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四章

而当玉倾走后,老狐狸就把桌上东西砸个粉碎,他恨,恨那双和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双眼,他悔,没有在玉倾出生的时候一把杀死她,一了百了。 玉倾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的小厮嘶喊道:“快关大门,不得放二小姐出去!” 玉倾勾唇,往后瞧了一眼,现在才发现,晚了! 门口的那两个小厮听到后,急忙忙的想要把大门关上,可是玉倾踢了脚下的石块,正好夹在门缝里,小厮们想要插上门栓都插不上。 玉倾一脚踹开一个,从细小的门缝里钻了出去,而身后的黑衣人距离着自己还有一些距离。 丞相这只老狐狸还是被玉倾给骗了。 当他打碎桌上所有的东西时,手中的锦盒却是牢牢的抓紧,打开的时候,气的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这,这哪里是锦盒中的东西,分明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给我活捉玉倾!”声音颤动着,带着浓浓的狠砺。 而玉倾一路逃走,很快就来到韵清小筑,敲了敲门。 碧落给玉倾打开了门,玉倾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的问道:“娘怎么样?” “恐怕不妥!” 玉倾惊讶的抬起双眸,再也顾不上其他,跑到了二楼的雅间。正好婉儿在给珠儿擦着身上的伤口。 “公,小姐,夫人在里面!”婉儿擦着眼角的泪水,她本就是个柔弱的女子,今天看见白玉身上的伤口和珠儿身上的,就一下子忍不住的心痛。 玉倾按了按婉儿的肩膀,转身朝着里间走去。看到床榻上面脸色苍白的白玉,还有一旁伺候的绿竹。 绿竹看到自家小姐安全的归来,欣喜若狂,可是一看到夫人如此这般,饶是再大的喜悦也开心不起来。 玉倾坐在床榻边上,握住白玉的双手,轻轻的喊了一声,“娘,我是玉倾,咱们现在安全了。” 像是母女心有灵犀,白玉的眼珠动了动,随后缓缓的睁开双眸,手缓缓地抬起摸着玉倾的耳畔,无力的说道:“像,真的很像,你的眼睛眉毛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玉倾反手握住白玉的,对着她笑了笑,白玉说过最喜欢看玉倾笑,“娘,我把解药找来了,这就服下吧。” 白玉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玉倾温柔的说道:“孩子,不用了,娘知道自己的身体,这几日的折磨简直生活在地狱一般,娘就是坚持到最后一口气,就是要看看你,和你说会子话!” 玉倾躺在白玉的身边,侧着身子,像小时候,听白玉讲故事那般。 “娘就要走了,这个世间有太多的不舍,但是也不枉活在世上一番,你就是娘最好的礼物,娘想要在临走之前告诉你一件事。” 玉倾忍住泪水,像平常那般,“娘,你说,玉倾听着呢!” 白玉抿了一下干涸的嘴唇,眼睛望着玉倾,眸中有着诸多的不舍和无奈,更有着看惯生死的感情,“孩子,这么多年,娘让你受苦了,是娘的错,娘不该嫁给丞相,如今却亲手推得你走上风口浪尖。” 玉倾抓住白玉的手,上面的鞭痕和一些薄茧让她心疼,哽咽道:“娘,玉倾不觉得辛苦,娘要快点好起来啊,我们这就走,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别人再也找不到!” 她不想让白玉就这么去了,白玉是自己的亲娘,是自己这一辈子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白玉卷起唇边的笑意,放松了眉眼,抬起玉倾的右手臂,上面的有着一颗小小的红痣,这是玉倾打小就有的,以为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并没有引起她多大的在意。 “这个是你亲生父亲亲自给你点上的……”说着白玉就一阵咳嗽了起来,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喉中的腥甜难以在压制,一口鲜血就这么吐了出来。 玉倾惊愕,还没有在亲生父亲的话中回味过来,接着把小瓶子中的药丸拿给白玉服下,白玉这才回府了平静。脸色也比刚才有了那么一丝血色。“不碍事,这颗药丸已经不能救我了,体内的毒早已经蔓延过四肢百骸。” 玉倾皱着双眉,面上虽说平静,可是心里却是担心。 “玉倾啊,其实,丞相并非你的亲生父亲,他不待见你也是出自你的亲爹。”白玉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就这么一口气吊着,随时都有可能归去。 但是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盖过玉倾的头顶,让她错愕在哪里,僵直着身体,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说道:“那,那我的亲生父亲如今在何处?” 白玉这才卷起一抹嘲弄的笑容,如一滴水荡漾在湖畔中慢慢地消失不见,抬起悠悠的双眸望着玉倾说:“娘也想知道你父亲的去向,可是他消失了整整十七年,这几十年里,了无音信,娘,娘也想见他一面,亲口问问他,为何当初如此的狠心,抛弃我们母子二人,为何啊!” 白玉抓紧玉倾的手,呼吸已经明显的虚弱,眼睛睁得很大,“先,现在,我要去地下找找他,问问他,是否还记得,你我的存在。” 她的身子猛然的直挺,使劲的抓住玉倾的手,望着玉倾,嘴中的鲜血吐个不停,她张了张嘴,可是没有发出声音,只露出一排绯红的牙齿,眼中有怨念有期盼,却独独没有恨意。 玉倾摇着头,可是严重很干涩,她哭不出来,就这么望着白玉的手从玉倾的手臂上滑落,垂到在床榻上面,眼睛也缓缓的闭上,泪水从眼角滑下。 “娘。” 玉倾轻轻的叫了一声,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而她却依旧给白玉盖好被角。 “夫人!”绿竹喊了一声便已经哽咽,捂着嘴唇不敢哭出声音,她怕玉倾会更加的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般过去了,玉倾还是坐在床边,看着白玉的身体,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的眼睛空洞洞的望着,身体做在那里很是安静,安静的那么不寻常。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踏步而来,直径来到玉倾的面前,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我去打听过了,丞相派了很多官兵来寻找你,相信不久就会找到这里,你打算怎么办!” 玉倾听后没有任何的反应,锦盒中的东西是一块烫手的芋头,玉倾手中一日拿着锦盒,就会被人追杀,多股力量从暗中勾结,明面上虽然不说,但是暗暗都从玉倾下手,玉倾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她给白玉重新捏好被角,缓缓的站起身子,面上冷静非常,眼中摄出的狠砺和蛮狠让碧落的一怔,空洞洞的眼神没有任何的生机,就这么望着碧落,像是看透他的身体看向碧落的身后。 怎么办? 玉倾凄声笑了一下,如这深秋的叶子,带着薄凉的冷意和无奈,那个男人亲手把娘给杀死,如今娘亲尸骨未寒,更是对自己狠下杀手。 她缓缓闭上双眸,嘴唇中溢出几个字眼,“把娘放在暗室中的冰室里,碧落,你帮我守好娘亲。” 碧落眸中一顿,当下就抓住玉倾的双手,反问:“你想要做什么?” 玉倾勾起唇角,无限的苍凉和落寞,她现在唯一相信的人就是碧落了,这个男人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言语,可是就是他才能让玉倾放心。 碧落按照玉倾的说辞,把白玉抱进了冰室,放在了冰床上面,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的血色。鼻尖在没有了呼吸,胸口也停止了跳动。 四周非常的冷,玉倾当初建这个冰室是为了在伏暑的季节吃上一碗凉爽的汤水,如今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冷冰冰的房间是为自己的娘亲做好的坟墓。 她款款的走动白玉的面前,拿出眉笔为白玉细细的画着眉毛,白玉曾经对玉倾说过,自己的眉毛很浅,画上一层才是好看。 细细的描着,娘亲生前每日也都是要画眉的,她想要每天都那么好看,却原来在等一个永远不会归来的人,哪怕突然回来,也能见到娘亲最美的一面。 这就是为爱付出一生的女人,这就是傻女人的命运。 “着火了!” “快来救火啊!”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杂乱的声音,玉倾的手没有因此而停下,反而在描的越发的细致起来。 碧落拉起玉倾的手就要往外冲去,看了白玉最后一面,拼死一搏,往外冲出去。 她现在还不能死,她要报仇! 而绿竹已经被孙杨救了出去,在外面非要冲进韵清小筑,去找自家的小姐,而孙杨的手臂紧紧禁锢着她。 火势越来越的凶猛,整个韵清小筑都烧了起来,碧落拉着玉倾的手就要往外冲,可是这个时候婉儿还没有跑出去,在屋里呛得透不过来气。 火势来的太过于蹊跷,而别的人都跑出去了,婉儿身子向来是比较虚弱,珠儿和她在一起,看来是落后了。 “啊,救命啊,碧落,小姐,我在这里!”婉儿一边咳嗽一边朝着这边即将出去的两个人喊道。 玉倾当即抬眼对着碧落说道:“快带着婉儿和珠儿出去!我有功夫在身,这些困不住我!” 而那边的婉儿和珠儿则向这边走来,烟雾缭绕,只能看清个大概。 碧落伸手接过婉儿,另一只手拉过珠儿,四个人就这么朝着楼梯口下去。 碧落在前,玉倾在后。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四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