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五章

当玉倾踏过第一个台阶的时候,突然一只脚勾住木板,让整个木板翻了过来,火从另一面涌了过来,正好把玉倾的的道路给吞噬。玉倾惊呼一声,可是火势的声音不小,直接把声音给吞没了。 她连连推了好几步才稳住腿脚。看着碧落带着婉儿和珠儿出去的背影,还有那个侧头朝着自己一撇的女子。 望见玉倾正在看她,只好慌慌张张的收回眼线,跟紧碧落的脚步,手也紧紧的抓住他的臂膀,她怕,怕碧落一回头发现玉倾还没有出来就不顾危险回去救她。 这辈子欠了玉倾太多,可是为了碧落,婉儿没有后悔,就算是重来一次,她也会阻止玉倾出来。 那双眼睛里有着太多的元素,让玉倾自嘲般的低着头,这就是自己当日所救的女子,自己辛辛苦苦给她一个安稳之所,给她一个家的婉儿。 原来她就是这般回报自己的! 为了自己所爱之人,不惜拿着自己的性命当做儿戏,是她的眼睛太拙,看走了眼,还是世人皆是如此薄凉。 当碧落带着婉儿和珠儿出来之后,绿竹一下子就涌了过去。 抓住碧落的双臂,忙问,“小姐呢,我家小姐呢!” 碧落后过头,眼中的淡然瞬间化作慌张,明明就是跟在自己的身后,可是玉倾的人呢。 绿竹气的跺了一下脚,咬着牙齿就这么打算冲进去,可是还是被孙杨横腰阻拦,绿竹拼命的挣扎,就是一心想要往里冲,孙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这么抱着绿竹,等待火势的灭掉。 碧落拎起一桶水浇到自己的身上,发丝和衣衫都湿透了,婉儿惊愕不已,他如今喜欢玉倾已经到了不顾自己性命的时候了吗! 婉儿拉住碧落湿湿的手,低着头,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中的泪水,“碧落,能不能别去!” 就算是为了我,为了我们,就让玉倾随着她的娘亲逝去吧,她什么都比自己优秀,身世那么好,是相府的千金,可是她嫁给凌子皓,碧落依旧对她好,自己明明就在他眼前,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只是对着玉倾默默地付出。 碧落望着婉儿那双楚楚可怜的小脸,推开婉儿的手臂,冷凝着眉头,眼中坚定的不能在坚定,“她是玉倾,是我们最亲近的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婉儿抬起水眸,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那个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碧落的爱,她就该死在这韵清小筑内,对,是她,就是婉儿自己亲自放的火。 仇恨蒙蔽她的双眼,嫉妒让她分辨不清黑白,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这么痛。 伸出手指,她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对着手中的一根银针薄凉的凄声一笑,紧接着那根银针就这么没入碧落的背部。 碧落身上一阵麻麻的感觉,从腰部蔓延到全身,眼睛已经看不清楚前方,可是他依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有倒下去的冲动,如今救玉倾的就只有他自己。 一阵昏天黑地的眩晕从身体的各个部分传来,哪怕是在坚定的人都会受不了这烈性的迷药。 “对不起,碧落,我会代替玉倾好好地爱你!”婉儿扶住碧落的身子,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是不断地流出泪水。 对不起,玉倾,这辈子婉儿无以回报,下辈子做牛做马甘愿服侍你。 碧落昏了过去,被婉儿和珠儿一干人扶上了马车。 “去郊外清河旁!” 马夫领意,冲过层层的障碍,带着珠儿和碧落远离帝都,后面的婉儿已经打算的很好,找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男耕女织,这样,便和碧落永远的在一起。 月娘刚从外面买菜回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清韵小筑就已经烧了一大半。看到绿竹的影子,就把菜篮子一扔,蹙眉问道:“绿竹,怎么回事,小姐呢?” 看见月娘,绿竹就好像看到了亲人,抱住月娘就哭的好不伤心,她咬着嘴唇,“月娘,小姐在里面,还在里面啊!” 月娘怔了一下,眼睁睁的看到这场大火把清韵小筑烧成黑炭,不断地有人去救,可是火势还是灭不下来。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希望玉倾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月娘向来是清韵小筑里最稳当的一人,所以玉倾才会让她做老板娘,而月娘也深信,玉倾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耳边不断响起旁边噼里啪啦的响声,道路被堵住,头顶和四周是层层的火焰,烟雾已经蔓延到冰室里,玉倾在一个墙角的地方用手挖着冰块和泥土。 这里是整面墙最薄的一层,火势现在没有蔓延到这里,玉倾还有一丝机会逃出去。 她的眸中异常的坚定,她清楚地告诉自己! 不能死! 玉倾撕下裙角的一角,用冰打湿,围在自己的脸上,这样可以减少自己吸入烟雾。手挖着那条洞,冰块已经没有了,可是还有厚厚的一层砖瓦。 长长的指甲已经断裂,里面布满了灰烬,猩红的血水从手指肚流了出来。丝毫没有绝刀疼一般,玉倾硬生生的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把第一块砖拿了出来。 可是上空中的木棍两端被火已经烧尽,就这么落了下来,玉倾条件反射般的在地上转了一个圈,右腿被木棍砸了个正着,紧接着上空中接连的崩塌。 额头的汗丝如数流下,腿上的疼让她感觉到瞬间的窒息,她抽搐着嘴角,一丝闷哼从嘴中溢出。 火势也愈发的凶猛起来。玉倾丝毫动弹不得,可是腿就是用不上力气,身子当下也动不了。玉倾一咬牙,把衣袖缠在自己的双手上面,活生生的用手掌推开了木棍,火苗烧毁了袖口,手掌倒是没有大碍,可是腿却被烧伤的严重。 就在此时,头顶的木板就这么倾斜了过来,而玉倾却没有来得及做好任何的准备。 下一秒一双大手从她的腋下跨过,玉倾的身体被人拖了几步之远,她侧着头,看到一张倾国倾城迷惑众生的脸。 凌绝尘冲着玉倾勾唇一笑,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对她伸出白皙的手指。 刹那间,乍暖还春,仿佛整个室内都晕染了一层光彩,让玉倾心中涌过一丝暖流。 玉倾伸出手搭在凌绝尘的手上,对着他盈盈一笑,“你怎么会来?” 这里所有的人都在杀我,为什么你会来救我! 凌绝尘手臂一用力,就牢牢的把玉倾从地上拽起,把她抱在怀里,替她把面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对上她秋水般的眸子,笑道:“这重要吗?” “你就不怕死吗?” 凌绝尘哈哈一笑:“有美人陪着,做鬼也风流啊!” 说完,就把玉倾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自己反而捞起地上的木棍,朝着玉倾刚才挖的地方捅去,他眉头紧锁,一用力,只是石砖动了一动。紧接着凌绝尘用手掌朝着木棍一头打去。 旋即,那里出现一个大洞! 凌绝尘把木棍扔在一旁,蹲着身子用手把洞口弄得更大一些。 随后对着玉倾勾魂,眉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死女人,这下子我们不用死了!” 然后走了过去,弯腰伸手,抱住玉倾的后背和膝盖窝,居然横抱起玉倾朝着那里走去。 玉倾也顺势勾住凌绝尘的脖子。 玉倾站在那里洞口面前,回头朝着冰床方向望去,眼中的哀伤转变为狠砺,她跪了下去,正好压住受伤的腿,她却硬是一个眉头都没有皱,对着那边磕了三个响头。 凌绝尘自然也是没有阻止,这毕竟是作为一个子女应当做的事情。 两个人安全出了韵清小筑,而玉倾衣服已经大多数被烧毁,露出里面的里衣和一些肌肤,凌绝尘看着不妥,当即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玉倾披上。 玉倾会意,裹紧了衣服,确实听着凌绝尘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知福吧,死女人,老子的衣服可不是随便人能够穿的。” “你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 玉倾犀利的目光朝着凌绝尘一撇,眼中的眸光锐利无比。侧过脸,对他冷冷的说:“东西确实在我这,只不过现在不在我的手中,就算在我的手中我也不会给任何人!” 凌绝尘眸中一转,痞痞的跟在玉倾的后面,“什么什么东西啊!” 玉倾所指的东西自然是那个人人想要的锦盒。凌绝尘看着平时吊儿郎当,可是心思澄明,又非常的狡猾,就像那天在清韵小筑,倘若他不是主动说话,那么当时的那个副官就不会找到自己的头上。 其中言语,玉倾自然明白。 凌绝尘救了玉倾,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玉倾不能保证凌绝尘心里没有打什么鬼主意。 现如今玉倾也不该是研究这个时候,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说。 刚想要抬脚,却又被凌绝尘拦腰抱起,躲在一处矮墙的后面,紧接着玉倾露出一张小脸,看到一群官兵从那条道路上经过。 重新抱起玉倾,朝着另一边走去。 玉倾不明,“你带我去哪?” “死女人,我对你身上的那玩意不感兴趣,我们先去看你腿上的伤,然后再做决定!”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瞧了玉倾一眼,眨了一下眼睛。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五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