉的那个洞里流出来,然后慢慢的,在地上蔓延延伸。 他,死了? 齐夜接过话,“废话,死人。”

返回
《军婚秘爱》 第十章 怨你那晚的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军婚秘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