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章

是凌绝尘没有错,这个世界上有谁能长的像他那般一眼就能让人记得深刻。 玉倾因为大白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对凌绝尘交代,只好侧过身去,不再看他。 凌绝尘顺了顺自己的发丝,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芳华绝代,可是嘴一张开,却着实让人头疼,“臭女人,你丫的怎么连一句谢谢都没有,枉费老子冒着被人认出来的危险还救了你!” “我又没让你救!”玉倾紧接的回了一句。 凌绝尘当下被噎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哀怨的眼神瞪着玉倾,手颤抖的指向她。随后转过身子,坐在地上,手扒着枯草,不理会玉倾。 良久,玉倾发现身后没有声音,这才幽幽的转过身子,同样也坐在地上,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把……” 咬了咬牙,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不起,我把大白给弄丢了。 凌绝尘转过身子,看着玉倾,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摸了摸玉倾的头,“臭女人,我知道的,不是你的问题,你不必难过,也许小亲亲的命运就是如此短暂,谁也阻止不了它离去的脚步。” 玉倾咬着下嘴唇,“可是我没能照顾好她,都是我的错。” “我虽然对臭王八不太敢兴趣,也对绿茶婊没有任何的好感,可是他府内中的事情,我都清楚的知道,孰是孰非,不用眼睛也能看的清。” 玉倾没有说话。 凌子皓,这么多日的相处还不如一个刚刚认识几天的人看的清楚,而你当真对自己如此绝情,绝情到了明显看出的破绽,却硬是为了慕嫣迷失了双眼。 玉倾回了回神,看着凌绝尘,认真地说道:“你怎么会出现在相府?” 凌绝尘听完后,当下就躺在玉倾的腿上,闭上双眼,懒洋洋的说道:“还不是去找你玩嘛,看到你穿着黑不溜秋的衣服出门,我还以为你去劫富济贫,没想到却是偷自家的东西。” 玉倾试图推开他,但是没有推动,罢了,她也不是那般生养在闺阁的女人,“那你来的可真是及时啊,干嘛不早出手,非要等我被围攻的时候。” 而玉倾并没有问起凌绝尘为什么会知道大白的死,对于凌子皓这个人来说,家丑不可外扬,玉倾不管手受了他多少剑,外面的人是不知道。 但是凌绝尘知道,她想必是现在问了凌绝尘也是打打哑谜就这么过去了,人是有底线,而玉倾是聪明的女人,更能轻易的看出别人的底线是什么! “对了,我的东西呢,不是你捡起来了?快给我!”玉倾一把大力推开凌绝尘,对着他伸手要道。 凌绝尘挑着眉忙说了句,“别慌!”然后伸手往自己的腰间摸去,挤眉弄眼的,装作丢了的样子,伸出双手,惊呼,“啊,不见了!” 玉倾的手攀到凌绝尘的手臂上,然后做事一扭,自己的身子转了一圈,依靠自己身体的灵活,就把凌绝尘的手臂扭到身后,从他的身后拿出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才拿到的锦盒。 “死女人,我刚才还救了你,这会子又上演恩将仇报的把戏?是不是太……”凌绝尘尾调拉的很长,惹得玉倾浑身炸了毛,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玉倾放开他的手,把玩着手中的锦盒,对他嘿嘿一笑:“我又没让你来救我!” 说着正好打开手中的锦盒,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只是一眼,玉倾就赶紧关上盒子,眼中和刚才一般,并无什么不同,而凌绝尘刚想看,还没有看到就被玉倾一眼瞪了过去。 随后玉倾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锦盒,虽然冒险,可是救娘亲就只有这一个办法,这是走的一步险棋,玉倾不仅要面临接下来的危险,更要面对之后,她只能胜,不能败! 眼中正加坚定几分,眸中在熠熠发光,整个人像一个狡黠的狐狸,浑身充满了讥诮。 凌绝尘不禁多看了几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长得挺精致,比起慕嫣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玉倾起码能甩她几条大街,看来九弟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玉倾站起身,夜里的风吹得她有些瑟瑟发抖,可是她依旧停止了身板。 凌绝尘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玉倾的肩膀上面。 玉倾脚下一顿,手打算拿下来,这种被照顾的感觉她有些微微的不适应。 凌绝尘按住她额双手,在玉倾的耳畔柔情的说道:“记住,你只是个女人,是要被男人呵护的。” 玉倾瞬间感觉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想着自己身上的伤,这么重的手,凌子皓何时把她当成一名女子来看待? 想着,突然酒兴大发,对着还坐在地上的凌绝尘勾唇说道:“走,喝一杯去!” “好啊,既然有美人相约,那本公子岂有不从之理,我知道有个地方的酒和别家的不一样,味道那很是独特呢!”说罢就站起了身,狭长的丹凤眼一眯,饶是世上再美的风光,都抵不住他嘴角浅浅的一笑。 玉倾和他一并走着,背着手,走的很慢,像是两个人在夜间散步。不久之后听到了下面一段对话。 玉倾问:“咱们去的那家酒店叫什么?” 凌绝尘笑的不怀好意:“你告诉我锦盒里是什么东西,我就告诉你咱们去哪?” 玉倾看着天空嗫嚅:“哦,突然我不想知道了!” “那我告诉你咱们去哪,你告诉我锦盒里是什么东西好不好?” …… “咱们去韵清小筑!该你说了!” …… 于是某位公子一路上使劲了各种办法,气的浑身颤抖,可是玉倾就是一句话不说。 到了门口,凌绝尘一副老顾客的样子给玉倾介绍,“这家虽说是茶馆,可是酒水也是上等的,这都是其次。”说着拿着扇子挡在玉倾的耳边,悄悄的说道:“里面有位婉儿姑娘,歌喉琴艺人品样样都好。” 这回玉倾摸着垂下的发丝,就着烛光在凌绝尘的身上打量了一遍,一身红衣,发丝散落在脑后,看着有些慵懒,不过果真如她第一次看见的那般,是如此的骚包! “那等会可要好好地瞧上一番。” 话刚说下,月娘就走了出来,看见玉倾和凌绝尘,愣了一下,不适一闪而过,随后卷起浅浅的笑意,对着两人福了福身,笑道:“公子是许久未到小店里来了,莫非是吃腻了小店的风味?” 凌绝尘骨扇一打,哈哈一笑,“哪里是吃腻了,简直就是想念的紧啊,对着月娘,这是我新交上的朋友,快把本店的特色上一遍给这位公子尝尝鲜。” 月娘对着玉倾点头一笑,玉倾亦是回笑了一下,两个人都没有明说。把两个人领进雅间,便下去了。随之隔着纱布的后面琴声一响,倒是增添几分风味。 凌绝尘朝着玉倾眨着眼睛,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玉倾回眨了一下,有些俏皮的说道:“确实不错!”不过接着玉倾摇了摇头。 凌绝尘忙问,“怎么了?” 玉倾笑了一笑,“纵使那女子如何的漂亮,都难比得上兄台你倾国倾城的样貌啊!” ‘噗!’ 凌绝尘一口茶水吐了出来,玉倾不慌不忙的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动作十分的贤淑,顺口说道:“怎滴如此的不小心,我给兄台擦擦吧。” 不过还没等到玉倾的手伸到脸边,外面就传来一片杂乱的声音。 玉倾和凌绝尘掀起一角的帘子,望了望外面。只见一群官兵包围着整个群青小筑。看着来时汹汹的模样,倒是不好惹。 月娘身为店里的老板娘,走到一个副官面前,笑得很是端庄,“不知道官爷夜里到访,是吃茶啊还是喝酒啊,小店都有,绝对会让官爷们满意的。” 那个副官两撇小胡子一颤,脚踩在凳子上就是一吼,“妈的,都给我找仔细的点,大半夜的遭了贼,娘的,还让不让老子睡觉啦!” 这个副官玉倾熟悉的不能在熟悉,身为当今丞相的忠实手下,又常来丞相府中,人倒是不错,只是有些憨实,对老狐狸的话没有不从的。 “哎哟呵,哪来的二愣子的啊!”凌绝尘轻笑了一声,对着玉倾说道。 只是这一声引起了来人的注意。玉倾心头一明,不知道这灵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那个副官碎了一口的唾沫,张开腿朝着这边走来。月娘伸手,脸上堆起歉意的笑,“官爷,那个雅间是两位贵客,官爷就这么私自闯入恐怕有所不妥,要不然月娘先去知会一声。” 副官一把推开月娘,踢到眼前的凳子,骂了一声,“他娘的给老子闪开,里面有个杂碎在骂着爷爷,以为爷爷的耳朵聋了?” 说着拔出手中的剑,挑起那帘子,只是手中的剑刚刚接触,就一杯茶水泼了出来,如数的泼在那位副官的脸上。 凌绝尘这才拿着骨扇和玉倾一起走了出来。红衣飘飘,帅气潇洒。 副官还没睁开双眼,就狂吼了一句,“他娘的是哪个小兔……” 话还没有说完,就牢牢的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认错,“老,小的,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惊扰了灵王,求灵王恕罪!” 凌绝尘没有说什么,反倒是玉倾蹲了下来,拍着他的肩膀,对着副官盈盈一笑,“放心,灵王不会怪罪于你的。” 副官听着声音很是熟悉,哆嗦着头抬起双眼,果真是二小姐。 老爷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要请二小姐回府一趟。只是灵王在这里,倒是十分的棘手。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四十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