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九章

玉倾勾唇一笑,脑海中回想起凌子皓的模样,淡然的说:“凌子皓待我怎么样,你也看到了,不过,我能留下来,不全是为了他,我帮助他,把虎印交到他的手中,是让他的权势变得更大,我要借着他的手,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去杀了老狐狸,给娘报仇! 她不可能放着那些折磨白玉的人不管,相家的人,她都会亲手送他们去地狱。 玉倾的眼中摄出高冷的光,像是烧焦的火炉,爆发这层层火焰,哪怕是看一眼,绿竹都感觉到浑身抖了一下,那阴离,简直就如同修罗一般,随时都是取人性命。 小姐变了,虽然面上与平常无恙,可是眼神变得犀利,夫人的逝去,对她的打击太大。 玉倾回过神来,看到绿竹眼中的惊慌,忙对她勾唇卷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好了,你去厨房帮我拿燕窝吧,这么久的时间,想必已经好了。” 绿竹茫然,旋即回笑了一下,“那小姐等我回来。” 绿竹起身朝着厨房走去。玉倾的双眸重新抬了起来,里面没有任何的温度,就这么空洞洞的望着绿竹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绿竹去了厨房,看到掌管的人,是一位老大爷。那老大爷对绿竹很是友好,知道绿竹的伤,平时便更加照顾她一点,这次看到她进来,老大爷堆起满脸的皱纹,笑的一脸和蔼:“绿竹姑娘,来给你家王妃拿燕窝啊,正巧,需要等半柱香的时间。” 绿竹眉眼弯弯,温柔的说道:“老大爷,没关系,不急,那我就等一会儿!” 说着便坐在燕窝的旁边,认真的等待它煮熟。 “这个天还真是好,一会给幕嫣王妃拿好东西,咱们去出府买些日常东西吧!我的胭脂昨天刚用完了。”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幕嫣身边的当红侍女秋菊。而绿竹自然不想理会她,就坐在那里不吭声。 秋菊直径走到老大爷的面前,眼睛瞄了一眼他,用手怕捂住鼻子说道:“老头,我家王妃的汤好了没?” 老大爷弯着腰,一脸的歉意,“秋菊姑娘,幕嫣王妃的汤不是过会的吗,老朽还没有炖好啊!” 听到这句话,秋菊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说王爷要你们这群老东西做什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整天就是碍手碍脚,还不如撵出府,省着看着恶心。” 老大爷只是低着头,在一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面前不敢抬起,怕事丢了这份养家糊口的活。 绿竹再也听不下去,当即站起身子,朝着秋菊走去,冷喝:“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老大爷,又不是他的错,这府中迁人的活轮不到你来做。” 秋菊猛然一看,本来火冒的气焰看到绿竹蒙着那张脸的时候已经消了一大半,双手放在胸前,对着绿竹勾唇一笑,冷哼了一声,“哟,我说这是谁啊,原来是芸香院里的小贱人啊!” 秋菊一说完,底下那些小丫头都捂嘴笑了起来。 老大爷拉住绿竹的胳膊,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绿竹姑娘,算了吧,不要为了老朽得罪秋菊姑娘啊!” 绿竹瞪了秋菊一眼,就重新被老大爷拉到刚才那个小座位上,用扇子扇着那炉火,小心的看管着燕窝。 秋菊一些人直径走到绿竹的面前,看着那往外沽沽冒热气的汤,瞥了一眼老大爷,没好气的问道:“老头,这是什么啊!” 老大爷不敢隐瞒,“这是个玉倾王妃准备的燕窝,绿竹姑娘等会子就会端走。” 刚说完,秋菊就对着底下两个人说道:“去,给我端过来,咱王妃今儿就吃这个!” 手下的小丫头因为有人给撑腰,所以一个拦住绿竹,一个就拿着手巾把燕窝端了下来,绿竹挣扎开那个小丫头的手,不瞒着对着秋菊喊道:“你做什么!” 秋菊毫不在意的吹了吹指甲,对着绿竹勾唇笑道,眉毛张扬的嚣张跋扈,“不怎么啊,我就是给我家王妃弄点吃的,怎么,这也有错?” “那你自己去煲,那燕窝是我家小姐的,你就这么抢去,也太欺负人了!”绿竹不甘心,气的双眼通红,蒙在纱巾的嘴都在颤抖。 秋菊不在意的瞧着绿竹也眼,漫不经心的说:“欺负的就是你,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叫板吗,你不过就是个被毁了容的贱人,是个随时都会被人遗弃的可怜虫,要是我是你家小姐啊,早就不要你了,天天看着你那张丑陋的疤痕,连饭都吃不下去啊!” 说着朝着那两个人摆了个眼色,小丫头会意,把燕窝放在端盘里就往外走。 绿竹被秋菊那些话说的蒙晕了头,她的手覆上那疤痕,冷笑了一声,自己都觉得这么难看,更何况是小姐呢。 那些人走到门口,不知怎地,秋菊扭过身子,一只手抚了抚头上的发饰,笑的不怀好意,“还真的和你家小姐一样,都是惹人骂的下贱坯子!” 绿竹赫然睁开双眸,一下子就冲到秋季的面前,张手就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毫不留情,用力全力回击,“说我可以,但你不准说我家小姐!” 两个小丫头被乱了阵脚,站在一旁,不敢上前。 秋菊捂着自己发红发疼的脸,抬起一双怨恨的双眸,用手指向绿竹,“你敢打我!” 接着绿竹走到那个小丫头面前,一把夺过来那个托盘上燕窝,可是刚想要扭头却被秋菊推了一把,手没有端稳,托盘中的燕窝就这么飞了出去,砂锅就这么打在地上,碎了一地! 绿竹气的抬眼瞪她,“你……” 秋菊一脸可惜的望着那地上,滋滋滋的咂嘴,“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无论是什么,我都要比你强,有些东西你根本就不配得到! 老大爷走过来对着绿竹说道:“绿竹姑娘,你还是先回去吧,燕窝我等会叫人给你送去。” 绿竹看着老大爷,点了点头,便收起眼中的怒火,从秋菊的身边走过。 旋即,秋菊瞧准机会,用手大力的朝着绿竹脸上抓去,就这么硬生生将绿竹的脸上的面纱给掀了下来。 那两个小丫头惊呼,忙用用捂住嘴,看着绿竹脸上的疤痕,当下议论了起来。 “这么长的疤痕,怪不得平常要带着纱巾!” “谁说不是啊,听说是被王爷一剑砍伤的呢,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还不是自己活该,那还赖在王府不走,要是我是她啊,就把自己锁在门里,永远都不要出来!” 绿竹用手捂住伤疤,听了那两人的议论,当下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她不坚强,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被人随便议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秋菊在绿竹面前晃了晃那灰色的面纱,绿竹想要夺过来,背背秋菊往上一提,绿竹只好扑了个空。 “怎么着,想要拿回你遮丑的这块破布。”秋菊眸中一转,紧接着说道,“来,跟我念,玉倾是浪蹄子!” 绿竹瞳孔瞪得很大,秋菊那张阴险的脸在心里无限的放大,她微微抿了抿嘴唇,瞧准机会,抓住秋菊的胳膊就这么张嘴咬了下去。 “啊!贱人,松开你的狗嘴,痛死我了!”说着对后面慌张的小丫鬟说道:“还不快来拉住这个下作的贱人!” 还没等两个小丫头拉住绿竹,绿竹就松开秋菊的胳膊,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着她潸然一笑,宛然如同被逼疯的一头小兽。 秋菊顾不上手中的疼痛,张开那只没有受伤就要朝着绿竹脸上打去,“下作的东西!和你家小姐一样的贱!” 只是那巴掌没有落在绿竹的脸上,反而被人狠狠的抓住手腕,用了很大的力气,都清楚的看到秋菊的青筋暴起。 “小姐。”绿竹惊讶的喊了一声。 却看见玉倾冷着眸子,双眼中冷光射向秋菊,无底的恨意和幽怨让秋菊脚步一顿,顿时害怕起来。 她没有忘记,也就是绿竹的脸受伤那次,玉倾和王爷厮打起来,对着慕嫣做的那些事情,她都没有忘记,当下身子抖如筛糠,要不是扶着一旁的柱子,估计就这么的倒了下去。 玉倾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瞧了一眼绿竹暴露在视线中的脸,勾起唇角浅浅的笑意,对着秋菊笑靥如花,“谁是下贱的东西,是你把绿竹脸上的薄纱掀下来的,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 秋菊背部流了不少的汗水,她想要说话,却被玉倾的眼光下的当场说不出,只有拼命的摇头。 这时,玉倾抽中袖中的短刀,在秋菊的脸上来回比划,继续说道:“你嘲笑绿竹,看不起她,不就是因为她脸上的疤痕,你这么自大,不如我也送你一对伤疤好了,最起码从此之后你还知道尊重别人!” 秋菊当下直不起身子,就这么跪了下去,眼睛惊恐的看着地面。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 两个小丫头跪在地上,对着玉倾磕头。 玉倾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紧抿的嘴唇中挤出一个字,“滚!” 周围的空气降下好几度,不安萦绕在秋菊的身边,可是她不想以后如同绿竹那般,那般带着面纱生活,她不想! 说着趁着玉倾还没有下手,秋菊抬起腿就往旁边跑去。 可是已经晚了。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九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