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三十九章

玉倾这刚一打开门,一阵阵酒味就窜入鼻尖,紧接着一双手把自己劳在一个结实的怀抱,来不及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就这么压了下来,把玉倾狠狠的抵押在门框之上,头就这么低了下来。 借着外面投射的月光,玉倾放大瞳孔的双眸终于看清慢慢靠近自己的人的脸,刹那间脑中混乱,只是头往右一扭,凌子皓的唇瓣擦过玉倾的脸颊。 凌子皓轻呵了一声,带着无限的嘲讽和不屑。沉重的头放在玉倾的肩膀上面,闻着玉倾发间的香味,让他有些舒心,浑身一片燥热。 “怎么,现在装起清高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玉倾的脖子间,痒痒的,一丝异样的感觉划破全身。月光照在她精致的脸上,眸子更加清亮无比,她勾起唇角,双手抵在两人的之间,淡淡的说道:“王爷想必是喝醉了,这里是芸香院,你该去找慕嫣姐姐才是!” 凌子皓的一只手砸在门板上面,另一只手紧紧的圈住玉倾的细腰,“不要给本王提嫣儿!”抬起猩红的眸子,狠狠的说了一句,“你没有资格!” 玉倾缓缓吐出一口气,想要挣扎,可是凌子皓禁锢的更紧,两个人贴的更近。卷唇同样也不屑的望着一旁,“已经很晚了,王爷还是快些回去吧!” “怎么,本王来自己妾室的房内睡觉也有错?”冷冷的声音响彻在玉倾的耳畔。 接着凌子皓捏住玉倾的下巴,让她对上自己的双眸,勾起唇角,“这么久,你是不是也应该尽一下作为妾室的义务!” 妾室? 玉倾内心嘲笑,嘴角凄凉,原来在他的眼中,自己只不过还是那个歹毒非常,就连侧室也不配的妾室! 接着凌子皓拉扯着玉倾倒在了地上,一只手剥开玉倾的衣服,另一只手拉过玉倾的手越过头顶,就这么僵持着。 “凌子皓,你不能碰我,因为你根本就不配!”玉倾眼中的恨意森然,对着他吼道。 凌子皓俯下身子,恶狠狠的回了一句,“那你看本王到底有没有资格配你,你是我凌子皓娶过门的,就要一天履行你的义务,慕嫣有的,我也会给你,今晚上本王通通给你!” 说罢,毫不留情的撕毁这玉倾的衣服,手臂上的伤口早已经裂开,血顺着纤细的手臂流下。 争持中,玉倾摸到头顶的簪子,迅速的拔下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到:“你若再敢动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刚说完,簪子就刺入肌肤,没入一分,血基本上就滚了出来。玉倾却是一丝眉头都没有皱。 玉倾以为凌子皓会不相信,便又刺入一分,她笑了出来,在漆黑的夜里显得那般凄凉! 凌子皓冷凝的双眸闪过一丝波澜,颤抖着睫毛,微眯起眼睛打量眼前的玉倾。 她的动作,狠而准,不像是在玩弄欲擒故纵的把戏。 凌子皓缓缓地直起起身,从玉倾的身上挪开,衣服早已被刚才扯乱,露出结实的胸膛,自嘲般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不就等得就是这一天吗,从新婚洞房开始,你就开始勾引我,到了如今,你居然拿着你自己的性命做要挟。”闭上双眸,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绯玉倾,你究竟想要什么!” 究竟让他怎么做才能保护的了慕嫣不受到伤害。 可是他也不想伤害眼前的女人! 玉倾卷起唇边的浅笑,她猛然拔下脖间的簪子,撕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露出上面刚刚裂开的伤口。 她想要什么,很简单,只是想要保护好身边的人罢了,可是命运弄人! 而她也不能在任由被人欺负。 “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王爷不都给了我吗,何苦还要问我?”玉倾睁着大眼睛,反问着他。 凌子皓看着玉倾的伤口,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心疼,自己究竟是如何下的手,竟然伤了她这么多。可是看到这些伤口,凌子皓又不免响起躺在床榻上的慕嫣,心中对玉倾的一丝怜悯或作层层的恨意。 “那是你逼我的,如果不是你伤慕嫣在前,我又怎么用剑伤你!” 玉倾听后,笑出了声,事到如今,他还是这般的不问清楚,便让那些罪名安排到自己的头上,他,凌子皓,怎能配做自己的夫君。 不禁抬起眼帘,对上凌子皓一副吃人的眸子,“对,就是我,伤害慕嫣的事情全都是出自我手,而我就是要折磨她,我玉倾在王府一天我就让她难过一天,我痛一分,便让她尝到十分的痛苦,这才是真正的我,你,懂了吗?” 凌子皓眼中的怒火像是能够喷出来,随时都会危及到玉倾。只是抬起的双手在看到玉倾的肩头上的剑伤,又慢慢的放下。 玉倾说完,拉拢了自己的衣服,打开了房门,身子侧到一边,对着凌子皓冷冷的说道,“时候不早了,王爷还是回去吧!” 凌子皓侧着脸看着玉倾的眸子,意味深长,他猜不到她想些什么,外面的太过坚强,可是凌子皓皱了皱眉,心中难免有些躁动。他好想拆下玉倾的伪装,看清楚她的心,是怎样的冷若冰石。 “你好自为之!” 清冷的声音响起,凌子皓便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屋内,刹那间,屋内恢复到之前的平静。 玉倾顺着门板滑落在地上,这就是自己的夫君,就是自己的亲爹用结盟的条件把自己送入虎口,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一心想要守护自己的所爱,却屡次被人暗算,被人伤害。 坚定的眸子望向天边的明月,重新卷起唇边的笑容,比之前更加灿烂,更加夺人。只是少了那么一丝天真。 过了好几日,玉倾的伤势也好多了,只不过还是不能用力,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不然就会崩开伤口,不利于伤口的复合。 玉倾今晚上很早就睡了,到了半夜,从床底下拿出一套夜行衣,三两下的就换上了,若无声息的打开门,奔走于房顶,穿过黑暗的接到,瞧瞧潜入相府。 这一次,她是来给母亲白玉偷解药而来,玉倾没有按照老狐狸说的那样从凌子皓的手边偷得名单,可是根据眼下的形势,她决不能坐以待毙,得要为自己打算了。 小心翼翼的避开府内的下人,遁入书房,玉倾之前只是经过这里,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可是府中就只有这么一个地方是不许人们随意进出,可见那只老狐狸对这儿十分的重视。 玉倾点起烛光,接着微弱的光麻利的翻找着屋内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除了上报给皇上的奏折,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时,外面巡逻的下人来到了这里,玉倾听着动静,赶紧吹灭了手中的灯光,老老实实的躲在桌子底下,等待着他们归去在继续寻找。 可是就在蹲下的时候,手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个小盒子,而玉倾正用手去接的时候,‘咣当’一声,被打翻了。 门外的几个小厮们听到屋内的动静,本来已经快要李啊开的身子刹那间停了下来,侧过头,冷喝了一声,“是谁?” 然后好几个人一同涌入到了屋内,发现玉倾刚好破窗而出。 一个下人敲起手中的锣鼓,另外几个纷纷拦住玉倾的去路。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整个相府一片灯火齐鸣,锣鼓震天,玉倾打趴在当前的几个小厮,就已经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她了解老狐狸的性格,表面上看起来亲切,看着没有头脑,实则是最圆滑的一个,也是鬼主意最多的。 玉倾想要冲出府内,可是就是因为刚才那些的人的阻拦,害的玉倾耽误了逃出府内最佳的时机。 越来越多的人手涌了上来,虽说玉倾的功夫是不差,可是难以敌众,力气渐渐有些不支了。 就在这个时刻,一直大手伸到她的面前,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把手给我!” 玉倾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手,被神秘人拉到了墙上,可是腰间的盒子却落了下去。玉倾惊呼,打算下去去捡起来。 “你在这里待着,我来!” 说罢,眨眼的功夫,人已经落在地上,逼退了身后的下人,伸手利索的用剑支撑着身体,侧身把盒子劳在手里,然后借着剑的力量,越上城墙,抱起玉倾的软腰就往别处安全的越去。 耳边得风‘唰唰’的响,冷风吹到脸上是刺骨的冷,玉倾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那个人像是觉察出来,抱着玉倾的腰更紧了几分,靠近自己,这样玉倾也好受的多。 只是这个动作之后,玉倾和神秘人对上了眼,只瞧见一对狭长的丹凤眼正勾魂望着自己,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在大白的身上玉倾也曾闻到过。 到了城外,神秘人放开玉倾,两个人落在地上。 玉倾拉开和他的距离,倘若玉倾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是谁,那便是凌绝尘。 不想见他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可是岂料,今晚上救她本人的也正是凌绝尘。 神秘人拉下面巾,着实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的空气,然后把手中的面巾往地上一扔,用脚剁了两下,还看得脸上埋怨的说道:“可算是闷死我了,这个臭玩意,我这辈子都不会在带了!”

返回
《厉害了我的侧妃》 第三十九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厉害了我的侧妃