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六章

“只是我们一会得骑马走一炷香的时间才能到达那个地方,老东西医术甚好,可就是脾气太倔,医不医人得看他的喜好。小时候我和九弟没少打架,但是总在那里能治好,你看,我脸上以前有九弟的抓痕,现在还不是照样风姿卓越,容貌焕发!” 凌绝尘一边抱着玉倾一边说道,脸上写满了对凌子皓的不满,从小就是死对头,现在也是! 这个是全帝都都清楚的事情。 好在两个人成功在一个商人的手中买到一匹黑马,看色毛色发亮,四肢有力,确实是一匹好马。 风吹过耳畔,带着深秋冷意的风,吹得玉倾睁不开眼睛,身子一个劲的打颤,凌绝尘把玉倾劳在怀里,这一幕玉倾再熟悉不过,上次进皇宫的时候,自己还和凌子皓同承一匹马。 只是如今物是人非,境遇不同,上次去宴会,今日却在逃命! “冷么?” 凌绝尘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玉倾的耳畔。 玉倾摇了摇头,冷?心冷了,身子还能暖起来吗? “凌绝尘?” “恩?” 玉倾嗫嚅了一下嘴唇,想了想问道:“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凌绝尘勾起唇畔,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带着狐狸的狡黠,又有几分认真,“我母妃从小就告诉我,要做一个自由的人,不被世俗所牵绊,而我现在正努力实现她的愿望!” 玉倾眸中一顿,她居然听到凌绝尘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由?玉倾苦笑了一番。“这世上哪有什么自由,有的只是不得已,只有束缚!” 眸中的光淡了下来,就如同她自己。 凌绝尘心中倏地一紧,把玉倾抱得更紧一些,双腿一夹马背,轻喝了一声,顿时马蹄上扬,开始往前方奔去。 夜袭来,凌绝尘突然感觉后背一紧,似有浓浓的不安的气息从两边的朝着两人卷来。 是杀气! 玉倾眸中一顿,发出狠砺的光,袖子中的手紧紧的握住短刀,小脸冷凝起来,带着几分刚毅。 这哪是什么冷意,分明就是杀气。 此时,前方一群人从两边涌出,接着提着剑,向两人跑来,眼中带着那种必杀的和誓死的决心。 还很安静的道路上顿时刀光剑影,十几个人朝着两人涌来。 凌绝尘勾起唇畔,脚在马背上一蹬,人刹那间飞了起来,而玉倾的腿不方便,虽有凌绝尘的保护,但也难免被人偷袭。 凌绝尘瞄准机会,朝着马屁股上刺了一剑,马受惊,坐在马背上面的玉倾勒紧缰绳,可是还是阻止不了马的波动。朝着前方跑去。 而是凌绝尘还在后面! 玉倾朝着凌绝尘望去,眼中露出一丝担心。 “不要管我,去找老东西!” 玉倾的眸中闪过一丝感激,虽然他知道凌绝尘的身手不错,自然也不会为他有很多的担心,自己飞快的朝着山腰上面的屋子奔去。 可是也难免有跟上来的杀手,同样是骑着马就这么追在玉倾的身后,冷风瑟瑟,玉倾逆着风朝着前方赶去。 可是那个杀手居然用手中的长剑砍下马的蹄子,这下子那匹黑马当场就跪了下去,而玉倾也从马上翻了下来,朝着一旁的草地上滚去。 那人飞快的在那草地上砍了几剑,而玉倾的身子一直滚着,手中的短刀就这么刺入那人的胸膛。 接着玉倾听到马蹄的声音,一个人从山上过来,棱骨分明的五官肆意张扬,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发丝被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带着慑人的寒意,多看一眼都觉得浑身泛冷。 凌子皓踏风袭来,手中拎着的草药被随意扔到地上,看着玉倾腿上的伤口,对着玉倾伸手,冷冷的说道:“上来!” 玉倾看着那药包,估计凌子皓是为慕嫣讨的吧,下一秒,没有一丝的犹豫,搭上他的手,被他用力一勾,人老老实实的就坐在凌子皓的怀里。 ‘嗖’的一声,一枚小小的弓箭就这么插在凌子皓的身上,他凌厉的眸子回过头上,发现那个杀手还没有死去,正发动手中的弓弩。 凌子皓手中的剑快而稳的朝着那人射去,就连眨眼都没有。 玉倾侧头问道:“怎么样?” 凌子皓张手就拔下肩上的那枚弓箭,仍到一旁,淡淡的回了一句。 “死不了!” 说完皱着眉头就把玉倾身上披着的衣服扯下,把自己的披风给玉倾披上。 抱着掉头就重新往山上走去,没多走一分,玉倾的身子便冷一分,山上不同于山下,清晨和夜晚时露水最多的时候,也是寒气最重的时刻。 只是玉倾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呼吸错乱,越来越沉重。眼看着就快到了,只听见‘扑通’一声,凌子皓从马背上滑落下去,最重闷哼了一声,眉眼皱在一起,嘴唇发黑,人也是浑身无力。 玉倾矫捷的跳下马,扶着腿冲着他走来,眼睛看到凌子皓的肩上伤势的时候,一顿,忙问,“感觉怎么样?” 凌子皓想要睁开眼睛,却始终无法睁开,他能让听见玉倾的声音,也能听出她的担心,可是眼皮太重就是睁不开。 玉倾伸手点了几处凌子皓身上的打血,扶起他的身子,扯开他肩头上面的衣服,露出已经发黑的肌肤和血块。 轻轻的低下头,眼睛是无比的笃定,张开嘴就覆在那片肌肤上面,吸出里面的毒素。 一丝异样的感觉从肩膀上传到凌子皓的身心,像是被雷电击中,麻麻地。 玉倾把毒血吐了出来,看着依旧昏迷过去的凌子皓,纤细的手指一一略过凌子皓的眉眼,鼻子,嘴唇,轻轻的说道:“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中箭,我帮你吸出毒素,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 她从不想欠人家的任何东西,不管和不和离,玉倾都不会再回到王府里,她的心从来没有在那里过。 昨晚该做好的一切应急措施,玉倾想要扶着凌子皓越上马,可是自己的腿受了伤,凌子皓又是太重,自己也没有那个力气。 无奈之下,玉倾把凌子皓背在自己的肩膀上面,一步一步拖着凌子皓朝着那抹灯光走去。 好在那个地方离着也不算太远。 咬紧牙关,使出浑身的力气,凭着这一股子耐力,玉倾才慢慢的拖着凌子皓走了一段又一段距离。 “玉倾,别逼我,我也不想伤害你的!” 昏迷中凌子皓说出这一句话,带着对玉倾深深的歉意,语气没有那么冷,多了几分柔情。 玉倾侧头看着他,替他擦去额角留下的汗水,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更加坚定起来,她也不会放弃凌子皓,一定走到要到那位神医的面前。 身上的力气被抽空了,玉倾还是一步一步听从内心的执念,来到那位神医的家门口。 推开大门,‘吱扭’一响,陈旧的声音穿破玉倾的耳膜,她再也坚持不住的朝着一旁倒去。凌子皓也顺势滚到一边。 “救,救命,神医,神医!” 玉倾嘶哑着嗓子喊着,用手往屋子里爬去,身子的沉重和腿上的伤势差点让她疼晕过去。这个顽强的女子,就这么爬着用手敲开了那位神医的大门! “谁啊,大半夜的,还叫不叫人睡觉啦!”屋里传来一声埋怨的声音,无奈披上衣服打开门,正好玉倾趴在门上,而屋子里开了。 门打开了,一个身材矮小,身材有些圆润的老头子走了出来,人倒在屋子里的地面上。气的毛都炸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双眸,才没有让自己的脚往玉倾的头上踹去。 玉倾勉强支起身子,有些脏脏的手抓着老头子的衣角,“救救他,你救救他!” 老头子是有洁癖的男人,最受不了别人这么脏,当即狠心甩开玉倾的双手。撇嘴一脸的不开心。 只是轻轻的将玉倾的身子往一边挪去,不要在他刚扫的地上碍眼。本来那个凌子皓那个臭小子刚刚离去,收拾一下,这才想要刚刚躺下,就被这个晕倒在一边的女娃娃给弄得有点儿抓狂。 这一撘眼眼,正好瞧见那边地上躺着的凌子皓,这个臭小子不是刚刚才来过吗,怎么一会的时间变成了这样。 一双小小的眼睛打量着眼前躺在地上的女子,心里一乐,感情那小子还是个情种,想必刚才买的药就是给面前这个女子买的吧! 第二日一早,玉倾觉得腿上酸痛不已,阳光照在头上被刺得睁不开眼睛,她用手轻轻的遮住眼帘,缓缓地睁开凤眸,一片陌生的室内跳入眼前。 玉倾这才响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当即坐了起来,刚想要做起来,肩头却被人牢牢的固定在那里,对上一双锐利的桃花眼。 “你先别着急动,老头子说你腿上的伤不轻,又为我吸了毒血,身子这时正削弱得很。”声音清冷带着一丝柔情在里面,让玉倾有些受宠若惊。 玉倾微微做起身子,腿上被绑着一层厚厚的绷带,勾起唇角,望着凌子皓,严重时那种意味深长的打探,“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凌子皓,昨晚上帮你吸毒是报答你救我,如今我们算是扯平了,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六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