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一章

凌绝尘随便的往凳子上一做,一节一节的打开骨扇,有一节一节关上,倒是不觉得无聊。这会出来之后反而不说一句话。 副官凑近玉倾,对她抱拳道:“二小姐,府内出了小偷,卑职奉着老爷的命令前来搜查,还有老爷特别……” “让我回府中一趟?我说的没错吧!”玉倾接着副官的话说道,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不现实,只是这个没有生气的脸望着自己,眼中那空洞洞的笃定让副官不敢直视!只好点头应许。 玉倾勾唇一笑,站起身,她猜到那个老狐狸回来找她,这样也好,也省的她出去多跑一趟,这说明锦盒中的东西在那只老狐狸心里是有几分重量的。 玉倾也没想到这次歪打正着,没有找到解药,决然给她找出这么重要的东西。心中一喜,对着副官继续道:“你回去告诉爹爹,就说女儿也是想念他和娘亲的紧,不出几日就会带好东西前去看望!” 副官自然是点头答应,随后没有别的吩咐就带着官兵走了出去。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打量着凌绝尘和玉倾,心中也难以想出他们什么理由能半夜出来一起喝酒的理由。 自那日好几天都过去了,绿竹也恢复了精神,不过被玉倾这几天喂养的,脸是胖了一圈,好几日不出门,看着都比之前白了许多呢。 绿竹蒙着面纱,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经过,所以尽量避免着在绿竹面前提起一些事情,可是外面就不一样,秋菊作为那天参与的人物之一,是亲眼看着绿竹被毁容的经过,当时全府中都炸了锅,都盯着秋菊跟他们说清楚那日的情况。 “秋菊姐,开来讲一讲那日的情况,你看绿竹脸上好深的疤啊,这辈子都不会好了吧。” 秋菊往嘴里送了一个糖果,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她那个就是咎由自取,也是她没有福气,谁叫她跟了一个这么一个主子,算是活该。” 另一个小丫头也忙着说道:“好丑啊,我刚开始见到的时候都怕的要死,真的好恐怖。” 这个时候绿竹经过这里,手中端着是给玉倾的补汤,听到这句话时,端着碗的手顿了一下,硬是没有流泪,但是心里却是着实堵的慌。 一个小丫头望了望绿竹,又对着秋菊眨了眨眼,暗示了一下。 秋菊瞥了绿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怕什么,这何止是恐怖,只怕以后是个男人见了她都得掉头就跑,躲都来不及呢!扫把星!” 绿竹忍住即将流出的泪水,她现在哪里还有哪个勇气和秋菊争吵一番,只想着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都不要出来见人。 就在这时,有人一把抓住绿竹颤抖的手腕,轻轻的往自己身后带去,对着秋菊一众人喝道:“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绿竹!” 秋菊站起身子,望着站在绿竹身前的孙杨,上下瞄了他一眼,眼睛里除了不屑,还有一丝的嫉妒。 孙勇长得不是很帅气,但是很英气,外加上长年累月跟着凌子皓在外面打了几年的仗,经历的事情很多,实则二十来岁,但是做事手法却很老成。 秋菊当下就说了一句,“是她自己活该还不让别人说说,你是他什么人这么偏袒她!” 孙杨是王府下人中所有人心中的良人,秋菊对他喜欢也是自然。 ‘唰!’ 孙杨手中的剑出了一半,正好抵在秋菊的脖子上面。在一旁看热闹的丫鬟们都各自跑远了。 秋菊颤巍巍的低垂着眉眼看着那反射出她自己身影的剑,当下魂都掉了一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绿竹拉了一下孙杨的衣角,她不想要把事情闹大,秋菊毕竟是慕嫣王妃那边的亲信,对玉倾没有好处。 孙杨抬了一下胳膊,秋菊好怕的闭上双眸,只听见‘嗖’的一声,剑已经好好地待在剑鞘里。 “滚!”孙杨冷喝了一声。 秋菊赶紧准身往另一边跑去,还回头恶狠狠的望了一眼,摸着自领口被剑尖划破的口子,内心涌气翻腾的火焰。 这个仇,她早晚要算到绿竹的头上! 孙杨转身,不自然的望着绿竹,声音没有刚才那般严肃,“你没受伤吧!” 绿竹摇了摇头,端着汤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她没有看孙杨的眼神,只是低头接着说道:“刚才多谢孙副官的解围,绿竹不胜感激,只是绿竹在这里耽搁时间有些长,我家小姐该着急了。” 孙杨赶忙说道:“那你去吧。”然后脸有些红,咬了咬牙,“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可以找我来帮忙。” 绿竹点了点头,端着手中的东西往芸香院那边赶去。 只是这一转身,绿竹脸上的薄纱被风吹起,露出那两道恐怖的伤疤。 孙杨不禁‘呀!’了一声,眼中带着对绿竹惋惜。 可是就是这一声,绿竹的泪水绷不住了,脚下一顿,慌乱的脚步便比之前走的更快一些。 回到芸香院就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春梅,自己则是老老实实的回到了房内,躺在床上,摸着脸上伤疤,绝提般的泪水打湿了被褥,她的梦也在刹那间破碎了。 春梅听则里面传来的哭声,不禁有些伤心,绿竹平时待她不错,一直是个好姐姐,刚想要进去劝一劝,手臂就被人拉住。 春梅回过头,诧异的看着玉倾,喊了一句,“王妃?” 玉倾脸色平静,眉宇间愁意是随着绿竹的哭声越来越浓,“不要管她,就让她放纵的哭一次,这样心里会更加的好受一点,前段时间太过于压抑,哭完之后我想绿竹会变得比谁都要坚强。” 但是玉倾也没有停止要给绿竹找大夫,更没有对绿竹放弃治疗,在她的心里,绿竹就是她的妹妹,她的亲人。 她就必须对绿竹好。 到了夜晚,玉倾躺在床上,看着手中锦盒里的东西,匪夷所思,她知道老狐狸除了和凌子皓表面上结盟,可是还私下和其他大人皇子联络,只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玉倾是想不通,脑子一片混乱,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很多,她都来不及好好地整理头绪。 不过任何事情都会有破绽,哪怕是及其细微的东西。 ‘啪!’ 玉倾感觉到房顶有着轻微的颤动,只是那么一下,玉倾就提到了警惕。把盒子放到床的暗格里面,自己则盖好被子,旁边的短刀已经牢牢的握在被子的手里。 眼睛缓缓地闭上,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冷静,是面对事情的最好途径,哪怕在乱,也要有一个处变不惊的大脑。 忽然,一阵浓烟在窜入鼻尖,玉倾问着气味,倒是上等的迷香,就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咯吱‘一声响,房门被打开了,而此刻出现在玉倾房中的有五个人,各个身手矫健,步履很轻,都散落在玉倾的屋子,开始寻找东西。 到了最后五个人都齐齐的望着玉倾,看着她那张熟睡的脸,都向她走来。 玉倾听着脚步声,手中的短刀蓄势待发。 当一个人掀起被子的时候,玉倾从床上腰身一转,就翻身到了下面,手中的短刀快而狠的刺入来人的身上。接着一个后堂退扫过去,身子矫捷的穿梭在五人之间,就这般耗着。 一个黑衣领头的男子对着玉倾小声的吼道:“快把锦盒交出来,不然格杀勿论!” 玉倾挑眉,心中已然了目,想必这是老狐狸派来的杀手罢,她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那只老狐狸,只是他没有耐心,玉倾既然都说回相府,还是派来一群杀手。 格杀勿论? 玉倾听着还真是好笑,自己的亲爹为了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可真真让人敬佩的紧啊! “想要东西,问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玉倾几乎没有留手,只是没有拿他们的性命,可是五个人,玉倾虽不败,但是也胜不了就这么和他们僵持着许久,体力难免有些不支。 最终一个人把剑架到玉倾的脖子上面,冷冷的说道:“识相点,就把锦盒交出来,兴许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玉倾勾唇卷起嘴边浅浅的笑容,对上那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你敢饶了我吗?你就不怕我把锦盒中的东西说出去,上面的人恐怕连你都保不住,不如你就这么杀了我吧。”随后玉倾摇了摇头,紧接着说:“滋滋,还是不行,你杀了我,锦盒的下落就永远找不到了。” 来人也是犹豫了许久,玉倾趁着他走神的功夫,一下子躲开他的禁锢,和其他人继续扭打了起来。 破窗而出,为了不让他们伤害到院子其他的人,玉倾只好把他们引到不远处湖边,继续厮打起来。 紧接着玉倾一个疏忽就被一个人狠狠的踹倒在地,来人手中的就这么朝着玉倾刺去。 而随后一抹高大的身影沾到玉倾的面前,对着面前几个蒙面的家伙不悦的皱了下眉头。随后淡淡的望着地上蜷缩身子的玉倾,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杀意瞬间涌了出来。 五个人和他奋力一战,可是刚才和玉倾已经浪费了一些体力,眼前的这个人功夫比玉倾厉害得多,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人吐着血来到黑衣老大的面前,尖细的声音在黑夜响起:“走吧,老大,我们来日方长啊!” 说罢,五个人一下子消失在黑夜里,朝着远方奔去。 孙杨也及时带着兵赶到,对着凌子皓跪下磕头:“王爷,属下来迟了。” “给本王追,一个不留。!”凌子皓皱着眉头说道。 “是!” 孙杨站起身子,带着一些官兵朝着那个方向追去,刚才还闹哄哄的湖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一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