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五十章

玉倾的刀子已经看准时机,当秋菊跑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刺进肌肤里,秋菊这么跑了几步,玉倾的手一用劲,刀子没动,脸上却是盈盈撕开一个大大的伤口,血当下就流了出来。 “啊!” 秋菊捂住脸,大叫了一声,泪水就这么流了出来,血顺着指缝流着,满脸都是。 然而,她放大的瞳孔在看到玉倾冷着脸,持着刀子朝着她走过来的时候,秋菊仿佛觉得死神朝着自己逼近。 “不要,不要!”秋菊哆嗦的嘴唇,双眼却看着玉倾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绿竹的伤疤,你有一半的责任,划伤你的脸,也就互相扯平了。” 说着,手中的刀子就这么刺入秋菊的另一半脸,狠狠的刺下,刀尖深入嘴中,从上往下滑下! 玉倾的眉眼没有皱一分,面色平静,就像在平常的事情,她缓缓的拔出刀子,在秋菊的衣服上面擦了擦,却回头对着绿竹勾唇一笑,“别怕,绿竹,我给你报仇了!” 绿竹傻着眼站在那里,玉倾已经走到她的身边,将她一把扶起,温柔的说道:“走,我们回去了。” “可,可是……” 玉倾扶着绿竹往前走着,“无妨,一个贱婢而已,凌子皓绝不会因为她动我一根手指头。” 声音清冷的穿透耳膜,可是绿竹却觉得温暖无比,她的小姐,为了自己,做的太多了! 事后,除了凌子皓过来问清了事情的大概,没说什么,便走了,果真的如同玉倾说的那般,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天夜里,玉倾吃完晚饭,在院子里做了一会,已经入冬了,时间过得还真的是快! 树上凋零零的,没有一点的生机,玉倾明白,明天春天他们依旧长出茂盛的枝桠,重新伸展生命的气息。 闭上眼睛,一个人在院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毯子盖在玉倾的身上,玉倾向来知道是谁,并没有睁开双眸,反而自言自语:“不要在乎被人说的那些糊涂话,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值得和他们斗气,过两天我就去带你去找那位神医,还有,以后当人家说你的时候,你要记得还嘴,要不然只有受欺负的事!” 玉倾的双手伸了出来,那双手给她重新盖好毛毯。 玉倾没有听到绿竹的回话,以为她在哭泣,睁开眼睛却看到凌绝尘那张迷惑众生的脸,正坐在她的旁边,对着她笑的一脸灿烂。 “原来外面的传说都是真的,玉倾王妃果真是凶残的很啊!”尾调上扬,那种柔柔的语气让玉倾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玉倾望着凌绝尘似笑非笑的脸,身子坐了起来,斜躺在躺椅上面,对于他这种神出鬼没的,玉倾已经习惯了。“怎么今天知道来了,那日失踪了,可是许久不见得你的身影啊!” 言语随时温柔,但也包含着几分质问。 玉倾旋即勾起唇角,和平常无异,只是双眸中的清冷,让凌绝尘微微一顿,随后侧身坐在玉倾的身边,连连说道:“咳,那日我去找你了,看到九弟在你身边,父皇又急急的召见我,这才没等你醒过来,这几日可真是把我给忙坏了,你看我的脸蛋都受了一圈。” 说着竟然身子前移,凑近玉倾的脸,都清楚看清玉倾的睫毛在轻微的颤抖,“你看,是不是瘦的多了!” 在趁着玉倾没有出手的时候,自己已经牢牢的坐了起来,一节一节打开手中的折扇,斜斜扬起的弧度看起来更加的讥诮。 “哦,我以为那日你是被豺狼虎豹给吃干抹净了呢。”玉倾很是淡定的回答,顺便拿起一旁的茶水,埋头喝下。 凌绝尘‘啪’的一声收起折扇,拔高了尾音,“你就这么结巴我死了?好歹我也救过你一命吧,你这个狠心肠的死女人。” 知道凌绝尘在开玩笑,玉倾自然不会理会这种话, “听说最近南疆使节要给中原进贡,你是不是为了这个!”玉倾缓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对上凌绝尘的眸子,不经意的说道。 凌绝尘这才说来,“就是这个南疆使节,可真真是气人,你说我父皇找我来接待,九弟和大哥他们哪一个都行,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灵王就只是挂了一个头衔而已。” 玉倾凑近他,眼睛微微眯在一起,饶有趣味的说,“不就是接待几个使臣,有那么困难吗?” “你行你上啊!” “我又不是男人!” 凌绝尘恨得咬牙,果然古代先人说的没错,这个上,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不过想了之下,顿了顿说:“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就这么待在王府一辈子,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死女人啊!” 玉倾给他倒上一杯茶,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暖暖的热气洒扫鼻尖,一股浓浓的菊花香味飘了出来。 “我嘛,只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不过眼下,睿王府不就是我最好栖身之所吗!” 凌绝尘笑出了声,这个女人竟然拿着九弟当靶子,自己躲在身后看着热闹,不过,他嘴角的笑意更深,眼睛直盯着玉倾,“你爱他?” 玉倾抓住茶杯的手指一顿,眼中的暗淡一扫而是,随即微眯起双眸,笑了一声,“爱?不过时各有所需罢了!” 爱吗?玉倾也说不上来,心中在微微的颤抖,可是她不明,如果两人一见面便只有争执,没有共同的话题,没有相互依偎的感觉,有的只是拔刀相向,这难道也是爱的一种吗? 芸香院子里通明一片,而此时的秋菊正在暗处观察着,那天收到的凌辱,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绿竹和玉倾。还偏偏睿王怕自己伺候慕嫣不当,让自己从一个当红侍女派到别院看管下等侍女洗衣服。 这个地方她平时连来都不想来,脏的要死,如今世道已经变了,最可恨的是那个厨房的老头,居然帮着绿竹他们说话,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慕嫣也答应了她,等风声一过,就接她回去,而她也时时准备着在暗中监督玉倾的一举一动,她隔着湖畔,玉倾也根本发现不了她。 在她看到那个男子的身影的时候,心中不知道有多么的欢喜。半夜私会其他的男人,这是要浸猪笼的,玉倾这回是死了定了。 想到这一层,秋菊摸着自己的脸颊,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狠狠的杀意,她要的就是玉倾和绿竹身败名裂,要的就是他们的死。 当秋菊把这一切报告给慕嫣的时候,慕嫣当即站了起来,惊讶的瞳孔对上秋菊的,“此话当真?” “绝不敢欺骗王妃,是奴婢亲眼所见,若有一句假话,让奴婢不得好死。”秋菊的眼中透着狡诈,“只是王妃若这次真的放过芸香院那对贱人,下次机会就不知道在哪里了,所以,眼前是最好的时机!” 慕嫣往前走了几步,眼中满满都是怨恨,随即扭过头来,对着秋菊冷言说道:“要是这次能除掉玉倾,你功不可没,我自然不会亏待与你,荣华富贵,随你挑选!” 秋菊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她对着慕嫣福了福身,说道:“奴婢只愿继续伺候王妃,别的什么都不求。” 慕嫣嘴角裂开一丝笑意,眼中的得意一点一点涌现出来,别人感觉不到,她自己还感觉不到吗,凌子皓的改变就是因为玉倾那个女人,必须除掉,否则随时都会危及她的地位。 和秋菊商量好对策后,还是按照老办法,等喝玉倾想要发生争执的时候,秋菊去喊凌子皓,不过,当凌子皓看见自己的女人和别人在聊的亲热,恐怕会忍不住想要杀了玉倾吧! 二话不说,带着秋菊就浩浩荡荡的走向芸香院,而她这次也是孩子被打掉之后第一次踏入芸香院的大门。 刚走到湖边,远远的望过去,院子里灯火通天,有人影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动,慕嫣嘴角上扬,这便是玉倾的姘夫吧,还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睿王府中约会。 想到这一层,人已经到了芸香院的门前,秋菊双双帮忙着推开门,慕嫣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玉倾和凌绝尘的面前。 凌绝尘刚要喝茶的手一顿,却没有因为来人的突袭而放弃手中的美味,玉倾这边的菊花茶都是自己摘取最新鲜的花晒干泡制而成,味道正好。 玉倾更是正眼都没有瞧上慕嫣一分,仿佛慕嫣在她的眼前不过是透明的一般。 但是当慕嫣的眼看到那个男人是凌绝尘的时候,心中一沉,这个男人可不是很好的对付啊! 于是提裙上前福礼,温柔的问道:“三哥真是好雅致,半夜来到我们王府窜门,怎滴也不通知王爷一声。” 凌绝尘对着碗中吹了一口的茶末,勾起唇角,对着慕嫣斜斜的一笑,明艳生辉,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的脸蛋在烛光的衬托下更加透明,“弟妹来了啊,还不过来坐会儿,玉倾这里的菊花甚是好喝,你也尝一尝吧!” 慕嫣点头应许,当下就坐在了石凳上面。 秋菊在一旁不满的嘟囔着一句,“还不是用我家王妃种植的菊花,这个时候到装起好人。” 慕嫣斜着眼睛看了秋菊一眼,示意她不要说话。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五十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